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周傑走後,突然常天龍對着門后黑暗說道:「你感覺如何?他有沒有在說謊?」

2021-12-04By 0 Comments

黑暗中突然傳來一聲:「說謊到未必,但是多少應該有所隱瞞。需要我動手嗎?」

「不必了,逍遙子出了名的護犢子,出了事說不定會鬧翻這京都。派人盯着點吧,函谷關不在封印,要不了多久我也要前往函谷關鎮守了,這華夏我不在了,常家還需要你多幫忙照看一下」

「知道了,就這樣吧」接着黑暗中便無聲音傳來。

常天龍玩味般看着手中符紙,赫然便是周傑當初送給大家下陵的護身符。喃喃道:「年紀輕輕便有如此功底,確實是個好苗子啊。可惜可惜啊……………………「王敏受寵若驚,感覺像是在做夢一般。

要說好未來集團,一個幾十億的公司,她還能夠應付應付。

但!

以後這可是價值萬億的企業啊。

小船她還能夠掌個舵,巨輪她是真的把握不住呀!

「蘇總,這副經理的事,是不是再斟酌一下,我的能力怕是難以勝任啊。」

《捐了集團,打造國產神話!》第116章集團的變動! 直至寂不滅陰狠的目光射來,他才向楚辭的身旁躲了躲。

還不忘用那雙桃花眼鄙視的看了眼寂不滅。

寂不滅的拳頭握的咯咯作響,面容陰沉如水,整個人都像是籠罩著陰霧,冷笑道:「其他人我不管,但凡這花無夜離開這王府,我都會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他惡狠狠的咬牙。

若不是因為花無夜,也不至於全天下都知道他不舉。

甚至於,他的容貌還差點被楚辭給毀了!

身為罪魁禍首的花無夜,他若是放過了他,那他簡直不是人!

花無夜哼了哼:「那你就在瑾王府外蹲著,我這輩子都不可能離開瑾王府,死都不離開!」

他是太妃帶回來的人,就連楚辭都不會趕他走。

只要他留在這瑾王府,寂不滅就奈何不了他。

不過,若是讓太妃日後知道花無夜是男兒身,恐怕她就不是想把夜無痕和花無夜碎屍萬段了。

而是想要一巴掌扇死自己。

引狼入室。

引的還是兩條狼。

寂不滅眯起雙眸,冷冷的看著花無夜。

眼裡帶著嗜血殘忍的光,如同一頭狼。

半響,他冷笑出聲:「那我倒也想看看,你是不是就能在這裡躲一輩子!」

花無夜!

這筆讓他身敗名裂的仇,他記住了!

最後兇狠的目光掃了眼花無夜,最後轉身離去。

再也沒有回頭。

那一襲血色長衫,狼狽的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當寂不滅離開之後,不滅城的其他人也都相繼離開了。

楚辭將目光收了回來,神色淡定如常:「夜楓,把墨兒帶走,其他人也先回去休息。」

夜小墨並沒有看到夜無痕的面容。

因為在他們都看過來的時候,楚辭迅疾的就貼緊了他的臉,偏偏夜小墨的個子又不高,看過去的時候,只能看到兩人的下巴。

是以,他至今還不清楚,夜無痕便是夜瑾。

看著楚辭要和夜無痕留下單獨相處,一張小臉頓時就垮了,拉住了楚辭的衣袖,可憐兮兮的。

「娘親,今晚我想和你一起睡。」

他那望向夜無痕的大眼睛,都帶著警惕之色。

夜無痕微微皺眉,這小傢伙……是想要阻止他和阿楚相處?

也許是這個得知,讓夜無痕的容顏再次黑了下來。

夜小墨不想認他這個爹了?

還是說,他更喜歡容華?

想到之前夜小墨還誇過容華,夜無痕面具下的容顏更冷了,冷氣颼颼,渾身都透著涼意。

兩頭狼似是察覺到了夜無痕周身的寒意,它們擋在了夜小墨的身前,虎視眈眈的盯著夜無痕。

夜無痕的目光繞過兩頭狼,涼涼的望著夜小墨:「本王與你娘有事商談,你忘記你答應過本王什麼?」

夜小墨的臉都白了,一隻手緊緊的攥著楚辭的衣袖。

「娘親,你不要聽他胡說,我和他沒什麼關係,我也沒答應他任何要求。」

太過分了!

無痕叔叔居然想要讓娘親誤會他們密謀!

小糰子的一張小臉蛋都被氣的通紅,緊咬著唇,哀怨的瞪著夜無痕。 三年未見,這個女人非但沒有老去,反倒比當年更加美艷動人。

比當年更加引人注目。

墨長風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女人,確定是葉宛月?

墨長風獃滯了一般站在原地,整個人都愣住了。

「王爺。」葉宛雲似乎發現了情況的不對勁,趕忙從一旁喚著墨長風。

墨長風這才回神回來。

他正厲了自己的聲色,然後才緩緩道:「葉宛月你竟沒死?」

「托王爺的洪福,還活著。」葉宛月聲音清淡,不辨喜怒。

「即便你還活著,也不該如此放肆!」墨長風厲聲呵斥著。

「放肆?王爺覺得什麼是放肆?」葉宛月輕聲冷笑,然後幽幽反問。

「葉宛月,你這個狠毒的賤人,你也不看看你這兩天的所作所為,你現在竟還有臉問什麼叫放肆?你所做的一切又何止是放肆,你是十惡不赦!」葉宛雲忍不住在一旁咒罵叫囂。

反正在葉宛雲看來,現在他們這邊有王爺撐腰了,一個小小的葉宛月而已,不會成什麼氣候的。

王爺肯定會狠狠地教訓這個女人的,會讓這個女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

這個女人!

誰讓這個女人明明都死了三年了,現在竟然還敢出現!

墨長風接話道:「葉宛月,既然老天已經讓你苟延殘喘三年,你應該感激涕零才是,如今你非但不知恩圖報,竟還對家人殘忍下手,實在該死!」

「本王今日便替天行道,親手宰了你這個不知死活的賤女人!」墨長風狠厲著臉色,冷聲呵斥。

說話間的功夫,他已經運足了氣力,只等出手直接將取了葉宛月的性命。

葉宛雲在一旁歡呼雀躍,等待著接下來即將發生的好戲。

葉振林夫婦更是激動萬分。

只要殺了葉宛月,相爺府的一切就能重回正軌,相爺府還是東武的榮耀,是能攀附上皇室的顯赫家族。

是讓萬民敬仰和尊重的存在。

而不是世人的笑柄。

葉宛月卻是慵懶著眸子,她不著痕迹的掃了一眼墨長風,然後忍不住冷冷的笑了笑:「替天行道?呵呵,當年我無辜被侵害,那時候也不見王爺曾替天行道?」

墨長風先是一愣。

葉宛月提及的是當年她被侵害的事情。

而不是墨輕靈的事情。

所以,當年輕靈之死,她應該是不知內幕的吧。

「當年你放蕩不堪,死不足惜!」墨長風聲音里儘是寒意,他試圖試探,「葉宛月,你當年強行逼婚還害死輕靈,后又身懷野種,這樁樁件件都夠你死一百次的!」

葉宛月眼底一片冰涼,所謂逼婚,是當年葉宛月受所謂的好姐妹墨輕珊的挑唆,而且全部事宜都是墨輕珊所為,葉宛月就是空訂了個逼婚的名號而已。

害死輕靈更是笑話,墨輕靈向來與葉宛月不合,臨死之前葉宛月都未曾見過她,怎麼可能是她害死的?

至於所謂的身懷野種,呵呵……

葉宛月哪裡知道那晚到底發生了什麼,明明是新婚之夜,是一世幸福的開端,卻偏偏成為了揮之不去的夢魘,成了將葉宛月推入深淵的無盡絕望。

不過這些,當年解釋都沒人肯聽的一切,現在解釋也沒什麼意義了。

葉宛月懶得提及一句,她眸色寒冷:「既然王爺如此覺得,那就看看你到底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墨長風看葉宛月的反應,並不像是在做戲。

他不由暗自鬆了一口氣,看來當年的事情,這個女人果然絲毫都不知情。

不過——

即便她是不知情的,但也太多事情不可見光!

她葉宛月本就是應該是個頂著罪名死去的棄婦,現在竟還活在這個世上,這本就是個天大錯誤。

如若想要將秘密永遠封存下去,那最好的辦法,就是將她變成死人。

死人是不會發現端倪的,更不會因為有端倪,而懷疑或者調查的。

墨長風不再廢話一句,他此刻已經運足了氣力,然後雙手化作厲掌,強勁掌風對著葉宛月襲來。

墨長風的內力深厚,能在他掌下逃生的人,整個東武也找不出幾個。

在場的所有人都萬分篤定,這次葉宛月必然死定了。

葉柳氏的臉上也已經掛上了欣慰的陰狠笑意。

那個老賤人所生的小賤人而已,早在月子里就應該死了的,如今多活一十九年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