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加西亞不斷的活動著身體,臉上更是笑聲不斷。

2020-11-02By 0 Comments

幾個女人努力的擺弄著,這讓加西亞更加賣力。

「這麼小,有個屁用!」

顧銘呵呵一笑,看到加西亞那不到五厘米的東西,感覺很是無語。

算了,還是辦正事要緊。

搜魂術啟用。

顧銘在加西亞的記憶中找到了他想要知道的東西。

教廷主教竟然是名神尊?!

這個發現,令顧銘產生了興趣。

「二百億!」

卡特再次加價。

顧銘回過神,掃了一眼屏幕。

他準備放棄,既然已經知道四號包間是卡特和布西拉斐爾了,那就讓他們拍去又如何,到時候讓他們乖乖的主動給自己送回來。

然而就在這時,拍賣台上的托蘭霍爾的聲音響徹了整個拍賣場。

「對不起,卡特族長,這件拍賣品你是無權進行競拍。」

他的話音一落,瞬間引起轟動。

「天呀,卡特族長竟然也來了。」

「他為什麼不能競拍呢?托蘭霍爾是不想活了嗎?」

「你不知道嗎?托蘭家族和克米爾家族可是死對頭。」

……

外面議論紛紛,而四號包間內卻是怒火燃燒。

「托蘭霍爾他想死嗎?為什麼我不能競拍!」

卡特憤怒的將酒杯扔在地上。

「走,我到要看看他們托蘭家族想幹什麼?」

布西拉斐爾從沙發站了起來,大步走向房門。

「對,看看他們想幹什麼?今天不管是誰來,也救不了他們托蘭家族。」

卡特一臉憤怒的走出房間。

冰冷的雙眸,死死的盯著拍賣台上的托蘭霍爾。

瞬間全場安靜。 卡特和布西拉斐爾一步一步的走向拍賣台。

所有人的目光緊緊的盯著他們二人。

米國四大家族的族長,今天一下子就看見了兩個。

而且是實力最為強悍的兩個大家族的族長,這讓現在的所有人都很激動。

同時,同情的目光也投向了托蘭霍爾。

「你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卡特冰冷的說道。

托蘭霍爾看了一眼一號包間后,大聲說道:「卡特族長,你沒有權利進行競拍,因為這是你們家族提供的拍賣品!」

「什麼?這不可能!我的家族中根本就沒有這個東西。」

卡特很是驚訝。

「這是你們提供的拍品名單!」

托蘭霍爾將名單遞給了卡特。

果然,這個東西確實是由他們家族提供的,可是他記憶得所提供的拍品里並沒有這個東西,這是怎麼回事?

一時間,卡特有些想不明白。

「既然是克米爾家族提供的拍品,那麼他們就有權取消這件拍品的拍賣!」

布西拉斐爾出言提醒,用手輕輕的拉了下卡特的衣服。

卡特反應了過來,急忙說道:「布西拉斐爾族長說的很對,這件物品我們不拍賣了。」

「對不起,卡特族長,如果在這件拍品沒有展示出來,或者是沒有人競拍的話,我完全可以答應你。可是結果是相反的,它不僅展示出來,而且一號包間已經出了價格。所以,你不想拍賣這件拍品,只能得到一號包間的同意。」

托蘭霍爾指著一號包間說道。

心中卻冷笑不已,他看得出來,顧銘很喜歡這件拍品。

同時,他想知道,當布西拉斐爾和卡特看到顧銘時,會是什麼樣子。

「哼!托蘭霍爾,你是什麼意思?」

卡特和布西拉斐爾並不傻,怎麼會不明白托蘭霍爾的用意。

雖然他們不知道一號包間里是誰,但是想來身份應該不一般。

但是,他們不想平白無顧的被人當槍使。

「對不起卡特族長,我並沒有別的意思,這是世界拍賣法律所規定,也是世界所有拍賣師一同制定的,所以我不能改變。你們如果想撤回這件拍賣品,那就必須得到一號包間的同意。否則,我就會將此拍品以百億的價格拍給一號包間。」

托蘭霍爾不卑不亢的看著卡特,臉上更浮現不屑與嘲諷。

「你……」

卡特憤怒的指著托蘭霍爾,一時間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過了半天,他冷笑道:「托蘭霍爾,我本想放過你們托蘭家族一些人,可是你將這個機會給錯失了。」

「對不起,托蘭家族不需要,誰生誰死還說不準呢?卡特族長難道就不想知道一號包間里的人是誰嗎?」

托蘭霍爾微微一笑,嘲諷的瞥了卡特一眼,轉身向一號包間走去。

卡特和布西拉斐爾相視,都皺起了眉頭。

「哼,走跟著過去看看,我就不相信,有人還敢不給我們面子。」

卡特冷哼,大步跟了上去。

布西拉斐爾招了下手,一個保鏢跑了過來。

他在保鏢耳邊小聲嘀咕了幾句,就見那個保鏢跑向了五號包間。

不知道為什麼,布西拉斐爾感覺到一種不安和恐懼,而給他帶來的這種感覺的,就是一號包間。

一號包間內,夜尊已經睜開了眼睛,實力穩定了下來,雖然還是金丹初期,但是卻比之以前要強了許多。

張媛媛也洗完走了出來。

發現自己的變化后,激動的抱住顧銘,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

就在這時,房門被推開,托蘭霍爾走了進來。

跟在他身後的則是卡特和布西拉斐爾。

「顧先生,他們想要見您!」

托蘭霍爾進來后,恭敬的站到了一旁。

「顧銘?怎麼會是你?」

當看到顧銘后,卡特和布西拉斐爾徹底傻眼了。

兩個彷彿被雷劈了一樣,站在門口,不知所措。

「為什麼不會是我?你們來幹什麼?我沒去找你們,你們竟然先找來了。」

顧銘微微一笑,淡淡的開口。

「顧銘,別人怕你,我們不怕你,加西亞大人就在外面,我已經派人去叫他了,你就等著死亡吧!」

布西拉斐爾憤怒的盯著顧銘,兩個眼睛都要瞪出來了。

「加西亞嗎?那你就讓他來吧!」

顧銘根本不在乎,就算是把教廷的主教找來又如何。

一樣打得他們找不到南北。

「是誰在喊我的名字?難道不想活了嗎?」

門外傳來了加西亞的聲音,聽上去很是不高興。

「加西亞大人,就是他喊的您的名字,他根本沒有把您放在眼裡。」

布西拉斐爾急忙上前,冷笑的指著顧銘。

「加西亞大人,還請您做主,那件拍品可是為主教大人準備的,沒想到他竟然也想得到。而且托蘭霍爾還在幫他,我懷疑他是托蘭家族找來的搗亂的。」

卡特大聲說道。

可是加西亞根本就沒聽兩人說什麼。

恐懼的目光緊緊的盯著顧銘,額頭上的冷汗已經流了下來。

「加西亞大人?您這是怎麼了?」

發現加西亞身體在不停的顫抖,這讓卡特和布西拉斐爾不由的感覺疑惑。

噗通!

加西亞竟然直接跪下了。

而令他們更加驚訝的還在後面。

只見加西亞跪著爬到顧銘面前,大聲說道:「尊敬的神尊大人,加西亞不知道您的到來,還請原諒剛才加西亞的無理。」

說著,給顧銘磕頭。

加西亞完全可以站著,可是他卻沒有,更主要的是他不敢。

卡特和布西拉斐爾更加懵逼了,身體也開始顫抖起來。

就連加西亞大人都如此對待顧銘,那還有他們存活的機會嗎?

噗通!

兩人也跪下了。

「加西亞,我不想找你們教廷的麻煩,但是威爾斯和克米爾兩個家族,我必須要處理掉。這一點,你們教廷沒有意見吧?」

「沒有,絕對不沒有!」

加西亞急忙說道。

「那就好,你走吧!」

顧銘淡淡的掃了加西亞一眼,當他起身走到門口,再次叫住了他。

「對了,托蘭家族我顧銘保下了,有什麼問題你們可以來找我。」

「是,加西亞知道了!」

加西亞一聽,急忙轉身,恭敬的不能再恭敬,臨走時,沖著托蘭霍爾深情一笑,那笑容嚇了托蘭霍爾一跳,兩腿不由的夾緊,有種想吐的感覺。 「加西亞大人,等等我們呀!」

卡特和布西拉斐爾回過神后,急忙追了出去。

「你就這麼放過他們了?」

夜尊輕聲問向顧銘。

顧銘搖了搖頭,冷笑道:「還沒到時候,他們還有利用價值。晚上陪我走一趟如何,說不定會有意外收穫呢。」

「我看是你有意外收穫吧?還是你自己去吧,我要回去修鍊了。」

夜尊微微一笑,起身離開。

「顧先生,謝謝您!」

托蘭霍爾知道,家族的危機算是解決了。

「這些客套話就不要說了,還記得我說的要求嗎?」

顧銘看著托蘭霍爾。

托蘭霍爾急忙說道:「我當然記得,有什麼要求,顧先生請說!」

「那好,我要你們托蘭家族永遠聽從我的話,做為回報,我會讓你們托蘭家族重現往日的風采。」

顧銘這個條件不得不說很是誘人。

托蘭霍爾連考慮都沒考慮,滿臉激動的說道:「托蘭家族從今日起,願意永遠為仆,聽從偉大主人的召喚!」

說著,托蘭霍爾單膝跪地,右手平舉在胸前,低下腦袋。

「你不跟家族裡商量一下嗎?」

顧銘淡淡開口,很是滿意托蘭霍爾的表現。

「偉大的主人,家族中已經考慮到了這個要求,所以已經商量好了。」

在托蘭霍爾將顧銘的情況報告給家族裡時,家族中的重要人物便召開了會議,各種可能的要求都已經想到。

能夠成為一個強者的僕人,對於托蘭家族來說,是件非常光榮的事。

他們更加相信,有著強者的庇護,托蘭家族恢復往日的榮譽,也只是時間問題。

「好!既然如此,以後這面的生意全部由你們托蘭家族進行管理。做好接收威爾斯和克米爾兩大家族的產業吧!」

顧銘微微一笑,帶著張媛媛起身離開。

房間內留下一臉興奮的托蘭霍爾。

克米爾家族的別墅內。

卡特一臉的不甘,臉帶怒意的看著加西亞。

「加西亞大人,為什麼?為什麼連您都要臣服於那個該死的東方人。」

「哼!你是在和我說話嗎?」

說著,神話的威壓釋放。

頓時,卡特直接趴在了地上,嘴裡吐著鮮血。

「不,加西亞大人,卡特不是這個意思,還請你饒恕他。」

布西拉斐爾雖然沒有受到威壓,但也是嚇得不輕。

顫抖著身體,小心翼翼的看著加西亞。

「你們找死,那是你們的事,我可不想死。別說是我,恐怕就連主教大人也不想招惹顧銘。」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