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千千 劉伯溫雖然很不爽南風瑾竟然提前離席,但是也知道南風瑾就是這種性格。

2022-02-08By 0 Comments

顧如玖聽到吐槽,真的是忍不住笑。

南風瑾十分隱晦的無奈的看了一眼小玖玖,天底下也就這個小丫頭膽子最大了,竟然敢嘲笑自己,偏偏自己甘之如飴,一點也不生氣。

隨著南風瑾的離開,現場現實冷寂了一瞬之間,很快又恢復了熱鬧。

夢倩倩的眼神追隨著南風瑾身影的消失,想到自己今天大膽的計劃,手心都忍不住冒出汗水。

也不知道是激動還是害怕,使得她感覺十分的興奮。

「南風瑾就這麼走了,沒問題吧?」

顧如玖發現自己還是忍不住擔心。

「小丫頭小小年紀,就不要操心那麼多了,讓閎衍去管他吧。我看下面那些孩子倒是挺熱鬧的。走,我們去湊個熱鬧。」

火舞簡直比顧如玖都興奮,性格本身就熱情如火的火舞,自然是非常喜歡這樣的熱鬧。

顧如玖看到閎衍悄然退席,也就放下了心中的擔憂,其實顧如玖也知道自己就是瞎擔心,以南風瑾的性格,十個夢倩倩可能也傷害不到他。

「玖玖師妹,你終於捨得下來了?」

沒想到剛下來,顏昔就調侃顧如玖。「師妹師妹,你這樣我可是要罰你酒的啊。」

容澈在一旁笑的溫和,竟然不去阻攔顏昔的胡鬧,就連身旁的肖逸寧都面無表情的看過來了。

顧如玖忍不住嘴角直抽抽,師兄們有沒有搞錯哦,看她這個小身板,她才十歲誒,你們是不是也太兇殘了啊。

不過,為什麼連一向愛護顧如玖的大師兄容澈都沒說什麼,是因為今天準備的酒水也有小孩子的身體可以承受的。

畢竟修鍊者的身體本就比普通人要強上很多,這種比較果酒,就算是小孩子也是可以喝的。

「玖玖呀,誰讓你剛才不在了,就連我都沒跑了,別說是你了,不過這個酒還是很好喝的哦。」

從旁邊一下子冒出來的是韓寶兒,看樣子她也是喝了點,此刻平時看起來就紅撲撲的小臉蛋更加的紅潤,看起來十分的可愛,看得出來已經是帶了幾分的微醺。

「寶兒,看不出來你的酒量還挺好。」

「玖玖你別想跑,你快來喝一杯!」

韓寶兒已經徹底喝嗨了,看見顧如玖就更加的興奮,非要跟顧如玖好好的喝一杯。

顧如玖真的是哭笑不得,但是看到眼前的一群朋友,你在笑我在鬧,卻覺得心中格外的溫暖,大概上輩子孤寂的她,來到這個世界最好的禮物,就是收穫了彌足珍貴的親情,友情和……愛情吧。

顧如玖竟然感覺到心中十足的充實和開心。

「好!今天我跟你不醉不歸!」

顧如玖露出笑容。

大師兄容澈寵溺的看著自己的師妹,還是忍不住囑咐一句。

「要適可而止啊,不要喝多了。」

「放心吧,大師兄。」

顧如玖對著容澈大師兄笑的燦爛,一時之間兩個人之間親昵的對話和完全敞開心扉的笑容,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葉旭沒管鄒亦荷的反應,上前垂眸看着貝瑤紅潤的臉頰,伸手碰了下,「喝多少了?」

「不多,一點點。」貝瑤用手指比劃了下。

鄒亦荷:???

「你們……」她用眼神試問貝瑤。

貝瑤朝她眨了眨眼,並未否認。

鄒亦荷壓住心底的震驚,好傢夥,果然貝瑤一回來,就沒其他人什麼事兒了。

「行了,別堵在這兒了,走吧。」周淮琛走過來說,又不忘詢問身邊的馮希嬈:「你腿還好吧?」

「還好,沒那麼疼了。」馮希嬈聲音柔柔回答。

鄒亦荷聽到這,不冷不熱的掃了眼馮希嬈。

「你能鬆開她嗎?」葉旭沉沉的聲音在這時響起。

聞言,鄒亦荷嚇得立即撒了手,心裏一陣發怵。以前對葉旭的那點愛慕,早變成了恐懼,尤其是貝瑤離開后,那段時間裏的葉旭,脾氣陰晴不定的比現在恐怖一萬倍。

曾經喜歡的人變成自己敬畏的對象,恐怕也只有她了…

「葉旭,我和她好久沒見面了,就想說說話而已。」貝瑤擰眉說。

「那我和你一起。」葉旭站在她身邊拉住她。

鄒亦荷:……要不要這樣呢,她又不會搶走貝瑤。

轉變場地后,不像在吃晚餐那樣約束,所以誰和誰坐在一起,大家根本就不會去在意。

室內的燈光效果轉變,音樂與人聲混雜,喧嘩熱鬧。

直到等眾人開始玩起遊戲,氣氛變得又不一樣。

有人輸了,大家紛紛想着如何懲罰。

不知是誰,再度提起當初畢業聚餐那會兒玩遊戲輸了后的懲罰,輸家要做贏家的一日女友或者男友。

在場大多是單身,對這個提議倒也沒有意見,畢竟娛樂大過天。

葉旭聽了后,沒有什麼情緒,像是根本就已經忘記自己曾經也是這個遊戲的當事人。

他沒注意到的是身邊的貝瑤逐漸僵掉的笑容。

這時,馮希嬈忽然說:「我就不參加這個遊戲了。」

「對哦,我都忘記了,咱們這些人裏面,應該就只有希嬈和葉旭不是單身吧。」

馮希嬈愣了愣,「額……」

「那就希嬈和葉旭不計入這個懲罰環節,直接改其他的……」那人徑直開口。

就在大家準備附議時,葉旭驀地發話了。

「她也不參加。」葉旭指了指身邊的貝瑤,手順勢搭在貝瑤背後的椅子上,距離幾乎可以直接將她圈進自己懷裏。

話落,大家錯愕著,後知後覺反應過來一個問題。

馮希嬈竟然沒有坐在葉旭身邊,兩人互動都少。

但貝瑤卻一直和葉旭坐在一起…

一個猜測在大家心裏落定,可沒有人敢問一句:你們什麼時候和好了?

只是,很快從葉旭看貝瑤的眼神里,足以說明一些。因為只有在看着貝瑤的時候,他眸光是明亮而炙熱的。

好傢夥…關係好亂。

他們一致認為的想法是,馮希嬈從『現女友』變成『前女友』,貝瑤從前前女友變成了現女友…

「這懲罰還不如喝酒來得實在,李喬你要是想找女朋友老子回頭給你介紹,別整這有的沒的…」周淮琛打破僵局。

「好嘞好嘞。」

順利結束幾輪遊戲,剛才的事情彷彿已經被遺忘。

休息的時候,葉旭出去接電話了。

等他一走,立刻有人過來問:「貝瑤,剛才你怎麼不說你和葉旭和好了啊?」

「你們沒問,我幹嘛要說?」貝瑤淺笑回答。。 迷迷糊糊中,慕容笙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床頂裝飾奢華,是他從所未見的。

他仍覺全身酸痛,掙扎著翻起身來,見一個侍女正在擦花瓶。

房內乾淨整潔,古董玩物不少,靠牆是一排書架,擺滿了書籍。

侍女轉身的時候看到了她,忙小碎步跑了過來,扶住他,「公子,您終於醒了。」

「我這是在哪兒?」慕容笙問。

「這裡是八皇子的書房。您和公主尚未成親,讓您住碧水寒煙宮不合適。可是把你安排在別處公主又不放心,為消除公主的擔憂,八皇子便讓把你安排在這裡。」

趙元豐對趙漠煙非常疼愛,專門為她蓋了一座宮殿,命名為碧水寒煙宮。

侍女扶著他坐到了書桌旁,繼續說道:「九公子,您已經昏睡三天了,公主都快急死了,她一直在這裡伺候您,眼睛都熬紅了,就剛才八皇子才勸她回去歇著……」

慕容笙猛然醒悟,驚問道:「你喊我什麼,九公子?」

「對啊,八皇子專門吩咐的,等您和公主真正舉行過盛典才能喊您駙馬爺。」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你們怎麼知道我姓九?」慕容笙暗想一定是自己的身份泄露了,否則趙漠煙也不會傻到伺候他三天三夜。由此可見,趙漠煙真的是對他動情了,從十年前就開始了。

「哦,您說這事啊。八皇子和公主都喊您九月笙,我們便喊您九公子了。不過後來我聽說啊,您開始並不是姓九,而是複姓慕容。」

「我昏睡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快把你聽到的都告訴我。」

「這個……公子,我們做下人的不敢亂說話,否則傳出去小命不保。」侍女面現難色。

「沒事,有我罩著你誰也不敢把你怎樣,等我當了駙馬就把你帶在身邊,包你榮華富貴享之不盡。」不知不覺中,慕容笙也被醜惡的世俗玷污,虛情假意的承諾說得頭頭是道。

「多謝駙馬爺,那您可記住了,我叫杏兒。」侍女大喜,這才將事情的原委道出來。

三日前,慕容笙力敵群雄,拔得頭籌,不過在受封前昏倒了。

皇帝趙元豐以慕容笙體質差為由,說他難堪駙馬大任,有辱皇家聲譽,便要吩咐人將他攆出宮去。

「哎,他在說話,他的嘴在動。」有人指著慕容笙說。

「去聽聽他在說什麼。」趙元豐安排道。

太監總管俯身貼耳到慕容笙的嘴邊一聽,起身說:「回皇上,他說他叫九月笙,他要找雒陽。」

「九月笙?九月笙……對,是你,沒錯,就是你,你的眼神……」趙漠煙當時就懵了,疾步向下奔去。

她險些被鳳袍絆倒,多虧趙護印跟在一旁將她扶住。

「九月笙,你快醒醒!」趙漠煙俯身趴在了慕容笙身上,使勁搖晃他,同時對趙元豐喊道,「父皇,不能攆他走,兒臣就要他做駙馬。」

「這麼個半死不活的病秧子怎麼做得來駙馬,天下的男子難道死絕了嗎?你想讓全天下人都恥笑朕嗎?」趙元豐斥道。

「不,兒臣此生非九月笙不嫁。」趙漠煙固執道。

正當他二人僵持不下之際,趙護印為慕容笙按了一下脈搏,回道:「父皇,這小子還沒死,不如等他醒過來咱們再從長計議。」

趙元豐知道拗不過趙漠煙,只好應了下來。

駙馬之選不歡而散,原本安排的酒宴都取消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