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可曹操還是忍不住地去回想,回想關東諸侯盡匯酸棗、關西首領盡集扶風的那個動盪時代,彙集整個天下的英雄梟雄、豪傑猛士。那時候大家都還活着,那時候一切都很好。

2020-11-05By 0 Comments

就像鴻門宴,令後人嚮往。他們坐在酸棗大營,也一樣會被後人嚮往,這是整個時代齊聚一堂的勝景。從那往後一千年,人們不會忘記。

數年過去的現在,曹操騎在馬上,偶然間才終於有所明悟,當他們從酸棗大營離席道別,便落下舊時代的帷幕、拉開新時代的序幕。

蘄縣近畿平坦的地勢讓曹操很艱難才找到一處能夠坐觀戰場的山坡,在他左右,一萬四千大軍列出陣勢,等待涼州軍的造訪。

曹操知道馬超一定能收到他大舉出徵的消息,而依照馬超先前的做派,一旦聽說自己出城的消息,也一定忍不住會領軍來此與自己一決生死。

只不過……事情好像與曹操想象中不太一樣。日升之時,他的大軍自蘄縣城中發出,行軍三十餘里才進入預定的戰場,大軍結陣等待,日頭漸漸升高、日後漸漸下降,他們卻除了偶爾林間走獸奔逃激起的飛鳥之外什麼都看不見。

轉眼,三個時辰過去,日頭漸漸西沉,天色也要昏暗下去。

曹操變得不耐煩。

他一直在等待馬超,只不過他不知道馬超究竟會帶多少兵馬過來,其實現在曹操已經不能保持平常心了,決死的氣氛之下,無論什麼都變得無所謂,曹操所思慮的無非是馬超帶兩萬兵馬還是三萬兵馬來襲罷了。

可馬超沉得住氣。

實際上當曹操出城時馬超就收到消息了,儘管他輕視曹操,卻也沒想到曹操會拿出將近一萬五千的兵力陳布城外,斥候回報曹軍陣形中掛着白幡,一副向死求生的做派,令人膽寒。

麾下諸多羌部首領都沒見過曹大善人的家底,一下子亮出一萬多兵馬,各個嗷嗷叫着向馬超請戰,還沒開始打他們就都覺得自己部落這次收穫頗豐。

但馬超不同意。

曹穢說過,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曹操的哀兵之策在出城時鼓舞起曹軍的士氣,到他們預定戰場時士氣達到頂峯,倘若在那時與曹軍對戰,他的部下多半是要兵敗的。馬超不願用部下的性命來試探曹軍的士氣,所以他選擇等。

其實馬超離曹操並不遠,甚至爲了探明敵情他還親自驅馬至曹軍軍陣二十里外的高坡觀察敵軍陣勢,過了正午,曹軍的軍陣出現小範圍騷動,馬超便知道,他的機會來了。

畢竟他沒有兩萬、三萬的兵力,他只有一萬上下的兒郎罷了。

“傳我軍令,命諸部首領固守兩翼,待接戰後騷擾敵軍。”日頭漸沉,馬超這才傳令兵馬結出陣勢,翻身上馬揮舞鐵矛道:“全軍出擊!”8) 因為心裡出現了一點疙瘩,所以櫻滿集在吃飯的時候就沒有那麼的隨意了,大腦裡面開始快速的計算,想要表現的隨意一點,把自己的想法給表露出去。

在吃飯閑聊之中,櫻滿集表達出想要學習武道或者劍術的想法,毒島冴子顯得有一些的詫異,然後想了想。

其實這個時候的毒島冴子也能夠發現櫻滿集這段時間的表情有一些的微變化,她決定幫櫻滿集,無論是什麼原因,他昨天救了自己。

雖然不需要櫻滿集的幫忙,她也不會出現什麼問題,但是她能夠感覺到那個時候的自己發生了什麼特別大的事情,櫻滿集的到來打斷了原本的命運軌跡。

讓櫻滿集等著,然後時間慢慢的過去了。

第二天,毒島冴子沒有聯繫櫻滿集,櫻滿集也不著急,他也就等待,反正實在是不行的話,他就在12歲的時候前往本省的非凡學院,正十字學院學習,車到山前自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

而另一邊,毒島冴子顯得是比較用心的,不過一般情況下,她自己都沒有什麼的好朋友,父母又比較苛刻嚴格,雖然能夠感受到他們對於自己另外一種的關愛,但是毒島冴子的性格也已經被父母培養成如同戰鬥機器一樣的,不怎麼會說話。

為了幫助櫻滿集這個恩人,她也算是豁出去了,淡淡的問母親,自己的家族有什麼關係好的家族,就是那一些流派的家族,最好是那一種流派的核心家族。

纏著不是很會說話的母親一起研究。

母親也很輕易的就套出毒島冴子是要去幫一個人的情況,然後很快就套出了毒島冴子所有的想法和原因!

不由得露出了一絲的笑容,然後幫這個有點笨笨的女兒開始用關係,他們毒島家也就是個三流的劍道家族,在這個城市之中倒是頂級的家族,畢竟這個地方也是島省的邊緣地帶!

毒島家族裡面的人基本上都是面冷心熱的行動派,正好有一個比較強大的流派在這裡紮根,和毒島家族也有一些的聯繫。

然後毒島冴子就和父母上門拜訪。

致命遊戲之天價寶寶 毒島冴子很是直接的提出想要對方最好的導師來教櫻滿集,對方聽了毒島冴子的話也有一些驚訝,不過也正好那個可以說是最好的導師正好出關。

第二天過去了。

毒島冴子還是沒有聯繫櫻滿集。

櫻滿集也沒有什麼想法。

第三天……

櫻滿集都快把自己這個隨意的提一下的話題給忘記掉了,結果今天,毒島冴子來了。

就在這第三天,毒島冴子在中午的時候找到了櫻滿集,帶櫻滿集去她儘力弄到了的一個最好的武館。

(未完待續)

大中午的,烈陽高照,早上上課的時候,下過一場傾盆大雨,但是在臨近中午的時候,這大雨卻直接結束了,然後現在櫻滿集和毒島冴子就在這個水汽繚繞的世界中行走著。

有那麼一點絕望,這一個天氣給人的感覺在這個路上走的時候,簡直就好像是在高壓鍋裡面一樣。

哎我去,那水蒸氣,熱熱的。

本來天氣就熱,水還是吸熱(比熱容問題)!

毒島冴子一言不發,櫻滿集一走到這個街道上面就已經悶熱的煩躁異常,不想說話…… <!–divstyle="color:#f00">熱門推薦:

日頭初落,壓抑的氣氛在戰場蔓延,曹軍軍卒按捺不住緊張而煩躁的心情,陣勢不復最初嚴整。曹操的親信大將曹洪在陣勢間往來馳馬數次,希望曹操能應允軍卒坐下休息。先前幾次曹洪的請求都被曹操拒絕,待到日頭升高,曹操也被曬得頭暈眼花,便傳令各部坐下歇息,命斥候騎手脫離戰陣向外探行十里,做好防備。

撿來的萌寶:繼承者的隱祕新妻 上午整整兩個時辰,涼州軍沒有絲毫蹤跡,彷彿前番耀武揚威的涼州軍都跑了一般。可曹操卻知道,馬超不會錯過這個機會,一定就在不遠的地方像一條毒蛇般盯着他們的軍陣,等待他們鬆懈下來,再狠狠地張開滿口的毒牙撕咬而上。

待到下午,過了最熱的時候,曹軍部下的軍卒即使萁坐在地,也難耐這種枯燥的等待。就算心底裏知道他們仍舊陷於危險之中,兩個時辰站立、兩個時辰枯坐下來,也將士氣散得乾乾淨淨。人的精力是有限的、體力同樣有限,不少人在軍陣中交頭接耳,甚至有的軍卒坐在地上眯着眼睛打起盹兒來……還別說,暖暖的日光照在眼皮上一片溫紅,真是舒服極了!

曹操看在眼裏急在心上,偏偏他不能去制止士卒這種休息。即使是他自己也陷入可怕的鬥爭當中,曹操的理智告訴自己,現在他最應該做的是撤軍,趁涼州軍一時半會還未逼近己方十里距離時提前撤軍,哪怕以軍隊士氣再降爲代價,至少可以保全軍隊。

可眼下他已是騎虎難下之態,撤軍容易,撤軍之後帶來的士氣低落,下一次再發兵出城軍卒便無法保持旺盛的士氣與決死的心態。

況且事到如今,曹操心裏還有一種十分可怕的心態:萬一下一刻,涼州軍捲土而來呢?再等一下,再等一下。

時間便就在這種‘等一下,再等一下’中溜走,讓曹操不斷錯過最好的撤軍時機。

每時每刻,都是曹軍當下撤軍的最好時機。

就在曹操終於按捺不住打算撤軍時,遠處山坡上驀地出現十幾個小黑影,馳馬扛旗來回馳走,儘管曹操看不清那些旗子上的字跡,但只是單單一眼,便令他渾身寒毛炸起,“涼州人!”

這種時候出現在這裏,除了涼州人還能有誰!

龐大的軍陣被遠處山坡上幾個模糊的黑影驚出巨大的騷亂,曹軍士卒七扭八歪地站好,有睡着了被嚇醒猛然間大喊大叫的、有受到驚嚇陣勢中看不見前方以爲涼州軍攻至近前的、同樣也少不了因爲坐了太久腿麻摔倒在地的,一片狼藉。

曹操的臉色很難看,在這其中麾下軍卒不堪的表現僅僅佔了一小部分,更大部分是他看不出涼州軍究竟想做什麼。出現騎兵的那個山坡大約在十里之外,以涼州騎兵的速度不過片刻就能抵達,涼州騎兵最應該選擇的戰法就是在剛剛曹軍騷亂時趁此機會大舉襲擊,以引發更大的騷亂。

但涼州兵卻沒什麼動作,甚至連那幾個黑影都跑得消失無蹤。

脣脣欲動:腹黑總裁愛太兇 涼州軍想做什麼?

所幸,曹軍的斥候並未讓曹操等上太久,不多時便有數騎自四面八方跑回陣勢,各個帶傷顯然他們曾遭遇慘烈的戰鬥,一名斥候穿過重重陣勢拜倒在曹操車前,道:“將軍,東面有大批燕軍,不是涼州軍,數千燕軍騎兵打着馬字旗號結陣,相距十五里。”

醫見傾心:絕色戰王妃 燕軍?這裏怎麼會出現燕軍?

還不等曹操反應過來,北面的斥候同樣回還,抱拳道:“將軍,北面有涼州步騎數千,相距十數裏,正在結陣。”

“南面,將軍,南面也有,涼州步騎數千,相距十數裏,已結好陣勢朝我們奔來!”

曹操愕然地瞪大眼睛,這些涼州軍在想什麼?哪怕三面兵馬算在一起也不過纔看看萬衆,還是留有估計,難道真要對自己採取合圍之勢?

就這麼點人,能圍住誰啊!

三個數千之衆的軍陣,想要圍住一萬五千的龐大軍勢,便意味着不論哪個方向他們的兵馬都需連成一片,與他們相同的寬度,而在同樣的戰場寬度上,涼州軍的陣勢便要薄弱許多,又拿什麼來和曹軍硬碰硬地戰鬥?

輕輕一捅,陣形便會被打個對穿!

敵軍將領總不至於連這些都不知道吧?

“傳令中軍,準備好支援前軍,告知後軍,一旦兩翼陣形有變,便讓他們加入到兩翼的軍勢中,務必防禦住涼州騎兵的衝擊!”

隨着曹操下令,曹軍陣勢中各部將領皆收到曹操的命令,準備嚴防死守。雖然戰爭進行十餘年,騎兵在戰場上的意義越發重大,各路諸侯騎兵普遍裝備當胸、面甲以增加騎兵的衝擊力,但在真正硬憾的軍陣中,騎兵陣形仍舊不能佔據絕對優勢,只要結陣的步卒能夠抵抗住騎兵的初次衝擊,並留住騎兵不讓他們發揮強大的運動能力,接下來的短兵相接便必然轉入一面倒的狀態。

因爲騎兵的陣勢普遍要比步兵鬆散太多,兩個騎兵的馬距足夠由一伍步卒共同防備,就算撞傷兩個、殺傷兩個,一樣還會留下一個步卒去結果掉他們的性命。

同一時刻山坡那邊的馬超也收到斥候的回報,告知曹軍已布好陣勢,三面都足夠厚實的陣線,以應對他們三面騎兵突出的進攻。

馬超對此非常滿意,對傳令騎手道:“既然如此,後面的事情就交由諸部首領了,阿鐵,你帶人馬留在這裏,傳令左翼騎兵做出進攻敵軍的架勢來吸引曹軍注意,半個時辰後,不論局勢如何,你率車兵衝向敵軍前陣!隨後率領本部自右翼後方繞過戰場加入我的軍隊!”

馬鐵當即領命,馬超隨之揚矛高呼,兩千餘衆的馬氏親軍騎兵聞聲而動,隨馬超向右翼奔馳而去。

而留在中軍的,是以馬鐵爲首的六百馬氏騎兵、各部抽調來的千餘步騎。在馬鐵身後,是四百架驢拉戰車,不安地打着響鼻。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行走在如同高壓鍋一樣的天地之中,櫻滿集有一點無奈,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悶熱悶熱的感覺讓他心頭髮堵。

就在這麼炎熱而無風的世界之中,櫻滿集渾身都被汗水浸濕,毒島冴子一言不發,但是可以看的出來她也不是很好受,短袖校服也濕漉漉的。

靠著毅力,櫻滿集終於跟著毒島冴子來到了一個巨大的……道館?!……

看著那火紅色的巨大建築物,這建築物是一個巨大的三層房,佔地很大,大概有著數百近千平的程度……

不知火道館……

毒島冴子看到了那巨大建築物,不由得鬆了口氣,她約好了那位老先生,她不知道櫻滿集是非凡之人。

她也知道那個老爺子是這個道館的擁有者,是一個強者,也是不知火流派比較有權威的存在,但是毒島冴子不知道對方出來是想教人。

老者也不過是閉關久了出來,聽到這個感覺有一些意思,想要玩玩。

畢竟毒島冴子說是一個七歲的小傢伙,還是凡人,誰都不會在意,他也是沒在意,又不是收徒,而且作為一個流派,收徒也沒什麼,又不是一定要自己教。

說白了,就好像是學校高層領導聽到一個求學的傢伙,之前閉關了,學習一些東西,出關後有一些無聊,正好遇到事情,那就沒事做找事做,有一些好奇,也有一些好玩的過來。

要知道,他們也了解毒島家。

從不知道哪一代開始,每一個族人都特別的話少,喜歡和劍在一起,師傅就是各自的父母,從小抓起,沒辦法,毒島家族也就只能是這片地區的地頭蛇,他們也著急,恨不得整個家族變成螞蟻一樣,源源不斷生產出工蟻兵蟻……

小孩子雖然有天性,但是身處什麼環境是會自動適應的! 帝少強勢寵:夫人,求名分 加上毒島家小孩都是自己家人培養,反正有非凡之人,錢財完全不缺,所以造成的就是有很多的機器人一樣戰士!

不過說來也很奇怪,他們雖然像是機器人一樣,但是對於那樣的生活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不喜歡和別人說話,喜歡和劍在一起。

這樣的情況下,他們家族也確實快速的變強了起來,從最一開始很弱很弱,到現在的是這一個城市家族的首領……

反正雖然毒島家看上去感覺怪怪的,但是實際上也不壞,是完全的正道人士,所以其他勢力的人也就對他們好像是一個性格比較孤僻的家人一樣,反正也就是正常啦,管他什麼什麼,反正該怎麼來就怎麼來,也不會冷落他們怎麼的。

這個時代的人還都挺善良的……

(這句話有一點提出了一些的事情……)

毒島冴子看著眼前紅紅火火的火紅色建築物,嘴角微微抽搐,這個流派的人以紅色為標記,好像喜歡用扇子作為武器,所以他們不知火家族的標誌就是畫著火的扇子!

「終於到了……」

毒島冴子鬆了口氣。

(未完待續)

街道上面,背著劍鞘的毒島冴子和櫻滿集站在一起,櫻滿集大概就到毒島冴子的胸口的位置。

不知火道館之中,一個個人影張開了眼睛,能力掃了櫻滿集他們一眼,又閉上眼睛,彷彿是在沉睡一樣的站在那裡。 <!–divstyle="color:#f00">熱門推薦:

“右翼,右翼敵軍動了!”

自發現涼州軍的動向之後,曹軍斥候便隨時快馬傳報各種消息,而雙方斥候也在山坡上展開大戰來臨前的捉單廝殺,雙方都迫切地需要戳瞎對方的眼睛,故而最開始的戰鬥便出現在斥候之間。曹軍冒死帶回南面涼州兵不停轉移陣形來試圖尋找最有效的進攻方位,而曹軍右翼也同樣隨之改變陣勢,彷彿一場看不見血的爭鬥。

騎兵呈錐陣、曹軍右翼步卒便行環陣,騎兵行方陣、曹軍右翼便呈鶴陣,總之一切目的都只有一個,就是要在涼州兵衝突時最大限度地抵消他們的衝擊力。

不過雙方僵持的時間彷彿有些太長,長到讓曹操疑惑……涼州人是不是想用疲兵之計將戰事拖進夜晚?

越這麼想,曹操越是感到心驚。

曹軍不善夜戰,與涼州人比起來,誰都不善夜戰。這不是擅長的擅,天底下只有足夠訓練的精銳才能做到擅長夜戰,而其他軍隊往往在夜戰中都是吃虧的那種。而與涼州騎兵比較起來,曹軍明顯的劣勢便是他們到現在還沒有紮下營寨,沒有營寨士卒夜晚便無法得到足夠的休息。歸其根本,原因在於這場戰鬥即使是曹操主動率軍出陣,但到底還是涼州軍逼得他不得不如此。

涼州人掌握着戰場的主動權,一旦戰事拖到夜晚,涼州人想何時進攻便何時進攻,而曹軍則需要應付層出不窮的騷擾。甚至可能涼州人都騎着快馬回到符離城睡大覺了,他們還在野外自己嚇自己不敢入眠。

這樣的戰鬥誰善?

在戰陣不斷移動的折磨中,時間似乎總是跑得飛快,轉眼便是半個時辰過去,低沉的號角聲,響徹四野!

前軍!

涼州軍最先進攻的居然不是右翼,而是前軍!

奔馳的馬蹄聲在前方轟然炸響,在那片被山坡遮擋的地帶中,曹軍士卒紛紛握緊了手中兵器,尤其在陣勢最前結陣的勇士更是氣喘如牛,他們不知道自己要面對的將會是什麼,或許是裹着毛皮大襖騎着長毛瘦馬的涼州騎兵,但他們萬萬想不到真正等待他們的是什麼。

驢羣!

沒有長毛野馬,馬就是再瘦耳朵也不會變長,但這些耳朵像矛一樣的驢子顯然不是駿馬,而他們身後拉着小車上持矛攜弓的騎手則更加可怕。

對曹軍而言,真正的滅頂之災是地利。

在他們的正前方也就是東面驢車陣正奔馳而下的方向,那是一個山坡,驢子拉車的速度本就比不上戰馬,但當他們從山坡上滾滾而下時所夾裹的聲勢,卻不亞於過去常見於戰場的戰車!

這遠比騎兵要恐怖得多!

何況,區區數百架驢車鋪開了便能填滿整個戰場,不需要厚度,單單寬度席捲着衝鋒而來,便能摧毀所有前鋒步卒的戰鬥意志。

對決衝鋒的騎兵,手持長矛的他們還有一戰之力,可對陣這種驢車?

他們根本沒有任何力量!

更何況,在驢車之後還有奔馳的趙國騎兵。

曹操也沒想到這些涼州人會用驢車來進攻他,軍陣中的騷動可想而知,當敵軍越過山坡,便意味着距離他們便只有不到十里的距離,區區四千餘步,即便是速度稍顯緩慢的驢車也不過片刻即至,尚不及做出什麼防備,中軍前退後擠中,兩支軍隊短兵相接。

最先接戰的驢車狠狠地撞擊在曹軍步卒早先準備的木柵上,有些驢子撞斷木柵繼續向前衝鋒,有些驢子則運氣不好當場死去龐大的身子拉着戰車藉助慣性撞擊在曹軍軍陣當先,還有些小車則被撅翻過去,車上的燕軍士卒像炮彈一般砸進曹軍陣線。

但更多的驢車完好無損地撞在曹軍陣線中,轉眼便是人仰驢翻。

短兵相接,剎那便是斷矛刀光亂閃,鮮血與哀嚎共舞。但在曹操的位置向前軍看去,卻敏銳地發現那些涼州騎兵並未投入陣線,反而在外圍遊曳,以有限的騎弓向陣形中投射箭雨,並向北面移動着。

接着,第二次進攻開始了,兩翼敵軍紛紛傳出低沉的號角聲,大批羌騎帶着邊郡騎兵特有的呼哨聲奔馳而來,朝着己方軍陣快速衝撞而來,進攻的道路上僅僅拋射兩次箭雨,接着便以勢不可擋的架勢衝進他們的陣形當中。

曹操揮動令旗,中軍推向前軍、後軍支援兩翼,加固衝騎中搖搖欲墜的陣線。

“守住,守住衝擊,守住衝擊騎兵便是黔驢技窮!”

哪怕驢車進攻讓他有些疑惑,但大方向上涼州騎兵的戰法與曹操的估計沒什麼差別,不過是以大批騎兵強行衝擊陣線罷了,這就是一場拿命來填的消耗戰,而消耗戰,勝利的一定是曹操,因爲他的人更多!

只要擋住最初的衝擊,最先扛不住傷亡的一定是以軍紀渙散而聞名的涼州軍,接下來事情就好說多了。當騎兵退卻,曹軍的騎兵便能夠開始追擊,接着便是一場大勝。

大勝之後,曹軍將得到整個冬季的休養生息,來年再思慮今後何去何從。

只是世事往往不會讓人如願,斥候穿過混亂的戰場,從曹操身後蘄縣的方向奔馳而來,在曹操車前大聲喊出幾句。周圍的將領只能聽見戰場上混亂的廝殺聲,卻聽不清斥候究竟說了些什麼,只能看見曹操的臉上極爲驚愕,接着驚恐地將目光望向身後——那本是後軍所在的地方,現在卻一片空白,只有成片的荒蕪田地與稀少的木柵還留在那裏。

更遠的地方,傳來雷鳴般的馬蹄聲,地平線上一支衣甲整齊的燕軍騎兵轟踏而來,舞刀揮矛勢不可擋地朝曹軍後方衝鋒,轉眼便穿過數裏距離,摧枯拉朽般地破壞掉沿途一切木柵,直朝曹軍本陣攻來。

斥候的回報是:“燕軍騎兵繞到後陣,朝我們衝過來了!”

目光越過曹軍本陣重重甲士,馬超一眼就瞧見金鼓旁龐大雙馬車駕上大驚失色的曹軍將領,揚着鐵矛高喝道:“伏波將軍馬孟起,來了!”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看到這個佔地面積不小的巨大建築物,櫻滿集也聽到了毒島冴子的聲音,也鬆了口氣。

身上大汗淋漓,周圍又熱又悶,就好像是在高壓鍋裡面一樣,櫻滿集的汗就好像是海綿吸滿水一樣,頭上的頭髮都黏在了額頭上面,整個就一個落湯雞一樣。

「到了啊?……」

踹息著,疑問的說道,然後仔細的看了看上面的字,那不是單純的日語額,或者說是那不是日語,雖然日語裡面基本上有這些字,但是連不起來,櫻滿集看著上面的字他的表情漸漸的獃滯。

館道火知不……?!等等,這個好像應該要倒著念……

「不知火道館?!……」

大腦裡面好像靈光乍現一樣,猛然出現了一個奇異的女生,一個穿著非常暴露,單馬尾,手中拿著一個扇子,背後好像有這一根紅繩連著一個毛球一樣的女孩……

『這個?……是誰?……』

疑惑的想法還沒有想多久……

但是很快,記憶便消退,散去。

那個衣著奇異的女孩很快就消失在櫻滿集的大腦之中,他心裡不斷的回憶自己剛才所想的那個人是誰,但是好像大腦裡面根本就沒有出現過那個人一樣!

走到不知火道館前面的時候,兩個穿著功夫服的壯漢擋住了兩人,那眼睛冷漠,淡淡的看著兩個小不點。

「這裡不是好玩的地方!小孩子快回家!這裡很危險的!……」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