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原本打BOSS的八個輔助職業,一直是維持三個給張山加血,五個在後面待命。

2022-04-10By 0 Comments

在魔族城主進入狂暴之後,很快就變成了,四個上來加血,四個待命。

沒過一會,魔族城主布魯克斯,一招亂刀斬技能,將四個輔助砍倒在地。

在後面待命的四個輔助,迅速上前給張山,續上加血。

並將地上的輔助,復活起來。

被複活起來的四個輔助,接過給張山加血的任務。

而另外四個,剛用過復活技能的輔助職業。

則迅速向大門方向跑去。

他們要去,換其它有復活技能的輔助過來。

儘管形勢很緊張。

但是在一群輔助的配合下,張山一直都沒有倒地過。

而魔族城主的血量,卻是一直在持續下降。

張山又打了不到五分鐘,魔族城主布魯克斯,被張山打到了空血。

不過,以布魯克斯高達五十億的血量。

就算是空血之後,也有五千萬的血量。

張山控制熊貓糰子上前。

但是,這會他有點懵。

特么的,魔族城主布魯克斯,有兩道血條。

而熊貓糰子的連擊技能,只能打一個目標啊。

這要怎麼整?

張山控制熊貓糰子,呆在魔族城主身邊,卻不知道要從哪邊下手。

算了,隨便打一個吧,也沒什麼好糾結的。

張山大概估算了一下,魔族城主布魯克斯剩餘的血量。

看準時機,控制熊貓糰子,隨意選擇魔族城主的一道身子,發動連擊技能。

呼呼呼的連續七巴掌拍出。

魔族城主直接倒地撲街。

系統公告:恭喜風雲天下,六管菩薩、心隨我動……成功擊殺魔族雙子城城主布魯克斯。

獎勵技能點+1,功勛+100。

看到系統公告之後,張山依然還是有些不解。

剛才熊貓糰子,只攻擊了魔族城主,其中一道身子。

為什麼它就直接倒地了呢。

也許魔族城主兩道身子的血條,是相通互補的吧。

應該就是這樣。

魔族城主布魯克斯的總血量,是五十億。

每道身子各有二十五億血量。

但是這兩道身子的血條,又是相通的。

其中一道血條少了之後,就會通過另外一道血條補充。

如果都沒得補了,那就只能倒地了。

魔族城主倒地之後,它的屍體慢慢的消失。

在它倒地的位置。

一方金色的大印,出現在那裏。

這時,後面的輔助,迅速跑了上來,將風雲天下復活。

至於其它的倒地人員,可能還需要再等一會。

現在輔助職業的復活技能,幾乎全部都在冷卻中。

要再一會,才能輪得到他們復活。

風雲天下在被複活之後,看着地上的金印,對張山問道。

「六管,這個怎麼用,直接拾取嗎?」

「是的,撿起來之後,放置在石碑那裏,就可控制全城了。」

「我試試。」

風雲天下激動的,從地上將金印撿起來,然後跑到石碑處,開始設置城池管理。

其它人看着風雲天下的操作,一臉驚奇的問道。

「握草,這個遊戲中的BOSS,還會將物品,直接爆在地上的嗎?」

「怪物的物品掉落,不都是直接掉落到玩家的背包中嗎?為什麼地上會有物品?」

「管那麼多幹嘛,難道你還想,跟系統抬杠?」

「抬屁的杠,就是很奇怪嘛。」

「別太叫真,這個遊戲中你看不懂的地方,多得去了。」

「也對,比如為什麼六管大佬,會有這麼強,我就看不懂。」

「哈哈,看不懂就對了。」

風雲天下在設置城池管理的時候。

原本在前後大門處,負責堵門的公會大佬,也全都跑了過來。

在魔族城主被打爆之後。

城內的野怪,瞬間就消失了。

因為沒了魔族城主,丟失了城主金印。

這座雙子城。

哦不對,可能過一會,就得要叫風雲城或其它什麼的城。

從此就不再屬於魔族,而是屬於人族玩家的城池。

野怪消失了之後,他們當然也就,不用再堵門。

他們一起跑了過來。

等著排排隊,吃果果。

打爆了魔族城主,怎麼着也能,爆出一些好東西吧。

不過現在不急。

先等風雲天下,將城池管理設置好。

再說了,現在地上還躺着,五六十個大佬呢。

總得先將他們復活起來吧。

風雲天下將金印,放置在石碑處之後沒多久。

一道金光衝天而起,向遊戲中所有地圖漫延而去。

有過上一次,張山佔領鎮魔城的經歷。

看到這樣的景象。

所有人都知道,第二座玩家城池誕生了。

大家不由得酸了。 蕭玥茫然地問:「既然是外祖母給你的,那您自己收好就是,為什麼給我?」她又不缺錢,再說她缺錢不會問爹要嗎?幹嘛要阿娘的私房?

陳氏白了女兒一眼,「你這孩子怎麼突然不開竅了?你姐姐今年都十六了,你爹肯定是急著給她訂親,她成親時我難道不給添妝?你要我這些好東西給她?」

陳氏對蕭清跟原配、妾室生的那些兒女都沒意見,那些孩子娶妻嫁人時候她也願意補貼他們,但補貼歸補貼,她不會把壓箱底的寶貝給他們,畢竟他們母親的嫁妝,阿玥是得不到半分的。

陳氏有多少私房,蕭清都了解,也不是蕭清覬覦妻子私房,而是陳氏藏不住話,見到夫婿就忍不住把所有的話都說了,陳氏甚至陪嫁的商鋪都是蕭清打理的。

在平郡只有他們一家三口,陳氏也不覺得自己這樣有什麼不對,可到了京城,夫君不是她一個人的夫婿,也不是阿玥一個人的父親,向來天真單純的陳氏也學會藏私房了。

她會提前給女兒,是因為她對自己沒信心,自覺如果給女兒的私房藏在自己手上,早晚會被夫婿發現。夫君偏疼阿玥,不一定會在意,可陳氏也不想在夫妻之間留下隔閡。

反正這些玩意遲早要給阿玥的,早給晚給也沒區別,陳氏就趁著今天這機會,全部整理出來給女兒了,「這些都是你外祖外婆給你的私房,你可要好好藏著,千萬不能亂用了。」

蕭玥這才明白陳氏的意思,「那我先替您收著,您要的時候問我要。」她倒是覺得阿娘這麼做是對的,父親別的孩子也不是阿娘生、阿娘養的,將來也不會讓他們來照顧阿娘,憑什麼要阿娘補貼他們?

陳氏笑著搖頭,都送給她了,難道還會要回來不成?她這閨女什麼都好,就是對家事不太上心,當姑娘這麼做還行,等將來嫁人要是還如此就要吃虧了,她還是嫁個能管事的寒門弟子好。陳氏現在心裡只有裴彥,這麼俊俏能幹的少年郎君可不多。

內院里下人收拾了大半天,終於在傍晚的時候將行李收拾妥協,只剩下幾件當夜入睡要用的被褥床墊。這些也好收拾,明日早點起來放箱子里就是了。

大家忙了一天都累了,也沒心思用哺食,蕭玥讓廚娘下了一鍋麵,大家隨便應付了一頓就睡下了。第二天一大早,天還沒亮,大家就都起來了,等用過早膳、收拾好餘下的物品,車隊正式出發時也才辰時。

這速度讓裴彥很是詫異,他都已經做好了要到下午才能離開的準備,沒想她們速度居然這麼快。從陳郡君和十娘子行事,就可以看出蕭別駕一定是行事穩妥之人。

難怪國公府這些年大房和二房鬧得不可開交,世子和郎君同蕭別駕的關係卻不錯,蕭別駕這次能回京,也是因為郎君在其中出力。

裴彥隨著車隊起身,也翻身上馬,而蕭玥則上了馬車就將髮髻散開,將長發鬆松地梳了一條馬尾,整個人半躺在鋪滿了被褥和軟墊的車廂里。珊瑚也散了頭髮坐在蕭玥身邊,「姑娘要喝水嗎?」

「不了。」蕭玥搖頭,她半靠在車廂壁上,透過車窗外的縫隙看著窗外的景色,她對拿出針線準備做襪子的珊瑚說:「你也別做針線活了,小心晃暈了。」

珊瑚說:「我就只剩幾針了,做完就不做了。」她也不敢一直在車上做針線活,馬車走起來太晃,她看了一會就頭暈,她路上還能伺候姑娘呢,可不敢讓自己不舒服。

蕭玥瞄了一眼珊瑚手中的襪子,「等我們到了京城,我再買兩個針線丫鬟進來,到時候你就不用這麼辛苦了。」珊瑚針線活不錯,不過她們在平郡那會,她外家多的是做針線活的丫鬟,蕭玥身上大部分衣服都有陳家的綉娘代勞了。

來了京城后,珊瑚沒了幫手,這些年她見縫插針地給蕭玥做著寢衣、襪子,還有馬上入夏要穿的夏衫……蕭玥都擔心珊瑚再綉下去眼睛都要近視了,她還是多買幾個綉娘一起做針線,人多幹活就輕鬆,也不怕有人會綉瞎眼睛。

珊瑚笑道:「奴婢不辛苦。」女君和姑娘都是再和善不過的主子,對下人從不打罵,府里的下人都說能當蕭家的下人,是他們上輩子修來的福氣,她不過是多做了些針線活,又有什麼辛苦的?

珊瑚將襪子口沿一圈的白布按下,正要用綉針縫邊,卻不料突然遠處傳來一陣雷鳴般的馬蹄聲,地面也隨之震動了起來,拉車的馬匹受了驚嚇,前肢高翹、仰頭長嘶,整個車隊一下亂了。

幸好駕車的馬夫經驗豐富,連忙安撫住了馬匹,但車廂還是劇烈地晃動了一下,珊瑚身體也跟著晃了晃,繡花針驀地戳入她大拇指的指腹。

「哎!」珊瑚忍不住疼叫了一聲,血珠子大滴大滴的冒出來,滴在了潔白的襪子上,珊瑚忍不住心疼地倒吸了一口涼氣,這雙襪子沾了血,肯定不能給姑娘穿了,可惜她用的是上等的細棉布。

「珊瑚你沒事吧!」蕭玥半躺在車上,周圍又全是軟墊,即使車廂劇烈晃動,她也只撞在了幾個軟枕上,她聽到珊瑚的驚呼,抬頭一看,正好看到珊瑚的手指正在滴血,她嚇了一跳,連忙對珊瑚說:「快把針丟了。」

珊瑚忍著疼將繡花針放回針線盒中,然後取出帕子將傷口捂住,「可惜這塊細棉布。」這會棉花還沒有廣泛種植,只在邊疆有少量種植,細棉布的價格堪比上等的錦緞。這麼白的棉布,沾了血洗不幹凈了,珊瑚想想就心疼。

蕭玥無所謂道:「你沒事就好。」一小塊棉布她還是損失得起的。這時車外的馬蹄聲越發地響亮,蕭玥半掀起車簾,想看看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都京城附近了,總不會有流寇吧?

。 闞佳看著電視上播放的新聞滿意的笑了起來,雖然她現在還不知道葉清苒在哪裡,但心裡一直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葉清苒還活著。

放在桌上的手機振動了起來,簡訊里是一個醫院的地址,落款處是葉清苒的名字。

闞佳明白了過來,顧不上已經是晚上了,拿著一旁的手包就跑了出去,慌亂之中連房門鑰匙掉在了門口的腳墊上都沒有發現。

早就在暗中埋伏好的黑衣人們,看著跑出來的闞佳,滿意的笑了起來,一聲令下,一群人圍了上去。

闞佳意識到事情不對想要往反方向跑出,卻被男人拉住了手臂,想要高聲呼救卻被毛巾握住了嘴巴,異樣的味道飄進鼻腔里,闞佳的身體變得無力了起來,眼前一黑就昏了過去。

「帶走。」黑衣人得意的說著話,今天的頭功就是自己的了,想到這裡他大笑了起來。

銀行里,葉清苒按照約定,將卡里剛拿到手的五萬塊錢全都匯到了指定的賬戶之上。

看著屏幕里變為零到底餘額,葉清苒靠在牆壁上將電話撥打了出去。

像大爺一樣翹著二郎腿的護工聽著突然傳來的手機鈴聲嚇了一大跳,差點將手裡的水果扔了出去。但看著屏幕上女兒兩個字還是接聽了起來。

他故意壓低了說話的聲音:「葉小姐,你好,你母親已經睡下了。」

葉清苒這才反應過來已經是晚上了,拍了拍自己的額頭,抱歉的說了起來:「不好意思啊,小王,我忘了時間了。」

「沒關係沒關係,葉小姐,你這麼晚打電話是有什麼事情嗎?」護工想要快點將電話掛斷,也就沒有像以前一樣寒暄幾句。

但葉清苒並沒有看透他的想法,另一隻手不斷的揉著自己腫脹的腹部,輕聲說了起來:「沒什麼事情,我母親她還好吧。」

護工站起身拍了拍像死了一樣的王溪的臉,繼續笑嘻嘻的說了起來:「好,王阿姨不僅睡眠好胃口好,一切都好。」

聽到這話,葉清苒的心得到了一絲絲的慰藉:「那不打擾你休息了,我就先掛了。」

護工快速的答應了下來:「好的,葉小姐,你也早點休息。」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