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卓景寧眼角一跳。

2020-11-02By 0 Comments

來了!

懲戒預知的聊齋故事,要來了。

於是,他趕緊問懲戒:“現在知道是什麼聊齋故事了嗎?”

懲戒在他腦海中回道:“聊齋之江中篇。”

隨着懲戒回答,相關的劇情故事,也被懲戒傳入他大腦中。

卓景寧眯了眯雙眼,他仔細回憶了下,然後就心裏有數了。這個聊齋故事有驚無險。至少表面上來看,這個聊齋故事的確是沒什麼危險。

大概就是王聖俞划船遊玩,入夜未歸,然後在半夜三更起來的時候,見到鬼魂的身影,被嚇了一跳。

後來船家說,那地方是古戰場,當年死了不少人,他們都已經習慣了。

“沒想到那位麋鹿學府的東家,居然是這個聊齋故事的主角。”卓景寧若有所思,這還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他原本以爲,那位車秀才纔是聊齋故事的主角,但沒想到,會是郭北縣望族之一王家的話事人王聖俞。

忽的,卓景寧想到了郭北縣的縣令姓聶,不由有一種古怪的想法,但略一轉念,便又放下了,開始戒備起四周來。

因爲船停下了。

風馳電掣一般的船,突然闖入一片滿是迷霧的水域中後,就突然停下了。

卓景寧知道,這江中篇的聊齋故事,快要開始上演了。

不過左等右等,他都沒有等到什麼鬼影,更沒有陰風,也不見什麼清幽幽的詭異光芒,環顧四周,忽然船外的水域起了波浪,不過並不大,而隨着波浪出現的,還有一葉扁舟,扁舟上掛着一盞大紅燈籠,燈籠的光暈中,是一名盤膝而坐的黑袍少年。

黑袍少年無發,似乎是名僧人。

此時此刻,這黑袍少年僧人正在念經,細微的聲音,從他口中不斷傳出,不過聲音太輕,卓景寧聽不清楚。

忽然,這黑袍少年僧人看向了卓景寧,停下唸經,然後說道:“有鬼索財,卻無意發現自己衝撞到了王女的先生,所以那些個貪財鬼託老衲來跟先生討個方便,還請先生上船,接下來的事,和先生無關。”

“有鬼索財?”卓景寧挑了挑眉,然後他就縱身一跳,從王聖俞的大船上,跳到了這一葉扁舟上。

“此時說來話長,不過無非是孔方兄惹得麻煩。”這自稱老衲的黑袍少年僧人笑道。

孔方兄,是對銀錢的一種戲稱。

卓景寧於是就說道:“願聞其詳。”

“先生可知道郭北縣的聶縣令?這位聶縣令的日子,過得可不是很好,都快比得上帝回縣的那個縣令了。先生是從帝回縣來的,還在那留下了一個卓豪俠的稱呼,想來是清楚。”黑袍少年僧人說道。

卓景寧點點頭,道:“莫非是人鬼合謀?”

黑袍少年僧人微微一笑,並不答話,但卻點了點頭。

卓景寧可沒想到這江中篇會出現,只是因爲郭北縣的聶縣令和一些貪財的惡鬼合謀,所弄出來的。

“錢這東西,可是好東西。人愛,鬼也愛。人拿了銀子,可以買吃的,買穿的,還能買女人,買各種自己想要的。這鬼拿了銀子,能買元寶香燭,能去陰司居住,能成冥婚,好處多多。”黑袍少年僧人這般說道。

卓景寧聞言,想了想,說道:“元寶香燭我曾見過,只覺得略微有些詭異,金童玉女紙人也曾見了一次,彷彿真人一般,那是在清廷的一次送葬禮上。不過這去陰司居住,卻是第一次聽說。”

“先生很好奇?”黑袍少年僧人聞言笑了笑,然後說道:“既然先生好奇,那麼老衲便帶先生去走一走。只希望王女不會怪罪老衲便是。”

這王女說的無疑是小狐狸。

卓景寧心安理得的吃着軟飯,他不動聲色的說道:“多謝大師,不知大師如何稱呼?”

“老衲槐樹通靈,先生喊老衲槐和尚便是。”

卓景寧沒想到眼前這位不是鬼物,而是妖物。從這妖物方纔說話的語氣,可以看出這位多半也是一位詭像級的鬼怪,不然不會在提到小狐狸時,運氣隨意,並不在意的樣子。

而且能被那幫貪財鬼請出來當說客,這位槐和尚無疑是有能力承受住小狐狸生氣後果的。

能抵抗住詭像力量的,可不是隻有詭像力量?

於是卓景寧很客氣的道:“見過槐和尚。”

“先生爽快。”槐和尚點頭微笑,然後伸手一拂,這船隻就在水中打了一個圈子,接着猶如離弦之箭般,快速前行。

這速度,和方纔王聖俞那艘大船的前行速度完全一致。

卓景寧想了想,這不是同一種鬼術,便都是這槐和尚乾的。

看來,不光是鬼物愛財,這妖物,哪怕是樹妖,也喜歡銀子啊!

咱們走着瞧 這銀子,還真是個好東西。

卓景寧心中感慨,也虧得他此時修成十道年輪印記,再加上二十五層的體質強化,還有即將大成圓滿的如是我聞,他才能這麼放心跟一個妖王離去。

當然,也跟小狐狸有關。

他的威勢,只對於一部人管用。而小狐狸的威勢,哪怕是詭像級的鬼怪,都管用。

念及此,卓景寧就想到了老狐狸。

若不是結仇在先,他又答應了小狐狸要殺了老狐狸,替許三娘報仇,卓景寧現在覺得他和老狐狸沒準能成朋友。

因爲他兩可能是同類。

不是生物層次上的同類,而是在性情方面,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不過,我還是要殺了這老東西啊……”這樣的念頭,卓景寧也只是一轉而逝,他想殺了老狐狸,就如同老狐狸想殺了他,不死不休。

很快的,這一葉扁舟就停下了。

這舟的速度很快,一晃眼的功夫,可能還沒反應過來,便已經到了好幾裏地外了。再一尋思,就在數十里之外了。

槐和尚的這一葉扁舟停靠的地方,不是船舶,而是一株參天槐樹的旁邊。這一株槐樹,巨大無比,一半在山下,另一半在山上,非常驚人,這完全不像是一株樹,而是一片樹林。

槐樹成林,這一句話到了這兒,真是無比真的實應驗了。

不過,看着一片延綿的槐樹林,卓景寧不由有些怪異的感覺。

槐樹?

聶縣令?

郭北縣?

這是不是有些什麼地方太巧了一點?

隱隱好像可以串聯起來的樣子。

卓景寧心中奇怪,然後跟着槐和尚下了船,沿着這一片槐樹林上山,最後見到了一座還燈火通明的禪院。

卓景寧的目光,不由停留在了那一座禪院的牌匾上,接着就看到了三個在他腦海中出現過多次的字。

蘭若寺! 卓景寧沒想到自己會在這地方見到蘭若寺,他雖然有懷疑的想法,但這裏可沒有樹妖姥姥,只有一位槐和尚,這蘭若寺無論如何都不該出現的!

看着這一座蘭若寺,卓景寧忍不住出聲道:“槐和尚,這寺廟這麼晚了,還在做晚課嗎?”

此時的蘭若寺,是一派燈火通明的狀況。

寺廟內的光芒,非常明亮,只是粗略一看,就可以看到成片成片的蠟燭燃燒着所形成的光,而走近一些,還能聽到寺廟內不斷傳出來的誦經聲。

“鬼和尚的寺廟,晚上怎麼能不做功課?”槐和尚笑道,然後就領着卓景寧往裏走。

卓景寧跟着進去。

蘭若寺的禪院大門沒有關上,只是一推,就推開了。僧舍左右羅列,很是整齊,僧舍內有燭火的光芒跳動,但不見人的影子。

卓景寧環顧四周,他在這一座蘭若寺的外面,還能隱隱約約聽到誦經的聲音,可這走進來了,就完全聽不到了。

這很詭異,但也很正常。

槐和尚已經說明白了,這是一座鬼和尚的寺廟。

蘭若寺。

這一座鼎鼎大名的寺廟,有着多種惹人聯想的猜測。有人說這是曾經的大寺廟,香火鼎盛,但後來因爲一些原因,天災人禍,或者其他,寺廟裏的和尚全都跑了,這座寺廟也就隨之被荒廢下來,最後完全淪爲了鬼怪盤踞的蘭諾寺。

叫人談之色變,不敢路過,生怕被蘭諾寺內的惡鬼給生吞活剝,然後屍骨無存。

還有人猜測,這一座寺廟是被黑山老妖給霸佔了,寺廟內的和尚全都被黑山老妖給吃了,然後纔有了後來的荒廢模樣。

然而結果卻是這樣。

蘭若寺,是一座鬼和尚的寺廟。這一座寺廟,從一開始,就不是活人居住的。卓景寧不知道他還會不會遇到倩女幽魂這個經典聊齋故事,但無疑,這一座鬼和尚居住的寺廟,預兆了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原本的聊齋故事,真相可能是他絕對想象不到的。

至於卓景寧不確定他還會不會遇到倩女幽魂這個聊齋故事,因爲在懲戒被聊齋世界影響,從而擁有了提前預知聊齋故事的能力後,會出現聊齋故事的話,懲戒這個時候早已經提醒了,就像是車秀才來邀請他的時候那樣。

然而懲戒始終沒有動靜,這一點就毋庸置疑了。

這地方,不可能出現聊齋故事!

難怪,郭北縣這一帶地方,從沒有黑山老妖的傳聞,也沒有樹妖姥姥的傳聞,有的,只有一位槐樹通靈的槐和尚。

槐和尚這個時候敲開了一間僧舍的房門,然後走了進去。

卓景寧便跟着走進去。

這一進去,就彷彿進入了另一個世界。在僧舍的房門外,是靜謐無聲,可這進了僧舍,卻聽到了震耳欲聾般的誦經聲。

在這一間僧舍裏,有着十幾個和尚,他們都是盤膝而坐,都在念經。

其中,有一個和尚身穿大紅袈裟,其他的和尚,則是穿黃色納衣。另外,還有幾個縮在角落裏的和尚,穿着灰白色的僧袍。

這些和尚,都不是活人。

他們渾身上下,都有着鬼霧。只不過和其他顯化鬼霧的鬼物不同的是,這些鬼和尚身上,居然有一道道年輪印記。

這也是卓景寧第一次見到年輪印記的樣子。

彷彿光環一樣,從這些鬼和尚體內散發出去,有着微弱的光。卓景寧是第一次見,但在看到這些光環的瞬間,腦海中就出現了相應的信息。

這是年輪印記!

很不可思議。

卓景寧沒想到這些鬼和尚都是在修行,並且都修行有成。在這一間僧舍內的鬼和尚,沒有一個不是“得道高人”的水平。

說真的,這讓卓景寧產生了一種極度荒謬的感覺。

因爲有一個鬼和尚的身上,居然有十三道年輪印記。想他修行至今,所見的年輪印記最多者,便是自己,比他高的,在這宋國一定有,但卻是從沒見過。而此時,卻在一座鬼和尚的寺廟裏見到了!

偏偏這十三道年輪印記擁有者,還是一個惡鬼。

隨着槐和尚進來,這些鬼和尚都停下了唸經,然後一個個雙手合十,趕緊行禮道:“見過師兄。”

“師兄?”這一個稱呼,當真讓卓景寧愣了一下。

不該是妖王嗎?

或者槐和尚。

師兄師弟的稱呼,通常可是在同門之中才會出現啊。

槐和尚雙手合十,神態非常認真,沒有敷衍的意思,他非常莊重的說道:“幾位師弟不必多禮,南無阿彌陀佛。老衲給諸位師弟介紹一下,這位是卓豪俠,名聲很大,他的妻子是鬼神孤王的獨女。”

槐和尚介紹卓景寧是卓豪俠時,這些鬼和尚無動於衷,只是微微點頭,表示聽過這個名號。但等到槐和尚介紹卓景寧是小狐狸的丈夫,這些鬼和尚臉色無一不是大變,然後趕緊朝着卓景寧行禮。

“原來是王女的先生,有失遠迎,還請贖罪!”其中一名鬼和尚表示歉意,這是那個穿着大紅袈裟的鬼和尚。

看得出來,這裏的鬼和尚中,這一位鬼和尚的身份地位是最高的。

只不過,讓卓景寧有點奇怪的,這個穿着大紅袈裟的鬼和尚,實力不是最強的。這個鬼和尚只是顯化鬼霧,但卓景寧看得清楚,有兩個鬼和尚周身的鬼霧中,已經出現了絲絲微弱的血光。

這意味着什麼,卓景寧很清楚。

這兩個鬼和尚只需要進一步提升,就能成爲血光之災層次的惡鬼!一如當初的韓湘,薛封君。

但這兩個只差半步就是血光之災層次的鬼和尚,一個身穿黃色納衣,另一個居然是穿着身份最低的灰白色僧袍。

這就很奇怪了!

如果不是按照實力,而是說這些和尚是按照年輪印記來劃分,這也說不通。固然這兩個只差半步就顯化血光的鬼和尚,他們身上的年輪印記最少,加起來才三道。

但穿着大紅袈裟的鬼和尚,在他身上的年輪印記也不是最多的,只有十一道的樣子。

而在穿着黃色納衣的鬼和尚中,有兩個十二道年輪印記的,還有一個便是最讓卓景寧在意的十三道年輪印記。

卓景寧挺奇怪他們劃分身份地位的方法的,不按照鬼怪實力,也不按照心境修行的水平,那麼按照什麼來?

毫無參考依據。

卓景寧臉上的疑惑神色太明顯,那個穿着大紅袈裟的鬼和尚見了,就笑道:“先生可是在困惑,我等如何區分身份的?先生是從清廷過來的,卻是不清楚我們這地方的規矩。”

“還請大師告知,多謝。”卓景寧連忙說道,並且先行道謝。

這穿着大紅袈裟的鬼和尚點點頭,正想要開口,一旁的槐和尚就開口打斷了他的話,說道:“師弟,你們的功課還沒完成,先生又是老衲帶來的,便由老衲來跟先生說明白吧。畢竟,這也是老衲的過失。”

“是,師兄。”這穿着大紅袈裟的鬼和尚雖然不甘願,但也只好點了點頭,如此說道。

然後槐和尚就說道:“先生,可還記得,老衲說過的話?”

卓景寧想了想,沉吟片刻後纔開口道:“孔方兄?”

槐和尚面露微笑,點頭道:“正是。蘭若寺內,一衆和尚的身份地位,看你捐了多少銀子。如老衲,捐了九百萬兩白銀,添爲寺內大師兄。” “九百萬兩可當這蘭若寺衆僧的大師兄,那麼住持是誰?花了多少銀子?”卓景寧不由問道。

“無人。這銀子並非一交就是永久,每隔七年,都得拿出這麼一些銀子來才行。怎麼?先生莫不是感興趣不成?老衲觀先生在心境修行上造詣不低,又佩戴佛珠,想來都是佛門一脈,先生若是肯拿出兩千萬兩白銀,那麼這蘭若寺住持之位,便是先生的了。”

“兩千萬兩白銀嗎?”卓景寧還真有點興趣,因爲這樣一筆銀子,他還真得拿得出來的。千萬兩白銀,才堆得起一座銀山。

在他手裏,可至少有兩座金山來着。

約莫片刻後,卓景寧問道:“我當了這蘭若寺的住持,可有什麼好處?”

“先生想來是拿得出來這樣一筆銀子……”槐和尚聽到卓景寧這番話,心裏就有數了,於是他說道:“先生還是活人,老衲等衆僧能用到的好處,先生是用不到了,不過先生的這筆銀子,也不會叫先生白花就是了。”

“怎麼個不白花法?”卓景寧細問。

“郭北縣,沒有妖王鬼王佔據,先生想來是有些奇怪吧?”槐和尚沒有先回答,反而這樣問道。

卓景寧點頭。

“在宋國,其實有四位鬼神。”槐和尚說道。

卓景寧臉色一變,忍不住道:“這第四位鬼神,難道是就在郭北縣?”

槐和尚點頭,“正式如此。 最後的尾音 那位鬼神,數千年前被困在了十八道年輪印記所形成的獨特域中,至今未出。但哪怕如此,又有哪個鬼怪敢佔據着地方?”

卓景寧沒想到他聽聞過的,那位簡直到了八輩子黴的鬼神,居然就被困在宋國。

他不由追問道:“敢問這位鬼神的名號?”

本是一副知無不答姿態的槐和尚聽到卓景寧這個問題去,卻是猶豫起來,他說道:“這位鬼神存在的時間太過久遠,鬼神名號一旦出口,等同是在召喚這位鬼神。老衲若是出口,恐怕會因此和這位鬼神有所牽連。”

卓景寧聞言,便準備轉移話題。

“不過老衲不能失信於人,先生既然想知道,那麼老衲無論如何也得說纔是。”槐和尚卻是在卓景寧還沒出口前就改口,轉了話鋒道:“這一位鬼神,名號黑山神君!”

卓景寧兩眼微微睜大。

黑山神君!

黑山老妖!

而這時,卓景寧腦海中忽然出現了懲戒的提示:“宿主若是繼續和槐和尚牽扯下去,或者成爲蘭若寺的住持,有一定機率觸發新的聊齋劇情。”

原來是那位黑山老妖還沒出世!

不過懲戒剛纔既然這麼說了,那麼多半是這位被困了數千年的倒黴催的鬼神,要出世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