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司機非常疑惑,「住那裏的人還用操心學區不學區的?」

2022-02-17By 0 Comments

周瑜回答不上來了,他並不是辯論小行家,只是有些人跟不上他的節奏。

而司機把周瑜當成是正常人看待,所以周瑜三句話不到的時間就被打回了原形。

本身就是社交障礙類型的周瑜,此時尷尬的說道:「不清楚了,我工作沒幾天……」

司機笑着說道:「那邊工資怎麼樣?」

周瑜不想說話,大家沒那麼熟吧。

「還行。」

司機詢問道:「還行是多少?幾千?五千總歸有吧?」

「差不多……」周瑜還是不肯說出自己的實際工資。

好在司機遇到的人也多,見周瑜是那種不喜歡說話的人,於是就沒有繼續問什麼。

很快車子就到了那條街上。

周瑜去了二十塊錢一小時的網吧,把視頻做好發了出去后就回去了。

年紀大了,網絡遊戲就玩不下去了,來網吧也沒事情做。

而且網吧里都是一些年輕的男女,周瑜總感覺很不適應。

回家的路上,周瑜心情很不錯的看着手機。

後台的收入統計,讓周瑜心情愉悅了起來。

「昨日收入:551」

「這是第三個賺錢視頻了,前天和昨天發的視頻都還在,而且觀看人數也增加了很多。」

「觀看次數最多的還是動物園李雷的視頻,點贊和轉發都最多,可惜都是白嫖。」

「李蒙搬家的視頻現在收入最多,刪了一次又發的寄件視頻就昨天幾個小時的收入,不過今天發出去之後這播放量還不錯。」

「今天這個吃冷麵喝啤酒的視頻,剛發出去沒多久就一萬多播放了,一小時最少三十塊起步!」

雖然開心,但周瑜也看了一下首頁上的幾個視頻。

基本上都是跳舞的視頻……

周瑜關注的那些美女UP主,她們的視頻播放量也很高,但是再高也有一個限制,基本上播放量到一定程度就不漲了。

周瑜也覺得自己不可能一直賺錢,雖然不去細想,但是今天被阿嗶一句話不說就刪了視頻的事情,還是讓他對這個行業不那麼期待。

「賺錢還是小心一點吧,萬一被封殺了就慘了,還有這工資也要到點就取出來,免得被凍結賬號之後就全沒了。」

周瑜很是小心,更是用很小心眼的想法去看待阿嗶。

「這碗飯不知道能吃多久。」

周瑜嘆了口氣。

「明天拍什麼呢?」

周瑜看了看別的視頻主,發現別的視頻主都是半個月,或者是一周發一次視頻。

在短暫的思考了幾秒鐘后,周瑜就決定和大家一樣懶了。

決定放棄之後,整個人都輕鬆了起來。

回到宿舍就躺床上打遊戲,專註起來之後排位十連勝,直接從黃金三升到了鉑金二!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今天的天氣有些陰沉,周瑜看向了外面,發現正在下着大雨。

「還好不用上班……」

周瑜坐起來看了一下手機。

昨日收入:15421

周瑜獃滯了幾秒鐘,心臟又快速的跳動了起來,感覺頭都有些暈了。

並不是看花了,也不是做夢,周瑜又看了一下具體的數據,很快就發現了原因。

昨天刪了又發的那個視頻已經播放量超過了三百萬!

不僅如此,李蒙搬家和郭天喝酒的兩個視頻也同樣是獲得了好多人的收藏!

周瑜很認真的想了想。

「我火了?」

按照道理來說,周瑜確實是火了,只不過大家關注收藏的更多還是那幾個帥哥和大叔。

如果說李蒙只是長得敦厚正派讓人親近的鄰家哥哥的話,那麼在路邊小攤賣冷麵的郭天,那就是王者氣場了!

別看周瑜現在粉絲八十萬了,但郭天要是去阿嗶那裏開個賬號,一天漲粉百萬當玩的!

正在愣神的時候,郭正進來了。

郭正看周瑜醒了,就說道:「周小哥餓了吧?今天做飯的阿姨沒來,我們自己煮了速食麵吃,微波爐里還有早晨沒吃完的肉包子。」

周瑜點了點頭,「我在想事情,等下再吃。」

郭正看周瑜很認真的樣子,就沒有打擾,走到窗戶邊上把買來的仙人掌盆栽放在了窗枱外面,然後關上窗戶。

周瑜很認真的思考了幾秒鐘,最後決定以後少拍點視頻。

原因很簡單,他害怕。

多做多錯,發的視頻越多,可能出問題的地方也就越多。

誰知道下次是刪視頻還是封號呢!

話說……上次為什麼會被刪視頻呢?

周瑜突然想起了這個問題。

他仔細的想了想,感覺原因可能是出在警察那裏,可是他拍的時候警察也沒有反對啊,而且自己還給他們都打了馬賽克。

難道是黃桃撈東西的事情觸發了國家機密?

周瑜認真的思考着這個可能,很快就決定自己要低調做人,低調拍視頻。

不能拍那種太高端的視頻,要拍就拍一些不容易出問題的視頻。

每月一萬就已經很好了,再多的話,這小心臟受不了……

周瑜決定拍一些低調的視頻,哪怕是沒人看也無所謂,反正自己只要混下去就好了,不需要去精益求精,每天想着當第一。

要不要拍點無聊的視頻試試水呢?

周瑜想着這個,就看向了郭正。

「今天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嗎?」

郭正說道:「沒有,今天雨下的很大,咱們小區人又挺少的,外面挺安靜的。」

「那算了,我繼續睡吧。」周瑜這月已經很滿足了。

***

魔都,大學城最高的大樓上。

郭天活動了一下雙手雙腳,隨後從樓頂的小房子裏走了出去。

下午一點多的時候,魔都的天空中出現了一聲巨大的龍吟聲,全程的汽車警報聲此起彼伏。

原本下着暴雨的雷雲被硬生生的破開,只是不到半分多鐘,雲層就裂開了,耀眼的太陽從天空中灑落。

郭天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沒多久就推著一輛小車到達了一個擺攤的好地方。

攝像頭捕捉不到郭天的身影,這個郭靖並不是常規郭靖。

***

各地的壓力都大了起來,大家很快就發現不論是跟蹤還是限制,都管不住那些人。

郭靖並不像是他們認為的那麼聽話,並不是他們說了不許動,那些郭靖就真的不動了。

而且有些郭靖已經忍耐不了了,在發現被監視后直接逃跑,徹底消失在了一些人的掌控範圍。

「周小哥,警察找你。」 霍達坤一面推拒一面恨罵:「什麼兒子,誰知道是不是你和黃主任鬼混出來的?」

「怎麼可能是黃主任的?」秦菊香傷萬年心了,「黃主任是個矮胖子,黑皮膚豬拱嘴,家明跟你一樣皮膚白,五官跟你一模一樣好好看,不信你問他們?」

「滾開滾開!」霍達坤還有什麼臉面問誰?他再顧不上形象,手打腳踹,終於掙脫秦菊香,忙不跌的朝外跑了。

「坤哥你不能走!」秦菊香發瘋一樣追了出去,她還有很多重點沒講,一定能幫坤哥回憶起她來。

「霍總霍總!」兩個助理急著想追上去,沙仔見沖爺沒有放行的意思,依然和人攔著,「急什麼?霍總和老相好重聚,你們跟了去讓他們還有什麼趣?」

哼,讓霍達坤被瘋婆子纏著出盡洋相,那才叫好呢。

這一翻鬧騰,林瑾蘭的心緒也理順了些,她微微垂頭,對沖爺道:「喬同志,謝謝您的抬愛,但我沒那方面的想法,只能讓您失望了。」

沖爺忙道:「我知道我這樣來是唐突了些,還沒讓你做好準備,但沒關係,我願意陪著你,讓你慢慢有那方面的想法。」

林瑾蘭搖搖頭:「實在對不起,我不會有那種想法了,不是針對您,我對所有男人都不會再有那種想法。」

蘇瀅心裡刺痛。

母親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可母親還年輕,不管是生理還是心理都有需要,不能就這樣枯萎下去。

旁邊虎視眈眈的蘇雲衡嘴角一裂,看著沖爺得意的笑了。

你再壕橫又怎麼樣?我老婆打小的教育就是好女不侍二夫,對我那是除卻巫山不是雲,要為我堅守貞操哩!

蘇雲衡朝沖爺揮揮手,趾高氣揚道:「聽見沒有?瑾蘭除了我不接受任何男人,快拿著你的七七八八離開這裡!」

「需要離開這裡的是你!」林瑾蘭抬頭怒目而視蘇雲衡,「快走,這裡永遠不歡迎你!」

「瑾蘭你怎麼這樣?」

蘇雲衡愕然,還傷心了,「我是瀅瀅的親爹,我都已經跟你認錯了,咱們一家好不容易團聚,你為什麼總要說這樣絕情的話?你的心怎麼能這樣狠?」

「快走!」林瑾蘭將頭撇朝一邊,眼淚卻噼里啪啦掉了下來。

「瑾蘭,我知道你是最善良的女人。」一看前妻哭,蘇雲衡更覺有戲,剛想上前進一步糾纏,高彩霞「唬」的上前攔住,一指頭指到蘇雲衡鼻子上:

「落魄了才知道自已是蘇瀅的親爹,早幹嘛去了?認錯如果有用,公安局的大門早關了!你住大別墅時怎麼不來問瑾蘭絕不絕情?你抱著其他女人時怎麼不問問自已的心有多狠?」

「你他瑪的王八蛋,害得瑾蘭現在連送上門的幸福都不要,你還有臉在這大言不慚!」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