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周媽的表情有些複雜,動了動嘴皮,忍不住說道:「小晚,你到底是怎麼想的?我雖然看不慣宋涼生,可他總歸是你的丈夫,夫妻兩人哪有隔夜仇呢?要是他真能和外面的女人斷乾淨,你也可以考慮下他……」

2020-11-02By 0 Comments

「很快就不是了。」蘇晚淡淡地笑了笑。

周媽像是聽出點什麼來,猶豫了下,沒再勸。

獨家溺愛,纏上失憶新娘

蘇晚走後,宋涼生像是石雕一般,站在走廊那裡,久久不能動彈。

許久,他才機械地轉身離開。 走之前,宋涼生還心有不甘地朝著蘇晚離開的方向看了看。

坐到汽車裡,他不停地揉著眉心,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力不從心。

宋涼生開車去了公司,他有好幾天都沒來公司了,等待處理的事情堆積如山。

秘書被叫了總裁辦公室里,把最緊急要首先處理的文件,挨個讓宋涼生簽字決定。

等到文件都簽得差不多了,宋涼生頭也沒抬地就說:「剩下的,不太急的等下午開完會再說。」

「是,宋總。」秘書說完之後,猶猶豫豫的站著沒走。

「還有事?」宋涼生抬起頭,朝著秘書看了一眼。

秘書猶豫了下,還是拿出壓在文件夾最下面的一張報紙,遞了過去,「宋總,這是今天早上剛剛發出來的新聞。」

「青年才俊宋氏總裁,風流成性,包下五星級酒店總統套房,夜夜狂歡!」

宋涼生只看了一眼新聞標題的一排大字,頓時俊臉就沉了下來。

「這種事情還需要我來教你怎麼做嗎?我請你來是吃白飯的嗎!馬上叫公關部去處理掉!」宋涼生冷冷地說道。

秘書擦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解釋道:「上午已經叫公關部去處理了。」

「以後這種新聞不要來問我,直接叫公關部去處理掉。」宋涼生揮了揮手,示意秘書出去。

「宋總,還有一件事情,今年的慈善宴會……」秘書的話還沒有說完,外面就傳來了慧姨的大嗓門。

「我就說蘇晚那個女人不是個好東西。現在背著我們涼生到處勾搭男人,簡直丟盡了我們涼生的臉面……」

秘書偷偷地看了宋涼生一眼,見到他的臉色沉了下來。

緊接著,辦公室的門就被人給從外面推開了。

慧姨推著沈蘭芳的輪椅進來了,一邊推,慧姨的嘴巴里還一個勁兒地喋喋不休。

嗓門之大,可以想象,從公司的大廳到總裁辦公室的樓層,這一路上,所有的人都把慧姨的話給聽得清清楚楚。

宋涼生面色不愉地看了慧姨一眼,然後站起來,朝著沈蘭芳走過去,說:「媽,您怎麼來了?」

「我擔心你在公司沒吃飽肚子,特意給你打包了你最愛吃的椰漿飯。」

沈蘭芳看了一眼慧姨,後者立刻從包里掏出來一個打包盒。

不知道被悶了多久的椰漿飯,散發出一股難聞的味道。

宋涼生皺了下眉頭,「不用了,我吃過飯了。」

「那你留著,一會兒下午工作餓了,就拿來打個尖。」沈蘭芳四處看了看,問:「你這裡有微波爐嗎?」

慧姨馬上就走到門口,中氣十足地喊道:「那個誰,你過來!」

在門口的秘書左右看了一下,慧姨揚了揚下巴:「還在看什麼,說的就是你!」

秘書只好走過去,不解地看著慧姨。

「你把這個飯拿起冰箱放著,一會兒我們少爺餓了的話,就用微波爐打熱給他吃。」慧姨頤指氣使地地吩咐道。

「好的。」秘書接了過來。

「不許偷吃!要不然,你這個月的工資全部要扣光!」慧姨又不客氣地補充了一句。

秘書的眼角抽了抽:「我從來不會偷吃東西,您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喲,說你還不樂意了!」慧姨立刻提高了嗓門,大聲地呵斥道:「我幫著宋家管了多少年家了,像你這樣的人,我一眼就可以看穿。只拿錢不做事,一天到晚好吃懶做的,上班時間穿成這樣,你是不是想勾引我們家少爺!」

秘書還真不樂意了,「我穿的是職業裝,我沒覺得有什麼不妥。」

「你還不承認?裙子穿得這麼短,我看啊你就像是專門吸男人陽氣的狐狸精,沒個男人就活不下去!難怪我們少爺最近的臉色越來越差了,我看就是你背地裡害的吧?!」

秘書被氣得說不出話來,第一次見到這麼蠻不講理的人。

「夠了,慧姨!」宋涼生看不下去了,開口打斷了她:「這裡是公司,你沒權利對我的員工指手畫腳!陳秘書,你去給我倒一杯咖啡進來。」

「好的,宋總。」秘書像是特赦一般,鬆了口氣,退了出去。

慧姨不甘心地瞪了秘書一眼,又很委屈地看了看沈蘭芳。

沈蘭芳輕輕咳嗽了一聲,說道:「阿慧,在外面注意點,公司不比家裡。」

「哦。」慧姨這才撅了撅嘴,站到了一邊。

沈蘭芳轉頭看向宋涼生,說道:「涼生,你對下屬也不能這樣放縱。你看看你這個秘書,一點兒規矩都沒有,以後你還怎麼管其他的員工?」

宋涼生低頭忙碌地看著文件,假裝沒聽到沈蘭芳的話。

沈蘭芳長嘆了口氣,頗有些感觸地說道:「這些年,你一個人管著這麼大的公司,真是辛苦你了。你爸爸這些年在國外不肯回來,身邊一定是有了纏著他的賤女人……」

「媽。」宋涼生忽然開口打斷了她。

「怎麼了?」沈蘭芳看向他。

宋涼生收斂了下語氣里的不耐煩,緩和了下語氣,說道:「你下午不去逛街嗎?」

沈蘭芳一聽說逛街就來氣了。

想到自己本來開開心心出門,本來打算中午在外面吃個飯,然後下午就直接去逛街,誰知道會在餐廳遇到蘇晚。

沈蘭芳立刻就擺出了一副語重心長的樣子,「涼生,你知道我中午去吃飯的時候,遇到誰了嗎?」

「誰?」宋涼生頭也不抬地順口問道。

「我遇到蘇晚和秦朗了!還有顧朝夕!他們三個人在一起吃飯,而且還敢頂撞我。那個蘇晚,簡直就沒有把我這個婆婆給放在眼裡!」

慧姨在一旁跟著添油加醋地說道:「就是,他們三個人也不知道怎麼就勾搭在一起的。大庭廣眾之下,那親熱的模樣,我看著都臊得慌!」

宋涼生的語氣有些冷:「蘇晚是我妻子,你們怎麼這麼說她?」

總裁駕到:調教呆萌小嬌妻 「唉喲,我的好少爺,你媽這樣說,還不是為了你好!」慧姨迫不及待的插嘴:「你可要小心點,蘇晚那一身的騷狐狸精的樣,指不定昨晚上就伺候上那兩個男人了!」 「夠了,慧姨!」宋涼生的臉色瞬間就黑了,語氣冷冷地打斷她。

「小晚的弟弟昨晚突發心臟病了,她沒聯繫上我,才找秦朗他們幫忙請的醫生。後來她是為了感激他們,才請秦朗顧朝夕吃的飯。這件事情她都已經告訴我了!」

慧姨被吼了一通,縮了縮脖子,委屈地看向了沈蘭芳。

見到自己最忠心的狗腿子吃了虧,沈蘭芳立刻就不高興了,板著臉開始教訓起宋涼生來:「涼生,阿慧是我的姐妹,也就是你的長輩,你怎麼能這麼跟長輩說話呢?你還把我看在眼裡嗎?我看你,就是被蘇晚那個賤女人給帶壞了!」

宋涼生揉著額頭,無奈地說道:「媽,您能別一口一個賤女人,一口一個狐狸精地罵人嗎?蘇晚是我的妻子,你們這樣子的看不起她,不也是在打我的臉嗎?」

沈蘭芳眼圈一紅,竟然說哭就哭:「你被蘇晚那個騷狐狸精給迷住了吧,竟然連媽媽的話都不聽了是嗎?」

慧姨急忙掏出紙巾,拿了一張給沈蘭芳擦眼淚,然後看向了宋涼生,語氣里頗為不滿地說道:「涼生,你怎麼能這麼跟你媽媽說話呢?你都不知道,中午的時候,蘇晚那女人有多麼可惡,當眾不給你媽媽面子,讓她下不來台,簡直就沒把她放在眼裡。」

「蘇晚不是那種人,這其中一定是有什麼誤會。」

宋涼生背過身去,看著窗外川流不息,如火柴盒大小的汽車,只覺得心裡煩躁不已。

沈蘭芳見兒子竟然不聽自己的話了,臉上露出了猙獰的表情,還好宋涼生一直背對著她,沒看到。

她的雙手用力地抓在輪椅的扶手上,語氣酸澀又怨恨:「你就跟你爸爸一樣,只聽外面的女人的話,根本就不在乎我。我早說了,蘇晚根本就配不上你,只有你爺爺把她當成是寶,也不知道她是用了什麼下流的手段哄得你爺爺那麼看重她……」

宋涼生倏然轉身,薄唇緊緊抿著,盯著沈蘭芳看了一會兒,然後一字一句說道:「這話您在我面前說說也就算了,要是被爺爺知道了……」

沈蘭芳立刻乖覺地閉嘴。

在宋家,宋老就是絕對的權威。

她沒那個膽子挑釁。

過了許久,沈蘭芳忽然嘆了口氣,說道:「涼生,要是你和藍夢在一起就好了。我就喜歡藍夢,特別懂事,又是阿慧的女兒,我知根知底。」

「大小姐!」慧姨感動地喊了一聲。

沈蘭芳拍了拍她的手,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樣,「阿慧,我早就說過,希望藍夢做我的兒媳婦。等到將來把蘇晚那個小賤人給掃地出門,就讓涼生明媒正娶藍夢。」

「謝謝大小姐!」慧姨感動得快要哭了:「我願意一輩子給你當牛做馬。」

宋涼生別開眼,看不下去了,冷聲道:「媽,我還有工作,馬上要開會了。」

「好吧,我不耽誤你上班了。你考慮下媽媽的話,和蘇晚早點分了,免得她在外面做出對不起你的事情,給你戴綠帽子。」

宋涼生重新坐回到位置上,假裝低頭翻看著文件。

沈蘭芳示意慧姨推著她離開。

等到她們走了,宋涼生忽然長臂一掃,將桌上所有的東西全都掃落在地。

滿室狼藉。

接下來的一整天,宋涼生都在發脾氣。

幾乎是每個進他辦公室的員工,全都被罵得狗血淋頭。

在下午開例會的時候,有一個女銷售經理做上來的報表做錯了一個數據,被宋涼生當場給罵哭了。

「是不是我幾天沒有開公司,你們就覺得可以隨便地糊弄我了?宋氏不養閑人,達不到我要的要求,就給我捲鋪蓋滾蛋!」

罵完之後,宋涼生就踢開椅子,摔門而出。

神醫嫡女有空間 剩下的滿會議室的人,全都被嚇得戰戰兢兢。

生怕自己又不小心做錯了什麼,惹得總裁不高興。

「陳秘書,總裁今天怎麼火氣這麼大呀?」有人忍不住,跑到小聲地跟宋涼生的秘書打聽消息。

秘書倒是知道一點,可這是宋總的隱私,她可沒膽子拿出來說。

秘書只能搖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站在總裁辦公室的門口,秘書猶豫了半天才鼓起勇氣,深呼吸了一口,敲門進去。

抬眼看去,宋涼生卻沒有坐在辦公桌的位置上,而是站在寬大的落地窗前,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宋總,今年的慈善宴會改地點了。」秘書小心翼翼地開口。

要不是快要臨近舉行慈善宴會了,這又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秘書才不敢這個時候才觸宋涼生的霉頭。

「改在哪裡了?」過了許久,就當秘書以為宋涼生不會說話,正想要默默退出去的時候,他淡淡地開口了。

秘書趕緊回答:「今年的慈善宴會,改在了水晶之旅遊輪上舉行。屆時,尚香公司也會參加……」

「水晶之旅遊輪?」宋涼生倏然轉身,盯著秘書,重複著這幾個字。

秘書沒覺得哪裡不對,點頭道:「是的,就是那艘叫水晶之旅的豪華游輪。」

「你先出去。」宋涼生淡淡開口。

「是,宋總。」秘書默默退出總裁辦公室,只覺得自己的後背都被嚇出了一身冷汗。

剛才那個做錯數據的銷售經理已經被辭退了,秘書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也被宋涼生給開除了。

此刻的宋涼生,眼底泛著淡淡的光。

他想起了兩年前,蘇晚曾經約他去水晶之旅遊輪。

他當時對她根本不屑一顧,又忙著哄一個跟他鬧脾氣的小明星,而放了蘇晚的鴿子。

也不知道,蘇晚當時是不是自己一個人去的水晶之旅遊輪。

如果他們再一起去一次,那是不是一切都會變得不一樣了?

還能……再回到兩年前嗎?

宋涼生的眼底一片茫然,他看不清楚自己的心。

只是隱隱覺得,不想讓蘇晚離開他。

可是眼下這種局面,她已經被他徹底給傷透了心,也徹底的失望了。

一切,都回不去了……

宋涼生站在窗前,只覺得短短兩年,一切都物是人非…… 轉眼就過去了半個月,蘇子同的傷口恢復得很好,已經到了出院的日子。

周媽在收拾東西,蘇晚拿著一份報紙,拿著筆,不停地報紙上勾勾畫畫的,時不時還抄幾個電話號碼。

「小晚,我們晚上可以去吃火鍋嗎?」蘇子同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非常期盼地望著蘇晚。

蘇晚皺了皺眉頭:「不行,你的病才剛好。」

「可是我已經沒事了,我好想吃火鍋啊,可不可以嘛~」蘇子同開始狂眨眼睛,嘟嘴賣萌。

面對弟弟可愛的賣萌,蘇晚差點沒抵抗住。

但是想到他的身體,蘇晚堅定地搖頭:「不可以。」

「切~」蘇子同不高興地噘嘴。

周媽在一旁偷笑,就在這時候,病房門被人給敲響了。

「我去開門。」周媽走過去開門,看到門外站著的,穿得花里胡哨的男人,周媽笑道:「秦先生,你來了?」

聞言,蘇晚抬頭,禁不住嘴角抽了抽。

秦朗穿著一身像是粉紅色的,面料有點像是真絲的襯衣,下面穿了一條又大又寬的海灘短褲。

還好腳下沒有踩著涼鞋,不然還以為他剛從泰國旅遊回來。

蘇晚覺得每一次見秦朗,他穿衣服的風格都不帶重樣的。

真不知道,他到底是哪裡來的這麼多風格迥異的衣服。

蘇子同倒是高興了,見到秦朗就開心地喊道:「老大!」

「子同。」秦朗咧嘴一笑。

蘇晚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弟弟這麼喜歡秦朗,將來穿衣服的風格會不會也變得和秦朗這樣風騷……

秦朗轉向蘇晚,沒有忽視掉她手裡那張被塗得亂七八糟的報紙。

他伸長了脖子瞄了一眼,看到那個報紙的版面,全都是房屋中介,便好奇地問道:「小晚晚,你在找房子嗎?」

蘇晚不著痕迹地把報紙折了起來,笑了一下:「我就是隨便看看的。」

秦朗若有所思地多看了幾眼,她收起來的報紙。

蘇晚倒了一杯水給他,問道:「你今天怎麼有空過來?」

秦朗接過水,道了一聲謝,說道:「子同今天不是出院嗎?我怕你和周媽兩個人搞不定,所以過來接你們。」

「那太謝謝了。」蘇晚感謝道。

「老大,朝夕哥呢? 這次與你一步之遙 怎麼沒看到他?」蘇子同朝著他的身後看了看,有些失望地問道。

聽到顧朝夕的名字,蘇晚有些不自然地垂下了眼眸,但是內心,卻有些希望能夠聽到他的消息。

蘇子同住院這半個月,除了第一天他來過之外,就一直沒有出現。

蘇晚心底隱隱有些說不清楚的感覺,竟然會覺得有點想見他。

剛才看到秦朗的時候,她還小小的興奮了一把,以為他會像平時那樣,和秦朗焦不離孟,孟不離焦,秦朗都來了,他必定也會出現,可惜卻並沒有。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