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十分鐘又過去了…

2020-11-14By 0 Comments

飯香淡淡的散去…

向禕辰懵逼了,這小妮子不會吃飯不叫他吧?

什麼情況? 半小時前…

田七葵幫著七喵弄好了奶粉之後,便琢磨著晚上吃什麼。

可樂雞翅?宮保雞丁?糖醋排骨?

腦海中幾個葷菜不停的閃現輪迴。

「算了,還是煮麵吧!」聽著卧室里嘩嘩的水聲,田七葵將腦海中的排骨雞翅丟了出去…

根據她對作家大神們的了解,應該是不希望有別人打擾的,並且魚神昨晚經歷了『床榻了』這種事件,現在怕是要早點休息。

田七葵想到這裡,便理所當然的只做了一人份的炒麵,吃飽之後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與喵為樂。

聽著外面漸漸安靜下來的向禕辰,感覺到了人生受到了侮辱…

情急之下,他穿著一身松垮垮的睡衣,便走去了廚房。

果然…

廚房空無一人,只留下了淡淡的用餐過後的飯香。

這小妮子做飯竟然不叫他?

翻天了嗎?

向禕辰心思著,帶著有些微怒的心情,大步邁向了田七葵的房間。

「砰砰砰!」向禕辰絲毫沒有感情的敲起了房門。

房間內正在逗喵的田七葵不由得在床上慌了一下。

她將七喵放下,然後穿著粉嘟嘟的喵咪拖鞋,開了房門。

「我餓了!」開門的瞬間,迎面而來的是少女的馨香和糖果色的衝擊。

「啊?」田七葵有些懵逼,似乎現在仍然沒有習慣兩個住的她,一時的晃神。

「我這裡可以叫外賣…」田七葵隨口說了一句,估計這傢伙是不知道地址嗎?

不對啊,剛開始過來的時候,不是很清楚嗎?

「我不吃外賣,你做給我吃。」

向禕辰說完,不等她拒絕,便直接伸出手來,將她從卧室里拎了出來,直接丟進了廚房。

這一切似乎來的太突然了,田七葵還沒有反應過來。

總編和魚神是什麼情況?

為什麼一言不合就喜歡「拎人」?

她怎麼說也是一個一米多高的妙齡少女,這麼拎來拎去的,合適嗎?

田七葵嘴裡嘀咕著,動作上卻還是屈服的打開冰箱,準備食材。

「您吃什麼?」田七葵做了一會心裡建設,然後掛上自認為專業的服務性笑容,問道。

「隨便,我不挑食。」

向禕辰坐在沙發上,隨手拿起茶几上的雜誌,漫不經心的翻著,嘴上也不走心的回答著。

「煮麵可以嗎?」看著一個眼神都沒有留給自己的向禕辰,田七葵按捺住心中的不爽,繼續追問道。

「嗯。」向禕辰輕嗯了一聲,眉毛蹙了一下,有些厭煩。

「哦。」田七葵自覺也是有脾氣的人,你嗯,我就哦,怎麼樣,不高興來咬我啊!!

田七葵『哦』了一聲之後,便轉身回到廚房。

向禕辰聽到廚房裡傳來聲響,便回到房間,換了一件保守一些的家居服。

十分鐘后…

田七葵和向禕辰對坐在餐桌前。

看著一碗綠油油的蔥花蛋面…

向禕辰眉頭緊蹙。

「魚神,快吃吧,面放久了就不好吃了。」田七葵輕聲提醒道。

這是她第一次做飯給除了自己以外的人吃,她迫切想聽到對方真實的評價。 「我不吃蔥…」向禕辰沒有拾起筷子,而是將碗向反方向推了推,繼續說道:「重新再去煮一碗不放蔥的面吧!」

向禕辰說的坦然,好像剛剛那個說不挑食的人並不是自己一樣。

「湊合吃一下吧…不要浪費糧食。」田七葵的笑容收起,明明說不挑食,現在又不吃蔥了,是鬧哪樣?

向禕辰沒有說話,也沒有拾起筷子,只是盯著田七葵,一言不發。

半分鐘過去了…

一分鐘過去了…

不知道為什麼,田七葵莫名覺得整個房間的溫度好像莫名降了幾度,坐在餐桌前的她,不由得抖了抖身體…

「番茄蛋面可以嗎?」田七葵慫了,站起身來,將那邊蔥花面端了起來,開口詢問道。

「嗯。番茄要去皮。」向禕辰說完,便一同起身,獨自走回房間。

好生氣,怎麼辦!!

田七葵握著手裡盛著湯麵的陶瓷碗,真的有扔出去扣在他身上的衝動!

但是貧窮,讓她收回了憤怒。

她不能惹怒金主,工作重要。

田七葵不停的叮囑自己,她要珍惜工作,她還有七喵要養!

心思著,便去了廚房,按照向禕辰的要求,做了一碗香噴噴的番茄蛋面。

也不知道向禕辰的鼻子是怎麼長得,田七葵剛剛將番茄蛋面放到桌上,卧室的門就打開了。

向禕辰拿著幾張紙走到了餐桌前,看了一眼黃油油的面,然後將手裡的東西遞給了田七葵。

「這是什麼?」田七葵接過文件,不解的問道。

向禕辰沒有說話,而是坐下來,拾起筷子,夾了個雞蛋嘗了嘗。

香嫩可口,味蕾的上的衝擊,讓向禕辰的心情好了幾分。

但是站在一旁的田七葵卻沒有他的好心情。

她皺著眉頭,將文件打開,《專屬編輯服務協議》八個字沖入眼帘。

她沒有說話,而是仔細看著裡面的條款。

甲方:池魚

乙方:田七葵

條款:

1、乙方在任職專屬編輯期間內,需無條件服從甲方的工作及生活上的安排。

2、在職期間,為保證工作進度,乙方需照顧甲方的衣食住行等生活需求。

3、乙方需無條件滿足甲方提出其他合理要求。

???

田七葵一臉懵逼的看著這一式兩份的所謂協議,完全是霸王條款,傻子才簽。

「沒問題的話,就簽上名字,我們的合作關係正式生效。」

向禕辰用紙巾擦了擦嘴,繼續說道:「以後,白天的時間,你可以繼續在雜誌社做你的編輯工作,但是我需要你的時候,你要隨叫隨到。我為主,雜誌社的工作為次要。」

向禕辰一邊說,一邊抬眸望著臉色泛紅的女孩,不知是氣的,還是羞的,紅到了脖頸。

「那個,魚神…」田七葵的聲音有些軟,即使是生氣,卻也顯得沒有什麼氣勢。

「嗯?」向禕辰上揚的嘴角,似笑非笑的看著眼前的獵物。

「這份協議,我不懂。」

「不懂?呵呵!」

向禕辰笑了笑,田七葵一時間的愣神,為什麼大神笑的這麼好看。

等等這不是重點好嗎…

「田小姐,作為一個雜誌社的編輯,連基本的文字組句都看不懂了嗎?那我可能要懷疑,是否要和你們雜誌社繼續合作了。」

向禕辰說著,便起身準備回房間。 「等一下!」田七葵不明所以,看著向禕辰走向卧室的方向,不由得開口制止道,「那個,這個條款可不可以再商量一下!」

田七葵的聲音不再像之前那樣的強勢。

「嗯?」向禕辰依舊一個嗯字,似乎代替了所有的回答。

「如果田小姐對條款有異議,可以和你的總編談,因為你被指定為專屬編輯的時候,在我面前,你已經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了。」

向禕辰說完,便直接回到了卧室,扔下一臉懵逼的田七葵,有些不知所措。

事情為什麼會發展成這樣?

田七葵並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呀?

大神的專屬編輯,這是雜誌社內很多前輩夢想的職位,她被總編欽點,應該高興,但是現在,為什麼覺得和預想有點不一樣?

額…

豈止是不一樣,簡直糟透了!!!

「叮!」田七葵感覺滿腔怒火無處發泄的時候,手機卻不合時宜的響了。

她拿出手機,發現是企業郵箱的一封郵件。

調薪通知:

田七葵小姐,從即日起,您的薪資調整為******元整,感謝您對N.X雜誌社的付出。

田七葵點開郵件的手,有些顫抖,她再一次確認著工資單上的數字,個十百千萬…

天啊,經過這次調薪,她竟然月薪過萬了!!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遍又一遍的確認著。

「所以,田小姐,對你的工作,是否還有異議?」

不知道什麼時候,餐廳再次傳來的向禕辰的聲音,田七葵緩過神來,看著向禕辰依靠著門口,嘴角淺笑,好像早就知道自己調薪郵件的事情。

「嗯?」向禕辰今天對著她『嗯』了三四次了,每一次都充滿著誘惑。

「沒問題,沒問題,一切以魚神大大為先。」田七葵由衷的露出了狗腿的笑容。

月薪過萬,月薪過萬,這麼多錢,她要怎麼花才好!

向禕辰並沒有表現出意外或者驚喜,而是眼神看了看桌上的那份協議,似乎再說,『沒問題還不簽?』

「好的,馬上籤!」田七葵沉浸在月薪過萬的喜悅中,不假思索的在『賣身契』上籤下了自己的名字。

簽字完畢,等田七葵抬起頭時,發現向禕辰已經站在她的面前,並且飛快的將已經簽好名字的協議拿在了手裡。

「明天早餐,中式。」說完之後,便再次回到了房間。

田七葵不惱怒,將碗筷洗好后,便興高采烈的回到房間去。

她拿出手機,和閨蜜們分享起來今天的奇幻經歷。

她點開微信的群聊『損友聚集地』,興奮的發著消息。

向日葵:小夥伴們,我加薪啦!【傲嬌臉.jpg】

石頭:這才幾點?七葵就開始做夢了?

向日葵:滾蛋!努力工作,我是認真的!

田七葵發完這條,還將調薪通知的見郵件截圖發到了群里,但是將具體的數字打了馬賽克。

石頭:….七葵的打碼技術感人,一個數字都看不出來!【吐血臉.jpg】

一年年:什麼情況?不是還在實習期嗎?怎麼會調薪?【疑惑臉.jpg】

石頭:對啊!不會被潛規則了吧?【幸災樂禍.jpg】

向日葵:@石頭,滾蛋。@一年年,崗位上做了調整,所以總編加了工資。

一年年:原來是這樣!看著打碼的長度,估計的有五位數了吧!

石頭:我去!!真假?五位數了?憑什麼啊?大家都是一起實習的人,我還在最低工資徘徊,七葵竟然已經飛升了?

向日葵:@一年年,周末出來吃飯!@石頭,不帶你!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