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可以說這跟暴血丹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然而它卻是沒有副作用的,這無疑是讓它身價暴增,比之暴血丹還要受歡迎。

2020-11-06By 0 Comments

可惜,條件標註只能是以物易物,讓得大批武者又是願望落空。

然而還是少不得一番猛烈競爭。

最後有人出一尊秘法寶像,有人出一枚保命的閃身符,還有人出了一枚近千年份的老葯。

而療傷聖葯也差不多,只是對於這類外傷葯,需求顯然沒有回氣丹那麼高,畢竟療傷聖葯雖好,但普通武者還不至於那麼奢侈,他們可以用一些比較劣質的,挺一挺就過去了。

不過最後還是換到了一株不錯的藥材。

「秦兄,這兩枚丹藥不會也是你的吧?」林天宇湊了過來,聽到以物易物的要求后,他就心有所感,畢竟之前暴血丹的例子就放在那裡。

而且秦毅手中還握著一號號牌,僅僅一枚暴血丹可不夠。

秦毅點了點頭,「是的我,估計還有幾枚丹藥吧。」

「而且我上架的可不止一枚,這紫色星辰一枚一枚拿出來賣是幾個意思?」秦毅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他要是發現對方跟他搞鬼,後果可是很嚴重的。

林天宇眼皮抽了抽,居然還……不止一枚。

「這丹藥七玄閣從未對外曝光過啊?難不成這是新出來的丹藥?」

「這本來就不是七玄閣的,這是我自己煉出來的丹藥。」秦毅笑笑。

「老四你又在胡言亂語了,煉丹可是技術活,人家七玄閣的煉丹大師都要花幾十年的功夫去琢磨呢。」王子文白了秦毅一眼。

老四看著挺牛逼的,怎麼說話就這麼不靠譜呢?

秦毅也懶得解釋了,除非是當場練出一爐,否則怕是沒有人相信他一個二十不到的小青年,居然會煉丹這種技術。

林天宇摸了摸鼻子,也不想再去拆穿秦毅……如果說之前秦毅那些話有些裝逼嫌疑,那麼現在就是完完全全的不看事實,換句話說就是有點上頭了。

才不到二十能夠煉製出這種七玄閣長老都不一定能夠煉製出來的丹藥?倒不如說自己已經躋身尊者境比較實在點……實在是……

後面果然又拍賣出了幾枚功效各異的丹藥,而且都不是七玄閣標誌性的丹藥,且在市面上從未出現過,這是第一次。

介紹了功效之後,場面已經是有些瘋狂了,然而條件一出,無數人立馬焉了下來。

「又是以物易物,都是秦兄你的?」林天宇張著嘴巴,能吞下一個鴨蛋。

秦毅點了點頭,索性懶得解釋。

「哎,人比人氣死人,我終於知道你這一號牌怎麼來的了。」

「只是這麼好的丹藥你居然拿來拍賣,實在是太沒道理了啊。」林天宇有些捶胸頓足的說道,最後他也拿出一樣寶貝參與到了競拍之中,那養氣丹實在是合他口味。

他不需要保命的東西,他需要的是直接提升實力,如此才能在仙門開啟之時,獲得更多的機遇。

感受到無數人眼睛冒著綠光,秦毅微微一笑,看來自己暴露的財產有點多了。

「秦兄,恕我直言,你若是有機會的話,在這裡交易完直接跑吧,留在天都你會寢食難安,財不外露的道理你應該懂。」林天宇苦笑著說道,這麼多眼冒綠光的人,他林家出面都沒用。

「無妨,誰若是打我主意,我便順帶沒收了他的全部身家。」秦毅笑著說道。

旁邊坐著的秦思竹、林天宇林子文三人已經不知道說什麼了,只能翻翻白眼。

「這倒數第二樣拍賣品,也是一樣絕佳寶物。」

黃牙老者揭開巨大紅布,裡面靜靜躺著一顆潔白色的蛋,這蛋足足有數寸大小,成年人一個環抱才能抱住,上面居然還有連在一起的好看的花紋,這巨蛋倒是第一次看到。

秦毅眉頭緊緊的皺著,一雙眼睛猛地爆發出熾熱的光彩。

他通過精神力居然感受到裡面劇烈的生命波動,宛如有什麼恐怖的東西要破殼而出。 這種精神力感應非常奇怪,彷彿冥冥中的一種聲音通過精神力在傳達著某種信息。

秦毅不知道別人有沒有這種感應。

他有很明確的預感,這巨蛋之中絕對隱藏著活著的生命。

假戲婚寵 只是不知道如此大的蛋,到底是有著什麼生物誕生的?莫不是傳說中的恐龍蛋吧?

想想也不可能,恐龍消失有六千萬年,什麼蛋能夠保存如此之久?若是活化石,也不可能有生命保存下來。

「如大家所見,這是一枚蛋,只是這巨蛋到底能不能孵化出生命就不得而知了,它出土的時候有專家鑒別過,大概已經埋了有萬年之久。」

黃牙老者這話讓得滿座嘩然。

萬年之久的巨蛋,裡面若是有生命存在怕是已經成精了吧?

「哈哈哈,我知道大家的顧慮,可以明確告訴各位,我們紫色星辰得到之後用了一切辦法,都沒辦法破開這蛋殼,也沒有任何方法能夠將之孵化出來,而且這巨蛋既然來歷神秘,歷史悠久,怕是裡面早就不存在生命了。」

「安全方面不用擔心。」

「另外,若是細細感受,還能覺察到上面乃是內部的靈氣波動,所以我們考慮很久,決定把它當成重寶來賣,有想要研究的倒是可以考慮考慮。」

黃牙老者笑著說道,「畢竟若是有什麼重大發現,可就發達了,指不定隱藏著成仙的秘密呢。」

都知道這話只是開玩笑,會場之中一陣歡騰,隨即沉默下來。

「起拍價比較貴,而且只接受以物易物,藥材至少千年份以上,丹藥至少是中品以上,法器至少中級以上。」黃牙老者補充說道。

竊玉偷香 這條件讓無數人都停住了遐想。

千年份藥材十分罕見,如同齊雲山那次,真人盡數,七玄閣都是駕臨齊海市,只是為了那株千年靈草而已。

而中品丹藥在七玄閣中都是珍品,輕易不會拿出來出售,都是內部人員專用,那些人去七玄閣交易帶著寶貝,也多半只能交易出低等級的丹藥,或者是一些無用的次品丹藥。

但即便如此,那些丹藥因為出自七玄閣之手,也是備受歡迎。

而次品丹藥在世俗之中也比那些所謂的保健品不知道優秀多少,被富豪老闆們推崇備至。

至於中級以上的法器,更是可遇不可求的東西。

煉器師是一種比煉丹師更加罕見的稀有物種,低級煉器師多如牛毛,但是這門學問一旦高深了,便會淘汰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

其中絕大部分都是因為實力跟不上而無法躋身高級煉器師。

畢竟打磨鍊制高等級的法器需要強悍的身體力量,而且法器的凝聚過程需要刻畫陣紋,為武器加持特殊能力,所以高級煉器師都是基本的陣法師,對於陣法知識略懂一些。

如同空間戒指這種法器,必須得掌控空間陣法的大師才能煉製的出來。

這也是為什麼這個時代空間戒指的製作工藝已經失傳了。

秦毅若不是運氣好,從七玄閣的傳承下來的寶物中拿到一枚,怕是現在身上還掛著大包小包的東西。

這些種種條件限制,使得能夠競拍這枚巨蛋的人,縮減了百分之九十。

「媽的,看著好看,還想買回去當工藝品的。」 婚久必合 蔡光榮有些不甘心,然而不管是千年藥材、中品靈丹亦或者是中級法器,他一樣都沒有。

「算了,這種武者的東西我們看看就行,我們的主要目的還是結交一些武道宗門的優秀子弟,為我們蔡家拉攏武道界的人脈。」蔡光輝淡淡說道。

「我出一株千年蛇心草。」

「我出一枚聚靈丹!」

「我出一份丹方,增氣丹的丹方!」

忽然滿場寂然。

丹方可比丹藥貴重多了,一般都是當做一個勢力的傳承之寶,可以一直傳承下去,決然不會拿出來示人的。

沒想到竟然有人為了拍賣一枚還不知道作用的巨蛋,就拿出這種寶貝。

只是增氣丹效用太低,這丹方價值也不算太過貴重。

「不錯,增氣丹的丹方我們紫色星辰比較感興趣。」黃牙老者點了點頭,看向了那出手的青城派之人。

「原來是青城派的,他們這些老道士怕是珍藏著不少好東西。」

「是啊,青城派也是有著幾百年傳承歷史,祖上出過不少厲害的道士。」

不少武者都開始議論起來,望著那群穿著道袍的道士。

「我出一瓶療傷聖葯,合計十顆。」秦毅舉了舉牌子。

林天宇的第一反應是這傢伙純粹是站出來搗亂的。

「你說什麼?」黃牙老者也是微微一愣,十顆療傷聖葯?一顆就賣了那麼大的價錢,這傢伙居然能夠拿出來一瓶?

療傷聖葯這種東西,秦毅絕大部分都給了七玄閣門下弟子,他自己只是留了一點,現在權當是當做貨幣使用了。

這種丹藥對他幾乎沒有任何作用,先不說他的身體強度很難受傷,即便是以他自身體質的恢復能力,也比這藥物要來的快得多。

「一瓶療傷聖葯,一共十顆,還要再說幾遍嗎?」秦毅從懷中變戲法似的摸出一個水晶瓶,他已經懶得看到這老者質疑的目光,直接從瓶子中倒出一粒。

紈絝修真少爺 赫然便是之前拍賣的那種療傷聖葯。

黃牙老者瞳孔微微收縮,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位道友出價十顆療傷聖葯,還有競價更高者么?」目光在下面掃視了一圈,那青城派之人直接坐了下去。

十顆療傷聖葯,豈不是要拿出十株近千年份的老葯去抗衡?即便是搬空他們青城派家底怕是也找不出來。

「又是那小子,他有多少寶貝?」蔡光榮捏著拳頭,眉頭死死地皺在一起。

他有些不能理解,這傻逼還挺富的?

他這種富是指的武道界之中的財產,這些東西即便是一個高手也很難拿出來吧?他們蔡家都搞不到,屬於有價無市的那種。

「這不正好嗎?之後都是我們蔡家的。」蔡光輝淡淡說道。

「嘿嘿,好是好,我就是有點不爽!」蔡光榮陰測測的笑了笑。

「咚!」第三聲重鎚敲下,巨蛋已經是屬於秦毅。

「下面便是最後一樣壓軸拍賣品。」

說到這裡黃牙老者沉默了片刻。

似乎是在想著該怎麼組織語言解釋這最後一樣拍賣品。

「黃大師,別賣關子了,趕緊的吧,交易完了還想著去參加武者交流大會呢。」

下面眾人催促著說道。

侍女將一個大籠子推了上來,這籠子被紅色絲綢帘布緊緊蓋著。

「這是什麼?」

黃牙老者清了清嗓子。

「實不相瞞,這最後壓軸的拍賣品是一個月前一名神秘老人送來此處,他叮囑了幾個條件。」

說著黃牙老者揭開紅色帘布,露出裡面的真相。

一個瓷娃娃樣的小女孩,眼睛乾淨的就像清晨凝在花瓣上的露珠,她兩隻白嫩嫩的小手抓在鐵欄杆上,出神的望著下面坐著的眾人。

那是一雙直射心靈的眼睛,秦毅只是第一眼就被觸動了心靈。

「那人要求拍賣者必須將她撫養長大,不可教授她任何關於武學方面的東西,另外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只能喂她吃靈植靈草靈丹……凡俗之物她皆是無法下咽。」說完這些條件,黃牙老者露出一臉的苦笑。

這種敗家的活祖宗誰能養得起?

「黃大師,這女孩我蔡家要了。」

蔡光榮跟蔡光輝對視了一眼,都看了對方眼中閃爍的精光。

這種極品,現在這個年紀就如此禍水傾城,以後培養長大了絕對是世界第一美女,他們有這個感覺。

即便是多花幾年也無所謂。

「你們蔡家無法達到條件。」黃長老搖了搖頭,靈植靈丹靈草,這些都是武道界的東西,蔡家一個世俗家族,怎麼可能把那種東西當飯菜一樣給這個女孩吃?

說實話黃牙老者一眼就知道這蔡家兄弟想要買回這女孩圖的是什麼,無非心中邪淫念頭罷了。

「黃大師,你這話就不對了,在座的有誰能夠保證一直以靈植靈丹餵食?這種玩笑話說給大家聽聽就行了,也算是給那位將這女孩託付給你們拍賣行的前輩一個交代。」

「至少我們蔡家能夠保證他一輩子榮華富貴。」蔡光榮笑著說道。

這話倒是在理。

然而秦毅又舉了舉牌子。

「這女孩交給我吧。」

「你他媽純心跟我搗亂的是吧?」蔡光榮一下子就站了起來,面色怒然。

「你給我閉嘴吧。」秦毅面色一冷,一個眼神朝著蔡光榮看去,後者一瞬間感覺心神失守,差點三魂七魄都冒了出來,一屁股拍在地上,神情惶惶。

黃牙老者看著秦毅,「你如何證明你能達到我們拍賣行所要求的條件?」

「說實話,如果不能達到,我們不會賣,畢竟我們受到人家好處,必須得把這事辦妥。」

秦毅點了點頭,對於這個拍賣行的態度,還是比較認可的。

說著他伸手入懷,摸出一個個水晶玉瓶。

「我暫且身上有丹藥數百枚,品質不一,最差也為中品療傷聖葯,有靈植無數,數百年份到千年份不等,靈物無數,可做防身之用,光是這些東西,便足夠她吃很久。」

「再者,這只是我的一部分家產。」

秦毅淡淡說道。

「你有空間戒指?」

黃牙老者瞪直了眼睛,整個會場數千雙眼睛皆是精光閃閃朝著秦毅盯去,宛如能夠將人吞噬。

看到秦毅變戲法一樣拿出這麼多東西,除了空間戒指,想不到其他。

「沒錯,如此,足夠了嗎?」

秦毅淡淡問道。 貴賓席位一邊,原本是擺放茶水的小圓木桌,此刻被一個個晶瑩的玉瓶擺滿。

秦毅隨意的打開幾瓶,沁人心脾的香味一瞬間竄了出來。

整個會場都被那濃郁的葯香充斥。

「敢問道友,你這是……這是什麼丹藥……」

黃牙老者雙手有些顫抖,盯著那碧綠色,宛如祖母綠翡翠一般精緻的丹藥。

他從未見過如此精品的丹藥,上面還有精細的花紋,仿若巧匠雕刻上去。

「小培元丹,一枚讓人直逼大真人頂峰。」秦毅隨口說道。

會場死了一般的寂靜。

林天宇滿頭大汗,死死地盯著秦毅,嘆了口氣。

完了,所謂財不外露,現在幾乎所有人都在盯著秦毅,他別想從天都市走出去。

不,從這個紫色星辰拍賣行走出去都十分艱難。

難保紫色星辰的老闆不會看上他渾身的寶貝。

要知道,就他身上這些,即便是數個宗門都能養活。

華山劍派、青城派,還有一些小宗小勢力、散修,皆是眼中冒著綠光,口中吞咽著口水,若不是忌憚著紫色星辰,怕是現在已經如狼似虎撲了過來。

這些寶貝,怕是能夠生生造就一名尊者啊?這小子不是打劫了哪個大派?或者是得到了某位遠古大能的遺迹了吧?

百分之八十的人都覺得是後者。

打劫大宗大派那也得相應的實力才能做到啊?

這小子這種年紀即便是打娘胎開始修鍊,境界也不會高到哪裡去。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