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只見小白夜拿出投鏡,投鏡的鏡面立刻就投影出了一行文字。

2020-11-12By 0 Comments

「費列派和德富門已經達成了初步協議,明日將會聯合進攻明治宗。」

韓靜兒看到這些文字有點驚訝,因為她一開始並不認為單單依靠小胖一人就可以挑起兩個沒有一點關聯的勢力去聯手進攻另一個勢力,因為這樣做很容易會被出賣,最後只會陷入爾虞我詐的死循環,不但需要防備敵人還要防備自己人,分分鐘被人一V二打穿。

「要讓這兩個勢力真心誠意的聯合當然不可能,但是只是讓他們有意合作,那倒是不難。一開始只要小胖展現出足夠的天賦和能力,讓費列派和德富門看中,就算不會死保小胖,也會留意他的動向,加上小胖一直死磕明治宗,那麼明面上費列派會保護他,暗地裡德富門就算不會給予幫助也不會添亂。如果我估計得沒錯,這一次合作還是德富門自己提出來的。」

事實正如小白夜所說,這一次的合作真的就是德富門提出來的,而理由正是小白夜所猜想的那樣子。因為小胖是德富門的間諜他們的人,加上這一次小胖展現出來的力量和潛力實在太過強大,有幾次明治這的人都排除了七級修為的修鍊者來狙擊小胖了,不過都被小胖全身而退,實力非同凡響。這就讓德富門的人起了愛才之心,希望這樣的人才能繼續為他們所用。

而費列派也是這樣想的,因為明面上小胖是他們的人,所以他們也希望保下小胖,讓他能夠一邊歷練一邊成長。而小胖死磕明治宗的理由更是直接:殺父之仇(雖然是胡扯的)。所以這一次的合作就這樣一拍即合,而且有小胖這個間諜在,德富門的人也清楚的知道了費列派的確是有意要先剷除明治宗,所以戒心也稍微放下了一點。

「這。。這都行?」

「這並不需要百分百可行,其實會出現很多不可控制的因素導致小胖的計劃失敗,不過這個計劃本來就是當做意外之喜而已,能行那就加快遊戲結束,不行,那我們繼續等。小胖只是在暗地裡增加了一點可能性而已。」

「大灰狼你怎麼懂這些?你不會也是哪個大能修鍊者重生吧。」韓靜兒一臉疑惑的看著小白夜,畢竟大家都同樣的年齡,憑什麼你懂這麼多?時間大家都這麼一點啊。

「你如果看多一點小說你也懂!」

「騙鬼把你」

「哈哈哈,真的。」

——————————————————–

第二天,事情真的就按照計劃發展,不知道有意還是無意,金色的費列派和黑色的德富門居然有一絲要夾擊明治宗的趨勢。雖然他們之間也有在相互較量,廝殺,但是有百分之六七十的兵力是和明治宗的人廝殺。

「嗯?費列派和德富門?對我們有合擊的趨勢。難道那兩個老傢伙達成了什麼協議?」一個身穿帥袍的年輕男子說道。

「別擔心,這種臨時的合作只會像一盆散沙一樣,加一點外力就會崩塌。把大統領級別的人派出去把,對方不過是想用一些無用的小兵小卒來試探而已。」一個雙目緊閉,在打坐養神的老人家說道。看這一身王霸之氣,應該就是明治宗唯一一個九級的修鍊者了吧。

然而事實卻狠狠的抽了一巴這位九級大能者的臉。

片刻后~

「什麼!?他們居然也出動了大統領級別的人?數量在我們之上?難道。。。不可能的,林將軍和龍將軍兩位將軍留下,其他八級修為的將軍請跟隨我上陣!」穿帥袍的年輕男子應該就是明治宗的統帥了。

只是,他的行動被一道聲音打斷。

「不用留下來了,老夫也一起前往。」

「老祖宗?」

那個九級修為的修鍊者並沒有立刻回答青年的疑惑,而是抬頭望了一會兒天空才說道:「那兩個老傢伙都出動了,我也不能閑著啊。只是,為什麼?」 「兩位老朋友,閑來無事?」

明治宗的白衣白須老人雙手背負身後,一步一步的往天走去,好像有一條透明看不見的天梯在腳下一樣。

呼!

突然,本來空無一物的天空,連雲彩也沒有的天空一道耀眼的金光劃破天際,耀眼的金光連太陽的光芒都遮掩住,光芒好像一道利刃把整個天空都切割開來一般,一個一身肌肉隆起的大漢就站在『金色太陽』的中心,不用看(太耀眼了也看不清)都知道這金光閃閃的太陽就是他弄出來的。

不過讓人驚訝的是,這金光不是他有意這樣子做的,而是他的一頭金髮散發出來的光芒。你不敢相信,一個肌肉隆起,穿著一件露胸虎紋短袖的彪形大漢居然有著一頭,如黃金拉成絲一樣的金髮,絲滑柔順(比德芙還絲滑)。風輕輕一吹居然還有海飛絲特效,只是這一頭美麗柔順的金髮出現在一個肌肉大漢而且頭部還是獅子樣子的大漢身上,那就有點尷尬了。

「哈哈哈,老賀啊老賀,你也有今天咯,你可別怪老獅子我不給面子了,實在是你們運氣背啊。」

「話別說的太絕對。不過我也很好奇,到底是誰有這個能耐讓你們兩個聯合起來」這也是明治宗全體上下都想知道的答案,太奇怪了,真的就不怕被人背後捅刀子?最簡單就是明面上跟你說合作先幹掉明治宗,實際上跟明治宗早已經聯合,來一招引君入瓮,關門打狗。不過他自己知道,這也就是幻想而已,他們根本沒有跟其中哪個勢力有過這也的協議。

「老獅子,你就不怕這是我跟小馬兒的計謀嗎?」

「哈哈哈,老馬娘們,老賀他這樣說呢,你不出來解釋一番嗎?」

「死獅子,你再叫我『老馬娘們』我今天就先弄一道紅燒獅子頭!!」

金色的費列派代表的是黃金獅子族所以主色調是金色,也因為他們的一頭金髮,而明白色的治宗則是銀翅白鶴族所以主色調是銀白色也因為他們本體是銀白色羽毛的銀翅白鶴,而剩下的黑色的黑魔馬族名字就有一個黑字了,不難想象他們身上也會有黑色特徵。

嗚嗚嗚嗚~~~

本來還是被金光照耀的大地突然被黑色的烏雲遮掩,遮天蔽日的烏雲瞬間使得整個交戰區的氣氛都壓抑了起來,一位身材豐滿的少婦穿著一身紫色的晚禮服踩著一雙黑色的高跟鞋在天空中帶著一片烏雲緩緩走來。少婦並沒有黃金獅子說的那樣很『老』,盤起的黑色秀髮和一雙丹鳳眼讓她看上去更加有成熟女人的韻味和高貴。

少婦長得很漂亮,臉也沒有想黃金獅子一樣是動物的臉,而是標準的瓜子臉,只是正如他們的族名——黑魔馬,她們並不是頭髮是黑色才得名黑魔馬,而是他們的膚色,黝黑的膚色,他們黑魔馬一族的本體是一匹黑色的馬,整體黑色。顏色越黑暗,越深沉,證明他們的血統越高,修為越高。

同理黃金獅子的金色鬢毛(人形態是頭髮),銀翅白鶴的銀白色翅膀(人形態會在後背上化作一個白色的翅膀紋身),也是這個道理。修為越高越接近那個顏色。

「老賀,你們退場把,雖然很抱歉不過你們銀翅白鶴族是沒有機會取得城主之位了。」少婦對著老人搖了搖頭。

他們三人同是九級修為的修鍊者,而且他們三人的種族都是在同一個星球上,雖然他們三人的種族不是什麼友好同盟,但是也沒有什麼大仇大怨,平時最多也就是小輩打鬧或者為了某些資源而爭吵而已。

也正因為這種鄰居一樣的關係而他們三人私底下也算是亦敵亦友的關係,平時也有切磋,論道。當初他們三個勢力才可以這麼快速的商量好,聯合起來把其他的勢力都趕了出去,搶得了他們的玉璽碎片。有九級修鍊者撐腰的勢力其實還有一個,而且那個修鍊大能比他們三人還強,。可惜的是比三人都強卻不比三人加起來強。

銀翅白鶴族的老賀搖了搖頭說道:「當初我們三個勢力派出我們三人來,是因為我們三人實力相當而且也有相當的交情,誰也奈何不了誰,就算兩人聯手也不可能留下另外一個,不會造成九級修為的戰力缺損。你們現在是鐵了心要聯手?」

黃金獅子露出大白牙說道:「嘻嘻,老賀我知道你詭計多端,但是這次很不好意思了。」

「哼,你也別太得意,我就看看你們是不是真的能聯合起來。所有人明治宗弟子聽令!全面進攻費列派,不用管德富門,跟費列派死磕到底!」

老賀的計謀很簡單,既然我都要輸了,那就拉一方下水,故意放過德富門的人,讓他們保存實力,然後死磕費列派,到最後他們明治宗當然會出局,但是費列派至少也要減少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戰力,那麼結果就很明顯了。德富門會毫不費力的獲得勝利。而只要費列派的人不傻,那麼這個聯合就沒有必要了,因為怎麼都贏不了,給他人做了嫁衣。(具體可以參考全職法師全國大賽篇的三隊混戰篇,大概就是那個做法。)

這樣做的確十分明智,如果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這一招就足以把這樣的聯盟給打破,如果沒有準備的話~

「什麼!?」

本來老賀還以為這一招足以瓦解他們的聯盟,但是讓他驚訝的是,他們居然兩兩組合在一起。特別是六級修為統領級別以上的修鍊者,每一個修鍊者都會跟另一個勢力同等級的修鍊者組成一個兩人小隊,去共同對抗明治宗。兩兩成隊,二打一。在實力都相差不多的情況下,二打一就等於碾壓。

這些勢力可能不知道,但是小白夜是看過小說的,在白明東的書房就有一本叫做『全職法師』的小說,他記得小說裡面有說過這樣的戰術,所以小白夜提醒小胖,讓小胖把這個破解方法和注意點告訴給了兩個勢力的人,讓他們做好萬全之策。

「所以說,多看小說沒錯的,萬一遇到裡面的情節呢?!」 「裂天分陽斬」

「饕餮魔拳」

「一葉蔽天」

一個金色的刀光和一記漆黑的掌印同時飛向由一片巨大碧綠的葉子構成的防禦壁。

按照靈力的轉換率來講,在所有條件都完全相同的條件下,例如靈力的質量一樣,修為一樣,沒有任何的天時地利與人和的影響之下,防禦技能要比攻擊技能要更有效,比例大概是一比一點二到一點五。也就是同一個人使用相同等級的攻擊和防禦,需要一點二到一點五的力量才能打破這個防禦。這也就是為什麼防禦能夠擋下攻擊的原因,因為防禦是比攻擊更具有優勢。

但是如果兩倍的攻擊力,那麼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咔嚓!

碧綠的葉子屏障出現了裂痕。沒過多久就被打得支離破碎,而且多餘的力量好像洪水決堤一樣,一金一黑兩股力量毫無阻礙的傾瀉到使出「一葉蔽天」的男子身上。

男子雙手擋在胸前做出了一個防禦的姿勢,但是被同等級的靈力攻擊,而且他又不是專門修鍊肉體的體修,這又怎麼擋的下?

咔嚓,雙手的手臂骨頭髮出了清脆的聲音,而且男子還是被打得從口中吐出了鮮血,從空中被打落了地面。

「別去了。」

作為對手的另一個男子打算乘勝追擊,但是卻被同伴伸手阻攔了下來。

「幹嘛?!你以為跟我們同樣是七級巔峰的修鍊者會被剛剛那一點攻勢擊敗?不乘勝追擊到時候搞不好又會出什麼幺蛾子。」

「這次我們兩個勢力聯手雖然戰果也是豐盛,但是多少還是有一點惹人詬病,而且不提那傢伙是銀翅白鶴族的族人我們不好下死手,就是老祖宗也有下令,能不下死手就多點留情,畢竟大家都不想跟銀翅白鶴一族死磕,這樣對誰都沒有好處。而且我想對面也明白,在繼續下去也只是負隅頑抗而已。我們留情,他們也會領情才對。」

而結果也正是如此,對於七級巔峰的修鍊者,骨頭斷裂這並不算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而且對方也是有收力並沒有給予致命攻擊,而那位銀翅白鶴一族的人稍微感受了一下周圍的戰況也只能嘆氣搖了搖頭。

抱了抱拳就展開背後有點破損的銀白色羽翼離開戰場。他當然明白這就是人家手下留情而已,輪攻擊力他們銀翅白鶴一族天生就不是黑魔馬一族和黃金獅子一族的對手,他們的優勢更多是制空權和引以為傲的速度,更別說現在還是被一打二了。除了跑還真的沒有太好辦法。他也沒有矯情,輸了就是輸了,在戰場上哪有說什麼公不公平,有命就不錯了。

「嘻嘻,你的任務是和我聯手打敗一個銀翅白鶴一族的七級巔峰修鍊者把,現在既然任務完成了那麼我們就分道揚鑣了,或者。。你想在這裡分勝負我也不介意。」

轟!!

黃金獅子一族的那個修鍊者體內強大的修為爆發了出來,強大而又伶俐的氣勢死死的鎖定剛剛還並肩作戰的『隊友』,很明顯他是來真的。

只是黑魔馬一族的男子並沒有理會他,他們一族打算是先處理掉銀翅白鶴一族再作打算的,畢竟他們一族有一枚暗棋,聽說這一次的計劃和聯合行動都是這枚暗棋提的意見,所以他們的贏面要更大一點,沒必要急於求成。

「切,沒點意思。你不打老子去找其他人。」

「不用去找了,現在戰場上基本穩定下來了。沒想到了,我本來以為起碼要損失百分之四十的戰力才能結束銀翅白鶴一族。除了幾個笨蛋大意被一換一換掉之外,就是銀翅白鶴一族那幾位來歷練的天之驕子擁有一打二的能力之外,其他都已經受傷利用傳送陣法離開。而那幾個天之驕子也被我們兩族的驕子攔下,打敗他們也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絕情:狠戾總裁契約妻 你去了也沒有用。」

「沒意思啊!好像痛痛快快的打一場。」

「哦?你想痛痛快快的打一場?這我可能不能滿足你,我只能痛痛快快的毆打你一場。」

———————————–

時間倒回去一會。

在兩族剛剛交戰的時候,在一處被陣法隱秘起來的山頂處。

「聯繫廣王朝,立刻對外宣布廣王朝已經集齊了交戰區外的所有玉璽碎片,準備攻佔交戰區,獲取剩下的玉璽碎片。」

「是!少主!」

「我們戰力有多少?」

「回少主!八級巔峰修為兩位,魔神雷恩和因為少主的鳳凰聖火進化成聖火精靈的烈火。八級修為八位斗神拉提納,鬼神凱勒特,還有六位進化成烈焰神盾精靈的烈火精靈。七級修為包括軍神希爾瓦,武神高爾德,術師絲諾已經地獄那邊的一些邪神一共六十八位。六級修為若干六百八十七人,其他修為者包括暗黑界的克隆惡魔和地獄的戰士惡鬼,數量『大量』。」

「九級修為還是只有格拉法?」

「是的少主。只有龍神大人。」

「夠了!這場戰爭也是時候結束了。我要的很簡單,快!我不想再浪費時間!」

唰!

小白夜身後站立著密密麻麻的一支軍隊,全部都是穿著白色的寬鬆大袍和帶著白色的無臉面具。全部單膝跪地。

「是!少主!」

小白夜輕輕的帶上了白色無臉面具。

「要殺要剮隨便你們。上吧,我的『聖軍』!」

「遵聖子聖令!」

咻咻咻!

如國境蝗蟲一樣,無數白色的身影衝破了結界的保護,突然間就這麼出現了,而且他們雖然數量很多,但是行動極其隱秘,迅速而又詭秘。一看就是沒少在黑夜幹壞事,而且三軍交戰導致能量混亂,這麼多人突然出現居然沒有多少人發現!所以也就出現了剛剛那一幕。

「哦?你想痛痛快快的打一場?這我可能不能滿足你,我只能痛痛快快的毆打你一場。」

「誰!?」

一個拿著金色雙板斧,身穿白袍戴著無臉面具的人手中的雙板斧金光一閃,修為同樣是七級巔峰的黃金獅子一族的男子就被斬首,腦袋被金色板斧托住,身體卻跟腦袋分離開始下墜。

另一個黑魔馬一族的人見勢就知道不妙,十分不妙,雖然對方有偷襲的嫌疑,但是這一斧速度快的他連看都沒有看清楚,也就是說如果是他自己,別說偷襲了,正面自己也不一定能撐得過一招。所以他立刻轉身就跑,就差沒說自己為什麼少兩條腿了、

咻!

板斧飛出,金光板斧在陽光的反射下把黑魔馬一族的那個七級巔峰修鍊者從中間分開了兩半。

「五秒兩個嗎?太慢了,肯定又比不過希爾瓦那傢伙了。不行,我要快點才行!」 在一旁,軍神希爾瓦看著自己的老朋友同時也是老對手軍神高爾德(就是用黃金雙板斧那個),兩斧頭就把對面同修為的兩個修鍊者一個斬首一個砍成兩半。還十分裝B的說了一句:五秒兩個嗎?太慢了,肯定又比不過希爾瓦那傢伙了。不行,我要快點才行!

希爾瓦都在心中罵人了,就沒見過這麼能裝的人,不對,惡魔。什麼叫五秒兩個太慢?都是七級巔峰修為的修鍊者了,感知能力有多強心裡沒點數嗎?能不知道自己連一個對手都還沒解決?還太慢???還比不過自己?

真的,要不是這是小白夜十分重要的一場戰役,希爾瓦都要拿刀過去砍高爾德了。雖然他們兩個在修為和天賦,潛力上都幾乎是一模一樣的。但是他們的造物主在製作他們兩個的時候,高爾德是戰鬥力特化型的,也就是比較能打那種,而希爾瓦卻是智力特化型,或者說功能性的,在純粹的攻擊力上他是比不過高爾德的,所以高爾德才能做到秒殺同等級這樣的事情,而他自己卻做不到。

「唉,這傢伙就是沒事找死,要是惹少主生氣後果不堪設想好吧。」

希爾瓦說是這樣說,但是做卻完全不同。希爾瓦手側邊伸長出來的兩把劍發出了淡淡的光芒,被一層淺藍色的氣體纏繞住。身上的氣勢也瞬間凌厲了起來,一掃之前的慵懶感。

對面兩個不知道屬於哪個勢力的修鍊者身體突然一陣打顫,對於七級巔峰的修鍊者來說,身體要打顫是不可能打顫的,這輩子都不可能,如果真的遇到身體突然間打顫,那麼就說明了,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危機,已經讓身體不受控制了。

那兩人二話不說轉身就打算跑,但是遇到這種危機,沒有點主角光環你還想跑?還是體面一點的死去吧。

「暗夢再臨!」

希爾瓦身型一閃就超越了他們兩人,從他們之間穿過。一股濃濃的睡意瞬間侵襲了這兩人的大腦,靈魂。他們知道不能睡,但是這一次不但是身體了,就連靈魂都無法控制,陷入了深深的睡眠,無邊無際的漆黑,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沒有。

而現實中,他們兩人也一樣,不像高爾德那樣,身體是被利器切開,而是一團黑霧開始侵蝕兩人。明明是用刀,結果卻是被黑暗吞噬,這就是希爾瓦的『功能』。

「我還想留著對付一些八級的修鍊者,唉,還是沒忍住,而且用的時間『居然』高達二十幾秒,唉。我和高爾德已經差距這麼遠了嗎。老了啊。」

雖然用時更多,但是一開始只是玩玩,真正發力那就是一刀秒殺,到底孰強孰弱其實很難判斷,希爾瓦明顯是故意氣高爾德的。不過話說如此,他們兩人也沒有敢做什麼太過份的事情。因為他們的確很強,實力遠超一般的修鍊者,但是他們這樣突然的襲擊那就是要一打三的意思了,雖然銀翅白鶴一族已經被打殘,黃金獅子一族和黑魔馬一族也消耗了不少,但是加起來那也有兩個勢力完整的戰力,對於他們來說也是一個考驗。

而且最重要是,暗黑界的原生惡魔一共就只有十六個,而高爾德和希爾瓦還是其中排名比較靠前,戰力比較厲害的。在他們之上的只有斗神拉提納,鬼神凱勒特,魔神雷恩和龍神格拉法四個而已。其他惡魔剩下術士絲諾是七級修為而已,剩下可都是六級以下了。還有其他地獄的惡鬼,邪神,火精靈那就比暗黑界的原生惡魔差遠了好吧,根本不是一個檔次,最多也就跟剛剛被秒殺的幾個修鍊者差不多資質吧,能一打一就算不錯了。所以他們兩人還不能放鬆。

本來三個九級修為的修鍊者還在打得火熱,而他們的警惕也比那些低級修為的修鍊者要高很多,但是察覺到又如何?能過去才行啊。一個身形嬌小,穿著一件明顯不符合體型的白色大袍帶著白色無臉面具的人攔住了去路,因為是漂浮在空中所以都能看到大袍完全是把腳都包裹住了。

「據我們所知,應該是沒有其他的勢力加入了」銀翅白鶴的老人說道,他的意思就是玉璽碎片已經都被找到了,現在就剩下集齊而已,所以絕對不會還有其他新的勢力才對。

「不對,他們的旗幟是掛著廣王朝的?!但是廣王朝不是應該快要被淘汰了?難道!」

這個身形小小的很明顯就是龍神格拉法——阿法。也只有他有資格有能耐隻身一身擋住三個九級修鍊者的去路了。

格拉法發出沙啞的聲音說道:「這就不勞煩你們擔心了,現在所有的玉璽碎片都集中在交戰區,勝者得到玉璽。」

!!!

超人氣設計 格拉法這話一出,他們三人瞬間就明白了,這個未知的勢力在他們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以極快極其隱秘的手段把所有勢力都幹掉並且取得了所有在外的玉璽碎片,他們三人也是老奸巨猾了,一點點提醒就明白過來。可能在一開始最開始的時候,就已經有一個強大的勢力在一旁暗中等待,就等這麼一個收網的時機。

因為有不少玉璽碎片是在個人手上的,那些人並沒有打算收集完全,而是打算賣出去賺錢的,也有一些是打算收起來,甚至有一些勢力得到了也不張揚,默默等待機會。而眼前這個勢力居然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把所有在交戰區外的碎片收集完全,證明了這個神秘勢力一直在旁邊監控著一切,所以才能做到這一點。

事實也的確和分析的一樣,這些都是逢高等人的功勞,他們來這裡的目的就是收集情報,這些都是他們這段時間明察暗訪得到的情報,沒有鋪墊?如何成大事?不是每個人都是主角,掉落山崖都能遇到世外高人傳功的。成功都離不開前期的準備。

「糟了!少主們!」

黑魔馬一族少婦意識到眼前這個戴著無臉面具的人目標並不是他們,而是拖住他們而已,真正的目的是三大族的少主,也就是他們三個軍隊的主帥!只要拿到完整的玉璽那麼他就是神盟指定的地煞城城主,可以獲得地煞城城主府的寶藏已經整一塊領地。

咻!

咚!

你想走,但是也要能走才行啊,格拉法一個閃現就攔住了黑魔馬一族的九級修鍊者,一腳把她踢回去。

「哼!雖然我等也只有九級三段的修為,你的確有點實力,但是也不是你一個九級一段的人能夠攔得住的。分開先處理其他!」

然而還沒到他們三人分散,格拉法好像變戲法一樣,來了一個一氣化三清,三個一模一樣都是套著白袍帶著無臉面具的格拉法一人攔住了一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