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別緊張,他現在不認識你我的這副面孔.";林大雄小聲提醒着,眼神直視陳老爺子.

2020-11-05By 0 Comments

只見陳老爺子晃悠着身子,有條不紊地走過來,打量着大雄說道:";這位道友,不知來大牛村有何貴幹?";

道友?林大雄一楞,立馬反應過來,這老不死的一定是覺察到自己體內有靈氣流動,";最近聽說這邊鬧得挺兇,過來看看.";

";哦?";陳老爺子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嘴裏道:";恐怕要讓道友失望了,這邊並沒有惡靈存在.";

";呵呵,我們也是恰巧路過,這就準備回去了.";林大雄生怕露出馬腳,轉身拉着路鳳仙要走,陳老爺子卻突然叫道:";道友且留步!";

心裏一咯噔,難道他看出些什麼了?林大雄暗自攥緊了拳頭,回頭問道:";怎麼?";

陳老爺子哈哈一笑,拱手道:";敢問道友尊姓大名?";

林大雄怔了一下,說道:";姓鄭,鄭峯.";

";鄭兄弟,不知道有沒有興趣加入燕子門?";陳老爺子正色道.

林大雄心裏着實噁心了一把,從上次的資料裏顯示,這老狐狸起碼有四百多歲,居然有臉跟自己稱兄道弟,而且還想再度攬自己入夥!

盯着這雙眼睛看,像是能把人看個通透一樣,林大雄感覺心底有孝虛,迴應道:";呵呵,我們都是普通人幹不了那差事.";

";那……便不強求!";陳老爺子眯着眼睛說道. 京城南居賢坊位於東直門大街以南,因為東直門外靠近運河,因此坊內不僅有朝廷建設的新舊太倉、海運倉,還有各地商民自建的大小倉庫,自然這裡也是外省商人居住最多的一個坊。

北京城雖然歷經金、元兩代的發展,在明代漸漸達到了鼎盛時期。但是這座坐落在燕山腳下,華北平原上的大都市,一直以來都是一座純消費型的城市。

而想要滿足這座龐大都城人口所需的各種物資,就需要從南方各省遠遠不斷的運來,是以京城又一直被人稱為,天下商貨匯聚之地。

北京城共有商業132行,其中本多利厚的行當有100行,而貼近民生的小本生意也有32行,在內外城遊走的街頭商販更是不計其數。但是如此發達的商品經濟,本地人經商的卻不多,在京城經營商鋪的,大多是外省人。尤以江西、浙江、南京、湖廣、山東出身的商人數量居多。

而在崇禎之前,為了吸引外地商人來北京經商,以滿足京城居民的需求,官府在京城四門、鐘鼓樓、外城等處建立了大量的廊房,以招攬外地商人。

除了這些固定的廊房商鋪之外,北京內外城還出現了許多日期、場地固定的集市。其中最為出名的,有大明門前的朝前市、東華門外的燈市、城隍廟市、土地廟市。這些集市每到開市之日便沿街設棚,長的可達3里,短的也有2里。

開市之日,海外珍奇,各省商貨,三代八朝之古董,五等四民之服用物,在這些集市上都能一一找到。而這一日的人流之大,甚至達到了車不能回頭,家人出行不能相顧的地步。但是這些內城集市上的商品價格都很昂貴,一般人都不敢問津。

除了這些供應平民所需貨物的集市外,還有專門供勛家、戚家、宦家、豪右家眷屬消費的市樓,這些市樓不僅裝飾精美,內里寬敞,還專門設置了簾幕,以保證這些達官貴人的家眷們不被外男所衝撞。

不過到了崇禎二年,這些京城的舊商業格局就出現了變化。四海貿易公司在京城建設的超市,極大的衝擊了城內的各類市集。除了那些專門向達官貴人出售高檔用品的商鋪外,那些專門販賣各地土特產的商人,遭到了一個強大對手的競爭。

雖然北京是一座消費城市,但是以往這座城市的消費主力,還是以達官貴人和地方豪右為主,平民的數量雖然眾多,但是消費能力和消費的慾望並不強。

說到底,北京雖然看起來是一座大都市,但是它並不像蘇州、松江、杭州、寧波一樣,有強大的手工業經濟。北京城雖然有著10餘萬工匠,但大多是為朝廷、宮內服役的苦力,並不為京城創造商品。

因此就這個時代來說,北京城更像是一座偽裝成城市的大鄉村,只不過分散在各地的大地主們集中居住在了北京,因此讓它看起來像是一座城市而已。

達官貴人和地方豪右的消費能力雖然強大,但是限於他們本身的人數規模,因此這種消費終究是有一個上限的。而京城內眾多的平民百姓,雖然想要消費,但是農業時代自給自足的小農經濟,使得他們可用於交換的剩餘產品並不多。

更何況,居住在內、外城的大多數平民早就失去了土地,只能依附於朝廷或是替達官貴人服務獲取報酬,這種報酬一向都是相當低廉的。除了少數人因為獲得貴人的器重,得到了一個油水豐厚的職位,從而成為豪奴階層,大多數人不過是勉強能夠糊口的普通僕役罷了。

不過這種狀況,隨著崇禎元年的改革,朝廷和內府放開了對於工匠階層的人身禁錮,大規模投資興建城市建設,和建立了各種工坊之後,頓時有了很大的改變。

原本一名京城平民男子的月收入大致為1兩-1.5兩,萬曆年間大約可以購買2石-3石大米,勉強能夠養活一個五口之家。至於女子則接些縫補和洗衣的活計,一月大約能有0.2-0.5兩的不穩定收入。

是以,平民之家重男輕女之風盛行。不過京城到底不比其他地方,因為有著眾多達官貴戚的存在,因此對於奴婢的需求量一向很大。而作為大明的都城,不管是外地入京的官員、舉子、商人,都是遠遠超過其他地方的城市的。

因此京城外來人口中的單身男子比例一向很高,這當然也就促成了京城娛樂事業的極大發展。這些京城之中秦樓楚館的女子來源,一小半來自於外地,一大半倒是出自於京城百姓之家。

京城平民百姓家的女兒,到了7、8歲左右,便依照品貌的不同,不是典賣到大戶人家作為奴婢,便是送到了秦樓楚館中去,而市井百姓並不以此為怪異。反倒是那些因為貌不出眾,而無法為家中換取金錢的女兒,倒是常常被鄰里譏笑為賠錢貨。

然而即便是如此,生於京城的女子依然還是比其他地區的女子要幸運的多。因為此時便是在經濟較為發達的松江府,溺女嬰的風氣也一直很是盛行。不僅僅在於平民百姓,就是貧寒的士人之家,也時有這種事情發生。

因為平民百姓之間的嫁娶,在江南地區的行情,男子娶妻約花費40兩,而女子陪嫁則需要30兩左右。在沒有節育措施的大明,平民之家少的生有5、6個子女,多的則達到了10多個子女。

替兒子娶妻花費的銀子,除了能從陪嫁中貼補一二,還能多得一個勞動力。但是嫁出去的女兒,就等於是凈損失。即便是號稱富裕的江南百姓,也有些承擔不起女兒太多的負擔,那麼大明其他經濟落後的地區也就可想而知了。

不過當崇禎令文思院研究出紡紗機器,和在北方紡紗的技術之後,內府開辦的棉紗棉布工坊,招募了大量的女工,這些女工的工資大多在3元每月,極少數人則達到了4元每月。

這樣的收入,幾乎是過去一名普通男子月收入的一倍或以上。而有技藝的工匠,月收入的水平不會低於4.5元每月。而京城大米的價格雖然持續上漲,但是也差不多穩定在了1.5元每石,而小麥麵粉卻從2.6元每石下降到了2.5元,粟米的價格則維持在了1元每石。

也就是說,現在光是一名成年女子的月薪,便已經足夠養活一個五口之家了。而沒有技藝的成年男子,每月收入還不及一名成年女子。但即便是如此,京城百姓之家的收入也基本上提升了1倍。

因為京城各類工坊的開設,使得京城除了糧食以外的日用品開始持續下降。比如價廉物美的玻璃器開始取代了一部分陶瓷器具的市場;鐵木製品開始取代了來自南方的竹木製品;最為關鍵的還是,原本充斥著各類南方布匹的市場,現在已經基本看不到除了松江細布、京城標布之外的低劣棉布了。

而松江細布之所以還佔據著一部分市場,完全是因為蘇州染色技術的出色,因此比之北京標布色彩艷麗,更為較富裕的百姓所喜愛。

但只要是內府掌管布匹貿易的人員都知道,松江細布的這種優勢很快就會消失了,科學院研製出來的漂白粉,不但大大縮短了染色的成本和時間,而且漂白的效果比之舊漂白方式更是不可同日而語。

在科學院、文思院不斷的推動著科學研究,並積極的把研究的成果轉化為生產力的過程中,京城現在的行業已經快要突破200個了,這一年內增加的新興行業就差不多達到了過去京城原有行業的一半。

而隨著這些產業的不斷發展,原本以內城為中心的京城格局。確切的說,原本圍繞著皇城為中心的北京城,現在卻漸漸變成了以外城琉璃廠及左安門為中心的工業區,以南居賢坊、思誠坊為中心的商業區,以阜成門大街為中心的煤炭、建材市場。

原本固定日期開市的內城集市,開始悄無聲息的衰落下去了。那些抱著將本求利,囤積居奇思想的舊商人,也不得不重新應對京城商業格局的大變化。

京城各商家重視老顧客,重視官宦家眷,而輕視新顧客,輕視本地百姓的風氣,迅速被改變了。

各家商鋪也從針對達官貴人的進貨銷售,改變成了面向京城平民百姓的銷售市場。

絲綢、古董、香料、高檔的蘇式傢具,開始讓位給貼合於市民消費的中低端日用品。

由於市民的消費習慣便是追求物美價廉,因此各家商鋪不得不降低商品價格和減少利潤。

不過這些商人們很快便發現,雖然中低端的日用品利潤不及銷售給達官貴人們的高檔貨物盈利大,但是中低端日用品的銷售數量,卻不是那些高檔貨物能夠比擬的。

賣出一件珠花也許能夠讓一家商鋪賺取幾十兩的利潤,但是為了賣出這件珠花所耗費的時間,卻足以銷售出上百件、上千件普通的頭飾。

也許商鋪從這些普通頭飾中獲取的利潤並不高於這一件珠花,但普通頭飾可以參照一個款式不斷的生產下去,成本可以壓的很低,而且購買頭飾的普通百姓並不介意同別人使用一個款式的頭飾。

但是想要製作出一件讓那些官宦家眷眼睛一亮的作品,卻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還不能製造的太多。另外還有打點這些官宦家眷身邊的僕役,耗費的心血遠遠超過了出售普通頭飾。

商人趨利避害的天性,使得他們開始正視起京城普通百姓的消費市場。而為了儘可能的降低成本,在市場上佔據有利地位,大規模的進貨運輸,以分攤成本也就成了商人們最為基本的追求。

往來於南北的海上運輸,很快就進入了這些商人們的視線。江南製造局和內府共同投資興辦的大明航運公司,立刻成了商人們追捧的對象。

比起常常堵塞的南北運河,和眾多陋規的運河閘口,運費低廉的海上運輸,雖然存在風險,但是依然擋不住商人們的熱情。

原本擔憂航運公司開辦之後,會陷入無貨可運的幾位公司董事,愕然發覺,他們現在需要擔憂的,應當是船隻不足,運力緊張的問題。

而且,因為航運公司的生意火爆,使得一些商人開始打聽,民間是否可以開辦海上運輸公司的事了。 坐上前往津平的客車,林大雄緩緩吐出一口濁氣,自懷中掏出那枚袖章,在手裏翻來覆去的翻看着。

經過一整天的折騰,小丫頭筋疲力盡地躺在路鳳仙的大腿上睡着了,此時天色也暗淡下來,路鳳仙也有些犯困,昏昏睡去。

這一夜,林大雄毫無睡意,腦子裏都在琢磨着袖章背後的組織,按照那神祕人的說法,這組織一定比燕子門還要強大上幾分,而且和國家還有千絲萬縷的聯繫。

第二天清晨,車子到站,林大雄叫醒了路鳳仙和鄭靈兒,三人下了車。

“劉震這事兒急不來,要不然還是先找家賓館休息一下吧……”路鳳仙打了個哈欠,疲憊的說道。

林大雄摸了一把臉,也是困得不行,淡淡的說道:“也好。”

汽車站附近的賓館很多,但多數不太衛生,大雄等人逛了一圈兒,才找到一家比較講究的,走了進去。

“你好,開兩間房。”林大雄把身份證交給櫃檯裏的服務員,無精打采的說道。

鄭靈兒突然驚呼道:“兩間?爸不和我們住一起?”

“呃……”大雄本能地瞅了眼路鳳仙,見她也尷尬地看着自己,只好無奈地說道:“現在的賓館一般只有一張牀,你和媽睡一張,爸另開一間房睡……”

誰知道,那服務員眉毛一挑,笑着說道:“你好,我們這裏有三人間。”

“你確定?”林大雄惡狠狠地瞪了服務員一眼,心嘆這傢伙怎麼這麼不會察言觀色,難道看不出來自己是故意這麼說?

“是的,我們這裏現在推出親子房套餐,只要九十九元一晚,又便宜又實惠,獨立衛生間……”服務員完全沒有擡頭,嘴裏嘟嚕了一大串,路鳳仙連忙出言打斷道:“開兩間房

。”

“媽!你怎麼也這麼說!難道你們想離婚……”鄭靈兒瞪大了眼睛,語氣裏竟帶出一副哭腔。

經她這麼一說,路鳳仙的臉唰地一下紅了,苦着臉解釋道:“是這樣,靈兒……媽呢,最近有點失眠,不習慣人太多……”

“你說謊!”鄭靈兒一聽,兩行眼淚流了出來。

“靈兒別叫……”林大雄趕緊堵住了她的嘴巴,誰料想這小傢伙死命地掙扎,身子滑得像個泥鰍,一下子掙脫開來,大叫道:“你們就是想離婚,就是不想要靈兒了!”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了他倆的身上,路鳳仙羞得想找個洞鑽進去,再瞅瞅大雄,他比自己還要害羞!居然開始背過身去裝作不認識!

六學要眇 “這位女士,我看你們還是開一間房吧……”服務員聳了聳肩,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

路鳳仙看着大雄沒出息的樣子,氣得直跺腳道:“一間房,給我開兩張牀的!”

服務員連說了幾個好,趕緊給這三人開了房間。

“靈兒走!”路鳳仙仍下一句話,從櫃檯上抓來房卡,大步朝樓上走去。

林大雄見狀悄悄地想再開一間房,誰知道那服務員已經用身份證跟她們的房間刷在了一起,無奈只好硬着頭皮,跟上了樓,面對周圍無數的議論聲,他幾乎把服務員的列祖列宗問候了一遍……

在房間的感應器上刷了一下,門“叮”地一聲打開,路鳳仙扯着鄭靈兒走了進去,隨手將門砰地一聲關上,林大雄一個沒留神,撞到了鼻子,哎呦一聲鼻血流了出來。

過了兩三分鐘,林大雄緩過勁頭,捂着鼻子支支吾吾的說道:“哎,兩位姑奶奶,要不要這樣?”

話音剛落,門又緩緩地打開了,是鄭靈兒開的門,只見她小聲說道:“噓,媽生氣了。”

“她幹嘛要生氣,又不是我的錯!”林大雄理直氣壯地走了進去,這一進,傻眼了。

耳邊傳來嘩啦啦的流水聲,林大雄下意識地一瞧,門口的洗手間大敞着門,路鳳仙正脫着外套,此時身上只掛了一件內衣,聽到背後有聲音,回頭一看頓時瞪大了眼睛!

林大雄幾乎是硬擠出一句話:“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說罷,大雄頭也不回地快步走到房間裏面,一頭倒在了牀上,而後急忙用被子矇住了頭。

不知過去多久,從聲音上能判斷出路鳳仙已經洗好了澡,與鄭靈兒睡到了一張牀上,林大雄一直背朝着她們不敢回頭,心裏糾結極了,他發誓這絕對是由生以來,最尷尬的一次……

……

“爸,媽出去了,你怎麼還不醒……”鄭靈兒推搡着林大雄的身子,嚷嚷道



林大雄朦朧着睡眼擡起頭,看了下時間,現在是下午三點鐘,於是問道:“她說去幹嘛了嗎?”

“她說讓我告訴你,你要是還沒死的話就先去找家飯店訂個位子,一會她帶着劉震過去。”鄭靈兒古靈精怪道。

“劉震……劉震……”林大雄按着太陽穴,喃喃自語着。

劉震!大雄突然來了精神,睡意瞬間消退大半。他趕緊從牀上起身去洗手間,翻了下兜,將裏面的袖章戴了上去。

林大雄看了眼鏡子中,自己蓬亂的頭髮,又匆匆洗了頭,用酒店裏的吹風吹了個清爽的造型,噴了些許髮膠噴霧,還別說,比以前帥氣多了,陽光中透着一股子滄桑味道。

“爸,你好帥!”鄭靈兒拍手道。

林大雄一掃先前的陰霾,笑着說道:“來……爸幫你整理一下頭髮,一會帶你去見個叔叔。”

“好!”鄭靈兒興奮地說道。

十分鐘之後,二人精神煥發地走出酒店。

四下尋找着合適的飯店,林大雄的手機突然響了,是路鳳仙打來的,他按了下接聽的按鍵,聽筒裏傳來一陣急促的聲音:“大雄,情況有變,現在坐車到東陽大街……”

“知道了,馬上到!”

覺察到不對,匆忙掛上了電話,林大雄隨手攔了輛出租車,扯着鄭靈兒鑽了進去。

一路上從電話的內容推敲出來,劉震那邊可能又多了一個分量十足的人,不知道具體是誰,可能他的出現也是路鳳仙意料之外的事情。

車開到一處別墅前停下,下車後傭人就圍了上來,又是幫大雄擋車頂,又是拿着傘遮陽光。

“爸!你怎麼認識這裏的人?”鄭靈兒好奇的問道。

“談不上認識。”林大雄可沒她那個心情,心裏納悶極了,這劉震到底是什麼人物,居然住在這種地方,敢情比那富商劉析還要奢侈?

一個挺拔的背影對着大雄看着窗外景色,感覺有些熟悉,但記不清在什麼地方見過。

被傭人們領着走進客廳,劉震招手讓大雄二人坐下,路鳳仙早早地到來,正和一個頭發花白的人說着話,那個人聽到聲響把頭轉了過來,一瞬間,林大雄感覺腦子發炸,嗡地一下全亂了套。

“朱三?!”林大雄驚呼一聲,下一刻又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急忙恢復了平常,不對!這名老者起碼有七八十歲的樣貌,雖然長得幾乎和朱三一個模樣,但是年齡上相差太大



那老者呵呵笑了一聲,語出驚人道:“我該叫你林大雄呢,還是鄭峯?”

暮雪奇緣王子的私房女孩 “這……”林大雄心提到了嗓子眼兒,這老頭子居然知道自己的身份!難道是路鳳仙告訴他的?

大雄急忙瞧了一眼路鳳仙,發現她走了過來,貼耳悄聲道:“這個人,是個高手。”

高手?!兩個字透露出太多的信息,林大雄渾身一個哆嗦,難道這老者能力逆天到能推算出來,自己是靈魂附到鄭峯身上的?

“你不必要太過驚訝,這些都是身處陰曹地府的朱三告訴我的。”老者起身淡淡的說道。

“對了,忘了自我介紹,我是朱三的父親。”

林大雄臉色變了又變,朱三現在還身處龍潭虎穴,這朱老居然如此處之泰然,“朱老先生好……”

“廢話不多說,我的時間不多了,你快快坐下且聽我娓娓道來。”朱老擺手示意大家都坐下,這時大雄發現他的袖子上也戴着“x”章,和自己的一樣是紅色的。

朱老喝了一口茶水,指着袖章平靜的說道:“我知道你一定很好奇,這章究竟是幹嘛的。”

這老爺子怎麼什麼都知道?林大雄心驚道,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他,企圖能從他的表情中讀到更多的信息,但除了一種莫名其妙的坦然之外,什麼也沒有。

“它背後是一個龐大的組織,首先,這個組織並不隸屬於國家,它僅僅是依附於國家。”朱老頓了頓,繼續說道:“我這麼說可能你不能理解,它建立的初衷,是爲了招攬逐漸失傳的修道者,使命就是將一些靈異事件扼殺在搖籃中。”

“這些你慢慢就都會知道,每年組織都會召開一次大型的盛會,到時候你和劉震一起,他會教你怎麼做。”朱老指了指劉震,劉震隨即也重重的點了下頭,臉色卻很難看。

“朱老爺子,我……”林大雄剛想開口說話,又被朱老插嘴攔下。

“我時間不多了,所以我說你聽就好。”

時間不多?林大雄心中一駭,這是什麼意思?當他再去看向劉震的時候,發現他的眼中竟含着淚光,眼圈微微發紅,難道說……

跟着,朱老又仍下一個重磅消息:“你知道爲什麼二十年一次輪迴,三年一個變數嗎?”

又是這句話!林大雄先前聽到神祕人說過,現在又從朱老的嘴裏說出,他渾身一個激靈,連忙豎起了耳朵。

“你坐過來一點。”朱老衝大雄擺了擺手說道,大雄急忙坐了過去,疑惑道:“怎麼?”

朱老突然額頭青筋暴起,滿是老繭的右手,一把摁在了大雄的頭頂上…… 自去年外城和西城幾個坊的坊牆被拆除后,今年正月之後,內城各坊也同時開始了拆除坊牆的行動。而南居賢坊的坊牆被拆除后,坊牆之後的房屋頓時成了臨街的屋面。

隨著京城工商業的不斷發展,京城商鋪的租金也一日貴似一日。南居賢坊因為位於商業中心,因此一些臨街的房子便掀起了改建為商鋪的風潮。

四月中旬的一日,江朝宗帶著兩名僮僕在南居賢坊尋找合適的房子,準備租賃下來作為自家商鋪的時候,突然之間便下起了雨來。

春天的氣候就是怎麼變幻無常,剛剛還是陽光明媚的天氣,忽然之間便淅淅瀝瀝的下起了小雨。

江朝宗帶著僮僕出門時,因為看到天色不錯,因此就沒帶雨具,畢竟竹木油紙傘是非常笨重的東西。

穿著布鞋的三人顯然不適合在雨天的街道上行走,特別是東直門大街正在擴建成水泥路面,一下雨街道上就變成了泥潭。

躲在商鋪雨棚下的主僕三人正四處搜尋著,想要找找出售雨具的店鋪,不過店鋪沒有找到,江朝宗倒是發現了邊上有一座茶樓。

他抬頭看了看天色,覺得這場雨不但沒有變小,倒是有綿延不絕的意思了。於是他不由對著兩名僮僕說道:「看這天色,這雨一時半會也不停不下來了,反正現在也快到午時的飯點了,我們且去對面的茶樓坐一坐,等雨停了再說。」

兩名僮僕自然不會反對自家老爺的提議,趕緊護著江朝宗一陣小跑,進了對面的茶樓。

進了茶樓之後,頓時有一位夥計向著三人迎了上來,這位夥計一邊熱情的招呼著三人,一邊遞上了一塊乾淨的毛巾,給江朝宗擦拭身上的水跡。

不待這位夥計詢問,江朝宗已經熟門熟路的的開口吩咐道:「我們就是暫時避一避雨,就在下面湊一湊熱鬧,不要雅座了。來一壺雲蘿,一個三色果子拼盤,再上三碗爛肉面就成。」

這位茶樓夥計取回了三人用完的毛巾,滿面笑容的答應了一聲,便帶著三人沿著迴廊去了大廳西面靠天井的座位上就坐了。

當夥計離去之後,江朝宗才有閑暇打量起了這座茶樓的環境。江朝宗祖籍江西南昌,但是從祖父這代開始,便在杭州定居做著布匹生意。

他祖父當年離開家鄉跑到松江、杭州行商時,不過是全部家當都挑在身上,行街走巷吆喝生意的貨郎,每次進的貨也不過4、50匹松江粗布。

但是等到了他父親手中時,吳山腳下開設的江家布行,已經是一年銷售數千匹布,近千綢緞,盈利上千兩的中等商鋪了。

不過到了這個程度,江家布行的生意也就差不多到了頂點了。畢竟這個時代的商業活動,除了一些定期的廟會市集之外,固定店鋪的主要客源,還是來自於店鋪附近的居民。

在沒有公共交通的時代,上街購物並不是一種享受,而是確實的日常生活需要。

所以,江家布行想要繼續擴大生意規模,便是去其他地區開設分店。不過江朝宗的父親對於自家商鋪的現狀很滿意,也沒有多大的抱負,加上他只有江朝宗一個長子和三個女兒,因此也捨不得讓長子去外地做生意。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