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史炎微笑着,將兩枚子彈立在了桌子上。

2020-11-05By 0 Comments

聞着那帶着潮溼空氣的味道,雲天微微皺眉,果然還是要射擊目標。

八五狙擊步槍射殺的最好距離是八百米,曾經有人用它擊中過1300米外的目標。

“目標是什麼?”

雲天感覺到史炎那雙眸子裏竟然有一絲奇怪的變化,這讓他有些警覺。

“我在最後問你一遍,準備好了沒有?”

史炎並沒有回答雲天的話題,而是直視着雲天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問道。

“我準備好了!”

不管怎麼樣,都要拼上一拼,雲天緊握着拳頭,大聲的說道。

“好,那就開始吧!”

史炎說話間,突然按下了桌子上的一個開關,一瞬間,整個房間被燈光照的異常明亮。

隨着燈光亮起來的瞬間,雲天也看清楚了眼前的情況,可他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那股潮溼的味道,正來自於眼前寬闊的泳池,這足有十多米高的空間裏,還有兩個高臺。

這高臺原本應該是作爲跳水用的,但現在,左右兩側的高臺上,卻站着兩個人。

“潘瑤!唐曦!你們做什麼?”

這兩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唐曦和潘瑤。

不過此時的她們竟然五花大綁的站在跳板上,而她們的脖子上,竟然還有一節繩索。

繩索環過她們白皙的脖子,直接連在棚頂上,二女更是站在跳板的邊緣位置,距離雲天大概一百多米。

“雲天!我們相信你!”

還不等雲天反應,潘瑤突然雙腳一下子跳離了跳板,緊跟着脖子上的繩索,立刻捆住了她的脖子。

“哥,加油!”

與此同時,另一邊的唐曦,也同樣的向前邁出一步,繩索一下子勒住了她的脖子,整個人懸在空中。

“你們要幹什麼!”

看着兩女懸在半空中,雲天頓時驚呆了,她們怎麼會以死相逼呢。

“如果隊長沒有本事,只會害死隊友,與其那樣,不如現在就死在這裏也好,你所剩下的時間不多了,好自爲之!”

史炎的心,不由自主的**了一下,兩女的風險精神,讓他爲之感動。

現在強壓之下,雲天整個人愣在那裏,而被繩索吊住的兩女,已經開始翻白眼了。

“史炎,你給我等着!”

刻不容緩,雲天一伸手,向着桌子上散落的槍械抓了過去。

他必須要儘快組裝好槍械,再把兩女頭上的繩索打斷,否則她們性命堪憂。 雲天的手很快,因爲他知道,繩索上面的潘瑤和唐曦根本堅持不了多久。

反綁着雙手的她們,就是爲了剋制住那種本能的自救。

不能去拉取繩索,身體重量完全的被拉開繩索上,這種方法,她們最多也就一分鐘就要斃命了。

因爲除了窒息之外,身體重量和繩索的拉扯,讓她們的脖子承受着非比尋常的力量。

每多一秒,都會讓她們有死亡的危險。

雲天雙目死死的盯着桌子上各個部件,現在除了開槍打斷她們的繩索外,雲天沒有其他的機會同時解救兩人。

槍托、槍管、扳機、槍栓、瞄準鏡。

這些看似簡單的東西,現在散落在桌板上。

數萬次的拆卸,雲天閉着眼睛都知道安裝的步驟和方法。

可是現在,他則是要和時間競爭,那怕晚上一秒,恐怕都追悔莫及。

站在一旁的史炎,就這樣的看着雲天拆裝,兵王雲天,果然是實力不俗。

短短几下,就已經把八十五狙擊步槍組裝完成,不過這僅僅只是第一步而已。

拉動槍栓,扣動扳機,彈簧帶動撞針,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響。

這也證明,這把狙擊槍已經進入到了作戰狀態,雲天右手拿起兩發子彈,順利的壓入到了彈夾之中。

一切猶如行雲流水一般,但現在也到了最關鍵的時刻了。

雲天額頭上的冷汗都已經下來了,端起那狙擊槍,雲天突然感覺到槍神很重。

這兩發子彈,將承載着潘瑤和唐曦的生命。

如果打歪的話,恐怕救人就會變成殺人了。

槍托定在肩頭,左手托住槍托,右手放在握把上,食指輕輕的搭在扳機上。

左眼緊閉,右眼圓睜,透過那四倍的狙擊鏡,雲天鎖定了唐曦頭頂之上的繩索。

狙擊鏡讓他清楚的看到,唐曦現在雙眼外翻,窒息讓她本能的掙扎越來越小了。

他必須要儘快射擊,因爲除了唐曦之外還有潘瑤也一樣身處險境。

可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雲天的眼睛裏突然看到的大臉虎的臉。

那被十字星鎖定的繩索前,大臉虎放佛就站在那裏,微笑着的他,雙眼直勾勾的看着雲天。

當日,他就是這樣看着雲天,任憑子彈鑽過了他的胸膛,那掛在臉上的微笑,雲天一輩子都不能忘記。

分神,可是狙擊手的大忌,毫秒的遲疑,就會讓他付出生命的代價。

優秀的狙擊手,就是可以掌握這毫釐之間的尺寸,而現在,對於雲天壓力最大的時刻終於到來了。

一旁的史炎,此時也握緊了拳頭,雲天是否能夠完成這簡單的一擊,也是他是否能夠從新振作的起點。

成敗在此一舉,史炎都情不自禁的摒住了呼吸。

“大臉虎,對不起!”

深吸了一口氣的雲天,臉色漲紅,但他現在必須要忍着那窩心的疼痛,讓自己保持鎮靜。

心中默默的唸了一句,雲天再一次把精神全神貫注,而那模糊的大臉虎,也漸漸的消散了。

“砰!”

一聲槍響,在偌大的空間內迴盪着,伴隨着槍聲響起的同時,遠處的唐曦身體猛然下墜。

沒有了繩索的束縛,她在空中深吸了一口氣,緊跟着就掉入了那足有五六米深的游泳池中。

拉動槍栓,雲天沒有時間在猶豫了,槍口微微轉動,直接對準了另一邊的潘瑤。

潘瑤現在臉色慘白,雙眼上翻的她也堅持不住了,身體扭動越來越小的她,感覺到靈魂都要離開身體了。

“砰!”

乾淨利索,沒有絲毫的猶豫,間隔兩秒多的槍聲,再一次轟鳴起來。

這一次瞄準,狙擊鏡裏只有那清晰的繩索,雲天恢復冷靜的扣動扳機,這種射擊,他已經完成過幾萬次了。

“咻……”

子彈劃破長空,帶着那撕裂空氣的轟鳴,精準射斷那足有小手指粗細的繩索。

伴隨着潘瑤向下掉落,一身冷汗的雲天毫不猶豫的向前猛跑,扔掉了手中的狙擊槍,他一頭扎入了水中。

“他成功了!”

看着空蕩蕩的兩根繩索,史炎滿意的點了點頭。

自己這種崩潰式的療法,果然沒有壓垮雲天。

雲天快速的游到了潘瑤的身邊,一手托住她的下巴,將她的頭部儘量的浮出水面。

同時雙腳猛蹬,另一隻手幫助划水,向着幾米外的唐曦遊了過去。

“你成功了!”

潘瑤現在渾身無力,這種死亡的感覺讓她真的後怕。

但是她並不後悔,因爲雲天果然沒有辜負她們的期望。

“你們就胡鬧,怎麼能這麼做!”

一把拉過唐曦,雲天雙腳猛蹬的向着岸邊游去。

同時不忘抱怨兩女,這簡直就是瘋了一樣,怎麼能用這種事情開玩笑呢。

“不管是不是胡鬧,起碼你可以開槍了!”

唐曦情況也是如此,不過現在的結果她十分開心。

雖然想想還感覺到後怕,但即便是死在雲天的槍下,她也不會有絲毫的怨言。

“不管怎麼樣,以後不許再拿生命開玩笑了!”

一邊划着水,一邊流着淚,雲天真想不到,兩女會爲自己做出如此瘋狂的事情。

這種信任射擊,可是超常規的,尤其是在自己被心魔所困的時候,幾乎等於豪賭。

一旦輸了,他恐怕一輩子都會悔青腸子,而兩女恐怕也要命喪黃泉了。

“起碼我現在有權利說,如果真的死在你的槍下,我也無怨無悔!”

被雲天拖上岸,潘瑤躺在那裏,渾身無力的她真是又死了一回一樣。

雙手死死的綁緊,她動彈不得,不過渾身溼透的她,卻笑着說道。

“是啊,所以大臉虎的在天之靈,也不會責怪你,而且他一定希望你過的更好,替他多殺敵人!”

唐曦也一樣的長喘着出氣,倒在那裏的她,卻不忘看着雲天。

這一次以身試法,她們有足夠的資格說出這句話來。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眼淚,再一次流了下來,急忙除去兩女脖子上的繩索,和捆綁着的雙手,雲天激動不已。

苦練了幾天都無法克服的恐懼,在剛剛危險來臨的時候終於恢復了過來。

看着雲天的眼淚,潘瑤情不自禁的撲入了雲天的懷中。

緊緊抱着雲天那顫抖的身體,戀人之間的擁抱,是最貼心的慰藉。

摟着潘瑤的身體,雲天真的感謝他身邊有這樣的人在。

在他痛苦彷徨的時候,願意以身犯險。

一旁的唐曦,則流着眼淚,看着緊緊抱在一起的雲天和潘瑤,只要他恢復過來,一切都是值得的。

雖然她也很想擁抱雲天,可自己僅僅只是妹妹,這份擁抱也只有在心中流動了。

可就在這時,潘瑤突然一把將唐曦拉了過來,一手抱着雲天,另一隻手,則緊緊地抱着唐曦。

如此的舉動,讓唐曦一愣,她並沒有想到會是這樣,而潘瑤什麼都沒有說,她也不需要多說什麼。

連死亡都不畏懼的她,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呢。

摟着懷中的潘瑤和唐曦,雲天的心結終於打開。

眼淚留下,伴隨着那日的痛苦,他知道,自己要做的事情還有太多太多。

史炎此時也走了過來,而看着地面上掉落着的繩索,不由的一愣。

“你們捆在腰上的繩子呢?”

看着那一節繩索,史炎疑惑的問道,這和他原本的計劃不一樣啊。

原本,他只是讓兩女假裝一下,其實在那繩索的後面,還有一根繩子。

脖子上的繩子,只是一個幌子,真正承重的,是由她們腰上的繩索受力。

兩女只需要假裝一下,就可以了,到時候即便雲天不敢開槍,她們生命也不會有危險。

到時候再由隱藏在一旁的火鳳開槍打斷繩索,她們就可以獲救了。

可現在看起來,她們並沒有將那個繩索綁在腰上啊。

“我們怕被雲天發現是假的,無法激發出他的潛能,只有放手一搏了。”

潘瑤擦了擦眼淚,演戲就要夠真才能讓雲天感受到她們的生命受到威脅。

雖然這樣也加劇了她們的危險,但是卻是非常值得的。

“你們啊,比我還瘋狂!”

史炎嘆了口氣,無奈的搖了搖頭,她們這樣一鬧,真是太危險了。

“好了,最起碼結局是好的,恭喜你,兒子,現在你可是黃泉小隊的隊長了!”

火鳳此時也走了過來,剛纔看到三人相擁而泣的場景,她也眼淚汪汪的。

同時她也感覺到,好像三個人的關係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只不過現在他們可沒有時間去理會這些,天龍恐怕等不了太久。

“好了,現在一切都準備就緒了,什麼時候可以行動?”

雲天擦乾了眼淚,將渾身溼漉漉的兩女扶了起來。

看着站在那裏的史炎,他現在想要知道接下來的行動計劃。

有了史炎這種高智商的幕僚幫助,第一件事情就是將李清揚找回來。

“所有一切都準備就需,就等你了!”

史炎微微一笑,一切都已經安排好了,就等雲天出馬了。

於是,就這樣,黃泉小隊在天龍大隊幾乎全軍覆滅後,真正的成立了。

雲天看着站在面前的潘瑤、唐曦、牛博宇和紅龍,他們就是第一批黃泉小隊的成員。

“放心,我一定會完成任務!”

雲天緊握拳頭,這是他的誓言,不管前方是什麼,他也不會遲疑了。 荒漠一望無際,黃沙是這裏的不變的景色。

乾燥的天氣,讓天空中的太陽更加的炙熱了。

除了偶爾出現的幾片仙人掌外,這裏只有沙子,而一個車隊,正在這沙漠中穿梭。

前後都有武裝車輛警戒,中間則是一個大巴車。

整個車身被鐵皮重重包裹,就連窗戶都是比不透風的。

且不說那配備重機槍的火力強大,就連大巴車裏也有守衛。

荷槍持彈的守衛,一臉嚴肅的看着坐在中巴車中間位置的人。

也就六個人坐在中間的位置,不過他們卻都穿着黃色的囚服。

每個人的胸前,都有一個號碼,一個個凶神惡煞的臉龐,帶着一種邪氣。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