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北靈陽暗暗祈禱,符文之術驅動,不靠戰氣與氣血,只有靠心靈的強橫,才能催動符文之術,爆發出真正的威力。心靈越強,符術就越恐怖!

2021-02-03By 0 Comments

“再來,青雷攻擊,給我殺!”

刀鋒庫裏大吼,它也是小定的心靈境界,一催動心靈,立馬勾動青光雷符,那青光雷符閃爍幾下,幾道恐怖的青色雷霆,憑空出現,上面隱隱傳來天地的鎮壓,那是天劫大勢,是所有攻擊雷符,必須勾動大勢。

符文之術,無在乎就是借鑑天地大勢,展現何種神通。

五道雷霆,均長一米左右,食指粗細,彎曲如同青蛇,嘩的閃電般轟來,空中突起沉悶的雷聲,就在耳邊炸起,不絕於耳。

“陰陽變化,卸力之道,給我破。”

北靈陽雙手探出,舞弄風雲,顛倒天地,易轉乾坤,一手極致之陰,一手極致之陽,陰陽變化,綿綿不絕。

這是北靈陽從神技日月神王拳中的第一拳大成時,領悟出來的陰陽變化之道,陰陽不停變化,卸力無敵,把大雪球慢慢磨,直至化成一灘水!

雙手探出,北靈陽接下了五道青色雷霆,一入手,他立馬後退百步,雙手如同機器,畫出了一道道虛影,明顯是運動到了極致產生的。

一股股力量被北靈陽接引到手中,順着自己強悍的身體,導入大地,雖然每次只吸收一點力量,但北靈陽也是臉色蒼白,兩手顫抖,顯然並不好受。

這力量之中,有強大的雷霆之力,還有天地大勢,其中的兩種力量,把他震的手臂痠麻,雷霆灼體,更是疼痛。

北靈陽咬緊牙關,雙手陰陽變化,卸力無敵,不多時,他再次接下了青雷攻擊,除了他的手有些顫抖,臉有些蒼白,額頭有些冷汗之外,並無什麼大礙。

“你的實力超出了我的想象,告訴你吧,我的心靈力量是8,催動青光雷符,爆發出來的威力,那怕是淬骨中期都不好受,更何況是你,你束手就擒,乖乖跟我走,回到族中,把你的祕密吐露出來,倒有活命的機會!”

刀鋒庫裏此刻得意揚揚的說,剛纔它如同死狗一樣,被北靈陽轟飛,吐血不止,而現在,他卻成了主宰北靈陽命運的人。

“一個青光雷符,就能讓我屈服嗎?哈哈,你太天真了,果然,只有靠這些外物,你們才能耍耍屬於我們天才的威風。”

北靈陽哈哈大笑,一言一語如同尖刀,直刺刀鋒庫裏的心,刀鋒庫裏這種人,最煩的就是北靈陽這種耀眼的天才,和他們在一起,它們就是襯托紅花的綠葉,拱衛日月的星辰。所以天才二字,是它們永遠的弱點。

“是嗎?哈哈,那就讓我來享受一下,虐殺天才的快感吧。”刀鋒庫裏亦是瘋狂的說道,它的臂刀那裏,青色的雷霆再次匯聚,恐怖的波動遠甚之前,只見一道更大的青雷,忽的在空中成型,足有三米長,兒臂粗,上面的氣機恐怖,神威駭人。

“虐殺?哈哈,你沒機會了,現在接受我的死亡審判吧。”

北靈陽高傲的大笑,他的雙眼,銀芒光輝忽的匯聚成一道光束,能射出三寸遠,實爲駭人,金光銀芒,日月神王。

“死來!”北靈陽大吼一聲,一時間,天地風雲劇變。

ps:求花求收藏。

聯賽期間,請大家投一張貴賓,點一下頂踩支持太子,爭取讓本書殺到前百,主宰聯賽。拜謝了, 刀鋒庫裏在歇斯底里中爆發,瘋狂的催動自己的心靈力量,它的臂刀嗡嗡的震動後,在空中凝聚出了一道三米長,手臂粗如同猙獰巨蛇的青雷。

青雷上光芒閃爍不斷,不時的有寒星飄出爆炸,一點寒星炸碎,就如同一個劫數降臨,恐怖無比。上面聚集滿了大劫的氣息,或悲慘或濃烈,周圍的天地大勢匯聚,達到了頂峯,這是青光雷符的最強一擊。

感受到這慘烈的悲壯氣息,大劫將來,可是北靈陽卻一點兒也不慌,籠罩在黃金神輝中的他,仍然自我的大笑,道盡了無畏,說盡了逍遙。

“死到臨頭了還如此,哼!”刀鋒庫裏看到狂笑的北靈陽,心中升起怒火,怒火此刻一點,就徹底的爆發了。狂吼一句:“我要你的命”。之後它就舉起了自己的臂刀,那青雷隨之舞動,刀鋒庫裏指那點,青雷就移動到那裏,如臂御使。

“不見棺材不落淚,今天就讓你看一下,垃圾永遠是垃圾。”

北靈陽不無猖狂的說到,他眼中的銀芒匯聚成璀璨水晶一樣的光束,灼灼逼人,延伸出去,足有三寸多長。目光之中,似乎有一輪巨大的圓月在鎮守,圓月之中,宮闕萬千。


“啊啊啊啊啊,該死,今天我一定要殺了你,證明你比垃圾還不如。”


刀鋒庫裏失控的大吼,顯然北靈陽一口一個垃圾,深深地刺痛了它的心。看着失控大發狂性的刀鋒庫裏,北靈陽嘴角掠過一絲嘲諷的笑,不怕你不瘋,瘋了,纔好對付。

“日月聖歌,歌頌一切,歌聲所達,唯我獨尊。”

北靈陽張開雙手,似乎在懷抱空氣,懷抱日月,他口中傳出抑揚頓挫的歌聲,歌聲縹緲,如仙子低吟,如流水潺潺淌過,如黃鸝鳴叫。

歌聲一出,刀鋒庫裏立馬愣了,看着如同歌唱家一樣張開手,放聲歌唱的北靈陽,它疑惑非常,北靈陽這傢伙在幹什麼?死前唱歌?在不解中,北靈陽歌聲忽的一變。

原本婉轉低吟的歌聲,突然變得高昂起來,如同千軍萬馬奔騰而過,如同天鼓炸響,如同千米高的瀑布落下,發出轟隆聲,又如兇獸咆哮,震懾天地。

“唱屁啊,去死吧!”

刀鋒庫裏愣了一秒過後,忽然發狠的衝了過來,臂刀揚起,青雷猙獰,欲要擇人而噬。

“日月聖歌,不朽不滅,天地變化,陰陽轉輪,死!”

北靈陽再次大聲歌頌,他的心靈世界中,巨大的陰月高懸,釋放着銀輝,圓月之中,三千宮闕沉浮,若隱若現,只有十一座,在熾烈的發出自己的光芒,裏面的宮殿明亮到幾乎要燃燒起來一樣。

十一座宮殿,十一的心靈力量,經過半月的生死廝殺,經過剛纔是生死一線,北靈陽終於點亮了第十一座宮殿,把自己的心靈力量,提升到了十一。

日月聖歌,心靈攻擊手段,是日月神王體的標誌性技能,是心靈力量達到十一以後才能祭出的手段。

無形無影的心靈力量隨着歌聲的聲調,開始進攻,正在前進殺來的刀鋒庫裏,忽的一徵,面色蒼白,眼中空洞呆滯,如同癡呆人一樣。

那巨大而又猙獰的青雷,渾身的雷光忽的暗淡下去,從三米驟然變化,弱小到了一米,而且搖擺不定,隨時都有破滅的跡象。

在刀鋒庫裏的心靈世界中,一如的空蕩,不知邊際,黑漆漆的好似宇宙星空,在它的中心,卻有一柄通天的大刀,大刀紫金色,鋒芒與霸道共存,將周圍萬里照亮。

這是刀鋒族的冥想之法,《天刀煉心法》,是一門不錯的法門,隨時都散發刀氣淬鍊心靈,使之進化,不過比不得北靈陽的陰月,陰月直接勾動宇宙星空中,最強大的星辰至尊之一——太歲陰月。直接降下神力,日日淬鍊。

然而就在這時,刀鋒庫裏的心靈世界突然震動起來,紫金大刀都在搖晃,光芒也是明滅不定,不過很快,紫金大刀立馬釋放出一股股紫金刀氣,把波動鎮壓了下去。

萬里紫金光芒區域,突兀的出現了一羣人,足有數萬,他們個個手捧黑白聖書,沐浴金銀神輝,大聲的歌唱。一個又一個的音符從他們的口中吐出,化成千軍萬馬,化成咆哮巨獸,化成天兵天將,化成起舞仙子,化成滔天巨浪,無有窮盡,鋪天蓋地的,朝那紫金大刀衝去。

“這是什麼?滾阿,滾出我的心靈世界,否則我滅了你們。讓他們魂飛魄散,徹底消亡。”

紫金大刀忽然傳出刀鋒庫裏的聲音,他在大吼,在發瘋,它操控自己的大刀,激發一道又一道的紫金刀氣,不停的朝何種異象斬殺而去。

可是當紫金刀氣碰到那些萬種異象時,卻全部崩潰,化成紫金光芒散落,不堪抵擋,紫金刀氣,半點作用也沒有。

“心靈力量不達到十,根本無法攻擊,無法顯現出各種神奇異象,只能被動防禦,如你這本命刀氣一樣,你是無法阻止我的,接受我的死亡審判吧。”

古怪游記 ,有說不盡的威嚴,那是執掌天下,主宰八荒的神威,是天地君主,是宇宙之王。

一股波動突然在刀鋒庫裏的心靈世界炸開,一個巍峨如山的身影在它的心靈世界中顯露出來,這身影高約萬丈,有驚人的氣息傳遞出來,還有帝氣吞吐,身上金銀神輝流轉,如夢如幻!所有歌頌者,個個低頭讚頌他,信仰他,爲他歌唱,爲他死亡。

這是北靈陽的心靈投影,心靈力量在神境之前,根本無法在現實世界顯露出來,只有在心靈世界,才能露出真形,北靈陽此刻凝聚的,就是日月聖歌中,日月聖王的形體,果然威武霸氣,神威凜然。

“不,不,你纔是氣血大圓滿,心靈力量怎麼會這麼強大?這絕對超過了十,如此凝鍊的心靈力量,我族中的大定高手,二十以上的心靈力量,都沒有這般強悍。”

狗仔甜妻:暮少,別亂撩 ,它不相信這一切,一個氣血大圓滿的心靈力量,居然強悍如此,這就是天才?是它需要仰望的存在?

“你一定是太古遺種轉世,是遠古後裔重修,你不是人族,不是天才,我要殺了你”

刀鋒庫裏已經失去了理智,成了瘋魔,拼命的催動自己的紫金大刀,綻放無數光芒,一道光芒就算一道刀氣,那怕是被動防禦,是最簡單的攻擊,可是一經8的心靈力量激發,也夠恐怖。

“你的一切祕密,都要向我敞開,在我的面前,你只有毀滅!” 北靈陽化身成日月聖王,頭頂有古陽與陰月。腳下有數萬的歌頌者,他說話如同天之令,呵斥羣雄,駕馭天地。

他伸開自己的千丈大手,一掌壓下,如同一座金色的山巒,從天宮中落下,鎮壓紫金大刀。一掌落下,萬道刀氣都被輕鬆的毀滅,大手握住紫金大刀的刀柄,就要強行閱讀刀鋒庫裏的祕密,他需要知道青光雷符的凝鍊之術,需要知道刀鋒族出現在紫山星域的目的。

心靈力量發動,北靈陽開始閱讀刀鋒庫裏的記憶,它生活在一個大型部落,不弱於一個人族上等部落,裏面神魄境衆多,淬骨境更是氾濫,這是一個大的種族,數十萬的族人生活在一起,而這只是刀鋒族一個支族而已,跟人族的上等部落一樣,數不勝數。

接下來,北靈陽閱讀到了青光雷符的凝鍊之術,這是它們這一支族掌握的三大符文之術中的一個,是攻擊符術,威力巨大。

“不,不,我寧願自毀,也不讓你窺視我的記憶。爆爆爆,跟我一起毀滅吧。”

就在北靈陽準備搜索刀鋒庫裏來這裏的原因時,它忽然自爆了起來,北靈陽的心靈力量只高它三個單位,無法阻止它,待下去只會被自爆後產生的心靈風暴摧毀。

所以北靈陽果斷的放棄了繼續閱讀,瞬間消失,離開時的最後一眼,它看到了那柄巨大的紫金大刀忽的爆炸,一股如同颶風一樣的紫金風暴驟然成型,摧毀這個心靈世界。

外界,張開雙臂的北靈陽停止了吟唱,看向了刀鋒庫裏,此刻的它已經倒在了地上,七竅流血,臂刀上的符文,也消失不見,沒有心靈力量的支持,它自然無法繼續顯現。

“可惜,就差一點,就看到了它們入侵紫山星域的目的,不過模糊之間看到的‘天雨瀑傘’,跟這件事兒有什麼聯繫?不想了,最重要的是,青光雷符到手了。”

北靈陽無奈的搖搖頭,他剛纔全力催動心靈力量,如今已經耗去了8個單位,精神此刻一陣疲憊,有如針刺一般的疼痛。

“還好心靈力量恢復起來不難,一個下午就能恢復過來,現在找個地方,好好恢復,順便修煉青光雷符,否則精神疲憊,被某隻淬骨境兇獸殺了可就不值得了。”

北靈陽嘆了一口氣,看來回去的計劃又要耽誤了,不過也沒關係,反正那裏是如此的陌生,全族數十萬人,卻只有自己一人孤獨存在,回去不回去,於如今而言,已經不重要了。

“呵呵,小鬼不錯嘛,這等貧瘠之地,居然藏了一個絕世天才。”

就在北靈陽欲要重返那個一線天石洞修煉時,一道美麗動聽的女生,忽的在這片天地響了起來。


“能不能不這樣……每次都有神出鬼沒的人出現→_→,也不留點痕跡,拿點花花,拿點票票來多好。”

北靈陽略顯無奈,對於那些不投花不收藏不頂踩的人,他是無奈到了極點,有種侵入他們心靈世界,查看他們思想的衝動。

就在他發悶時,整個天地間,突然下起了花雨,如夢如幻,就像是天堂一樣,有如花之海洋。然而,天地之間,除卻漫天花雨,還有無數的大章,貴賓票落下,北靈陽咧嘴一笑,整個人忽的幸福暈了過去。

“好人阿,投花投貴賓的,我把神通【一柱擎天】傳給他!” “呵呵,小鬼不錯嘛,沒想到這等貧瘠之地,居然出了個絕世天才。”

就在北靈陽要重返一線天石洞修煉時,一道婉轉的女聲忽的在這片天地中響起,如同銀呤一樣清脆。

“誰?給我出來!”北靈陽眼睛陡然睜大,心靈力量快速的散發出去,把周圍方圓一百一十米全部覆蓋,可是卻什麼也沒有發現,他開始着急起來了,隱藏的人,可以輕鬆瞞過他,實力必然恐怖到了一個極點,可以輕鬆擊殺他。

“嘖嘖,心靈力量不錯嘛,居然達到了11,你才氣血境而已,就達到如此地步,恐怕不輸任何一個大州、古國的天才。”那道好聽的女聲,再次讚歎道,北靈陽虎目錚錚,環視周圍,此女的心靈力量太強大了,不僅屏蔽掉了北靈陽的心靈力量,還一眼窺破了他的實力。

“不用找了,我在這裏。”

一棵千丈的蒼天巨樹上,一個女孩坐在最低的一根虯曲樹枝上,她十七八左右,美麗不可方物,一身火紅色美麗鱗甲打造成的輕甲,輕便合身,爲她增添了一份颯爽的英氣。

北靈陽聞言擡頭看去,這女孩坐在樹枝上,搖晃着筆直修長的腿,其中的一雙火風雲靴,散發着天地大勢,狂暴如火,迅疾如風,這是一件有符文的寶具。

女孩頭髮紮成一條又一條的小辮子,垂在香肩,皮膚呈小麥色,散發一股狂野與英氣之美。

“好恐怖的力量,心靈更是如海一般,起碼是20以上,她才十七八歲阿,原木蒼生跟她比起來,簡直弱爆了!”

北靈陽看着這個擁有野性美的女孩,心頭一跳,這女孩子身上傳出的晦澀波動,就像是一頭強大的兇獸一樣,擁有磅礴的毀天滅地般的力量。

起碼是淬骨小圓滿,甚至是大圓滿之境。

而對方的心靈力量更是強橫,北靈陽根本查不出,只能模糊感應,大約在20以上。這是一個真正的天才,是一個人傑。

“你是誰?暗中偷窺可不是什麼好事!”

“我偷窺? 天才醫生在都市 ,我一直坐在上邊好不好?自己沒發現你還怪起我來了,以後被異族殺了,被兇獸吞了,是不是也要怪我阿?”

那女孩一聽,頓時不高興了,直接從百丈高的地方躍下,輕鬆落地,沒有半點聲音,她一邊朝北靈陽走過來,一邊氣呼呼的說。


“再說了,我追擊的獵物被你殺了,沒跟你要賠償,你就偷着樂吧,人小鬼大,還不是怕我動手,哼,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姐姐我會殺一個小孩子嗎?”

如炮彈一樣的話語讓北靈陽巨感無奈。

,額頭到處都是黑線,不過他也稍微放心了,這女孩看起來並無惡意,不會傷害他,而且貌似她還在追殺那幾個刀鋒異族。

“喂,小鬼,你叫什麼名字?是那個部落的?”

那女孩來到北靈陽的前面,伸手挑起北靈陽的下巴,輕佻的說道。

“放開我,問人名字之前,不應該先報上自己的來歷嗎?”北靈陽伸手拍掉了那女孩的手,他不喜歡被人調戲,而且這樣做,他有一種對不起原木靈兒的感覺。


“呵,有個性,不怕把我惹火了,兩巴掌抽死你?不過這麼俊朗,而且天資出衆,等你成年了,我就把你抓來,當我的男人,哈哈,如此天才才配的上我蟒虎熾雪。”

那叫蟒虎熾雪的女孩哈哈大笑,在北靈陽的愣眼不知情中,就成了她的未來男人。

“喂,不要瘋瘋癲癲的,我又不喜歡你,幹嘛做你的男人,我只想做靈兒姐…………哎呀,反正不會跟你走的。”

北靈陽不耐煩的說到,他才十二歲,距離成年還有三年,三年,靈兒姐姐那時會嫁人嗎?

“小鬼,我是蟒虎部落最天才的少女蟒虎熾雪,說吧,你是那個部落的,我去跟那什麼靈兒姐姐說,讓她把你讓給我。”

那女孩一雙墨玉的眼睛撲閃撲閃的甚是迷人,北靈陽沒想到她居然來自上等的蟒虎部落,蟒虎部落,可是管轄着原木部落的上等部落,實力渾厚,底蘊強大。非常人可以想象。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