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否則他的妻女,只能過的普通人的生活,可以說,恐怕還要更加的貧窮一點。

2020-11-02By 0 Comments

而自己則要幾個月才能見他們一面,這不公平。

極品狂醫 “好吧,你說的沒錯,我的妻女確實要忍受那一點,但是現在算起來,你的妻女恐怕更慘,因爲你的房子恐怕已經被銀行收回了。”

副監獄長放下雪茄,微笑着站起身來。

“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的!”

他可以分辨,副監獄長說的是不是實話,而這句話絕對是猶如雷擊一般。

他怎麼也不肯相信,自己的賬戶上,最少還有近千萬的錢。

這筆錢,他們是無法支配的,也無法收繳,他早就做好了這最壞的打算。

“當然可能了,因爲你的賬戶上,現在連一分錢都沒有了,很明顯,那個黑客已經把你所有的錢都捲走了!”

副監獄長冷笑着推門而出,辦公室裏只剩下那好似一瞬間就變成了老頭的監獄長。

他一輩子的積蓄,就這樣的消失了,而始作俑者潘瑤,此時正微笑着把一個賬戶號碼和密碼交給對面的瘋子。

看着賬戶和密碼,聽着潘瑤的話,瘋子整個人愣在那裏,他怎麼也不會相信,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一千多萬美金,這對於他來說,實在是太豐厚了。 夕陽西下,大海之邊。

沙漠的盡頭處,又是那一眼望不到邊的大海。

蔚藍的海水,和黃色的沙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而此時悍馬就停在這片海灘旁。

幾個人都站在那裏,看着碧波盪漾的大海。

落日的餘暉,傾瀉在那蔚藍的海面上。

“拿着吧,我知道你的戰友去世後,你把所有的錢都給了他們的妻女,這些錢算是我的一份心意。”

雲天微笑着對着瘋子說道,這也算是借花獻佛吧。

“可是這也太多了!”

瘋子看着手中的賬戶和密碼,一千多萬對於他們這羣窮僱傭兵來說,絕對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可雲天卻說的是那麼的輕鬆自然,就好似一千多塊錢一樣。

“不多,比起你的戰友情,這些錢不值一提!”

雲天微笑着拍了拍瘋子的肩膀,這一次若是沒有他的話,恐怕他真的很難逃出來了。

況且,送葬者傭兵團,算是爲數不多的好人。

他們從不燒殺搶掠,更不會謀財害命,他們一般都是去接一些保衛工作。

而且他們從不會和毒販、武器商人以及某些心存不良的政治家合作。

作爲金主,他們纔是很多傭兵團蜂擁而至的重點目標,但送葬者卻不會。

這也是雲天之所以會想要結交瘋子的原因所在,畢竟這樣的人,這個世界上越來越少了。

“我替我死難的戰友,感謝你們了!”

瘋子熱淚盈眶,這種寧願流血也不流淚的漢子,這一次再也抑制不住的哭了出來。

大滴大滴的眼淚,帶着的都是對於自己兄弟的回憶。

這一次之所以進入監獄,也就是爲了提兄弟們的家屬,多賺一點。

卻沒有想到,這老奸巨猾的監獄長,只付了定金後,就一分錢都沒有再給過了。

有了這筆錢,他就可以幫助自己戰友的家屬渡過難關。

畢竟他們這些人聚在一起,很多時候也都是因爲家庭的無奈。

他們需要錢去支付那高昂的治療費用,這種用命換命的方法,也體現了他們對於家人的愛。

愛有的時候就是無奈的付出,每個人也都知道傭兵的危險。

但爲了親人,他們還是踏上了這條不歸路,但並不會因爲錢出賣了自己的良心。

朔願使徒 “好了,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希望有朝一日我們可以相聚!”

雲天緊緊握着瘋子的手,此時他們必須要分別了,因爲接下來的路程,瘋子不能參與。

“我們一定會再見面的,一定會!”

瘋子知道,雲天之所以要分別,一定有着不能說的祕密。

看着那茫茫大海,瘋子點了點頭,和每個人道別後,跳上了車子。

站在沙灘上的衆人,看着那悍馬車就這樣的消失在黃沙中。

不由得敬佩起這條漢子了。

“潘瑤,謝謝你!”

雲天轉過身來,看着美麗的潘瑤,不愧是他的女人,總是最懂他的心思。

在他讓他們去調查瘋子背景的時候,潘瑤就感覺到雲天欣賞這樣的男人。

於是通過史炎調取到資料後,潘瑤也仔細的看了一遍。

這纔有了後來,偷入監獄長電腦的時候,潘瑤不忘記留了一個後門程序。

而後門程序成功的黑掉了監獄長在某國的賬戶信息。

這樣一來,黑錢全部流入潘瑤設定的賬戶中。

“就謝我啊,難道就不謝謝唐曦嘛,大家可都很拼命好不好!”

潘瑤小臉一紅,不過她卻不忘提及唐曦。

這段時間不知道爲什麼,潘瑤總會把唐曦掛在嘴邊。

“喂,還有我好不好?”

唐曦低着頭不敢說話,不過牛博宇立刻衝過來搶功勞了。

“也少不了我好不好,化妝易容去送飯,我都害怕把我也抓進去!”

紅龍也急忙開口說道,一場硬仗算是打完,大家也稍微了放鬆了一下。

“你倆的感謝,就讓李清揚肉償吧,不用客氣,隨便用。”

雲天一臉壞笑的轉過臉來,對着李清揚說道。

“我靠,我性別男愛好女,想都別想。”

李清揚立刻大聲的辯解道,他可沒有那種想法。

“誰知道在裏面這些日子,有沒有被人從菊花變成向日葵啊,要不咱們檢查一下?”

紅龍突然對着牛博宇壞笑着說道。

“好啊,那個機械手不在,那就試試我的龍爪手吧!”

牛博宇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現在李清揚實力大減,沒有恐怖的機械手了,還不落井下石。

“喂,你們不會吧,我會翻臉的!喂!我真的翻臉了!救命啊!色狼啊!”

李清揚轉身就跑,一邊跑着,一邊不忘死死的抓着褲子。

在這夕陽西下的沙灘上,幾個人就好似孩子一樣的頑皮。

“那你的意思,我們倆的感謝,你就要肉償了是不是?”

就在這時,潘瑤卻一臉壞笑的把手搭在雲天的肩膀上,而這句話,頓時讓雲天一愣。

“拜託,開玩笑的!”

雲天急忙否認,不過潘瑤卻不再多言,只是一臉壞笑的看着雲天。

唐曦當然沒有聽到兩個人的耳語了,只不過她的笑臉一直都是粉紅粉紅的。

一番嬉鬧之後,大家紛紛席地而坐。

放鬆完畢,很多事情都需要聊一聊了。

“李清揚,這件事情你一定要給我想辦法辦成,我父親現在生死未卜,就等着我們去救援了。”

雲天看着李清揚,那個神祕手臂的擁有者一定和那神祕的機甲有關,現在一切也只有靠他了。

“是啊,我父親現在也是生死不明,李清揚,你可別給我掉鏈子啊!”

牛博宇一把摟住李清揚的肩膀。

這一次天龍遇襲,飛虎消失無蹤,這一切必定有所聯繫。

“還有我,這一次我一定要洗刷我父親的恥辱,而且我也要給他一個交代!”

紅龍也點了點頭,這件事情和他也有着莫大的關係。

現在他真的後悔,自己在某一刻也曾經懷疑過自己的父親。

所以他一定要滅了那個可惡的天堂集團,給父親正名。

“我知道了,我帶你們去見他,正好也去取回我的手臂,雖然我不知道他和那神祕機甲有什麼關係,但恐怕他真的能夠幫助我們。”

李清揚看着幾個好友,雖然他還不是黃泉小隊的人,但他又怎麼可能獨善其身呢。

而且據他的瞭解,這個神祕的人,也應該是天堂集團的死對頭吧。

否則也不會在得知自己和天堂集團過不去的時候,伸手來援呢。

雖然花費了超級大的價格,但絕對是物超所值,而且這一次他還說,可以給自己升級裝備。

具體是怎麼升級,他也並不清楚,不過相信這一次見到他之後,一定會有些說法的。

“對了老大,咱在這裏傻坐着幹啥,萬一監獄的人追過來咋辦?”

日落月升,天氣很快就涼了下來。

從海面吹來的涼風,讓他們都有些寒冷了。

щщщ. т tκa n. c ○

在這沙灘上,他們都呆了好一會了,卻也不見船隻駛來啊。

“等吧,會有驚喜的!”

雲天微笑的搖了搖頭,並沒有把事情說破,否則就不好玩了。

“驚喜?”

牛博宇疑惑的看着雲天,史炎到底和他說了什麼,纔會讓他決定在這裏等待呢。

既然他都賣了關子,牛博宇也不再亂猜了,可就在這時,海面上好像有什麼動靜。

“來了!”

潘瑤一直抱着她的奪命,透過裏面的狙擊鏡向着海面望去。

伴隨着她的聲音,幾個人立刻站起身來,拍了拍屁股上的沙子,他們都好奇的打量着遠方。

海面上沒有船隻,更沒有燈光,可就在這時,一個黑色的物體慢慢的浮出了水面。

“是潛艇!我的天啊!太帥了吧!我還沒有坐過呢!”

牛博宇立刻認出了,那不是潛艇嘛。

沒想到潛艇已經偷偷到達這片海域了,這真是太幸福了。

“我終於知道天龍大隊都享受什麼待遇了!”

雲天微笑着搖了搖頭,天幕小隊的後勤力量果然是不能同日而語。

出門坐飛機,回家坐潛艇,這種日子,實在是太爽了。

隨着一艘小船緩緩的靠近,船上閃爍的燈語就是他們的暗號。

雲天也急忙回覆燈語,於是這艘充氣艇,這才快速的駛了過來。

“快上船吧!”

這個丫頭要逆天 開船的戰士急忙熱情的招呼着幾個人跳上快艇。

隨着螺旋槳劈開浪花,小艇快速的向着遠處駛去,很快他們就到達了那浮出水面的潛艇上。

踩着那堅硬的潛艇,這一切都實在是太過癮了。

雲天帶着黃泉小隊魚貫而入,身後的戰士們則快速的收拾好一切。

潛艇再一次慢慢下沉,海面之上又一次恢復平靜。

海風還在不斷的向着沙漠的深處吹去,在這荒蕪的沙漠中,他們完成了一次超強的越獄行動。

黃泉小隊首戰告捷,也開始了他們橫掃整個世界的道路。

進入到潛艇之中,在見過艦長之後,大家也都分到了房間進行休整。

至於李清揚,則通過特殊的聯絡方式,聯繫到了那個代號老鬼的神祕人。

現在一切就需,就等着見到老鬼了,這個興奮的消息,讓幾個人都樂的睡不着覺。

不過,更加艱苦卓絕的戰鬥這才僅僅只是拉開了一個序幕而已。

和天堂集團的正面交鋒,也即將展開。 茫茫大海上依舊是那麼的平靜。

碧海藍天美景一色,還有海鳥飛來飛去的捕食着。

悠悠海風吹拂着那碧波盪漾的海水。

而此時的海水下,一艘核潛艇,依舊靜悄悄的向前行駛着。

“目標已到達!”

接近陸地,水深越來越淺。

如果要靠岸的話,必須要浮出水面才行。

這可不是港口碼頭,如果潛艇貿然的浮出水面的話,那可是會被衛星發現的。

所以,他們只能聽到在距離海岸線幾公里的地方。

“黃泉小隊,祝你們一路平安!”

艦長點了點頭,通過呼叫器喊道,而此時他眼前的屏幕上,幾個身穿潛水服揹着氧氣瓶的身影站在那裏。

“準備出發!”

雲天對着攝像頭伸出了拇指,壓力艙內立刻開始注入海水了。

所有人立刻都帶上了潛水鏡,咬住呼吸器,等待着艙門打開的時候。

終於,整個壓力艙內都被海水淹沒,艙門這才緩緩的打開。

兩艘水下推進器開始運作,尾部的螺旋槳推動水流,向着海岸線的方向駛去。

牛博宇和紅龍,騎在推進器上,控制着左右和方向。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