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劍招——四夷賓服。

2022-06-21By 0 Comments

這幾乎是白季當前最強大的招式,也是適用範圍更大的招式。

林道通見過這一招,而且以白季的屬性,儘管劍招中有些許迷惑的意味,終究難以瞞過他的眼睛。

林道通等待着劍招的靠近,刀鞘隨時準備點在他看中的破綻上。

這個年輕人的一身實力放在武境二重的武者裏面,算得上出類拔萃。

可就是如此,才更應該靜下心提升修為。

小聰明,是走不長久的。

為此,他打算以絕對的實力,給他一段小小的記憶。

然而,全幅身心放在白季劍招上的他,沒有第一時間發現白季空着的左手做了什麼。

四夷賓服,也只是一個障眼法罷了。

這是白季最厲害的招式,卻不一定能夠在對方的手裏討得便宜,白季比誰都明白這一點。

所以,隱藏在劍影之後的,其實是……石灰粉!

花里胡哨的劍影散去的那一刻,並非是勢大力沉一往無前的第二劍,而是漫天白色的石灰粉。

「又來!」

林道通皺着眉頭,鼓起渾身氣力,打算再次把那些粉末吹回。

然而在粉末之後的白季,左手猛然一甩,一道尖銳的破空聲,緊跟而來。

飛刀!

好小子!

夠陰的!

借劍招隱藏石灰。

借石灰隱藏飛刀。

只可惜,你還是小看了武境六重武者該有的實力啊!

林道通一面用氣力吹散石灰粉,一面好整以暇地根據自己聽到的破空聲用刀鞘擋在了飛刀的必經之路上。

然而……

在林道通後知後覺的意識中,有第二道破空聲,幾乎與前一道聲音接踵而來!

塵埃落定……

林道通疑惑地低頭看了看自己雙腿之間被劃開了的褲腿,一陣風吹過,林道通感覺到了些許的涼意。

自己的刀鞘,似乎擋了個寂寞。

【因在與強大敵人的交手之中,你獲得了些許優勢,你獲得了戰鬥經驗20點。】

【經過你多次使用,你的重劍精通練度+1。】

【由於你精湛的口技造成了對方判斷失誤,你的口技+2。】

【由於你窺破對方心境,正面攻擊時使對方理智紊亂。你正在形成某種個人專長。】

「不打了!」

白季重劍往地上一杵,傲然而立。

「我認輸!」

羊毛薅完了,也就沒必要打下去了。

永遠不要小看玩家們的創造力,因為無所畏懼,所以他們行事手段天馬行空。

用面板上沒有或者說表現得不明顯的能力,去取得優勢乃至是勝利,是每一個玩家該有的思路。

白季知道林道通提出交手的意義。

他也並非不知好歹的人,哪怕林道通不說,這個逼數他也是有的。

林道通原地低頭看着自己被劃開了一道口子的褲腿好一會,才抬起頭看着白季,語氣無奈又帶着笑意。

「好小子,你倒是給我上了一課。」

本來只是想着提點一下對方,卻差點被反殺。

林道通嘴上是說不要太過在意小聰明小手段,可他並非不重視。

而如今,白季詭譎難測的手段,倒是先給他提了個醒。

「辛虧你射偏了一兩寸,不然我可就被你毀了。」

「我故意的。」

白季昂着頭,驕傲說道。

「屁!」林道通毫不客氣地揭穿,「你壓根沒練過暗器,就這估計也是蒙的。」

若非如此,林道通又怎麼會失去提防。

人只能防範自己能夠想像出來的事物,而很難想像地到超過自己生平見識認知的事物。

從某種方面來說,白季的手段,算是為林道通打開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

「啊咧,被你看出來了?」

林道通這時不願再廢話,只是一手按住自己破爛的褲腿,臉色嚴峻。

「帶我去換條褲子……」 葉臨天在耍嘴皮子這上面,從來就沒有認輸過。

他雖然喜歡用自己的行動來表明自己的態度,但對於這種小嘍羅,他更喜歡用話語讓對方無地自容。

一旁的林老闆,聽着二人的爭論,不由得轉過身來。

他看了看葉臨天,又看了看一旁的凌雪薇,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他總覺得這個女人,似乎在哪裏見到過,但一時之間又突然想不起來。

「你自己有錢來這吃飯嗎,還在這裏貶低我,你有什麼資格!」門童不滿的指著葉臨天的鼻子。

凌雪薇聞言,不滿的皺了皺眉頭,冷聲開口道:「你指著鼻子罵誰呢,你說我們沒資格,那你自己呢?你不過是一個服務生罷了,不管是在什麼場合,或者是說什麼高檔場所,你的身份永遠只是一個服務生,一個服務生具備的最基本的原則,就是顧客是上帝,你連這一點都不懂,你不是文盲是什麼!」

凌雪薇最看不得誰說她自己的丈夫,她的丈夫他都捨不得罵,別人又憑什麼來罵他?

門童被這一番話懟得啞口無言。

就在這時,酒店大堂經理突然走了出來:「在門口吵吵鬧鬧的像什麼話,連這點爭吵的處理不好嗎!」

「李經理好,這二人沒有預約,非得進入飯店。」門童看到經理,頓時惡人先告狀。

「沒有預約?」李經理聞言,看了看站在門口的葉臨天和凌雪薇,滿臉一目了然的樣子。

「這位先生和女士,本飯店沒有預約是不能進的,你們可以出門右轉,走一會兒會看到一個大排檔,可以在那裏用餐。」

李經理微微晗首,語氣中竟帶着些嘲諷。

凌雪薇聞言,冷笑一聲:「這就是你們東路安飯店的待客之道?我們從來沒有想過強行進入,但是這位林老闆沒有預約就可以進入,為什麼我們不可以,如果你們對待客人是區別對待的話,就沒有必要對着大路開門,直接開個後門就可以了!」

「小妮子,你話雖說的是沒錯,但是這飯店裏面可不是你們這種穿地攤貨的人就能進來的,你們一個月的工資,可能都才只付得起這裏面的一道菜錢。」

李經理冷冷地說道,臉上明顯有不悅。

「你們單憑一個人的穿着,就判定一個人究竟有沒有資格來你們店裏吃飯,未免也太可笑了,那別人書店難道還要看你的大學文憑,才能斷定你能不能去買書嗎?」

凌雪薇現在十分氣憤,這些人明顯的狗眼看人低。

一旁的林老闆聽完凌雪薇說的話,頓時想起了這個口齒伶俐的女人是誰。

「我記得你,你是雪薇醫藥集團的董事長凌雪薇。」林老闆一邊笑着說,一邊紳士的對凌雪薇伸出了手。

凌雪薇聞言,眼眸中閃過些許驚訝,微微抬手,和林老闆輕輕一握,便飛快的將手收了回來。

「你可真不簡單啊,一夜之間就讓整個江中的醫藥業,基本上都變成你的市場,前途無量啊!」

林老闆哈哈大笑,他十分有幸能夠親眼見到這個讓很多男人都為之欽佩的女強人。

一旁的門童和李經理聽到林老闆那番話,臉色鐵青。

雪薇集團?

就是那個搶佔了江中醫藥市場的醫藥集團?

這…這怎麼可能?

他們的老闆特地交代過他們,絕對不可以得罪上層人士的任何一個人,不然被揭發上去,他們會在這個職業上面被全面封殺的!

此刻他的眼中滿是後悔,他們都沒有想到打臉竟然來的這麼快。

「凌…雪薇?凌董事長?」李經理明顯有些結巴,他知道自己得罪了一個不得了的人。

「董事長這三個字我可擔待不起,尤其是你們這種人嘴裏說出來的!」

凌雪薇面色微冷,明顯是氣急了。

「凌總,實在對不起,我們…我們確實不知道您的真實身份,我們…我們是無意的。」門童也滿含歉意的說道。

他心裏很清楚,他如果不在此時掙扎一下,很有可能會失去這一份工作。

這個工作他可是做了很多年了,既輕鬆工資又高,他不可以失去這一份工作,不然自己的丈母娘又會嫌棄他沒本事了!

凌雪薇聽到門童的道歉,根本沒有接受的意思,依舊是冷著臉。

一旁的林老闆看到這尷尬的氣氛,哈哈笑道:「凌總,你何必和他們一般見識呢,您宰相肚裏能撐船,原諒他們這一次吧。」

凌雪薇聞言,冷哼一聲,拉了拉葉臨天的袖子,湊到老公的耳邊,小聲問道:「老公,他那麼羞辱你,要不要原諒他啊!」

葉臨天聞言,低聲輕笑,寵溺的揉了揉凌雪薇的腦袋:「笨蛋,你來做決定啊,我無所謂的!」

凌雪薇嘟了嘟嘴:「我不想要原諒他,他對你不敬!除非…除非他受到教訓!」

葉臨天聞言,輕輕的挑了挑眉:「好,那就讓他受點教訓。」

說罷,他抬起頭來看着李經理和門童,冷聲說道:「我老婆說要原諒你們也可以,但前提是必須要有點教訓,我給你們兩個選項,一個是對我老婆跪着說對不起,另一個就是離職,你們自己選吧。」

李經理和門童聞言,嘴角抽了抽,他們實在不知道該如何選擇。

第一個選項是莫大的羞辱,第二個選項是直接讓自己丟了飯碗。

這兩個選項沒有一個是他們能夠接受的。

葉臨天見兩人遲遲沒有說話,冷聲問道:「怎麼,很難選擇嗎?」

「沒…沒有!」

門童雙眼一閉,心裏一橫,撲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對…對不起!」

門童的聲音很大,他想盡量表現自己的歉意。

他要用最大的力氣,來保住自己的這份工作。

一旁的李經理看到,滿臉恨鐵不成鋼,這本來能有更好的解決辦法的。

葉臨天見李經理遲遲不跪下,不滿的挑了挑眉。

李經理看到葉臨天情緒的變化,不由得嘆了口氣,滿臉不服氣的跪了下去:「對不起。」

他的語氣極為敷衍。

「是不是個男人,聲音如此小,你腎虛嗎!」葉臨天冷聲道。

「對不起!」李經理皺了皺眉頭,雖然很不願意,但還是大聲的喊了出來。

葉臨天聞言,滿意的點了點頭。

低頭看了看笑意盈盈的凌雪薇,輕聲說道:「起來吧。」

二人慢慢從地上站了起來,他們的眼中再也沒有了輕蔑。

「二位,要繼續吃飯嗎?裏面請!」門童小心翼翼的問道。

「不用了,你們的門檻我們跨不起!」

葉臨天冷聲拒絕,拉着凌雪薇離開了飯店。

。 一盆冷水潑在了墨韻臉上,讓墨韻不由得打了個激靈,迷茫的看了一眼周圍似乎有點搞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但是隨即而來的又是一盆冷水。

「呸,呸!」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