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卓嘎和周瞳兩人依次鑽進冰縫中,不過老人卻還是一動不動的站在外面。

2020-11-02By 0 Comments

“老人家,您不走麼?”周瞳看着老人的神情,雖然心中已經有了答案,但還是問道。

老人果然只是揮揮手,催促他們快走,對於他自己而言,還有未完成的責任。

周瞳和卓嘎見老人神情堅決,知道多說無用,現在能做的就是把“六道舍利”安全的送到拉薩。

老人看他們下到冰縫的深處,這才用手擊碎縫隙上面的積雪,把縫隙填埋得嚴嚴實實。

他轉過身來,遠處山谷入口密密麻麻的密教信徒蜂擁而入…… 在拉薩市第一醫院裏,常寧**着身體,躺在一臺冰冷的儀器之上。比·奇·中·文·網·四周閃爍着五顏六色的燈光,還有儀器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音,讓她不免顯得有些緊張。

“請放鬆,深呼吸,閉上眼睛……”醫生通過麥克風,向常寧傳達着指令,其他書友正在看:。

嚴詠潔和陳思國也靜靜的守候在操作室內,他們已經安排常寧做了多項檢查,但依舊毫無發現,而現在這家醫院的光射線皮膚檢測儀,是他們最後的希望。

常寧閉上了眼睛,身體下的傳送裝置緩慢啓動,把她送進一個封閉式的環狀儀器中,。

操作室內的計算機屏幕上,不斷跳動的線條和數據,也讓所有人的心跟着起伏。

十分鐘過後,常寧再次被傳送帶送出儀器,操作室的電腦上,出現了完整的掃描圖。

“醫生,檢查結果怎麼樣?”嚴詠潔問道。

“一切正常,她的皮膚很好,沒有發現什麼問題。”醫生看了一眼掃描圖,非常肯定的說道。

嚴詠潔和陳思國聞言,默默走出了操作室。

“是不是我們的推斷有誤?”嚴詠潔有些失望的說道。

陳思國保持沉默,只是從眼神中可以看出他還在苦苦思索着什麼。

這個時候常寧已經換好衣服,從檢測室裏走了出來。

“怎麼樣?有發現嗎?”她急切地問道。

嚴詠潔和陳思國苦笑着搖了搖頭。

“今天也折騰了了一天,我先送你回去休息吧。”嚴詠潔上前挽住常寧的胳膊。

“有你送她,我也放心,我還有點事要處理,先走一步。”陳思國說完,就急匆匆的離開了醫院。

嚴詠潔陪着常寧一路慢慢往暫住的酒店走去,兩個人都各有心事,竟然一句話都沒有說。

直到走到酒店門口,常寧才忽然抓住嚴詠潔的手,欲言又止。

“常寧,你還信不過我嗎?”嚴詠潔坦誠的看着她。

“不是……當然不是……”常寧這個心理學專家,自己的心理反而被嚴詠潔看了個通透,臉色有些尷尬,“有件事情,我覺得有必要告訴你們。”

常寧說完,拉着嚴詠潔進了自己的房間。

她關好房門,深吸了一口氣,才說道:“樑小武失蹤之前,從證物裏拿走了一幅唐卡,這幅唐卡是在噶爾東讚的死亡現場發現的,不過很奇怪的是,我們多番驗證,這只是一幅普通唐卡,不知道爲什麼樑小武會拿走它?”

“我非常瞭解樑小武,他一向嚴守紀律,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你確定嗎?”在嚴詠潔的印象裏,這個小師弟靦腆熱誠,對工作認真負責,從沒有幹過什麼出格的事情。

常寧點點頭,說道:“證物室裏有監控錄像,樑小武從那裏拿走唐卡後,就再沒有出現。”

“如果真是這樣,看來他被殺,不僅僅只是爲了引我和周瞳現身,還應該和這幅唐卡有重要的關係。”嚴詠潔覺得整個事情越來越超出原先的估計,“這麼重要的線索,你們爲什麼不早點說?”

“我們擔心會影響樑小武的聲譽,他人都走了……”常寧有些尷尬的說道。

“這件事情我會繼續跟進調查,你先休息吧。”嚴詠潔心裏還擔憂着周瞳,原本應該早就出現的他,怎麼又突然失蹤了呢?她決定放下手頭的事情,先去找周瞳。 嚴詠潔走後,常寧換了衣服,躺到了牀上,她太累了,沒過一會兒,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她突然被一陣風聲吵醒。

她睜開眼睛,原本關着的窗戶竟然被風吹開了,窗簾也被寒風撩起,發出“嘩嘩”的聲音。

她伸手去摸牀頭的燈開關,可是按了幾下,卻發現燈沒有辦法打開。

“這是什麼破酒店。”常寧嘴裏一邊嘟嚕着,一邊從牀上爬起來,去關窗。

窗邊的寒風,不由讓她打了一個哆嗦。她迅速的拉開窗簾,把窗戶緊緊關上,然後深吸一口氣,睡意又漸漸涌來。

正當她轉身準備回到牀上的時候,忽然從身後竄出一雙強而有力的手鉗住了她的身體,捂住了她的嘴。

常寧在驚嚇之後,本能的開始掙扎反抗,但她柔弱的力量全然無法擺脫對方。

不過片刻之間,她就被摁倒在牀上。也就在這一剎那,她停止了掙扎,因爲她看到了一張熟悉的面孔。

月光下,金色的頭髮,烏黑明亮的眼睛,淡淡紅色的嘴脣……一張常常會縈繞在她腦海裏的英俊面孔,現在離她是如此的近。

是陳思國,真的是陳思國嗎?他怎麼會在這個時候進來?他想幹什麼?無數問題猶如引爆的炸彈一般,在她腦海中轟鳴。

她有些羞澀、有些害怕,但又有些許期待。

她想開口斥責,然而嘴脣才微微張開,卻已被陳思國火熱的嘴脣封住。

她渾身一顫,試着想推開他,但卻使不出半點力氣。身上的睡衣,輕輕滑落,陳思國一雙溫柔而又嫺熟的手遊走在她柔軟細膩的皮膚上,觸動着她最爲敏感的神經。

她完全放棄了抵抗,閉上了眼睛,彷彿醉了,又彷彿是在夢中……任由身體做出本能的反應,迎合着一波又一波如海浪般的衝擊。

兩個人都沒有說一句話,只有火一般的纏綿,直到燃盡一切。

常寧再沒有睜開眼睛,在呻吟與顫抖之後,便又沉入了夢鄉。

再漫長的夜,也終會迎來黎明。在清晨的陽光中,她再次醒來,空蕩蕩的房間裏卻不見他的身影。如果不是身下溼滑的牀單,提醒着她昨晚發生的一切,她或許真會以爲自己只是做了一個甜美的夢。

這個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敲門聲。

“誰啊?”常寧披上了睡衣,從牀上爬起來。

“是我。”陳思國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他沒有走?常寧的心裏猶如小鹿一樣亂撞,連忙慌亂的換上衣服,整理了一下頭髮。這纔有些緊張的打開了門。

“昨晚休息的好嗎?”陳思國親切的問道。

“你……可真夠壞的。”常寧臉上一片緋紅。

“你說什麼呢?”陳思國卻被常寧的反應弄得一楞一楞的,彷彿完全不懂她在說什麼。

常寧看着他一臉無辜的表情,心裏彷彿被針紮了一下,說不出的委屈。

“你沒事吧?是不是哪裏不舒服?”陳思國見常寧臉色不大好,於是問道。

“我沒事。”常寧有些不高興的說道。

“那就好,昨晚我又去了一趟寺廟,有了新……”

“你說什麼?”

陳思國話還沒說完,就被常寧驚愕地打斷了。

“我……我說我昨晚去了一趟歐羅巴噶寺廟。”陳思國沒想到常寧有如此大的反應。

“不可能!你……你……”常寧的表情由驚訝轉變爲憤怒,不由分說的狠狠關上了門,在她看來,這是陳思國佔了便宜卻不願意承認的託詞。

一臉愕然的陳思國站在門外,他卻怎麼也沒想不明白常寧爲什麼會這樣? 周瞳和卓嘎兩個人此時卻是狼狽不堪,餓了就在松林裏找些松果吃,渴了就抓一把雪,塞在嘴裏。經過幾十個小時的艱難徒步,終於從雪山上下來。

“看,前面有公路,公路!”卓嘎乾枯的喉嚨,顫抖着發出興奮的叫聲。

基金會大游戲 果然,一條瀝青路在山腳處猶如蜿蜒的長蛇,看不到盡頭。

靳爺來了,少爺你快跑! 周瞳大口喘着氣,在公路上卻看不到一輛車經過,心裏頓時又涼了半截。

“他奶奶的,如果再讓我從這裏走回拉薩,估計半路上我就掛了。”

“總會有車來的。”卓嘎說着扶起半蹲在地的周瞳。

兩個人踉踉蹌蹌的沿着公路,往拉薩的方向緩步前行。

“密教的人恐怕不會輕易放過我們。”周瞳摸着懷裏的“六道舍利”,回頭望了望身後的雪山。

“他們找不到‘六道舍利’,肯定會認爲是我們拿了。”卓嘎也皺起了眉頭,他越來越擔憂自己的妻兒。

“這何嘗不是一個機會,或許藉此我們能救出他們。”周瞳抽出手,心裏開始盤算起救人的方法。

“你是說拿‘六道舍利’去換人質?”卓嘎的心跳加速起來,這確實是個可行的辦法,但是這樣也違背了答應老人的諾言,如果真這樣做,他會深感不安,其他書友正在看:。

周瞳此時卻只是神祕的一笑,心裏已經有了全盤的計劃。

卓嘎見他故弄玄虛,也只有苦笑,這個年輕人實在有太多讓他驚訝的地方。

正在這個時候,有一輛越野車,從前面的彎道處拐了出來,。

周瞳和卓嘎立刻又蹦又跳,揮舞着雙手,想攔住越野車。

越野車緩緩靠邊,車門開,一個身姿健美的女人從車上跳下來。

“嚴詠潔!”兩個人幾乎異口同聲的叫道。

嚴詠潔不放心周瞳他們,所以離開常寧後,連夜駕車,從拉薩往納木錯方向一路搜尋他們的下落,沒想到真的在半路上遇到他們。

“周瞳!”嚴詠潔再也無法抑制自己心中的思念,毫無顧忌的飛撲過去。

周瞳也笑呵呵的把美人抱個滿懷。

一旁的卓嘎看着這溫情的一幕,微笑不語。

“你們怎麼搞成這個樣子?去了哪裏?”嚴詠潔從周瞳懷裏掙脫出來,看着他們衣衫襤褸的樣子,忍不住問道。

“說來話長。”周瞳苦笑着搖搖頭,“你車上有吃的和水嗎?”

“有。”嚴詠潔笑了起來。

“我們先上車吃飽喝足再說。”周瞳迫不及待的跑上了車,翻出麪包和礦泉水,狼吞虎嚥起來。

卓嘎也是又餓又渴,同樣顧不上什麼形象,大吃大喝起來。

兩個人吃飽喝足,周瞳才把這一路上的經歷,繪聲繪色的說了出來。不過對於自己的母親和卓嘎妻兒被綁票的事情卻避開不提。

其間,卓嘎也時不時插上兩句。

“看來這幾起案件都和密教有關係。”嚴詠潔聽完周瞳所說的,心裏更加確信自己的推斷。

“你怎麼一點都不驚訝?”周瞳認爲自己講的可謂是驚心動魄,但是嚴詠潔聽完後,表情十分平淡,彷彿不以爲意。

嚴詠潔一手握着方向盤,一手順了順自己額前的頭髮,說道:“如果你這幾天經歷了我所經歷的一切,恐怕對任何事情也不會再感到驚訝。”

接着,嚴詠潔在周瞳和卓嘎驚訝的目光下,語氣平淡的把她、陳思國和常寧所遭遇的事情娓娓道來。

即使這樣,周瞳和卓嘎也驚愕萬分,對於她口中所說的事情竟是半信半疑。

“憑空消失?常寧在寺廟裏看到了楊陽?”周瞳對這些事情難以相信。

嚴詠潔沉默不語,她並不相信巫術魔法之類的東西,但是面對這些困惑,她又暫時找不到合理的答案。

周瞳和卓嘎也都沉默了,他們的面前實在有太多難題等着去一一破解。

周瞳閉上眼睛,仔細回想自己這些天來的經歷和嚴詠潔剛纔所說的一切,腦海裏無數畫面重疊在一起。

突然,他彷彿在雜亂無章的線團裏找到了一個線頭,猛然睜開眼睛,急促地說道:“不好,常寧有危險!” 常寧關上門,回到房間裏,慢慢冷靜下來。她仔細回想昨晚的點點滴滴,不過記憶卻有些模糊,難道昨晚那個男人真的不是陳思國?不可能,她能清楚的記得那個男人的樣子,一定是他,一定是陳思國。可是,如果真是陳思國,他爲什麼會有那樣的表情?他爲什麼要否認?

她並不是封建守舊的女人,更不會強迫陳思國承擔責任,不過她需要把事情搞清楚,究竟是怎麼一會事情。陳思國說他昨晚去了歐羅巴噶寺廟,如果這是真的,他確實不可能半夜裏來到這裏。

爲了查明真相,常寧決定再去一次寺廟。

嚴詠潔儘可能的把車速提到最快,在蜿蜒的山道上飛速行駛。

車輛不斷的轉彎,漂移,躍起落下,如果有人站在高處觀看,絕對會以爲公路上在進行一場激烈的賽車。然而坐在車上的人,感受卻決然不同。

即使像卓嘎這樣習慣山路的人,此時臉色也是一片慘白。而周瞳就更加不用說了,他的頭一直就伸在車窗外,嘴裏則不斷把剛纔吃下去的牛奶和麪包噴射在車邊和公路上,哀嚎不斷。

不過即使在這樣的狀況下,嚴詠潔依然還可以抽出一隻手來打電話。

“陳思國,你在哪裏?”

“嚴詠潔……我在拉薩,我查到一些新的線索……”

“先不說這些,常寧可能有危險,你立刻去酒店,保護她!”

“我剛從酒店出來不久……”陳思國這時想起常寧早上異常的表情,也隱約中覺得有些不對,“好,我馬上過去!”

“我們大概一個多鐘頭後到,見面再說。”嚴詠潔掛了電話。

“一個多鐘頭到?”卓嘎摸了摸額頭的冷汗,從路牌看,這裏距離拉薩還有近三百公里的距離。

不過還不等他質疑,嚴詠潔已經用力踩下了油門,發動機瞬間傳來咆哮的怒吼。

獨寵傲嬌王妃 陳思國急急忙忙又折返回酒店,不過這個時候,房間裏已是人去樓空,不見了常寧的蹤影。他又連忙撥常寧的手機,不過卻是關機的提示音。

若愛如初 她去了哪裏?陳思國皺起了眉頭。

想起早上與她的一番對話,陳思國似乎隱約中察覺到一些什麼,但他還不敢完全確定。不過常寧最有可能去的地方就是歐羅巴噶寺廟。

正如陳思國的推斷,常寧確實是駕車往歐羅巴噶寺廟的方向而去。

從拉薩到歐羅巴噶寺廟需要三個小時的車程,路途坎坷,人煙稀少,一派雪域高原的荒涼之景。

常寧去過一次,倒也輕車熟路,不過因爲上次的遭遇,心中總有一種揮之不去的陰影。

不過現在她想的最多的是陳思國,昨夜激情熱烈的纏綿彷彿還歷歷在目,可是早上陳思國冷漠的表情,卻讓她錐心的刺痛。

昨晚究竟發生了什麼?難道是夢境?又或者……她一想到這裏,心中一顫,連呼吸都亂了。

“不行,我一定要搞個清楚明白。”常寧用力踩下油門,恨不得立刻飛到歐羅巴噶寺廟。

就在這個時候,路邊叢林突然竄出一個人。

常寧本能的踩下剎車,然而一切就似乎太晚了。

只聽“砰”的一聲,人被車撞得飛了出去。 常寧臉色一片慘白,連忙下車,查看被撞者的傷勢。

然而當她跑到被撞者身邊的時候,卻發現地上只有一件黃色的長袍,根本沒看到人。

剛纔明明看到一個人被撞上,難道是自己眼花?常寧回頭去看自己的車,發現車頭有一處凹陷下去,明顯是撞上什麼才留下的,但一件衣服絕不可能有這樣的力量。

四周寂靜萬分,除了“呼呼”的風聲,再也聽不到其它聲音。常寧心中不由自主的恐懼起來。自從她上次寺廟之行後,她總覺得在她的身後,或者說在她的周圍,在暗處,有一雙眼睛盯着她。

她反覆的告誡自己,這不過是某種心理障礙,或者是自我強迫式的心理暗示。可是這種感覺不但沒有慢慢減退,反而越來越強烈,直到現在這一刻,她彷彿能感覺到那雙在暗處的眼睛就在自己的背後。

常寧感覺身體變得有些僵硬,額頭也冒出一滴滴冷汗,不過她畢竟是受過專業訓練的警員。雖然有些緊張,但還不至於亂了方寸。

她深呼吸一口,慢慢調整自己的情緒,然後從腰間掏出配槍,飛快的轉身。

可是背後什麼都沒有……就連剛剛在地上的衣服也不見了蹤影。

常寧只覺得身上的寒毛都豎了起來。

“什麼人裝神弄鬼?”她雙手緊握着槍,環顧四周。

風吹着公路兩旁的樹林,發出“沙沙”的聲音,沒有人回答她的問題。

不過這個時候,突然在她右側的樹林裏,傳來“嘎吱”一聲,像是樹枝被踩斷的聲音。

“出來,什麼人?我開槍了。”常寧盯着發出聲音的方向。

但是依舊沒有任何人出現在她的視線裏。

她咬咬牙,握着槍,走進了路旁的樹林之中。

茂密的樹林裏,光線昏暗,透着詭異的氣氛。

常寧踏着緩慢的步伐,小心翼翼地在樹林中搜索。

突然,她發現前面樹枝上掛着一小塊黃色的布條,布條的質地顏色都和剛纔路上的那件長袍一模一樣。

王爺,聽說你要斷袖了! 而且每隔一段距離,又會在另一棵樹上發現同樣的布條。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