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北方,那一群進化者早已不再呼喊,一個個伸長脖子看向江龍他們。

2022-03-26By 0 Comments

「葉尊者和和凝香尊者,真相是天生地造的一對。」

在那一幕靜止的畫面中,兩個人兩隻異獸,靜靜的懸浮在那裏,不覺得讓人想到曖昧的一面。

大雪飄飛,更遠處已是白霧茫茫,安靜的好像畫面里的另一個世界,江龍和凝香並肩站立,如詩如畫像是一對神仙眷侶,般配無瑕。

這一些進化者偶然進入尊者的修鍊地方,在那一面面巨大的牆面上,刻畫着不少女人的名字,大家都猜錯這一些女人,恐怕都是江龍的女人,但在這個末世,一個強壯有力男人保護更多的女人再平常不過了。即使擁有再多的女人。好像是理所當然。

不是很長的時間,大雪不再飄落,似乎這一場雪已經結束。

「雪停了!」有進化者說道。

「尊上已經成功了?」

所有的進化者齊齊面向,南面的那一座高塔似乎目光想要挖透厚厚的牆壁,看到裏面的情況。

不需要再猜測了,答案已經揭曉。

瞬間空氣突然波動起來,從高塔向周圍四散衝擊,每一位進化者已經覺察到了自己的基因,跟隨着這一股強大的波動,在不停的震動,似乎引起了些許的共鳴,這共鳴不斷的在激發自己的基因,像是要突破一樣。

這一種基因上的共鳴,讓所有的進化者興奮不已,尊上已經成功了。

這一群進化者激動起來,他們的頭領實力將會突飛猛進,也會給他們基因帶來不少的好處。

可他們還沒有見到自己的尊上,一個個都變得期待起來,壓制住自己些許擔心些許興奮那種衝動。

凝香同樣的也十分興奮,手不由自主的抓住了江龍,緊張的手心都出了汗,全身也在微微的顫動,臉上流露出緊張的神色。

最緊張的關頭,沒有人可以幫她,只能幫她默默的守護,在無限的期盼中表現有些緊張。

凝香的手抓在江龍的胳膊上越來越緊,這下意識的行為,自己也沒有意識到。

她的小手非常冰冷,你並沒有冒汗。

有些人在緊張的時候會冒出汗來,但也有許多人不是這樣,凝香可能就是屬於後者,小手顯得冰涼,並沒有冒出汗來。

江龍也伸出手,緊握住她,目光凝視着高塔。

突然,又一波強大的振動傳播開來,緊接着,一聲長嘯就傳到耳朵里。

這一聲長嘯,並不是人為發出來,好像是因為空氣受到衝擊發出來的長嘯。

這一聲長嘯直衝高空,刺的人不由一個激靈,彷彿血液就要沸騰起來。

隨着這一聲長嘯,一個身影直衝天際!

尊上!

她,成功了!

她,一飛衝天,這時空氣中好像傳來一種無形的波動,在那一剎那,每個人的心神一陣晃動,彷彿一個全新的世界來到眼前。

可這種全新的境界,瞬間又隨風而去,那種說不明道不清的感覺,讓人們變得心痒痒的。

那是一個全新的世界,全部基因鎖打開的境界。

在那個境界,只能屬於那一些佼佼的強者。

所有在這裏的進化者,能夠感受到那個境界讓自己心馳神往,一個美好的世界,在這些人中間終其一生可能沒有幾個人能夠達到這個境界。

這樣的突破,太誘惑了。

這可是所向披靡的戰力。

這可是悠長的生命力。

這所向披靡的戰力可以很清楚的掌握自己的命運,也可以輕鬆的主宰其他人的生死。

剛才那一幕,一個全新的境界展現在他們面前,已經為他們通向那個境界打開了一條充滿希望的路,指明了前進的方向,在每一個進化者心裏留下深深的烙印,讓他們不由自主的產生了馬上出去獵殺的那一些喪屍,找到可以升級的能源晶,一種澎湃的激情呼之欲出,似乎自己即將突然到那一種境界。

這一群進化者,甚至於不知道具體的尊者境界,可他們卻知道在這幾百年來從來沒有一個人,可以衝破到那一個無上的境界,現在終於有一個人展現在他們面前。

尊上!

出現在他們面前的尊上,聲音嘶啞,身材矮小,像一個老婦人一樣。

可尊上的本來的樣子,沒有人知道的。

那一個已經消失在這個世界上的宇軒,也只是一個偶然的機會遠遠的望見了尊主打開面紗的那一瞬間,不過他現在江龍變成喪屍融合掉了。

……

尊主彷彿踩着天梯緩緩降落下來。

他仍然是一襲黑裙,蒙是一個黑色的紗巾,手帶黑色的手套,顯得十分神秘。 結城明日奈直接閉上了眼睛,往穗乃宇的懷裡擠了擠,穗乃宇也直接用手臂擁住了結城明日奈。

「吶,明日奈,我們兩個在一起多久了呢?」穗乃宇回想起二人的點點滴滴,問到。

聽到穗乃宇的問題,結城明日奈立馬從穗乃宇懷裡坐了起來,神色不善的看著穗乃宇:「這你都不記得了?」

「別別別,我的大小姐,我只是隨口一問,有感而發,我當然記得了!」穗乃宇看著結城明日奈的神色不對,立馬求饒。

「真的?」結城明日奈眉毛挑了挑,看著穗乃宇。

「千真萬確,我自己的生日忘了,我都不能忘了咱兩的紀念日啊。」穗乃宇笑了笑,「不就是聖誕節那天嘛,咱兩還上國中二年級的時候。」

「哼。」結城明日奈的表情緩和了下來,繼續躺在了穗乃宇的懷裡,「還算你有良心。」

絲絲的香氣一直飄入到穗乃宇的鼻子里,毫無疑問,那是來自結城明日奈身上以及房間里的。少女的清香再加上房間里的香氣,穗乃宇的精神緩緩的放鬆了下來。

好久沒有這麼放鬆了呢,穗乃宇感覺自己好像只有和結城明日奈在一起的時候才會精神如此放鬆,與艾斯德斯和平冢靜相處完全和與結城明日奈相處不同,或許是因為走到一起的方式不同,和艾斯德斯,平冢靜在一起的時候,穗乃宇感受到的更多是快樂,而非與結城明日奈在一起的時候感受到的那種大腦皮層的放鬆感。

或許,還是結城明日奈的性格使然吧。

沒有想太多,高坂穗乃宇只是更緊的抱住了結城明日奈。

感受到了穗乃宇的情緒,結城明日奈沒有繼續靠在穗乃宇的懷裡,而是反過來伸手將穗乃宇抱在了自己的懷裡。

穗乃宇沒有任何的反抗,乖乖的任由結城明日奈引導著,就那樣沉浸在了結城明日奈的溫柔中,感受著結城明日奈那雙玉手的輕輕撫摸。

兩人就這樣相擁著,彷彿要這樣直到天荒地老,但是某人肚子餓的咕咕叫了一聲,穗乃宇和結城明日奈之間的溫馨感瞬間被打破。

「不許笑。」結城明日奈在穗乃宇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快速的說出了這句話。

穗乃宇當然不會笑,不過結城明日奈還是直接羞紅了臉,沒等穗乃宇出聲,自己就跑的不見人影了,只留穗乃宇一人在卧室中回味著剛才結城明日奈的那抹風情。

我的女朋友,怎麼這麼可愛呢?

沒過幾分鐘,結城明日奈就再次出現在了穗乃宇的面前,只是這次,結城明日奈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就彷彿剛才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明日奈,你…」穗乃宇話還沒說完,就看到了結城明日奈眼中那簡直要殺人的目光。

「我什麼?」

「你…你覺得我們等一會做什麼好呢?」說完這句話,穗乃宇明顯感覺到了房間內的殺氣少了許多。

結城明日奈笑了笑:「去澀谷區那邊轉一轉吧。」

「澀谷區啊?好。」穗乃宇快讀的點了點頭,作為有著「年輕人之街」美稱的澀谷區,咖啡店、遊樂設施、飲食店多到爆炸,絕對是約會的好地方。

決定好了等會出去的地方,結城明日奈就去做飯去了,因為從穗乃宇早上八點多過來,到現在的中午兩點,已經過去了快六個小時了。

也就是說兩人已經維持剛才那個動作六個小時了!別說結城明日奈了,就是穗乃宇,也餓的不行了。

穗乃宇在結城明日奈的卧室里隨便看了看,沒過幾分鐘,就聽到了結城明日奈的聲音。

「穗乃宇,吃飯了~」

聽到結城明日奈的聲音,穗乃宇立馬的就走出了卧室,尋著結城明日奈的聲音到了廚房。

天婦羅大蝦,照燒雞,再加上一份味增湯。簡單的兩菜一湯,但香味卻讓穗乃宇食指大動。

結城明日奈很快就盛好了兩碗米飯,遞給了穗乃宇一碗之後,就坐了下來。

兩人開始享受著這一份簡單的溫馨。

穗乃宇可不是第一次吃結城明日奈做的飯,相反,吃的次數太多了,穗乃宇每天中午在學校的便當一直都是結城明日奈做的。不過這種熱乎乎的剛做好的還是第一次。

隨意的夾了一隻蝦,放進了嘴裡,穗乃宇感覺自己成了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

結城明日奈則是滿眼溫柔的看著穗乃宇,沒有什麼比看到自己喜歡的人如此喜歡自己做的料理更幸福的事了。

「明日奈,伯父伯母都幹嘛去了?」吃飯間,穗乃宇也在和結城明日奈閑聊著。

「哦,我爸他整天都忙得很,幾乎沒有幾天閑著的,這你應該知道。」結城明日奈眼中有著一絲無奈。

穗乃宇點了點頭,結城彰三,結城明日奈的父親,大型電子用品製造商「RECT」的CEO,忙得很,自己當然是知道的。

「我媽啊,她是東大的經濟學教授,也是一個大忙人。」結城明日奈繼續說道,「至於我哥?他被爸爸要求繼承家業,每天都和爸爸在一起的。就連好不容易搶到的那個用來玩遊戲的頭盔「NERvGear」,一次都沒機會玩就扔給我了。」

結城明日奈的情緒明顯低落了不少,穗乃宇也只好連忙切換話題哄結城明日奈開心。

相比於結城明日奈,穗乃宇家可就完全是另一個極端了,因為父母就是在經營和菓子店,天天都在家裡不怎麼出門,想一天不見到都難。

吃完飯,穗乃宇就和結城明日奈愉快的前往了澀谷區,沒有多想,二人先是去了代代木公園,今天是三月二十六,霓虹的櫻花已經基本都開放了,代代木公園這種著名的賞櫻地方怎麼能不去呢?

櫻花盛開著,代代木公園彷彿是櫻花的天堂,一顆顆櫻花樹將天空變成了粉色,一瓣瓣櫻花也在緩緩飄落,整個世界除了粉色還是粉色。身邊的行人很多,吵吵鬧鬧的,笑聲此起彼伏,與平日里壓抑的霓虹完全不同。

牽著結城明日奈的手,穗乃宇覺得整個世界都不一樣了。

或許是被櫻花改變了心境,結城明日奈在二人攜手走了一會之後就拉著穗乃宇回到了自己的家裡。

關上自己閨房的門,並順手反鎖之後,結城明日奈就在穗乃宇面前露出了自己聖潔的酮體。

郎情妾意,一切水到渠成。

從此不離不棄,生死相依。

。 「嗯?」

林衛眉頭緊皺,臉上露出茫然之色,他一直都認為,自己的天賦很差,他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全靠骷髏復生術的幫助,讓他得到了大量的修鍊資源,而他的修為,也基本是靠丹藥之類的寶物,堆積上來的。

然而,當他此刻看到這測靈柱上的情況,卻是有些不敢置信,就目前而言,他的天賦,就已經達到了八品,而且,測試還在繼續,他的真正天賦,可能會達到九品。

至於十品神級天賦,林衛連想都沒有想過,根據碑靈給他的信息之中,對於神級天賦,有着很高的評價,神級天賦,在億萬人之中,也難得出現一個,因為神級天賦,是有希望成神的。

「嗡嗡嗡……!」

林衛面前的測靈柱,突然發出了強烈的震動,整根測靈柱,都變成了深紫色,一絲絲電光交織遊走,林衛急忙抬頭看去,面色頓時一喜,原來在林衛思索之際,第九道凹槽,也已經被紫色光芒填滿,如此一來,便可以肯定,他的天賦,乃是僅次於神級天賦的天階上品天賦。

「嗯?什麼情況?」

就在林衛一臉的心滿意足,以為測試已經結束,準備把手收回的時候,卻突然發現,自己的手,彷彿黏在了測靈柱上面,紋絲不動,這讓他不由得想起來,之前碰觸那金色石碑的一幕。

對此,林衛雖然心中疑惑,但沒有驚慌,片刻之後,臉上露出了恍然之色,因為他發現,測靈柱的光芒,並沒有消失,反而變得更加濃郁,而那第十道凹槽,也已經有一絲紫光湧入。

「這……」看到這一幕,林衛嘴唇頓時哆嗦了起來,臉上露出一抹見鬼的模樣。

「難道是因為冥老的那枚神格碎片?」林衛看着,已經被紫色光芒,覆蓋了十分之一左右的第十道凹槽,心中突然浮現一抹古怪的念頭。

這測靈柱畢竟只是死物,或許是把那枚神格碎片,當成了林衛的東西,因為這神格,本就是神的東西,自然而然的,被這測靈柱認為他擁有神級的天賦,但只有林衛知道,這神格碎片,並不屬於自己,就算他想,但也要看冥老同不同意了。

「嗖!」「嗖!」「嗖!」「嗖!」

就在林衛關注著測靈柱變化的時候,一連四道劃破空氣的聲音,從他的後方,先後襲來。

「嗯?」

聽到動靜,林衛急忙轉頭看向身後,卻是發現,四道獸影朝着他所在的方向襲來,分別是兩龍、一牛,還有一狐,而這四隻魔獸身上,都馱著一個人,這四人,林衛自然是認識的。

「哈哈!小子,快把你手中的寶物交出來。」說話之人,卻是那騎着大地牤牛的宗瑞,他根本沒有細看,被直接對林衛開口索要那測靈柱,以為是林衛找到的寶貝。

因為這測靈柱,此刻光芒四射,看起來十分不凡,在宗瑞想來,應該是什麼了不起的寶貝。

聽到宗瑞的話,林衛臉上浮現一抹鄙夷之色,卻是連話都懶得跟對方說一句。

「小子你找死,老子跟你說話呢!你耳朵聾了。」見到林衛沒有搭理自己,宗瑞心中感覺十分不爽,臉上浮現怒色,他本就一肚子的火,正愁找不到人出氣呢!

「咳咳!宗兄!你先看看周圍吧!」林觀天突然輕咳了兩聲,看向宗瑞的目光之中,帶着一抹古怪之意。

「什麼?」宗瑞原本還想着,是否要對林衛出手,聽到林觀天的話,再看到對方的眼神,頓時皺眉看向四周,隨後他臉上的表情,頓時一僵,眼神變得有些茫然。

片刻之後,宗瑞才嘴角抽搐了一下,臉上浮現一抹尷尬之色,因為他看到,周圍除了倒塌的石柱,還有不少石柱聳立,每一根石柱,都跟林衛面前的石柱,十分相似,除了沒有那紫色的光芒。

很明顯,這些石柱跟林衛面前的石柱,是一模一樣的,而這些石柱的數量很多,顯然不是什麼寶物,甚至有可能都不值錢。

「這些石柱,應該是用來測試天賦的……」林觀天看到宗瑞的面色,一陣青一陣白的,卻是聳了聳肩,緩緩的說道。

「額!」聽到林觀天的話,宗瑞越發尷尬了,而後好像突然想到什麼,頓時再次把目光投向林衛,一副怒氣沖沖的表情,大聲呵斥道:「混賬東西!你是故意的是不是?不去找寶物,擺弄這些破石柱干屁啊!」

「狗拿耗子,多管閑事,我要做什麼,跟你有關係嗎?我就算在這裏睡覺,也用不着你操心。」聽到宗瑞的話,林衛心中也是十分的不爽,如果不是身體動不了,他都像直接給對方兩個大嘴巴子。

「混賬東西!以為自己有點實力,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本來還打算看在林觀天的面子上,不打算跟你計較,既然你自己作死,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聽到林衛居然當着眾人的面,罵他是狗,宗瑞面色瞬間變得通紅,一股殺氣散發出來,語氣冰冷的說道。

「我們走!」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