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呃,好像聲音有些大了。

2022-04-09By 0 Comments

賽場頓時鴉雀無聲,天華和北之國的參賽隊員和導師們紛紛捂臉,好像在說,我不認識他們。

李清漪俏臉通紅,她連忙縮在伊蓮娜的懷裏,躲避著其他人的目光。

冬雪融眉頭一皺,身邊冰霜飛舞,她說道:

「那小子是何人,竟然讓公主殿下出醜。」。

冬傲風連忙制止冬雪融,說道:

「攻心,攻心,他們在攻心。」。

冬雪融冷哼一聲,收回氣勢。

冬傲風鬆了一口氣,他看着羅空,眼神里滿是驚異。

裁判們一臉黑線,其中一個實在是看不過眼,咬着牙說道:

「還在比著賽吶,口紅什麼的就不能比完再說?」。

羅空一臉歉疚地笑笑,手中長槍舞動。抖出一道道槍花。

冬滿月也認真起來,她說道:

「我見識過你的手段,所以我會全力以赴的。」。

羅空也面帶嚴肅,玩鬧之心蕩然無存。

冬滿月將欺霜劍插於地下,雙臂展開,雄渾的魔力在她身邊激蕩。

羅空看冬滿月的姿勢就明白她想幹什麼了,他連忙揮槍前沖,準備打斷她的技能。

突然,羅空面前出現了一隻冰藍色的巨爪,攜帶着滔天寒氣,抓向羅空。

羅空連忙化前挑為橫掃,藉助反衝之勢,瞬間脫離了冰鸞的攻擊範圍。

羅空終於得見冰鸞的全貌,他感慨道:

「都這麼大了啊,跟着大戶人家有肉吃啊。」。

「雪國!」。

擂台上下起了大雪,羅空落地,雪已經有了一指厚。

「風雪殺!」。

羅空手中長槍翻飛,每一道攻向他的風雪刀刃都被準確地擊碎,短時間內,羅空防禦宛如銅牆鐵壁,風雪侵蝕不進。

冬傲風感慨道:

「這小子的魔力低於滿月數籌,可精神力卻遠遠高於滿月,真是妙哉,妙哉。」。

冬雪融白了他一眼,他馬上乖乖地閉上了嘴。

冬滿月看着羅空,說道:

「看來你這些日子也不是白混的,上次你的精神力還沒有這麼強呢。」。

回應冬滿月的是三支破空而過的魔力箭矢。

冬滿月眉頭一皺,霜痕在身前劃過一道弧線,三支箭矢應聲爆炸。

「你竟然玩偷襲?」。

(本章完)

。 第722章早起跑步的習慣

吃過晚飯,李橋開着車,將幾個人送回了酒店。

夜色微涼,李橋本想去劉子瑜房間過夜的,卻被劉大強一個眼神嚇回了房間。

躺在床上,李橋和劉子瑜開着視頻聊天,說着一些無聊的事。

「子瑜姐,你明天是不是就要回去了?」李橋想了想,問道。

「我爸明天肯定要回去,他又不放心我和你在一起,所以……你懂的。」劉子瑜眨了眨眼睛,算是默認了。

李橋就不滿了,劉大強這是完全信不過自己人品啊。

「他有什麼不放心的?我這麼好一個人,再說你遲早也是要嫁給我的。」李橋忍不住發了發牢騷。

「嗯,你這麼好一個人,把我朋友騙失身了。」劉子瑜鄙視了一眼李橋,故意拆台。

李橋咂了咂嘴,一瞬間居然不知道該怎麼反駁,雖然是佐藤明日奈主動的,但男人總是有身不由己的時候。

李橋掛了視頻聊天,劉子瑜好不容易來一次,他卻讓劉子瑜獨守空房,實在說不過去啊。

說起來,劉大強確實太在乎劉子瑜了,一個父親,到了該放手的時候就要放手才對。

退出聊天界面,李橋剛想玩會兒遊戲,聯絡賬號的消息卻顯示在屏幕界面上,他打開聯絡賬號,便看到了佐藤明日奈的消息。

「李橋君,如果方便的話請來和國看看我,母親大人知道我和你在交往,她想和你聊聊。」

「沒問題,有時間我會去和國的,我也想見明日奈了。」李橋回復道。

「讓李橋君感到寂寞了很抱歉。」

李橋將手機放到一邊,他其實也沒覺得寂寞,前幾天的時候有林嘉茵,這幾天林嘉茵走了,劉子瑜又來了。

其實,就算林嘉茵和劉子瑜都不來,他也能和齊夢瑤交流感情。

平時努力工作,偶爾享受一下荷爾蒙分泌的感覺,李橋便覺得這種生活不錯了,生活中哪有那麼多跌宕起伏的故事?

沖了個澡,李橋睡下了,雖然想着劉子瑜就在隔壁,有些輾轉難眠。

不過,在經歷一番掙扎后,李橋還是睡著了,還夢到了自己就睡在劉子瑜床上。

早上,手機響的聲音叫醒了他,李橋看到劉子瑜的電話便接了。

「我爸應該還沒起,你陪我出去看看好不好?」劉子瑜壓着聲音提醒道。

「馬上!」李橋立刻有了精神,現在天色蒙蒙亮,想來劉大強確實也沒睡醒。

他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爬起來,隨後穿好衣服便去酒店一樓等著了。

清晨時分,在一樓值守的收銀員還在打瞌睡,李橋在門外一等二十分鐘,劉子瑜也沒從樓上下來。

李橋終於心裏犯嘀咕起來,下個樓而已,按理說不應該這麼慢,他只好打了個電話過去,電話剛撥過去就被掛掉了。

李橋再次撥了一遍電話,就在這時,劉子瑜在劉大強的陪同下走出了電梯,她苦着臉向李橋淡淡一笑。

李橋立刻就明白了,劉子瑜這是被劉大強截胡了,很明顯,他和劉子瑜運氣都不太好。

「早啊,劉叔。」李橋沖着劉大強笑了笑。

「你比我早,沒想到你們年輕人也能起這麼早。」劉大強掃了一眼李橋,又看了一眼劉子瑜,冷笑道。

「其實也沒什麼,我有鍛煉身體的習慣,習慣早起跑步。」李橋輕輕咳嗽了一聲,尷尬道。

「跑步好啊。看來潭州還真是個好地方,劉子瑜才來第一天就也有早起跑步的習慣了。」劉大強沒有揭穿李橋,只是意有所指。

「哈……是嗎?看來我和子瑜姐總能想到一塊去。」李橋無奈看了一眼劉子瑜,出去幽會是沒機會了,偏偏還被劉大強撞見了。

「劉叔,你還沒怎麼來過潭州吧,我帶你去四處看看。」李橋趕忙說道。

「不用了,合同也簽了,我吃個早飯就回去。」劉大強擺了擺手,果斷拒絕了,李橋這小子明顯沒安好心,要注意點。

「那子瑜姐也?」李橋不死心,又問道。

「子瑜當然也回去了,把她交給你我不放心。」

李橋嘆了口氣,只能暫時回房間休息了,順便想着能不能給劉大強找個凶一點的老婆。

最好劉大強這個老婆能管住劉大強,同時還是他這邊的人。

想着想着,李橋又想起來那個像劉子瑜親媽的記者,要不要給劉大強介紹一下呢?

李橋的早飯是在房間里吃的,由服務員送過來,並放好在房間里。

正吃着早飯,李橋突然收到了劉子瑜的短訊。

「給我開門。」

。 「小兄弟,你的實力….!」

看到從後方緩緩踏至的費仁,灰衣老者眼神中滿是驚訝之色。

之前那一道金色匹練正是從對方手中轟出,僅僅一擊便將煉體境十重修為的文雄虎擊退,對方雖然是三流勢力斧頭幫的香主,然而面對眼前的費仁卻是如此不堪一擊!

足以可見,費仁的實力之強悍,已然是碾壓了文雄虎!

「嗚!大壞蛋被打倒了!費仁大哥哥好厲害!」

此時,看到原先搶走自己下品元石的文雄虎被費仁一擊打飛,吐血倒地不止,緊挨著楚倩的小花也是連連拍手,眼角邊的淚痕當即消散,歡呼雀躍道,似乎也是十分開心。

「村長,您就靠後歇歇吧,這個人我來對付,我送出去的東西可沒有那麼好搶….」

瞥了一眼旁邊驚訝失神的灰衣老者,費仁僅是點了點頭,隨後縱身一躍,瞬間來到倒地不起的文雄虎身前,眼神冰冷。

「就是你搶走了我送出去的東西?」

看著身前眼神冰冷的費仁,此時的文雄虎也是心頭一悸,神情變得有些慌亂,從對方的眼神中他竟是感受到了無窮的煞氣和殺機,如同修羅死神。

「你你你….你是什麼人?!」

「本大爺可是斧頭幫的香主,你竟敢沖我出手,不想活了么!」

雖然內心已經有些退縮和懼怕,不過眾目睽睽之下,礙於顏面以及背後斧頭幫的名聲,文雄虎的嘴巴上還是不願屈服,當即又是厲聲道。

「威脅我?」

話音剛落,費仁也是冷冷一笑,同時抬腳踩向地面上文雄虎的右腿。

「咔拉!」

「啊…!」伴隨著一陣清脆的骨骼爆裂聲,下一刻文雄虎也是慘嚎出聲,整張臉都是扭曲成了一團,只見其這條右腿竟是被費仁當場生生踩爆,血肉模糊。

「把你不該拿的東西吐出來,然後給那個小女孩道歉,否則你左腿也可以不要了….」

廢掉文雄虎的右腿之後,費仁並沒有第一時間將其出手斬殺,僅是淡淡道。

「混賬小子!道歉個屁!你要老子給一個小女孩道歉?有種就殺了你文爺爺!」此時,強行忍著從殘廢右腿處傳來的一陣陣劇痛,文雄虎也是臉色扭曲瘋狂,同時暴怒叫囂道,似乎十分頭鐵不願屈服。

他身為堂堂三流勢力斧頭幫的香主,手下掌握著上百名小弟,而且元力修為也已經達到煉體境十重,算是方圓百里開外數一數二的的高手。

然而,今天他卻栽倒在了一個小小的牛家村,同時還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年輕武者給擊敗,這如何不令文雄虎感到奇恥大辱,簡直比丟了性命還難受。

「咔拉!」

文雄虎叫囂的聲音尚未落下,便見費仁又是猛力一腳,頓時將其左腿也是生生踩爆,骨骼寸斷,血跡飛濺。

「啊…!」

雙腿被廢,強烈的劇痛感也是瞬間擊潰了文雄虎,只見其慘叫一聲,隨後腦袋朝旁一歪,整個人當場昏迷了過去,徹底失去意識知覺,只在原地留下一攤可怖的血跡,場面一時有些血腥。

「唰!」屈指一彈,將文雄虎搶走的那枚下品元石重新收回手中,下一刻費仁也是抬手一掌震碎了對方的丹田,同時轉身離開,朝著牛家村的一幫村民和灰衣老者走去。

殺伐果斷!這便是費仁一直以來的作風。

莫說斧頭幫僅是區區一介三流勢力,哪怕是九品宗門的人都壓不住他,自從他踏入武道以來,死在他手下的敵人以及對手不知道有多少,更何況眼前的文雄虎僅是一介煉體境十重的螻蟻。

雖然沒有當場斬殺文雄虎,不過費仁也已經將其雙腿和丹田盡廢,哪怕文雄虎僥倖苟活了下來,也只不過是一個雙腿殘廢,修為全無的普通凡人,自然再也無法欺辱牛家村的村民。

「小花別看,閉上眼睛!」

此時,看著對面不遠處已經昏死的文雄虎一副慘不忍睹的模樣,楚倩也是連忙伸手擋住身旁小花的眼睛,似乎覺得場面太過於血腥,不適合小女孩觀看。

「費仁小兄弟,你把文雄虎給廢掉了?!」

看到費仁強勢出手將文雄虎打成殘廢,灰衣老者臉上神情更是驚駭難平,對方能夠輕鬆廢掉煉體境十重的文雄虎,其元力修為定是達到了中合境的層次,甚至遠遠超出!

「沒錯,村長,以後你們牛家村可以安寧了,也不用每年給這些斧頭幫的人繳納什麼供奉。」

「我費仁從來不喜歡欠別人什麼,這次就算是我報答你們的人情….」

點了點頭,費仁也是開口道。

「小兄弟,這可大事不妙了啊….」

「雖然你廢掉了文雄虎,不過其僅是斧頭幫中的一位香主,而斧頭幫乃是附近百里唯一的三流勢力,其幫主更是一名中合境的武者高手,牛家村惹上了他們,日後定是麻煩不絕,恐有血光之災!」

話音剛落,此時的灰衣老者也是搖頭嘆氣道,似乎唯恐大禍臨頭。

誠然,費仁確實是出手廢掉了橫行霸道的文雄虎,不過對方來自於三流勢力斧頭幫,而費仁和楚倩兩個人的實力雖強,但是必然不可能永遠待在牛家村,一旦他們離開村子,牛家村便將受到來自斧頭幫的無窮報復。

「村長,你是擔心斧頭幫日後會報復你們牛家村是么….?」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