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剎那間,蓋文的世界崩塌了,他以後的人生中再也沒有一個人會如此「縱容」與溺愛他了。

2020-11-14By 0 Comments

「老師,我要你看到最綻放的我!」

蓋文低喃著,不爭不代表沒有,只是他的不屑。可當他心中的怒焰被挑起,那他將徹底褪去身上平庸的外衣!

七階七十級冰系大魔導師!

冰系規則·寒冬!打磨十成!

蓋文只差一步便可破入那傳奇之境!而他領悟的規則竟然是傳說中的四季之力——寒冬!

卡擦卡擦!

那些匆忙趕來的森林巨魔在路上便成為了一座座冰雕,臉上滿是兇惡,可眼眸中卻是驚愕,顯得如此怪異。

「根源——凜冬之怒!」莫哈克心中一顫,沒由來的背脊刺寒。

凜冬之怒,屬於異種系根源,可以讓人掌握四季中寒冬的力量!

難怪蓋文可以領悟寒冬規則!這一位被他認為只是一枚棋子的傢伙如今跳出了棋盤,成為了一股未知因素。

「我們還會見面的,莫哈克。」

蓋文毫不猶豫的走了,比起和這個傢伙大戰一場,他更需要去完成心中的計劃,只有這個計劃才能拯救洪都波拉!

他承認他從未喜歡過這一座城市,但他必須這麼做,因為老師————

在天上望著他啊!(未完待續。) ?死亡盆地,古代巨人挖掘地!

步入這一塊充滿了歷史氣息的大地,你就會瞧見前方那一座碩大的土坑。在土坑內部一座龐大的宮殿群被清理出來,粗獷的風貌撲面而來。

這宮殿比尋常的建築大了數十倍,若是矮人站在這裡就想一隻小蟲子似的。

在宮殿群的前方有一個巨大的廣場,廣場四周用石塊堆積起形態各異的標誌,厚重的磚石上則刻畫著一條條紋路,交錯平行,繁密又華麗。

不過此時的廣場上一片血紅,那紋路間的凹槽中有粘稠的液體流淌著,始終差缺一段。

廣場的上方,有數個籠子通過木製裝置勾連著鉸鏈。

宛若橢圓形酒桶的木籠中正靜靜沉睡著數人。

「嗯?好痛!」冬風揉了揉脖子,下意識的環顧四周。

在兩旁分別躺著伯頓、拉加索、博格、黛米、哈特五人。

「這是什麼東西!」冬風抓住背後的欄杆怒吼著。

這一聲吼叫將其餘的五人喚醒了。

「痛死我了。」博格呻吟道。

「我們怎麼會在這裡?」伯頓癱軟在地上,惶恐不安的往下方望去,那入目的猩紅令人心中悸動。

「冬風你個混蛋!為什麼之前打我!」哈特怒氣沖沖的質問著冬風。

重生之活成自己心中的主角 「誰打你了?我還被人打了呢!莫哈克呢?這傢伙去哪裡了?」冬風一陣憋屈,他原本去尋找莫哈克的,卻在途中直接被其打了一下,昏死過去。

「不用看了,我們被抓起來了。」黛米輕啟朱唇。

「那幾個籠子···」博格似乎瞧見了什麼,伸出手指著,嘴唇不停蠕動。

眾人順著他指點的方向望去,只見在其餘幾個木籠中,有一句句乾癟下去的皮囊靜靜躺著,從那扭曲臉龐上的驚恐與凄慘可以看出死前遭受了莫大苦痛。

「這裡是古代巨人挖掘地!」拉加索打破了沉默。

古代巨人挖掘地?那不就是他們此行的目標嗎?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都沒有搞明白!」哈特叉著腰。

「那一片霧有問題。」黛米回了一句。「更重要是的是我們都被囚禁了,真理世界也被封存了。」

「是蓋文乾的嗎?還是巢穴中的生物?該死的!」冬風罵咧一句,他們的武器也沒了,就連身上的作戰服也被扒下。

被封印了真理世界的他們失去了運用魔法與鬥氣的機會,光靠著一身蠻力根本不可能破開著木籠。

因為木籠上鐫刻了未知的紋路,顯然有魔法陣的存在。

「那怎麼辦?在這裡等死嗎?總不能什麼都不做吧!」博格焦急道。

「你們看,現在只有我們在這裡,艾克、小姐、愛莉與諾爾還沒有出事,他們一定回來的!」黛米握緊粉拳,語氣堅定無比。

「可是···」伯頓惴惴不安,眼神閃爍。

「我們沒有選擇的機會,只能等待。」黛米雙手抱膝,背靠著欄杆。

她說的沒有錯,他們已經失去了掙脫的機會,只能寄希望於沒有被抓住的人。

嘩啦啦!

一陣異動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在挖掘地四周的樹林中,一群群生物如潮水般湧來。

有食屍鬼、森林巨魔、人臉魔蛛、黑暗巨魔、憎惡怪、行屍等等邪惡生物。

他們宛如在召開一場盛會一般,圍繞著大坑歡呼雀躍,烏壓壓一片讓人頭皮發麻。

「這些骯髒的生物!」冬風狠狠捶了一下木籠,一股股壓抑在心頭積澱。

忽然,邪惡生物們分開一條通道,一群傢伙緩緩走來。

在右邊的是四頭無相魔以及一羊頭人身的高大怪物。

並列於左側的卻是數名原本該屬於埃爾洛的種族。

矮人、人類、地精乃至侏儒!

他們平常隱匿於低沉世界中,現在為了主上的榮光而出現,他們的名字是————巨奴人!

「你們辦事可真不靠譜,一共八個人,竟然只抓住了四個人!」莫哈克冷哼一聲。

「不,本該是五個人,可是其中一個被老鼠救走了,老鼠可是你們負責運送的!」無相魔不甘示弱。

「好了,好了,那些兔子不會逃出巢穴的,他們只會來這裡!只要我們盯緊了就行!這些人也夠主上的重生了!」一名侏儒站出來緩和了雙方的氣氛。

雖然魔族傳承於古代巨人,但畢竟已經演化為另一個種族,兩種不同的勢力相互摩擦也可以理解。

「科林,一切都準備好了嗎?」莫哈克轉身向一頭地精詢問道。

「儀式早就準備完畢,半個小時後進行,主上將會重現昔日光輝!」名為科林的地精狂熱道,「外面的部隊已經部署好了,只要我們這裡一發送信號,不管是洪都波拉的內部還是外部都將遭到沉重的的打擊!」

「哼,不倒之城?今日我就讓你倒下!」莫哈克冷笑著,望向宮殿群的目光逐漸炙熱起來。

「這可真是一件大事,假若洪都波拉淪陷了,那麼低沉世界也將大亂!依託死亡盆地巢穴,這裡將成為新的地獄!到時候火炬議會的那群老不死肯定要分出兵力,我看他們如何再守住要塞!」無相魔喃喃道,似乎瞧見了魔族大軍攻下要塞的場景。

外圍數百米外。

「莫哈克才是叛徒!」渾身狼狽不堪的諾爾趴在一處隱蔽的草叢中恨恨道。

他當然也被一頭無相魔找上了,不過他很警惕,加上作戰服中隱藏的新科技系統,這才僥倖逃過一劫,隨後更是在一群群邪惡生物的駐地中驚險穿行,直達古代巨人遺迹挖掘地。

在瞧見魔族中的莫哈克時他怎麼還猜不出真實的情況,一想起往日里莫哈克扮演的角色,他的心就越發冰寒。這種人太可怕了,騙過了所有人。

「怎麼辦?」諾爾甩了甩頭,將對於莫哈克的憤怒壓下,轉而思考起該如何阻止眼前的一切了。

從剛才的交談來看,巨人族竟然想要重生,而且他們與魔族展開了合作!還有那群叛徒!當初的巨奴人竟然還留有後裔!甚至在議會中佔據了高位!

那一位名為科林的地精不僅是商盟地精分支的重要高層,還是約莫斯聯眾議會議會長老!

至於那侏儒,他心中更恨。

達內爾·多拉克!侏儒族赫赫有名的大師!地位只比自己的老師弱上一籌!沒想到往日里他尊敬的達內爾也是一名叛徒!

其餘的那些自不用提,這一股力量潛伏在聯眾議會中,想想都可怕。

難怪之前有這麼多人同意派出小隊進入巢穴消滅,現在回想起來,那些提議者以及贊同者大部分都是這些人!

他們的謀划早在巢穴誕生的一刻便開始了!

「必須得通知外面的人。」諾爾心急如焚,根據科林所說,那些叛徒準備組織叛亂,若是迪克、銅錘等人毫不知情,那麼對於洪都波拉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還是沒有信號啊!」諾爾不停調試著聯絡器中的系統,他奢望可以與作戰指揮室取得聯繫。

滴滴滴滴!

依舊是還是那雜音,他放棄了,猛然一拳打在了地上,肌膚頓時被鋒利的石塊割出數道傷痕。

「為什麼會這樣!」諾爾埋頭落淚,情勢的變化太快了,從一開始這就是錯誤的行動。

「諾爾··諾爾···在嗎···」

突然,斷斷續續的微弱喊叫從揚聲器飄來。

啪!

諾爾抬起頭,兩道淚痕濕潤著黏上了點點塵土。

「老師?是你嗎?我是諾爾!」

他仿若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低喝著回應。

此時的作戰指揮部。

「成功了! 冷少萌寵甜心妻 不過只有十五秒的時間!大師!」侏儒研究員欣喜若狂,可還是不甘道。

在短短的時間中他們重新編寫了上百道程序,終於成功了一次,換來了這珍貴的交流時間,可仍是不夠。

他們有自信,假若給他們一天!只要一天!他們就能研究出全新的系統,徹底的抵禦住干擾流!只可惜時間並不允許,能做到現在這種程度已經是極限了。

「長話短說,諾爾,不惜一切代價一定要把古代巨人遺迹挖掘地上的廣場摧毀!那是古代巨人的儀式場地!」迪克急促道。

「我聽到了。」諾爾回答后急忙道,「老師!你們要小心···」

「還有,你們一定要相信蓋文,莫哈克才是叛徒!」未等諾爾說出口,迪克直接打斷道,這一句話后通信再一次斷裂。

「老師?老師!」諾爾沉寂下來,最後還是沒有把叛亂的信息說出去。

不對!老師他們怎麼知道莫哈克是叛徒的?還有,讓我要相信蓋文?

「原來如此。」諾爾身上重新有了神采,既然老師他們連這種信息都知曉了的話,那麼來自於巨奴人的叛亂自然也不可能成功!

「毀滅儀式場地!我一定可以做到的!」諾爾從指環中拿出一管圓形筒炮,通體銀白色的機械美感流淌其上。

這是侏儒族最新研究的微型魔導炮,別看他體積小了,威力實則比大型的魔導炮還要強大,只是過於耗費能量。

這微型魔導炮一次只能發射一發,諾爾只有一次機會!

營地中。

「還好趕上了,雖然還是遲了些,但總算沒有到無法挽回的那一步。」帳篷旁一高挑的身影站定,標誌性的山羊鬍子散發出柔順的光芒。

「西斯,你要是早一點回來,艾克他們就不會進去了。」銅錘神色有些黯淡。

「沒有辦法,我必須得去印證蓋文說的話,不然我怎麼知道其中還有魔族的參與。」西斯摘下頭頂的帽子。「軍隊集結完畢了嗎?」

「都已經把守住洪都波拉各處了,現在是戰爭戒備時期,那些該死的叛徒都得付出代價!」銅錘猛地抓起一旁的武器,「西斯,這裡就交給你了,外面的叛亂讓我來鎮壓。」

「好。」西斯點點頭,他明白只有殺戮才能讓老友徹底發泄出來。

「哼!」銅錘帶著一身殺氣離去。

「艾克,希望你沒有發生任何事,不然斯卡納一定會在天上怪我的。」西斯戴回牛仔帽,眼中冷意漸盛,「古代巨人···魔族···」(未完待續。) ?卡擦!

為了保證微型魔導炮的命中率,諾爾匍匐前進,終於找到了一塊上佳的狙擊地點。

「輔助瞄準系統開啟中。」

趴在一塊草垛上,諾爾拖著魔導炮,前方突然生出一片正方形的光幕,紅色的十字準星不斷調整的位置。

可是由於大批邪惡生物的聚集,遮掩了廣場四周的道路。魔導炮顯然無法穿越這怪獸海,只能等待機會。

很快,十分鐘過去了,諾爾的額頭布滿了細密的汗水,他目不轉睛的盯著。

啪啦!

終於,他要出現了!

唯一一個對準廣場的機會!

「能連填充完畢!射擊準備!」

諾爾輕輕按在扳機上,他明白這次機會難得。

卡擦!

可就在魔導炮即將發射的那一刻,諾爾的手抖了!

致命的失誤!

轟!

強勁的能量炮如雷蛇翻騰,猛然擊出!

四周的大地上的青草在狂流中急速搖擺,捲起漫天草屑,兩旁的大樹也被那衝擊**開,轟然倒下。

可是能量炮彈並沒有落在廣場的上方,而是在密集的邪惡生物中炸裂。

它的威力著實可怕,中央區域的邪惡生物就像是蒸發了一般,沒有留下任何的殘渣,而泛起的氣浪也是將一堆生物卷上了天際。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