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只不過要煉製道衍劍,所需的煉器材料卻是個大問題,雖然離央從星隕秘境中獲得了大部分煉器材料,甚至主材之一的太元虛金也有。

2020-11-05By 0 Comments

但剩下的其餘煉器材料暫且不論,另一種主材九淵魄玉,都不知要到哪去尋。

「不管如何,總歸要努力一番,若真能在金丹境之前煉製出道衍劍,作為我的本命法寶,對我未來的修鍊之道絕對有莫大的幫助!」

將手中的元良劍收起時,離央的目中露出了莫大的執著之意,因為本命法寶必須在築基境時煉製出來。

而本命法寶對修士至關重要,將陪伴著修士歷經各種劫難,一同蛻變,所以修士對於本命法寶的煉製,都極為看重,離央自然也不例外。

一番思索打算后,離央手中光華一閃,又出現了兩樣物品物,正是追風拳譜同一封已經泛黃,卻保存完好的信封。

低頭看著手中的這兩樣物品,離央的目中漸漸出現了迷離之色,恍惚間自己又回到了那個小山村…… 原來,修士從鍊氣期開始,總會服用許多的丹藥,而正所謂是葯三分毒,丹藥也同樣如此,而且越是低級的丹藥裡面所蘊含的丹毒也就越多。丹毒的存在可以影響修士的修鍊速度,甚至會讓修士突破瓶頸時變得異常艱難,因此,這也正是那些依靠丹藥修鍊的修士總是難以突破瓶頸的原因所在了。

而無垢丹的存在則解決了這個問題,因為它可以清除修士體內的丹毒,理論上講,如果有足夠的無垢丹,修士就可以依靠丹藥快速的進階,突破瓶頸也將變得容易許多,但可惜的是,無垢丹卻是十分難以煉製的丹藥之一,據說,就是五階煉丹師也不能保證十分之一的成丹率。因此,這無垢丹一直都是修仙界一丹難求的靈丹之一。

「好了,你去找沈堂主吧,最近黑水皇朝逼迫的越來越甚,必要時給他們一點顏色。」董晚霜對萬青山說道。

「是。」萬青山施了一禮,轉身離開。

又是兩個月時間悠悠過去,楊鳴終於從房間里走了出來,原來,隨著修鍊的繼續,楊鳴發現自己修為的增長變得越來越緩慢,到後面甚至修鍊五日才有先前一日的效果,便索性結束了閉關。走出房間,楊鳴發現華夏商會的那枚紫金令牌上有人給自己傳訊,查看后得知這訊息竟是兩個月之前發出的。

看著天色尚早,楊鳴便出門朝著華夏分會而去。來到分會,進入密室之中,楊鳴等了約摸半個時辰,房間內就進來了兩道靚麗的身影。

「晚霞(晚霜)見過公子。」姐妹倆向楊鳴施禮道。

「嗯,起來吧。」楊鳴扶起兩人,打量了董晚霞幾眼,說道:「不錯,金丹中期了,看來晚霞你沒少努力修鍊。」

「這要多謝公子才是,幸虧公子提供極品靈丹,我才能如此快速突破的。」董晚霞向楊鳴道謝道。

「哈哈,不必如此,你傳來訊息有何事稟報呢?」說了幾句,楊鳴就直入主題。

「是這樣的,公子,商會近期得到了神殿的支持,各國的分會都發展的很順利,也為公子收集了大量的資源,當然,主要是收購了一份無垢丹的丹方,特來獻給公子。」說著,董晚霞將十數枚儲物戒指和一枚玉簡交給了楊鳴。

「無垢丹?」楊鳴思索了片刻,驚喜的起身問道:「可是那能夠清除丹毒的無垢丹?」

「正是此丹。」董晚霞點頭道。

「好,此事辦得不錯。」楊鳴滿意的點頭,接著問道:「只有這一件事嗎?」

「還有就是神殿那邊的事了,晚霜你來稟報公子吧。」董晚霞將董晚霜拉到身邊,對楊鳴說道。

「公子,兩個月前,神殿高層召開會議,周詩白提出可以拉攏水月派,我便派出萬青山堂主……」董晚霜將收服水宮月和金曼荷的經過向楊鳴講述了一遍。

聽完董晚霜的講述,楊鳴有些意外,沒想到只是幾個月的時間,董晚霜就收服了名震秦國數百年的水宮月和金曼荷,不由的問道:「這麼說,她們馬上就可以突破元嬰中期了?」 「啾啾……」

兀自呆在房間一角的青鳥,這時爪子中抓著的靈石徹底化作了一塊普通玉石,遂翅膀一扇,飛到了離央身旁,好一陣叫喚著。

而被青鳥這麼一陣叫喚,離央也立即回過了神來,看著青鳥這副模樣,離央哪裡不知道它的意思。

「我現在倒希望你懶點!」

將手中的兩樣物品收起,離央面露無奈之色,隨後取出了十多塊靈石放在了床沿邊上。

「啾啾!」

看到離央放在床沿邊上的靈石,青鳥目光一亮,尾部一根羽毛青芒閃過時,床沿邊上的靈石便被它給收了去。

「沒了!我現在窮得很!」

望著青鳥收了靈石后,還直勾勾地盯著自己,明顯是嫌少,離央對著它兩手一攤。

「啾啾!」

見此,青鳥有些不滿地沖著離央叫喚了一聲,隨後扭頭飛向了一邊。

「真是一隻沒良心的鳥!」

離央對著它笑罵了一句后,忽又想起了什麼,心念一動間,太儀鼎便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自從上次太儀鼎吞了道初之物,也就是那縷紫氣后,離央便一直沒有進入過鼎內空間,此時忽然想起,便打算進去看看在吞了道初之物后,鼎內空間是否有變化。

下一息,隨著太儀鼎鼎口處,一道混沌光芒掃過整間客房時,離央包括青鳥的身影皆消失在了房中,隨之太儀鼎也直接隱入了虛空之中。

「啾啾?」

原本正在房間中的青鳥,忽然發現自己換了一個環境,全身羽毛瞬即豎起,不過下一刻,當它看到周圍的環境有些熟悉,還有身旁神色從容的離央時,目中露出了疑惑之色。

「居然變得這麼廣闊了!」

至於離央,雖然臉上神色從容,不過當他放眼看向鼎內空間時,目中有一絲詫異之色閃過。

因為此時的鼎內空間比之前更加的廣闊,粗略估計,至少有一座小型城池面積般大小,而有一點不變的是,鼎內空間依然一半是水,一半是陸地,仿若兩條魚兒環首相交。

忽地,離央目光一動,隨即身形消失在了原地,等再次出現時,來到了水面上空,低頭看下去時,下方竟是多出了一個方圓畝許的小島,這在之前是沒有的。

身處半空中的離央望著下方小島略一沉吟后,身形直接落在了小島上,彎身抓了一把泥土在手中一番查看后,五指張開,任由手中泥土落下。

隨後離央身形一晃,再次出現時,來到了一個同樣畝許大小的水池邊上,除了水中多出了一個小島,陸地這邊同樣也多出了這麼一個水池。

也就是這時,一個玄白衣衫罩體,看上去粉嫩可愛的的女童突兀的出現在了離央的身邊。

察覺到身邊的動靜,離央側頭看去,當一看到這名女童,神色驟然一變,就要出手,但忽又硬生生地停住了,看向女童的目光變得驚疑不定起來:

「你……是太儀?」

乍一看到女童,離央也是嚇了一跳,但念頭一轉,這太儀鼎除了自己外,基本不可能有其他人進來,而且還是一名女童,特別是這女童身上的氣息同太儀鼎一般無二。

「除了我還能有誰!」

看著一驚一乍的離央,女童似乎對離央沒能第一時間認出她自己有些不滿。

離央聽言后,則是深吸了一口氣,他對女童的話沒有絲毫的懷疑,也不需懷疑,畢竟太儀鼎一直在他的體內,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難道是那道初之物助你化成人形?」

片刻后,恢復了冷靜的離央對著女童開口問道。

「將道初之物煉化后,本體在天劫中所受到的傷害已然恢復。」

女童點了點頭,但隨即又道:

「雖然本體天劫對本體的傷害已經恢復,不過內在的一些東西卻不是那麼容易補全的!」

「內在的東西?」

原本聽到女童說到太儀鼎所受的傷害已然恢復,離央目中露出了驚喜的神色,但女童的下一句話,卻又令離央臉上的神色變得驚疑不定起來。

「關於這一點跟你說了你也無法理解,等你到了一定境界的時候,自然會明白!」

女童看著離央臉上的神色變化,用一種老成的語氣隨口就應付了離央的疑惑。

聽著女童這般語氣,離央臉皮一抽,心中嘆了一口氣后,也沒有再去詢問這所謂的內在東西到底是什麼。

不再理會女童,離央身形一閃,來到了一株高七尺不到的碧綠植物邊上。

「居然變成了一株普通的植物!」

望著眼前的天玄靈株,離央的眉頭深深皺起,雖然靈株的模樣略有變化,但離央還是能認出它,只不過此際卻是在它身上感應不到絲毫的靈氣波動,就如同一株普通小樹苗一般。

「你種的這株靈株著實是奇怪,在我煉化道初之物的過程中,它也吸收了一定量的道初之物,存儲在根部位置,隨之的是它原本蘊含的靈氣,也紛紛收斂於根部!」

許是無聊,女童也跟著來到了天玄靈株的邊上,看到了離央皺起的眉頭后,忽然開口說道。

「收斂於根部!」

離央聽言,遂放出靈識,探入了泥土中天玄靈株的根部,果然感應到了一絲異常的古怪波動。

「對了,還有另外一株靈植,在吸收了道初之物后,也結出了一個奇怪果子!」

在看到離央收回靈識,似乎陷入了沉思之際,女童又忽然開口說道。

「結果……難道是……」

陡然聽到女童這話,離央眉頭一挑,鼎內空間如今除了天玄靈株外,便還只剩下啟神蓮以及那株瓜藤般的特殊靈植。

沒有猶豫,離央身形又是一閃,來到了一株早已枯萎的靈果樹邊上,而在枯萎的靈果樹上,則是纏繞著一根青藤。

「一個葫蘆!」

此刻離央目光看去時,發現青藤之上,竟是掛著一個巴掌大小的深青色葫蘆。

「原來這奇怪的果子叫葫蘆!」

女童的身形再次悄然出現在離央的身邊,看著掛在青藤上的葫蘆嘀咕了一聲。

「也許要等它徹底成熟后才能看出它的奇異之處吧!」

離央放出靈識朝著葫蘆覆蓋而去,感應到的只有葫蘆中蘊含著驚人的靈氣,其它卻是什麼也沒發現,只能收回了靈識。

「懶鳥,你是要呆在這裡還是跟我出去?」

在了解了一番鼎內空間的變化后,離央飛臨水面,朝著在下方大片蓮葉中的青鳥出聲詢問了一句。

「啾啾!」

埋頭在一個蓮蓬上啄食蓮子的青鳥,在聽到離央的聲音后,抬頭叫喚了一聲后,便繼續埋頭啄食著蓮子,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或許是鼎內空間的特別,如今的啟神蓮早已長成了一大片,甚至結出了蓮子,但卻只是蘊含著極少靈氣的普通蓮子而已。

「好!那你便留在這裡吧!其它的蓮子隨便你吃,但那一朵蓮花不能動它!」

既然青鳥暫時想留在這裡,離央也不勉強它一定要跟自己出去,不過卻是指著一朵有七色霞光繚繞的特殊蓮花,警告了它一番。

這朵特殊的蓮花,也是在太儀鼎煉化道初之物的過程中,同樣吸收了部分道初之物后,開出的特別花朵。

而在警告了青鳥后,離央心念一動,身形便消失在了鼎內空間。

與之相對的,客房中突兀地出現了離央的身形。 「水宮月已經在元嬰初期停滯了兩百餘年,而金曼荷也停留了不短時間,因此都可以說是積累深厚,現在有了公子的極品絳雲丹,突破元嬰中期應該不在話下。除此之外,還有一件事,那就是水月派掌門徐素虞,已經向我提了幾次打算將她們宗門內的一些弟子推薦到神殿當中,因為水宮月一直閉關,我便暫時沒有答應此事,還請公子示下。」董晚霜繼續向楊鳴彙報道。

楊鳴沉吟了片刻,點頭說道:「那徐素虞身為水月派掌門,想必不會無端的自做主張,此事必定是得到了水宮月的授意或是首肯,你只管放心去做就是。」

「是,公子。水月派全部都是女修,如果加入神殿,我想再新建一個青鸞堂安置她們,日後也方便服侍公子,不知公子覺得如何?」董晚霜臉帶笑意的說道。

「我又不是皇帝,要那麼些女修服侍我幹嘛?你要新建堂口全由得你,只是服侍之類的話以後就不必再提了。」楊鳴被董晚霜的話搞得有些哭笑不得。

「哼,誰說公子不能做皇帝的,只要公子願意,我們姐妹必定將整個秦國獻給公子。」董晚霜哼了一聲說道。

「不錯。」旁邊的董晚霞也點頭附和。

「好了,此事不必說了,明日此時,再在此處見面吧,我給你們一些無垢丹,也好提升你們的修鍊速度。」楊鳴說完就離開了密室,頗有一些落荒而逃的架勢。

直到楊鳴回到住處,小靈突然在他耳邊說道:「主人,這次的資源品質都很高呢。還有,小靈覺得主人你做皇帝也挺好呀,可以更方便收集資源呢。」

「你不懂的,」楊鳴在心裡說道:「做了皇帝哪還有時間修鍊,再說現在也一樣可以收集資源。好了,你還原完了嗎?」

「哪有這麼快,晚上應該差不多。」小靈回答道。

「那你快點,我看看這無垢丹的丹方。」楊鳴說了一聲便不再理會小靈。

子夜時分,楊鳴正在參悟星斗劍陣的時候,耳邊突然響起了小靈的聲音:「呼,累死我啦,終於還原完了。」

「完了嗎?小靈你辛苦啦。」楊鳴安慰了小靈一句。

「是啊,主人,這次的資源品質果然不錯,有不少以前沒有的東西哦,應該是從其他國家收集的。」小靈的聲音也透著一股興奮。

「哦?你說說看有什麼好東西?」楊鳴問道。

「有一小塊星空秘銀哦,不過只夠鍛造一把飛劍而已,也不知道誰浪費了這塊材料,還有幾朵養顏花,可以合成定顏丹呢,還有一些星辰石呢,這個可以合成元嬰期的傀儡呦。」小靈如數家珍道。

楊鳴聽了也覺得運氣不錯,要知道星空秘銀可是可遇不可求的極品材料,不過他還是問小靈道:「小靈,星辰石有多少呀,能合成幾具元嬰期傀儡呢。」

「跟星火石差不多,合成一具元嬰初期的傀儡需要兩塊星辰石,元嬰中期的傀儡需要五塊,元嬰後期的傀儡需要十五塊,元嬰巔峰的傀儡需要五十塊。現在咱們剛好有五塊星辰石呢。」小靈快速的回答道。 重新出現在客房中的離央,看了一眼虛浮在自己身前的太儀鼎,念頭一動,太儀鼎便化作了一道光沒入了他的丹田之中。

「接下來的時間,就沉下心來修鍊吧!」

離央在床上盤坐下來后,考慮到後面的雷元谷之行,遂打算接下來剩餘的時間都用來修鍊,盡量再提升幾分實力。

不過就在離央閉目之際,眼角餘光忽然看到有黑白之芒一閃而過,復睜開眼,看到了女童有些氣呼呼地出現在他面前。

「太儀?」

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一雙黑白分明大眼氣呼呼的盯著自己的女童,離央滿臉的疑惑。

「哼!」

女童盯了離央好一會兒,才從鼻腔中發出了一聲冷哼。

「你這是怎麼了?」

離央著實是有些莫名其妙,尤其是這次太儀化作女童后,性格實在是變得有些古怪,而早在之前,根本就不是這樣的。

「我還有話都沒說,你怎麼說出來就出來了?」

妲己很忙:妖妃要直播 看到離央臉上那莫名其妙的表情后,女童似乎更氣了,竟是雙手一個叉腰的質問了離央一句。

不管太儀鼎的來歷如何,現今本質上離央作為它的主人,自然擁有隨時進出鼎內空間的權力,除了偶爾太儀鼎煉化如道初之物這類奇物陷入沉寂狀態時,連作為鼎靈的太儀都無法阻止離央進出。

「那你有什麼要跟我說的?」

看著面前的女童,離央頗有些頭疼,語氣中滿是無奈的開口說道。

「裡面太過單調了!」

這次女童倒也乾脆,對著離央說了這麼一句后,身上黑白光芒一閃,竟然就這樣重新回到了離央丹田中的太儀鼎本體內。

「……」

目光看著面前的空蕩蕩,離央嘴巴微張,卻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女童氣呼呼地來找自己,就只是為了說這句話,一說完就瞬即回去了?

「的確,鼎內空間那麼大,不能浪費了,到時再弄點靈草靈藥進去種植!」

好一會兒,離央才苦笑的搖了搖頭,他自然也聽懂了女童的意思,心中也開始合計著到時再想辦法移植些靈植進去。

心中念頭轉動著,離央重新閉上了雙目,摒棄掉心中的雜念后,開始進入了修鍊的狀態中……

眨眼間,小半個月的時間一晃而過,這天離央從修鍊的狀態中蘇醒了過來。

「算算時間,距離雷元谷開啟應該就在這兩天了!」

離央只是進入淺層次的修鍊狀態,對於外界的時間流逝還是有所感知的,估算到雷元谷應該快要開啟了,所以才結束了修鍊。

忽的,離央似是感應到了什麼,目光驟然看向了房門那邊。

果不其然,下一刻便從房門上傳出了「咚咚」的敲門聲。

離央目光一閃,從床上下來,走到房門處,拉開了門閂,打開房門后,看到了臉帶笑意的何青川。

「離央師弟,你可算是結束修鍊了!」

一看到離央開門出來,何青川便這樣對著離央開口道。

就在離央修鍊期間,何青川曾兩度過來找他,想邀請他到玄府天淵,不過由於離央處於淺層次的閉關修鍊中,自是沒能請成。

「進入雷元谷前,能多提升一點實力也是好的!」

聽到何青川的話,離央笑著說道,隨後又伸手一請道:

「何師兄,有什麼事裡邊坐著說吧!」

「不用了,這次過來,主要是將這雷磁球交給你,這是進入雷元谷的磁引,我還要給景道友和白師弟也送一個過去!」

何青川搖頭拒絕了,說話間取出了一枚龍眼大小的半透明圓球,遞給了離央。

「有勞何師兄了!」

聽到這圓球是進入雷元谷所需要的磁引,離央神色一動,接過了何青川遞過來的圓球。

「那麼,離央師弟記得明早到演武場會合,我就先走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