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只是秦偉也不是善茬兒,老路速度快,秦偉速度自然也不慢。在老路就要擊中自己身上之時,秦偉從虛無中突然閃現,單掌劈向了老路的頸部。

2021-01-30By 0 Comments

秦偉當然知道這一掌老路鐵定能避開,但他猜到老路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麼?

事實跟秦偉猜的一樣,老路揚起手中兵器,姑且稱它做哨棒吧!使出七成力道迎上了秦偉的掌峯,眼看就要磕在一起老路正要揮出哨棒,秦偉猛的一個回身,整個身子以一個詭異的角度錯過了哨棒的攻擊範圍,然後在老路一愣的瞬間輕輕一指點在了老路的腰間。

老路腰間吃疼,但讓他吃驚的事情還在後面!

三重氣旋可是秦偉修煉的第一門武技,多次使用之下已經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老路年歲有些大怎能抵得住,當場就中了招。

只是秦偉沒想到老路的心性竟如斯堅強,即便被自己三重氣旋連續擊中,但老路依然雲淡風輕,還是那副成竹在胸的樣子。

秦偉不知道老路的自信來自哪裏,或許是臨時前的豁達吧?秦偉不無惡意的想着,他怎麼也不會想到這次還真讓他給說對了!

老路祖籍安徽,少時師從黃山派。後來到國外發展,也算是受盡了白眼,但心性兼任的他並沒有被生活褪去菱角。

二十多歲的時候因爲看不慣老闆欺壓華人,奮起反擊將店老闆當場格殺,隨後被FBI列爲頭號通緝犯。

走投無路的老路通過華人幫結識了一個神祕組織,而他本人也被招了進去,因爲本身就是異能者,而且身兼華夏美國格鬥術,老路很快就被任命爲小組分隊長。

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從此噩夢就開始了。

毒品,人蛇,綁架,勒索、、、

組織幾乎幹遍了所有的壞事,而他雖然沒有親自動手,但在老路看來也是幫兇。

上個月組織突然決定撤出美國,當時老路就察覺到了什麼,但想到離開美國就可以回家了心情頓時就大好起來,畢竟落葉歸根是每個華夏人的夙願。

然而當他們通過特殊途徑進入華夏國之後,老路發現這跟他的初衷完全背離了,他們被分開管理,而且不允許任何人未經同意私自出去,當然了老路相信組織也不會同意誰出去的!

看着安裝好的C4**,還有一個個電腦高手的到來,老路猜到組織要在華夏做‘大事兒’。只是他雖然知道,但他又沒有辦法,一來他逃不出去,二來逃出去了也沒人信他!

老路的落寞秦偉盡收眼底,他雖不清楚老路爲什麼會在對戰中出現這種表情,但理智告訴他現在還不是追究這事兒的時候。


老路的功夫不弱,雖然他不是修煉者,但異能者的體魄本就強於常人,再加上他有練習過一段時間的武術,總體算起來實力還是很強大的。

秦偉不打算繼續手軟了,看着老路,淡然道:“老路,咱們一招定勝負!你輸了,我帶走這裏的所有人,我要是輸了,任由你處置,如何?”

老路不清楚秦偉怎麼會提出這樣的條件,他難道不清楚自己的實力,要戰勝自己只是時間的問題嗎?

不過老路雖然心中有問題想問,但眼前的局勢由不得他打半點馬虎眼,點頭應道:“好!”然後就揮舞着哨棒向着秦偉發起了最後的反攻,哨棒在他手中像是蓮花似的發出道道白光,在燈光的照耀下平添了無數妖冶。

看着毫無章法的棒法,秦偉的沒有微微皺起,他差不多已經猜到了老路的意思。但秦偉自認不是好人,但還不至於欺負一個就快要入土的大叔!

三重氣旋已經將老路打成了重傷,雖然他掩飾的很好,但秦偉依舊察覺到了老路的痛楚,在心底嘆道“何必呢?”

然而下一刻,秦偉發現老路的身體軟綿綿的倒向了自己。


再一細看,不知什麼時候自己發出的真氣流已然在老路的肚子上穿了一個血窟窿,血液此刻正汩汩的往外冒着。

秦偉一霎間傻了,雖然料到了老路會選擇死這種方式,但他始終還是死在自己手上,這讓秦偉如何能寬慰?

老路看着秦偉臉上的懊惱,用盡最後的力氣向秦偉招了招手,然後顫巍巍的說道:“後、、、後生,你、、、過來,我、、、我有話、、、要、、、要、、、跟你說、、、說、、、”

老路會跟秦偉說些什麼呢?敬請關注下章。 看着突然闖入的秦偉,外圍的幾個守衛藉着槍響聲迅速竄到了地下室。

秦偉因爲在爲柳眉兒療傷,無法抽手反擊。雖然能感覺到危險,而且道靈也示警了,但他還是不能收手!

千鈞一髮之際,厲勝男手中短槍準確無誤的射出。子彈畫着旋兒撞上了襲來的子彈,只聽到“砰”的一聲巨響後,偷襲男子胸口被反彈的子彈擊中,飲血當場。

見厲勝男如此威猛,短短几秒鐘就交待了自己這邊的人,幾人臉上閃過一絲驚恐,手中子彈傾斜而出,目標赫然正是拿槍的厲勝男!

厲勝男警隊第一名的名頭當然不會是假的,在子彈近身那一刻,厲勝男手中短槍“砰!砰!砰!、、、”連續擊出,子彈像是長了眼睛似的撞上了飛來的子彈。

再說秦偉運轉皇極經世,體內真氣沿着特殊的途徑鑽入了柳眉兒的體內,五分鐘之後柳眉兒艱難的睜開了雙眼。

映入她眼簾的是秦偉那雙深邃的眼睛,望着柳眉兒輕聲道:“眉兒,你好點兒了嗎?”

柳眉兒漸漸回憶起發生的事情,突然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哭訴道:“我沒事兒,大鵬呢,他還好嗎?”

秦偉也不知怎麼安慰女人,望了一眼對敵的厲勝男,然後說道:“走,先離開這裏再說!”

厲勝男幾槍過後就將來犯之敵全部擊暈,看到秦偉也將柳眉兒弄醒,臉上看不出是什麼表情,嚴肅說道:“走!”

秦偉將柳眉兒交到了厲勝男的手中,道:“照顧好眉兒!餘下的事兒交給我就好了!”

地下室的槍擊聲早就驚醒了樓上的守衛,因此秦偉呀不敢大意,誰知道他們會不會叫來支援?


在這種環境下,他一個男人必須做出完全的準備,除了要帶完好無缺的柳眉兒給張鵬,也要把厲勝男安然無恙的帶回去。

這是他作爲一個男人的責任!

情況跟秦偉猜的差不多,當他們衝到地面上的時候就看到了不下百人的隊伍。他們的手中或拿着砍刀,或拿着短槍,或拿着棒球棒,一個個目露兇光恨不能現在就將秦偉三人斬於此處。

這時從人羣中走出了一個男人,確切的說是一個大學生!

男人秦偉認識,只是他沒想到會在這樣的場合下跟他見面?

WWW •Tтká n •c○

高昊天,秦偉的同學。

當時因爲雪兒的事情,秦偉就曾被高昊天抓住過,但後來被自己成功逃了出去。沒想到時隔多日,竟然會再次遇上高昊天。

多日不見,高昊天看起來比以前更帥氣了。俊秀的臉龐,白皙的皮膚讓人想入非非。

秦偉收起輕視之心,望着高昊天道:“高昊天,你還真是打不死的小強啊!”

高昊天推開前面的護衛,一雙眼睛像是毒蛇似的盯着秦偉看,夢哼道:“哼,秦偉!你別得意,能逃過今晚一劫再說那些廢話吧!”

秦偉哈哈大笑了起來,道:“高昊天你腦袋被門擠了吧?就這些貨色,你還真敢拿出手啊?信不信哥兒分分鐘就能解決了他們!”

高昊天像是看傻子似的望着秦偉,狂笑道:“秦偉,你還是一如既往的狂妄啊!我當然信你能滅了我,但那又怎樣?哈哈,不怕告訴你,他們是、、、”

看着高昊天的奸笑,秦偉就知道這小子沒安好心,處於安全考慮他選擇了率先動手。

秦偉一邊運轉真氣,一邊往前衝,還沒等他靠近虎視眈眈的人羣,身上的羽紗衣就已然備好。白色的護甲像是鋼鐵俠似的,雖然是夜晚,但今夜的月色很美,尤其是在燈下,秦偉宛如斯塔克衝出天穹,一舉衝進了高昊天帶來的人羣裏面。

厲勝男雖然沒見過秦偉,但也知道眼前的男人跟秦偉之間有過摩擦,因此在秦偉開始發動攻擊的時候她就小心翼翼的退到了後面,一邊將還沒完全好的柳眉兒安頓好,一邊撥通了局長許攸的電話。

“喂,勝男你那邊怎麼樣了?”

厲勝男聽出是許攸的聲音,心中石頭纔算落地,趕緊道:“許局,你趕緊帶人過來吧!今晚有重大發現!”

許攸聽出厲勝男話中的嚴肅,知道是真的出了大事兒,出聲道:“好的,勝男你先堅持住,我馬上帶人過去支援你!”

“嗯,好的,那許局我就先掛了。”

厲勝男也不矯揉造作,說完之後就“啪”的掛掉了電話。

那邊警察局長許攸也趕緊下去聯繫已經快準備好的武警,一場浩浩蕩蕩的抓捕行動漸漸拉開了帷幕。

再說秦偉邁步踏入人羣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自己面對的不像是一夥兒黑澀會,他們更像是有着嚴格軍隊紀律的軍人!

這個想法一出現就讓秦偉的心沉到了谷底,事情遠比他想象的複雜多了。

但現在他也是騎虎難下,如果不反擊的話,不僅是他,就連柳眉兒厲勝男也會喪生此地,這是秦偉不願意看到的。

秦偉不能死,他也不想死,還有那麼多的東西沒弄清楚,如果死了,那就不會再有機會澄清了!

這點兒秦偉比誰都清楚。

看着黑洞洞的槍口,秦偉心一狠,挑起地上的一柄砍刀猛的射出,砍刀以比子彈還快的速度射向了準備偷襲他的人。

秦偉顧不得那人,因爲在他的後面一根球棒散發着無盡殺意即將撞上他的腦門!

躲在人後的高昊天望着有些吃力的秦偉,冷笑道:“秦偉,我知道你是修煉者,但,你怎知我就沒有絕招對付你?生化人大戰修煉者,嘎嘎嘎,多美的場面啊!哈哈哈、、、”

高昊天的冷笑聲秦偉聽的不是很清楚,但生化人三字卻是一字不漏的吹進了秦偉的耳朵!

生化人?

秦偉一愣,這個名詞他比誰都清楚。

當然也是因爲熟悉,所以纔會吃驚!

生化人,豈不是說明天宮組織已經正式開始對外反擊了?

從得到慈厄上人的示警,到慧明大師的指點,這才短短几天,秦偉沒想到天宮組織的勢力就已經延伸到了泉城來?生化人的可怕秦偉早就見識過,但再次面對這些非人類,秦偉心中還是沒有底氣,因爲他心中一直在牽掛的摯愛——雪兒,也是生化人!

但這又能怎樣?

是啊!這沒什麼!

秦偉在心底暗示自己雪兒跟他們不一樣,手中的動作瞬間加快。一個瘦高男子躲閃不及就被他一掌拍在了地上,抽搐了幾下過後沒有了動靜。

然而讓秦偉驚駭的是,拿被他打死的瘦高男子過了沒到一分鐘竟再次活了過來?

他在心底問道:“這也是生生化人嗎?”

外面冷風呼嘯,室內戰火喧天。

秦偉一腳邁出,渾身上下戰意正濃,吼道:“不怕死的都跟老子過來受死吧!”

遠處的厲勝男也察覺到了異常,不過她接觸的東西比較多,到是沒有太多的驚訝,只是感覺到今天的事情似乎超出了她的想象,不知道秦偉能不能安然應付?

PS:今日爆發,一更送到!如果覺得還不錯,給點鮮花推薦吧! 卻說京城事畢,雷猛一戰定乾坤之後,刀無神當即宣佈雷猛爲副幫主,也算是兌現了當初的承諾。

對於雷猛接任天龍幫副幫主一事兒,其餘天龍幫高層無一人反對。畢竟雷猛的戰功擺在那裏,誰敢反對,那好,你也去討份戰功回來!

雷猛謝絕了刀無神的挽留,雖然京城的手尾處理起來還要些時日,但雷猛實在不願意繼續在京城呆着。除了基本沒他的事兒外,泉城發生的事兒他已然聽說,知道秦偉現在正是需要人手的時候,所以就從天龍幫帶走了一百精銳回了泉城。

京城的消息外界暫時並不清楚,除了刀無神想神不知鬼不覺的穩定局勢外,也是爲了兌現當初跟秦偉之間的約定。

華夏國現在風雨飄搖,敵對勢力虎視眈眈,內部矛盾也很突出,而且又有天宮這樣的組織存在,秦偉不得不早作打算。因此在離京之前就私下分別約見了刀無神,周葉青還有云天海三人。

經過之前的幾次合作,秦偉也看出了三人本是性情中人,這些年雖然介於天地門的虎威不敢反抗,但三個幫派之間的聯絡也不在少數!

瞭解了這些情況,秦偉處理問題就簡單多了,合縱連橫不僅適合古代,現在也合適。三大幫派聯手之下,誰能擋路?

本來雷猛是想帶着喜訊回來的,但剛到猛虎幫就聽說了猛虎幫出事兒的壞消息。臉上的喜色頓時煙消雲散,望着李虎道:“怎麼回事?”

李虎也知道雷猛歸順秦偉的事情,當即也不隱瞞道:“我們都被一股神祕勢力攻擊了!”

餘下的細節雷猛不想了解太多,他是下午從京城機場起飛回泉城的,現在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安頓好了帶回的精銳之後,雷猛就出了門。

任誰都能看出雷猛的心情很差,是啊,被自己人捅刀子,擱在誰身上都不好受?

雷猛咬牙切齒道:“孟迪!我會拿你的命祭奠死去的弟兄!”

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關博已經適應了道上的生活,他對秦偉的感激之意就像對老闆的衷心一樣,現在聽到老大可能有生命危險怎麼也不願意繼續呆在總部,雷猛出來的時候他就趕着跑了出來。

聽到雷猛發出的怒喝聲,小關問道:“雷大哥,咱們現在去哪兒?”

雷猛望着遠處,他已經感受到了那邊的殺意,說道:“走,去殺人!”

說完就縱身一躍,再次出現已是百米之外。

小關雖然沒有雷猛那麼彪悍,但經過這些日子的歷練,身子骨也達到了讓人羨慕的程度,幾個轉身也跟在了雷猛的身後衝了出去、、、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