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可是,她大哥是宰相,二哥是將軍,三哥這個太醫倒是最安全,但也會因為他姓唐受牽連的。

2020-11-03By 0 Comments

發生戰亂的話,二哥肯定要上戰場的。屆時,唐沫兮看向龍君墨,「王爺,若你在戰場遇見我二哥的話,會手下留情吧?」

「不會。」他搖頭,「戰場再見,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看著他眼眸中迸發出的興奮光芒,唐沫兮搖頭,論戰力二哥絕對不是他的對手,還是不戰為妙。

衡量再三,在自由和親人之間,她最終還是艱難的做出了選擇,「我可以答應跟你回去,但是。。。」

「兩年之約依舊有效。」他知她要說的是什麼。

異瞳臨世:軍少之霸寵甜妻 算了,再熬兩年吧。唐沫兮無奈的嘆息,端起九夜倒好的茶喝了一口,至於九夜嘛,早就不知道什麼時候退出去了。

翌日,兵分兩路。

韓裴帶著唐沫兮有小路低調進京。

而龍君墨和九夜,自然是大搖大擺走大路。

一個月後,當晉王府的低氣壓到達一個臨界點時,韓裴終於回來了。

「你眼裡還有沒有我這個主子?」如同獅吼般的咆哮,毫不留情的一腳將眼前的人踢飛出去。

下一秒,左腳用力的踩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是屬下的錯,請爺懲罰。」韓裴的臉上毫無表情,可是從他耳後暴漲的青筋可以看出,他在強忍著痛楚。

「一句知錯就完了?」龍君墨的眼中閃爍著戾氣,一把將他從地上提了起來,用力收縮的五指讓他喘不上氣,「本王交代過你什麼?你是都不記得了?」

壓迫著自己呼吸的壓力一經消失,他還未來的及喘口氣,就直接從地上爬了起來,單膝跪下,「不可放任王妃任意妄為,不可在外多做逗留,不可。。。」

「既然你都記得,那你告訴本王?為何用了這麼久才回來?」

「屬下知罪。」韓裴面無表情的認錯,一副甘願受罰的模樣。

一旁的九夜有些看不下去了,心想也就他老實、木訥,被欺負了也不知道為自己辯解。

「爺,這事屬下看也怪不著韓裴,王妃那性子,若是韓裴不同意的話,她怎麼肯善罷甘休?」他可是看在這麼多年兄弟的情分上才幫忙說話的,雖然木頭從來沒有為他說過話,但誰叫他人好呢。

「也罷。」龍君墨擺了擺手,示意他們都下去。

人都退出去以後,他腳尖一點,朝著城外那戶他所安排的農家飛馳而去。

看著她與那對老夫婦相談甚歡的模樣,他的嘴角也不自覺地上揚,「看樣子,你這一路很自在啊?」

聽聞他的聲音傳來,唐沫兮皺了一下鼻頭,臉上閃過一絲不耐,但很快的就消失了,「小女子見過王爺,不知王爺大駕光臨有失遠迎。」她很敷衍了行了個禮,而身後的那對老人卻是已經跪在了地上。

傾城絕戀:絕色太子妃 他們這一把年紀可是未曾見過像王爺這麼大的官,自然是嚇得瑟瑟發抖。

「免禮。」龍君墨很自然的從他們兩人身旁走過,在一把相對比較沒有那麼破的凳子上坐下。

他們的行為在他的眼中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了,在他的認知里也從來不會出現什麼敬老愛幼的詞,可是唐沫兮卻不允許這樣的事情在自己面前發生。

「爺爺奶奶你們快起來。」她有些憤憤的將老人家扶起,順手抄起一旁的掃帚,朝著他就打了過去,「你有沒有禮貌啊,你是王爺百姓是該跪你,可是你就不能扶一下嗎?爺爺奶奶年級這麼大了,你忍心啊?還好意思坐,你給我滾出去。」

她的行為嚇了龍君墨,也嚇壞了兩個老人。

「閨女可不能這樣,他可是王爺啊。」老爺爺上前阻攔,可是他那緩慢的行動力怎麼能攔得住她這個小年輕呢?

「王爺怎麼了?王爺就可以為所欲為了?王爺就可以草菅人命了?王爺就可以不尊重人了?」她承認,她就是在借題發揮。

他把她扔下懸崖的仇她還沒有報,氣還沒有消。

正好逮到這麼個機會,她當然要趁機教訓一下他了。

「夠了。」一把奪過她手上的掃帚,龍君墨臉色陰沉的難看,「你鬧夠沒?」

「沒有。」不怕死的頂回去,「我告訴你,我可是很記仇的,你最好不要惹我。」

「那你現在氣消了嗎?」他臉上的陰雲突然消散,嘴角的微笑格外的刺眼。

這是什麼操作?

他轉性了?

這突然的溫柔語調讓她十分的不適應啊,「差不多吧。」唐沫兮乾咳兩聲,掩蓋自己的不自然。

「王。。。王爺,您請喝水。」老奶奶端了一碗水上前,模樣忐忑。

「謝謝。」他笑的有些不自然,卻是嚇得老奶奶臉色煞白。

不滿的瞪他一眼,唐沫兮攙扶著兩位老人進了裡屋,與他們小聲交代了幾句。

龍君墨隱約似乎聽到她在說,變態、不用理會、打發之類的詞句。

他知道,這個丫頭絕對是在說他的壞話。 八人凝神靜聽,不敢有絲毫懈怠。

趙淑心裏十分滿意,看來她這個郡主是實打實的,而不是徒有虛名。

“第一,爬牀者,死!”她說得嚴厲,八人都顫了顫,她們一顆心砰砰跳,沒想到郡主這麼直白,赤裸裸的把這件事擺出來說。

“第二,背主者,死!”

每一個死字,她都咬得清清楚楚,只不過簡單的一個字,然而聽到她們耳裏,卻決然不同,她們是真的相信,若犯了,絕對是死!

“第三,覺得本郡主不講情面者,現在就可以走,不但能取回自己的賣身契,還能得到盤纏回家,給你們一天的時間考慮,畢巧,帶下去,明日再帶來見我。”

“是。”畢巧無比欣慰,她從小看到大的郡主,果真聰慧且有魄力,她最看不慣不安分守己,整日裏想着背主爬牀之人。

趙淑說完,已經不去看下面的八人,而是站起來,往裏間走。

小郭子和綠蘿緊跟其後。

到了裏間,綠蘿將門關上,小郭子立刻稟報,“郡主,府上的各個路口都有御林軍把守,但任有人企圖給外面的人送信。”

“是誰?”趙淑語氣森然。

“月姨娘。”

趙淑想了好久,也沒想起此人是誰,“誰?”

“郡主您忘了,就是給王爺做紅燒肉,然後冒犯王爺,您還說要找牙婆來把她賣了。”綠蘿嘚吧嘚吧把月姨娘的情況一說,趙淑便想起來了。

想來,近日姨娘們過得太滋潤了,沒事就找事做。

“月姨娘平日裏與何人交好?”她冷笑,喜歡找事做,那就讓她忙起來。

“月姨娘平日裏八面玲瓏的,好像和誰都挺好。”綠蘿道。

趙淑聽了,笑着喝了口茶,“八面玲瓏?不知這八面玲瓏的人,是否敵得過十面埋伏!”

小郭子和綠蘿都覺得周圍氣溫在迅速降低,分明是盛夏,兩人卻覺得比寒冬臘月還要冷。

“小郭子,你附耳過來。”趙淑心中格外恨的時候,喜歡笑着,那笑容不達眼底,然笑容卻如花般讓人恍惚。

小郭子附耳過去,趙淑輕聲在她耳邊說了幾句,小郭子臉上閃過喜和驚的矛盾複雜神情。

喜的是,郡主竟能有如此御人手段,驚的是,郡主才九歲,又不是宮裏長大的孩子,府上人也少,竟能有如此御人手段。

不過,他知道該怎麼去做一名心腹,聽完了趙淑所有話,他已經面色如此,“是,奴才這就去辦。”

小郭子下去後,趙淑便寫了長長一串食材,“可知金夕姑姑此刻是否在廚房?”

“必是在廚房的。”綠蘿答。

“去廚房。”將紙揣在寬袖裏,準備去廚房找金夕,然小郭子卻去而復返。

寵冠豪門:總裁大人求暖牀 “何事?”趙淑見他走得急,便率先開口問。

小郭子說話間已經行了禮,“衛大人求見。”

“請進來。”趙淑想不通,衛廷司找她做什麼,府兵一事雖然還沒最終結束,但需要他的地方已經沒有了,所有方案已經定下,永王府自己就可以解決。

而且,衛廷司現在最重要的,應該是接下來的差事。

她去了正院書房,不多會衛廷司便被帶了進來。

“衛大人找我何事?”

“準備找郡主借一人。”衛廷司直奔主題。

趙淑似乎猜到了,不過並不打算說破,“不知大人要借何人?”

“緋池。”

果然是在查科舉舞弊的事嗎?趙淑不由得審視的看了他一眼,忙得過來嗎?

“這得問緋池本人,若他願隨大人去,本郡主自是不攔。”若真如她猜想的那樣,牽扯上永王府如何是好?

她不得不開始打算。

“只要郡主答應借人,緋池此人下官自會說服。”衛廷司一點也不擔心被緋池拒絕。

當然,趙淑也不覺得緋池會拒絕他,一個經歷過希望和絕望的人,名聲已經不那麼重要了。

“把緋池叫來。”趙淑吩咐道。

小郭子領命,一路小跑的去了。

“大人準備何時動身?”話裏指的便是封地上的事。

衛廷司已然身爲欽差,永王殿下也已在朝堂上還回封地,陛下迫於無奈終得答應,關於昨日朝堂上的種種,已經野火燎原般傳遍了整個京城。

而且,也迅速朝更遠的地方傳播。

趙淑不覺得衛廷司此時在京城耽誤時間有什麼好處,這種事就要突然襲擊,方纔有奇效。

顯然,衛廷司有自己的考量,“借人了,便動身。”

緋池很快就被帶來了,“草民參加郡主,見過衛大人。”

這幾日在王府裏,緋池兄弟很是忐忑,看不到未來的路,心中不安和彷徨。

“緋公子,衛大人今次過來,是找你的。”趙淑隨意的坐在椅子上,道。

緋池納悶,不過良好的教養,讓他禮數週全的行禮,問:“不知大人找草民何事?”

“本官此次找你,是想告訴你,有一個機會,可以洗脫你身上的冤屈,還能讓你爲江山社稷出一份力,不過這個機會也很有可能讓你永遠揹負着冤屈死去,你可願意抓住這個機會?”

“我願意!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多謝大人給草民這個機會,草民願肝腦塗地效犬馬之勞。”緋池深深鞠躬。

這一次,這個讀書人,是真心實意的,不是因爲絕望,不是因爲無望。

他因激動而臉色通紅,說完纔想起來,自己還是永王府上的府兵,便尷尬的對趙淑道:“還望郡主成全,來日草民當牛做馬報答郡主今日之恩。”

戰錘來世 “報恩就算了,來日你若有造化,別與其他人一樣欺我、辱我永王府就成。”趙淑淡淡的,她一直知道緋池此人定不甘於在王府做一名區區府兵,從他一直自稱草民便能看出。

“請郡主放心,王府對草民恩同再造,草民時刻不敢忘。”緋池雖然有一些讀書人的迂腐,但卻是個心性正常的人,並沒有因爲世俗的觀念,而看不起別人都看不起的永王府。

對趙淑來說,緋池看得起或者看不起,記得恩情或者不記得,她都不在乎,只要不觸犯到她的一畝三分地,你鬧翻天,都無所謂。

“罷了,你隨衛大人去吧,只是你弟弟,你打算如何安排?”相對於緋池而已,趙淑更喜歡緋鵬。

緋池糾結了一會,對趙淑施禮道:“還請郡主收留草民弟弟,小鵬雖無大用,卻心算了得。”

這是態度,他緋池的態度。

長兄如父,長兄如父,都不商量一下,趙淑微笑,“既如此,衛大人,緋池本郡主便交予你了,從此生死有命富貴在天,與永王府再無瓜葛。”

緋池還想說什麼,卻被衛廷司打斷了,他走近趙淑,聲音很輕,只有趙淑能聽得到,“若郡主有事,可去魚尾巷找一個叫鳩羽的人。”

“多謝大人。”趙淑後退幾步,與他保持了距離。 一個月前,晉王府就突然開始在招收丫環,這可是十年難得一次的!

故而,所有人都在猜測,或許這是為了準備迎接新王妃在做準備吧。

而這消息一出,卞城尚未出閣的姑娘就開始按耐不住了。

雖說著六爺是出了名的脾氣差、手段毒、個性冷漠又難以相處!

但,這又如何呢?

人家長得帥啊,要知道,哪個女子不想嫁個英俊的相公呢?

更何況人家還是個王爺。

所以。。。卞城內下至小戶女兒上至千金小姐,一個個都不顧家裡人的反對,紛紛跑去應徵丫環,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夠飛上枝頭做鳳凰。

於是乎,從招收開始那日起,王府內的丫環簡直就是一日一更,做的不好二話不說立馬滾蛋,後面等著接替的大把人在。

而今天,就是她唐沫兮進府當丫鬟的第一天。

「在這王爺府做事,要好好的遵守規矩,知道嗎?」一臉兇相的是王府內專門管丫環的香姨,她是管家福伯的老伴,也是龍君墨的奶娘。

「知道!」弱弱的一片,根本沒有幾個是正經回答的。

香姨眉頭微微一皺,看著面前站著的二十多名丫環,莫名的不安,真不知道這個主子沒事幹嘛非要新招丫環,難道府里的丫環還嫌少嗎?

「要記得不該說的話不要說,不該聽的事不要聽,多做事少偷懶!」香姨銳利的目光從每個人的臉上掃過,「我知道,你們中間有很多是大戶人家的小姐,你們的目的我也很清楚,但是要讓我發現你們有任何不規矩的話,立馬捲鋪蓋走人。」

「切,等我爬上王爺的床,還不知道誰捲鋪蓋走人呢。」小聲的嘀咕著,神情有著些許的傲慢。

爬上六王爺的床?

唐沫兮一下子震驚了,不免多看了幾眼那個女子,長相是尚可,但那氣質。。。

「你,說你呢,不要給我東張西望的,安分一點。」

「是!」乖巧的低頭繼續走路,認命的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哎。。。真不知道這龍君墨葫蘆里到底在賣什麼關子,好好的幹嘛讓她做丫鬟?如果說他沒有在打壞主意,打死她都不相信。

不行!晚點要是能夠見到他的話,她一定要向他表示抗議,她從小可是嬌生慣養的,才不會幹活呢。

一邊想著一邊跟著她們一起慢慢的走過花園,向著後面供下人住的院子而去。

殊不知,此刻在某一處,正有一雙深邃的眼眸,注視著她們的一舉一動。

站在龍君墨身側的俊秀男子,一身淡青色長衫,那雙漂亮的不像話的纖細手指附在玉扇上輕晃,美目似水,未語先含三分笑,白皙的五官看上去比女子更加的嬌美,高挺的鼻樑,薄厚適中的紅唇此時正漾著邪氣的笑容,「有發現可疑之人嗎?」

「此事無需你攙和!」不想回答他的問題,直接消失在他的面前,可想而知他有多討厭眼前的男人。

「真的是小肚雞腸,氣到現在都不願意原諒我。」無奈的苦笑,語氣中透著一絲悲傷。

「怪只怪,大人您當初做的太過分了!」突然出現在他身側的紅衣女子,面帶笑意,一臉的調侃。

「如果讓我在眼睜睜看著你死或者他惱我,這兩個之間做選擇的話,我寧願選擇後者。」對於他而言,她是他的全部,勝過自己的生命。

「大人,該回去了!」不理會他眼中的深情,紅衣女子收起臉上的笑容,態度變得疏離。

苦澀的一笑,不免自我調侃起來,「流水有意落花無情哦!」他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能抱得美人歸?

「落花有情又如何?終究無法相守到白首!」看著他離去背影,紅衣女子低喃著,眼眸中儘是揮不去哀愁。

一晃身,消失在原地,沒有繼續保護在他的身側,而是自己獨自先行離去。

「該死的女人,居然這麼的狠心!」縈繞在四周的香氣一消失,他就知曉她的離開,不免有些心生不悅。

當初遇見時,便已上心,就算她是奔著好友的命而來,他也義無反顧的將她救下。

重生女首富:嬌養攝政王 可惜,他對她的深情終究是要付之東流的,為報恩呆在他的身邊,卻依舊將他當做陌生人一般。

「哎…」一聲嘆息過後,他也只能認命的邁開腳步,向著大門而去。

「公孫相爺,您這是要回去了啊?」迎面走來的福伯恭敬的施禮。

「是啊,你家主子不歡迎我,虧得我知道他的未來王妃出事後,立馬跑來安慰他。」欲哭無淚的模樣,演的是在是惟妙惟肖,讓福伯都不免有些心疼。

「您也知道我家爺就那脾氣,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就不要跟他計較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