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另外一個不清楚的就是,枉死城出來的這些零零散散的普通鬼物,是不是普通人的靈魂?如果是,那麼這些靈魂生前應該就是人界中的善良人士,比如說飛來橫禍,辜被害,明明是個大善人,死在躲貓貓,又或者是被拉去頂包之類的。

2020-11-05By 0 Comments

如果枉死城派出這種人上來當炮灰,黃道生就覺得下不了手了,明明過了陽壽,就可以去輪迴了,至少還有一個希望,還有下輩子一說。

可是這麼被當成了炮灰,第二次又被殺,變得魂飛魄散,連進入輪迴的資格都沒有了。

用人界的話就是,這不就是生生按熄了人求生的希望了麼?至於輪迴成什麼樣,是繼續進入人間道,還是進入修羅道,甚至是畜生道,地獄道,這都是靈魂自己的事情,和他黃道生半毛錢關係都沒有,黃道生根本就沒資格決定靈魂的去留。

女尊之我可能是大佬 這是一個道義問題,黃道生覺得不舒服的地方就在這裏。

車還沒開出兩里路,一輛車過了黃道生,並且降下了車,副駕駛上露出一張鬼臉,衝着黃道生冷笑起來。

“我草!”黃道生就差猛踩剎車了,這尼瑪怎麼到處都是這些玩意兒?

聯想到這輛車的原主人,黃道生突然明白了,這是冰封的車,他們枉死城肯定有辦法查找到。但是這個鬼物是誰?

黃道生小心翼翼的看着反光鏡,後面沒有拖着大批枉死城鬼物的大巴車,於是降下車,想要聽聽這些人想幹什麼,但是呼呼的風聲吵的他什麼聲音都聽不到。

豪車呼嘯而過,再也沒有理會黃道生,但是一把火紅色的靈魂收割者伸出外露出一點點,已經讓黃道生受到足夠多的驚嚇了。

怕誰來誰,火紅色的靈魂收割者只有一個人使用過,這個人就是游龍!

游龍的車沒有帶多隨從,這個道理大家都懂,在人界中使用傳送陣,代價很高,而隨便一個普通炮灰鬼物也走傳送陣的話,得不償失。

這就是黃道生在高公路上接二連三碰到枉死城出來的鬼物的原因!

游龍加難纏,他等級高,而且對黃道生的恨意深!

下了高,黃道生在出口耐心的等待着,他可不敢隨意亂跑。隱藏在暗處的游龍還不知道在哪裏,他來安西市最大的目的不是來和這些人解決糾紛的,而是爲了打聽驅魔人的下落,並且想辦法營救他們。

拘靈隊陰兵66續續來到高路出口,黃道生的車就停在收費處不遠,等隊長過來後,黃道生囑咐了幾句,等了十幾分鍾,來了一輛寫着直達碑林的大巴車刷etnetbsp;?? 黃道生一招手,守候多時的陰兵全部跳了上去,接着黃道生開車跟在大巴身後,一有不對勁,前面的陰兵就會跳下來,擋在他面前!

……! 剛剛踏入二環線,黃道生就不得不召喚下來自己的手下。

凌草已經沿路感受到了大量妖獸的氣息,在等一個上環線的紅綠燈時,黃道生就現了不對勁,幾條大狗一樣的妖獸搖搖擺擺在街上巡邏着,警惕地巡視着每一個經過的人和車輛。

什麼攪拌車,灑水車,電動車,自行車,連行人也一樣,穿過它們的身體毫不費力,這隻能說明,它們就是冥界的異獸。

不出意料,黃道生這羣人被現了,四隻異獸瘋狂咆哮着,衝了過來,對着前面的大巴車低吼威懾!

黃道生嘆了口氣,這還搞鬼,他這麼大一支部隊,肯定是沒法悄悄潛入了,沒辦法,下來戰鬥吧!

趁着紅燈,黃道生將頭伸出窗外,高聲喊了一聲:“下來吧,幹掉它們!”

豪門蜜戀:甜寵萌妻100天 前面大巴車上的拘靈隊陰兵紛紛跳下來和異獸對抗,他們雖然只3級,但裝備極品,數量又多,很快就憑藉人數優勢,將這四隻異獸砍成了碎片。

但是黃道生這麼一嗓子,喊的讓人感到莫名其妙,並且內容相當有歧義,以爲是在召喚黑澀會同黨,跳車殺人。

綠燈亮起,黃道生乾脆將車停在路邊,拉着凌草鑽入街邊的商場中。

拘靈隊陰兵緊緊的跟在他身後,黃道生是放棄也捨不得,帶着又是大目標,只能由得他們跟在後面掛着。

巡邏的異獸死亡後,很快就吸引了附近區域內的異獸追過來。

黃道生這麼小一百人。走在街上目標太大,當然這只是對異獸來說的,普通人只看到一男一女,像瘋子一樣在街上到處跑。

在殺掉幾波不過5只的異獸巡邏隊之後,終於,安西市政務廳現了不對勁,有一隻官方拘靈隊,正在安西市的碑林行政區大肆屠殺異獸,人數不清,目的不明。攻擊力極強。似乎有高手領導指揮。

大批在城中巡邏的隊伍紛紛前往碑林,組成一個個5o只異獸以上的部隊,開始圍剿黃道生這羣人。

安西市的地圖已經記在腦海中了,黃道生和凌草儘量找人少的背街跑動。虧得兩人不是一般人。除了在商場中故意躲避之外。還喜歡玩跑酷。

有凌草的幫忙,隨隨便便在高矮不同的樓羣中跳來跳去,真是太容易不過了。

做這一切。只是爲了一件事,那就是儘可能的引開異獸,分散擊破。

黃道生現了,這些異獸的追殺目標很明確,根本不是那些低等級的拘靈隊陰兵,而是他和凌草。

躲在一家十字路**叉處商場的天台進口,黃道生抽空向四周看了看,凌草眼尖,在天台四周跑了一圈,有些焦急的說道:“舒大哥,三個方向都來了大批的異獸,而且度極快,只剩下北邊安全了。”

黃道生一刀砍下從天井鑽出來的異獸腦袋,收起它掉落的妖丹,喊道:“幫我把那個鋼板纏繞過來!”

植物藤蔓的力量是相當強的,凌草這麼柔弱的身軀都可以綁起一塊大幾百斤的鋼板,擋在了天井門口。

接着黃道生和凌草逃向看起來安全的那一邊。

嗖!

一隻穿雲箭,差點射到了凌草的腦袋,噔的一下,釘死在水槽箱上,破了的口開始汩汩的留出自來水。

猛的回頭,一個猶如魔獸世界中的暗夜精靈,一個長相俊美的類人型妖物,正騎着一隻變異的妖獸,站在天井房屋的上面。

妖獸體型大的嚇人,應該是4級或者5級的妖獸統領,和孤狼山變異孤狼差不多,而背上的妖物更是手持弓箭,恐怕有6級實力,對着黃道生,毫不客氣地迅搭箭拉弓射擊。

嗖!

又是一隻疾風箭,度驚人,黃道生也只是堪堪躲過,胳膊卻被箭尾擦破了一點皮。

“閃!”

黃道生低聲喝道,和凌草兩人向兩邊跑開,天台上可以選擇的遮擋物不多,也就是水箱和一些沒有收尾的建築垃圾,還有一大塊廢棄的廣告牌。

妖物被水箱擋住視線,雙腿一夾,妖獸猛的竄出,一躍三米遠,彈跳力驚人,度快的像風,追着黃道生咬死不放。

黃道生度也不慢,圍着水箱跑動一圈,沒有現更好的躲避方位,咬咬牙,拿出一根飛石索,轉身甩了出去。

飛石索正好甩在異獸背上,但是被妖物用彎弓的外側,輕易切斷了飛石索中間的韌筋。

黃道生眼珠子差點掉下來,這種韌筋在冥界,可是連鬼差級別的對手都難得切斷,否則它就不是死亡之海的骨鯨最值錢的材料了。

可是這種妖物手上的弓箭有這麼厲害?遠距離就可以射箭,近距離就當成了砍刀,還是異常鋒利的那種?

這下沒轍,黃道生再次拿出他的紀念版攻城強弩,這種強弩只有三支箭,射一次就三支一起出去,重新裝彈又要花費很長時間。

嗖!

唰唰唰!

兩人對射一次,交換了一次角色。

黃道生這次沒有辦法躲開,肩膀上中了一箭,幽冥鬼氣鎖子甲的效果越來越差,來到人界這幾天沒有辦法補充幽冥鬼氣,如同當年他胸前傷口的鬼氣消散一樣,漸漸失效了。

這一箭沒有刺入肌肉,被內側的魔鬼魚內甲擋住了,雖然沒有刺入肌肉,但是尖銳的箭頭,還是讓內甲中的受傷部位猛烈的破裂,隔着衣服照樣能對皮膚造成創傷!

但幸運的是,妖物也沒有討到什麼好。

射程4oo米的攻城強弩,可不是這麼容易就躲過去的,它的度絕對不比妖獸射出的箭矢度慢多少,三支長矛粗細的箭矢,兩支打在了變異妖獸身上,第三支打飛,沒有對妖物本身造成傷害。

“吼!”

巨大的疼痛讓妖獸瘋狂起來,原地掙扎,想要甩開背上的人。

這本來就是妖類用妖力控制的異獸,而不是常年累月馴服的坐騎,妖物灌注的妖力不夠,不小心被甩了下來。

異獸帶着短箭向黃道生撲過來,它記得是誰傷了它,攻擊他是它的本能天性。

刷!

一道藤蔓伸過來,迅在水箱的一隻固定腳石柱上纏繞兩圈,藤蔓的頂端迅捆住了異獸的一條後腿。

異獸狂奔的度一下子就停住了,將藤蔓崩的筆直堅挺。

凌草躲在一堆鋼板後,不敢直面妖物的弓箭,只能通過這種方式爲黃道生減輕壓力。

黃道生迅跑動着,手中還在不斷的拉扯攻城強弩的機括,一點一點爲它裝上備用的箭矢。

嗖嗖嗖!

這次是連珠箭,三支箭矢呈品字形,對準了黃道生的背心射過來。

沒有辦法抵擋!

黃道生一個驢打滾,藏到鋼板堆後,手上不停的轉動機括,將第二支箭裝上去。

不能這麼捱打!

黃道生隔空甩出去一顆掌心雷,也管不上有沒有炸到目標,趁此機會裝上第三支箭,向鋼板堆另外一邊跑去,那裏是凌草和變異異獸對峙的戰場。

凌草已經被妖獸掙脫斷了幾根藤蔓,這些連着本體的植物,每被扯斷一根,就會受到一定的傷害,如果不是手頭的微型妖丹數量夠多,恐怕凌草早已被變異的妖獸撕裂成了碎片!

黃道生對準了狂的妖獸,射出強弩中的箭矢,同時拉過凌草,趁亂跑到了天井口建築後。

妖獸被三支粗箭矢釘死在了水箱上,出驚天的悽慘吼叫聲,向四面八方傳開,然後漸漸的失去了活力,再也不動了。

而落了一地的斷裂藤蔓在水的浸泡下,似乎又恢復了一點生命,在剩下的這根完好長藤遊走下,像大型掛車一樣,一截一截全部附在遊走的長藤上。

嗖!

一支箭突然從背後的牆上傳出來,正好釘住了凌草手裏的藤蔓,讓她一陣難受,身心受到劇烈的創傷,捂着胸口吐出一大口清澈的液體!

黃道生的怒火瞬間燃燒起來,不可饒恕!

……(! 變異的妖獸頭領在死之前的怒吼,引了這幢商場周圍低級異獸的巨大騷亂。

數不盡的異獸開始從樓道中衝擊天井,而有更多的高級異獸試圖從其他的地方跳上天台,比如說通風道,外牆清洗作業臺,以及電梯井外壁。

凌草難受的指着大概的方向,虛弱的說道:“那邊……你原來站的那個地方……”

黃道生捂住凌草的鼻子,甩出一包特製遷躍獸糞便的粉末,將天井建築旁邊變成了一片灰煙區。

這裏面加了閃光的粉末,只能把它當成閃光彈使用了!

黃道生扔出一塊燧石,落地後瞬間冒出小太陽一般的亮閃。

在奔出去的一瞬間,黃道生帶起一股氣浪,吹散了灰煙,也是怕凌草受不了這種奇特的臭味,加劇了她的不適嘔吐。

最後還剩下一個大威力炸彈,黃道生顧不上這麼多了,直接對着鋼板堆角落扔了過去。

什麼狗屁結界,什麼普通人,老子都沒命了,還管的上你們!

轟!

巨大的爆炸威力,將堆在一起的鋼板炸的移位變形,連距離稍遠的建築防水牆,也被炸翻了一塊,開始簌簌往外掉磚塊和牆灰。

黃道生如同急潛行的豹子一樣,彎腰奔跑,正好看到了艱難掙扎的妖物,一圈砸在了這張長相俊美的臉上,瞬間刺出了四個帶着綠色液體的大窟窿,接着就是第二拳。第三拳。

“吼!”

不遠處傳來大量異獸的吼叫聲,黃道生來不及多想,提起妖物的身子,沒有忘記那張威力奇大的長弓,一把抓起來,飛快的向凌草跑去。

天井口附近已經開始生戰鬥了。

擋門的那塊鋼板被幾個大力的異獸擠出一條縫隙,急不可耐的異獸開始鑽縫出來。

另外從電梯外牆攀爬上來的異獸瞄準了凌草,但是被機智的凌草用藤蔓緊緊纏繞住,給黃道生贏來了寶貴的時間。

黃道生將妖物的屍體扔在凌草身邊吼道:“趕有用的快點拿!”

手中飛石索接二連三的扔出,將幾頭不能動的妖獸打的稀巴爛。接着轉過身。用身體撞飛了水箱那頭跑上來的兩頭異獸,瘋一樣用拳頭打着異獸的頭。

凌草驚呼一聲:“好了!”

黃道生轉身吼道:“低頭!”

嗖!飛石索從凌草的腦袋上面飛過,纏住了一隻剛剛爬上來的異獸。

黃道生跑過去背起凌草,迅撤離這個該死的鬼地方。路過水箱。凌草伸出手。釋放出藤蔓,將變異的妖獸頭領捆住,拉扯離開水箱。

而黃道生像是吃了藥丸的蜘蛛俠。從商場頂層的邊緣向下跳過去。

半空中的藤蔓像是通靈的觸手一樣,卷着變異頭領擋住黃道生身下,兩人重重的摔倒在隔壁相差四層樓的高臺上,出一聲悶哼聲。

身後的追兵仍然在瘋狂追趕,黃道生放下凌草,在烙印中尋找掌心雷,可是找來找去,就還剩下兩個,實在是捨不得扔。

黃道生苦笑着抽出長劍,說道:“快點處理這個傢伙,我來對付追兵!”

四頭異獸不要命的從四層樓高的房頂跳下來,這種巨大的衝擊力,讓黃道生也無法直面。

“喝!”

黃道生怒吼一聲,試圖用聲音將這些傢伙嘲諷過來。

可異獸是衝着它們的頭領而來,沒有妖物的指揮,以及異獸頭領的吼叫,誰還管黃道生的死活……

“去你嗎的!”

黃道生甩出一根飛石索,接着從後面砍翻了一頭異獸,而凌草的藤蔓緩解了另外兩頭的衝擊,被黃道生衝上來,一劍刺穿一個,還有一個一腳踢飛。

“收好了!”凌草興奮至極,這次雖然辛苦,但是殺了一頭變異的5級異獸,還殺死了一個6級水平的妖物,獲得的異獸精魂,以及高等級妖丹,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寶物!

“捆好我!我可要瘋了!”黃道生背起凌草,任由她伸出藤蔓纏繞住自己的胸腹間,瘋一樣的跳躍着,偶爾藉助藤蔓的力量,在樓羣間瘋狂逃竄。

此時該死的電話又響了起來,但是黃道生不得不接,因爲知道這個電話的只有炎火和田老大他們。

“舒克!你是不是鬧的很大?怎麼全國各大城市都有異動?”炎火急促問道。

黃道生苦笑道:“大哥……差不多整個安西市的異獸都來追我了……我手下的百來個地府陰兵恐怕被吃的連骨頭都不剩,我現在正在拼命逃竄呢!看哪……下面這條街上面,恐怕有三十……五十……六十頭異獸是有了的……我殺了一個6級的妖人……還有一頭異獸頭領……不說了,你們趕緊的,要是時機耽誤了,就太可惜了……”

掛斷電話,黃道生知道,炎火和田老大肯定會抓住這個好機會,不說別的,他們主要的兵力都放在上滬,讓他們埋伏進攻一個南城應該沒問題吧?

南城也是級大城市,地理重要性,經濟重要性,中國人都知道,以上滬爲核心,向蘇省進,慢慢打下和京城之間的通道,一步步建立根據地。

黃道生搖搖頭,想這些沒用,現在是逃命的時候,好像來到了財經學院附近,已經沒有更多的建築可以讓他攀爬了。

這樣黃道生就不得不落地逃跑,極有可能陷入異獸的包圍圈中!

出乎意料,越靠近財經學院,路上的異獸越少,普通的人類倒是絲毫不減,街上大多以學生爲主,街邊的商鋪生意也很不錯。

黃道生放下凌草,揹着這麼一個大美女,在街上撒丫子的瞎跑,肯定會被人圍觀的。

兩人攙扶着往大雁塔方向前行,看見身後沒有追兵,猶猶豫豫原地休息了一下,黃道生乾脆接着買水的機會,問了問周邊的小商販。

“老闆,這周圍有沒有什麼特別一點的地方?”黃道生遞給凌草一瓶純水,這個她是最愛,倒不喜歡果粒橙之類的果汁。

“特別的啊……”這猥瑣大叔看了看凌草,伸手一指:“往那邊走1o米,上二樓,那地方安靜,衛生,隱蔽,好多財大的學生情侶都過來這邊玩,又不貴……沒招牌啊先說好,都是口口相傳的……”

黃道生哭笑不得:“大叔,我不開房!我就想問問,有沒有什麼一般人都難得見到的,比如一些傳說,神話,信徒之類的……”

大叔一拍桌子,義正言辭,呵斥道:“小小年紀,就想搞歪門邪道!咱們黨是無神論的忠實擁護者,怎麼能相信這些迷信思想呢?小夥子,你還是走吧!最近那個啥功法,社區管的嚴,見一個,逮一個!”

江山策攝政王娶夫 得了,這周圍沒有什麼特別的,最特別的,只有大雁塔這個地方。

黃道生沒有輕易靠近,這裏是驅魔人小隊消失的地方,也是這麼多異獸不敢靠近的地方,任何舉動都可能將他們兩人也帶入危險中,很有可能也會如同驅魔人小隊一樣,神祕消失。

問了問附近哪裏有賣電動車自行車的地方,黃道生直接刷卡買下一輛充好電的電動車,連票都懶得要,更懶得提及上牌照的事情,就這樣騎了出去,反正他只是用來驗證自己的判斷而已。

圍着大雁塔附近,越靠近,異獸數量越少,而越遠離,比如在距離5oo米外的公園那邊,異獸的數量纔多起來,幸虧周圍的人少,黃道生直接捏破一個水晶,和凌草兩人輕鬆幹掉六隻異獸,並且成功的吸引住其他巡邏的隊伍。

黃道生故意騎車往大雁塔方向逃跑,從後視鏡中看見,繼續追逐的異獸越來越少,大部分都掉頭離開,而到了大約2oo米附近,更是一隻異獸都看不見。

難道這個大雁塔,真的那麼神?難道它是人界最後一片淨土,可以保護人類不受異獸侵害?

想到天樂的解釋,黃道生突然明白了“大威力的法器出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 黃道生沒有衝動的進入大雁塔,而是像普通遊客一樣,隨便在附近的報亭裏買了一份大雁塔遊覽手冊。

看了它的歷史意義,再聯想到冥界最高神地藏王菩薩,黃道生確定,大雁塔就是一處佛教聖地,或者說,大雁塔被具有巨大佛法威力的法器保護着,直接震撼了冥界宵小,讓它們不敢靠近百米距離。

看着凌草,黃道生突然問道:“妹子,如果這個地方關押着你最親近的族人,你會不會義無反顧的衝進去救她們?”

凌草猛點頭:“當然了!”

黃道生笑的有點尷尬:“那如果你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麼,前途未明,生死不知,你也會立刻衝進去?”?? 最強靈魂收割者350

凌草繼續點頭:“既然族長她們都進去了,我爲什麼不能進去?而且就算是死,我也希望能和族人死在一起,也強過孤零一人,偏於一隅,埋在一個誰也不知道的地方,連想起我的人都沒有……”

黃道生無語了,看來還是冥界的妹子單純,喃喃說道:“這幾天我只顧着忙我的事情,沒有帶你去見紫衣,你會不會恨我?”

凌草牽着黃道生的手,微笑道:“怎麼會恨你?我知道你的時間寶貴,耽誤不起,就算見不到紫衣,我也不會有任何埋怨。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心滿意足了……” 女帝她只想搞事業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