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剛才你騙人也就算了,我不是計較這些名利的人。

2021-12-21By 0 Comments

但是現在,竟然讓我妻子跟你喝交杯酒,你是覺得活膩歪了么?!

江楓此時,身上的氣勢開始了變化,眾人只覺得身邊一陣寒意,起了一個哆嗦,還以為這包間里的空調溫度開的太低了點。

「喝你麻痹!」江楓拍案而起,抓住王老闆的衣領生生將他拎了起來,

怒吼:「你是不是想死!」

王老闆懵了,剛才看到佟益民秦東霞怒斥江楓,江楓一句話不敢說,他還以為江楓是個軟蛋。

所以,他才敢這樣咄咄逼人,想要侮辱佟琦然,甚至還有了一些別樣的心思和打算。

但他沒有想到,江楓脾氣這麼大,竟然直接爆發了!

而且,自己好歹也是兩百多斤的胖子,這江楓,竟然一手將自己像提小雞仔似得提了起來,這般力量,着實可怕!

王老闆並不知道,龍有逆鱗,觸之必怒。

佟琦然,就是江楓的逆鱗!

江楓辛苦這麼多年,不惜成為了龍帝殿的殿主,為的是什麼?不就是能讓佟琦然過上安穩幸福的生活么?

而你一個騙子,竟然敢在自己的面前如此的叫囂?!

王老闆一雙求助的目光看向眾人,想要有個人出來給自己說說好話,此時卻是發現,眾人都是冷冷的盯着自己,那眼神,恨不得要把自己生吞活剝一般!

江楓一聲暴怒之後,甩手一巴掌,扇在王老闆臉上,王老闆直接被打飛出去。

「喝酒是吧,我讓你喝個夠!」

說着,江楓提起一瓶還未開封的白酒,瓶口在桌面上一磕,直接磕碎,順勢直接塞進了王老闆的口中!

登時,鮮血直流,白酒的辛辣和口腔之中的疼痛讓王老闆哀嚎了起來,不住的掙扎。

可是,江楓還是沒有停止,直接將整瓶白酒灌入王老闆的肚子之中后,才冷冷的鬆開了手。

「敢對我老婆不敬的人,就是這個下場!」

江楓冷冷撂下一句話,轉身拉着佟琦然的手,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 嘶嘶嘶…

天地元氣涌動,滔天煞氣在蒼穹之上凝聚,龍蛇合擊軍陣運轉到極致,猙獰蛇頭吞吐猩紅蛇信,噴出的毒霧籠罩數千巨狼兵,讓他們瞬間渾身無力,緊接着,眾多大漢騎兵在副將的帶領下揮動戰刀,輕鬆斬殺一隻又一隻的巨狼兵。

昂!!

黃金龍槍刺出,如山一般的威嚴龍首顯化,龍軀扭動,有無堅不摧之勢,毀滅的力量徑直貫穿前方,讓數千的巨狼兵當場爆碎開來。

「嗷嗷嗷。」

巨齒古國的狼兵自然不會束手待斃,他們也組成了古國專屬的巨狼軍陣,凝聚出一隻高達數十米的灰白巨狼。

渾身覆蓋着鱗片的灰白巨狼仰天怒吼,狼爪如殺戮戰刀,帶着狂暴力量撕裂出擊,狼牙猙獰鋒利如一根根刺槍,開合間,彷彿可以將天地都直接咬碎。

巨狼軍陣跟龍蛇合擊軍陣死死絞殺在一起,狼爪、龍爪互相撕裂,軍陣之間的搏殺,就如同是兩座高山在不斷撞擊,幾乎每一秒都有戰士死亡,鮮血和屍體讓大地都變了顏色。

大漢騎兵在霍去病的帶領下勢如破竹,強勢鑿穿狼群的包圍,龍蛇合擊軍陣生生撕開灰白巨狼,讓上萬的巨狼兵當場戰死。

殺出包圍圈的大漢騎兵瞬間掌握了主動權,霍去病帶領着他們左右穿插,前後突擊,直殺得巨狼兵們慘叫連連。

從高空往下看,可以清晰的看到,霍去病所帶領的大漢騎兵,就如同是一條靈動無比的黃金真龍,他們變幻無窮,速度極快,每一次突擊都是直擊巨狼兵們的致命弱點。

當巨狼兵們的軍陣第七次被擊穿時,他們崩潰了,有不少的巨狼兵出現了遁逃的現象。

馬蹄怒踏,刀槍揮舞,所到之處,死亡和殺戮相隨,兇殘的巨狼兵們也不由自主的恐懼了。

最後,巨狼兵中的千夫長們也怕了,他們下意識的聚攏在一起,「將軍,敵人太強大了,我們快要頂不住了。」

「混帳東西,不要亂,給我殺上去。」巨齒古國入侵雲滄大域的第二狼將猛的探出狼爪,氣急敗壞的斬殺了一個後退的千夫長。

三十萬狼兵圍剿大漢騎兵,若是這樣都敗了,那巨齒古國的顏面何存。

「這一箭,要你的命。」戰場之中,第二狼將一出手,就被霍去病鎖定了,戰弓靈箭在手,體內元力涌動,箭鋒直指目標。

「哧。」

靈箭爆射,似電光閃耀,劃破長空。

「不…」第二狼將在死亡的氣息下驚恐怒吼,可霍去病射出的箭實在是太快也太狠了,快到他根本就沒有反應的機會,也狠到沒給第二狼將活命的機會。

箭光貫穿了第二狼將的頭顱,余勢不減的靈箭一直向前,接連洞穿數只巨狼兵,天空中,有狼血飛噴。

「二哥…」第三狼將失聲痛呼,至親的二哥就這麼死在眼前,讓他完全失去了理智,不顧一切的第三狼將從狼群中殺出,紅着眼直撲霍去病而去,「霍去病…我要你死。」

「不要着急,下一個就是你了。」霍去病笑了笑,收起戰弓,握住黃金龍槍,縱馬迎了上去。

「三弟小心,快回來,莫要跟霍去病硬拼,你不是他的對手。」第一狼將心中一顫,急忙高聲警告。

「轟。」

可惜一切都太遲了,撲殺而出的第三狼將跟主動出擊的霍去病狠狠撞在了一起,狼爪對上了直刺的黃金龍槍。

龍槍縈繞黃金之光,蘊含了無堅不摧的力量,就彷彿是神魔之槍一般,拍出的狼爪被洞穿,槍頭徑直穿過第三狼將的身軀,將他整個挑在了半空。

霍去病體內元力一震,黃金龍槍旋轉,狂暴的力量將第三狼將直接震碎,讓他落了個屍骨無存的凄慘下場。

「啊…該死的霍去病。」第一狼將悲痛欲絕,以體內狼血為引子,化一輪血紅狼月,高聲呼喚進入雲滄大域的巨齒古國的元神尊者,「求尊者出手,抹殺人族霍去病。」

第一狼將擁有法相境修為,他以血獻祭,頓時牽引了方圓數千里的天地元氣為之震動,一輪血紅色的狼月高懸蒼穹,讓遠在萬里之外的強者都能有所感應。

暗中潛入雲滄大域的巨齒古國的元神尊者,當即有了回應,一道狼影從極遠方飛來,充滿殺氣的怒喝震蕩天空,「霍去病,本尊找你很久了,這一次,你在劫難逃。」

一員大漢古國的校尉大驚失色,連忙帶着數百騎兵要護送霍去病遠離,「不好,是元神境的尊者,快保護將軍離開。」

「元神尊者又如何,本將軍又不是沒殺過。」霍去病擺手阻止了校尉的行動,殺氣騰騰的下令道,「今天,本侯就要殺一個巨狼族的元神尊者來給李皓陪葬,速速全力運轉軍陣。」

「嗡…」

冠軍侯的一聲令下,讓眾多大漢騎兵放下心中恐懼,開始全力運轉龍蛇合擊軍陣,只見殷紅血氣衝天而起,牽引四方天地元氣。

神異龍蛇在高空顯化,栩栩如生,綿延數百米的身軀盤繞起來,聚攏了四方天地元氣,龍首吞噬元氣,盡數加持到了霍去病的身上。

「軍陣加持,大破滅龍槍術,殺!」集合了麾下數萬將士力量的霍去病的身軀大放神光,堪比元神尊者的力量在他體內涌動,以前因力量不足而不能使用的一門神秘禁術悍然擊出。

「昂!」

傾盡全力擲出的黃金龍槍跨空飛出,天地元氣為之翻湧,演化一條百丈長的暗金色五爪真龍,身上龍鱗烙印古老天紋,龍眸開合間,有天地破碎,山河毀滅的可怕異象。

大破滅的恐怖氣息瀰漫開來,彷彿東玄世界走到了盡頭,萬法萬道都要一一破滅,暗金真龍就如同是滅世之龍,所過之處,死亡蔓延。

這簡直就是致命的神通一擊,集合了霍去病和麾下數萬將士力量的大破滅龍槍術,已經隱隱有了毀滅世界的一絲神韻。

從極遠方趕來的巨齒古國的元神尊者怒了,在他看來,不是元神境界的生靈,都是螻蟻一般的人,霍去病等人竟敢公然挑戰自己,這是對自己極大的羞辱。

怒火中燒的巨齒古國尊者想都不想,直接探出了狼爪,「大膽霍去病,你敢在本尊面前放肆,巨狼爪,裂千山。」

他要讓霍去病知道,什麼是元神尊者。

猙獰的狼爪蘊含了強大的元神力量,巨狼族的血脈神通裂千山硬撼大破滅龍槍術。

只見如小山一般巨大的狼爪橫空撕裂,滿天雲霧都紛紛碎裂,大地都瞬間變成了一片黑暗,蒼穹上,有千百座高山被撕裂的異象顯化。

「嘭…」

暗金真龍狠狠撞上了巨型狼爪,耀眼的光芒照亮了四方天地,狂暴的衝擊波肆虐開來,將方圓數千米的大地撕開,讓重重雲霧盡數崩滅。

「你…好可怕的槍術。」

龍槍刺空,洞穿狼爪,連帶着巨齒古國的尊者也被整個擊穿,心臟被粉碎,血脈元神裂開,堂堂元神尊者也落了個身死隕落的下場。

「呼…本將軍說了,又不是沒殺過元神尊者。」霍去病長長吐了口氣,只感覺渾身酥軟,一點力氣也沒有了。

龍蛇合擊軍陣力量的加持,讓還不是元神境的霍去病也是壓力極大,傾力一擊后,在短時間內是不能再施展大破滅龍槍術了。

大破滅龍槍術畢竟是神秘禁術,施展一次的消耗實在是太大了,以霍去病現在的實力,也是僅有一擊之力。

當然了,這一擊的威力絕對是可怕的,元神尊者碰上都要為之喋血,巨齒古國的那個倒霉尊者就是最好的例子。

高空上,炎劍山橫亘於雲端,張無忌對霍去病所施展的大破滅龍槍術評價很高,「蘊含破滅法則的一槍,不愧是霍去病。」

第一狼將驚恐萬分,不敢置信的看着族中尊者被絕殺,以本源血脈演化的那輪血紅狼月也跟着顫抖了起來,隨時都會湮滅。

「霍去病你找死。」也就在這時,遠方飛來了另一道狼影。

在東面的天空上,也有一道狼影飛速趕來,「敢殺我巨齒古國尊者,你霍去病必死。」

緊接着,在西面天空也出現了一道狼影,他們都散發着屬於元神尊者的磅礴氣勢,踏空飛行,殺氣滔天。

大漢騎兵們心中一顫,急忙將霍去病守護在中央,「還有異族尊者,快保護侯爺。」。

「呼…準備死戰。」霍去病深吸口氣,忍着疼痛強行運轉體內元力,拔出戰馬背上的鋒利戰刀,高舉戰刀。

高空上,張無忌手一伸,血骨滅生矛從體內飛出,落入掌中,眸光流轉,有凜冽殺氣瀰漫,「現在,才是我出手了。」 劉毅連日來體力消耗的非常嚴重,在追擊過程中已經無法維持穩定的心率和呼吸。

所以,沿途他一直在用閉氣法狙擊。

這種方法雖然能幫助他在擊發時穩定拘槍,但無法保證射擊的連貫性,尤其是打超過六百米的目標。

這個距離上,擊發的瞬間,手抖上一個頭髮絲的幅度,子彈落點就會差出近十公分。

如果是打八百米的目標,同樣微弱的幅度,誤差會加大到三十公分左右。

劉毅閉氣后連着打掉了兩人,原本還想趁著有餘力,再消滅掉一個。

但目標忽然間用種地的作為肉盾,延遲了劉毅的瞄準時間。

只一秒鐘左右的耽擱,劉毅的身體因為閉氣時間稍長,血氧含量急速降低。

繼而,心臟搏動頻率和搏動幅度,開始不受控制的加大。

這就意味着,劉毅在回過氣來之前,已經失去了精確打擊能力。

目標大半的身體縮在種地的身後,稍有偏差,打空是小,傷到種地的就無法挽回了。

所以,劉毅只能暫時放棄射擊,開始回氣。

眼見着大鬍子頭領站在皮卡車旁邊,催促着之前鑽進副駕駛的小子出來。

劉毅心頭火起,憑感覺,甩手就是一槍打過去。

這一槍擊發時,劉毅的意識鎖定的是大鬍子的胸口。但實際彈道稍低了一些。子彈直接打到了皮卡車的頂棚上。

也是大鬍子點兒背,子彈落點好巧不巧的正中皮卡車頂棚的加固鋼樑。

一聲脆響后直接跳起,帶着顫音的鑽進了他開合不停的嘴裏。

下一瞬,大鬍子後頸處飆出了一團血霧和碎肉骨茬。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