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呵呵,蕭兄弟真是風趣,來咱們裏面談。”青龍強笑着說道,隨後當先帶領衆人往基地裏面走去。 基地內的衆人看着蕭逸等人漸漸遠去,也都站起身來不斷的呲牙咧嘴輕揉着被蕭逸打傷的地方。

2021-01-28By 0 Comments

“這小子可真強啊。”有人唏噓的說道。

基地內的衆人聽到此話,心中不經自問,難道自己真是花架子經不起敲打?隨後望着蕭逸的背影有些呆呆的出神。

而此時青龍和蕭逸等人已經坐在一處辦公室中,“蕭先生您想要天煞總部的位置?”衆人坐下後青龍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

“是的。”

“天煞是一個純殺手組織,我們行動組一直都想竭力剷除,但對方也非常強大,雖然我們知道對方的總部位置,但也遲遲沒有行動,如果貿然行動,會對我們行動組造成很大的損失。”青龍雙眼微咪而後緩緩的說道。

聽到青龍的話語,蕭逸頓時笑了起來,心中暗道,你這個老狐狸你就說你不想幫忙就算了,竟整些冠冕堂皇的話。

“只要你把天煞總部位置告訴我,一切都跟你們特別行動組無關。”

“好,蕭先生真是快人快語,那我也不囉嗦了,這是天煞總部的位置。”只見青龍說出此話,隨後從辦公桌內拿出一本文件遞給蕭逸。

伸手接過文件,蕭逸翻開文件看了進去,有些吃驚的表情頓時浮現在蕭逸的臉上。

“呵呵,蕭先生很吃驚吧?其實天煞總部的位置就在燕京,不滿蕭先生,燕京此地魚龍混雜,水深的很吶,我們行動組有時候更是有些力不從心。”

“啪”的一聲,蕭逸把文件合上,隨後站起身來,對青龍笑道:“多謝了,以後咱們有緣再見。”蕭逸對幾人擺了擺手,隨後轉身就要離去。

“蕭逸,我跟你去。”看到蕭逸單人匹馬就要去天煞總部,深深知道對方可怕的玲瓏正色的對蕭逸說道。

聽到玲瓏的話語,蕭逸來到玲瓏身前,很是突然的一口親在玲瓏的小嘴上,驟然遭到蕭逸偷吻的玲瓏瞬間有些懵了起來,而其餘幾人更是瞪大了雙眼被雷在當場。

“小祖宗,去你就不用去了,這個香吻就算你的幫助了。”只聽蕭逸的話語迴盪在房間之內,而人已經消失在幾人的眼前。

“這個混蛋。”滿面通紅的玲瓏低聲的罵道,抿了抿嘴脣有些回味着蕭逸帶來的氣息。

“咳。”看玲瓏陷入遐想,青龍輕咳一聲把玲瓏思緒拉了回來。

被拉回思緒的玲瓏,臉上還綻放着一絲紅霞,隨後慢慢的又恢復了平靜。

“組長,你應該知道,天煞的背後是誰,蕭逸此去可是九死一生啊!”一直沉默的虎殺此時對青龍說道。

在座的幾人聽到虎殺的話語更是陷入了沉思,“組長,虎殺說的對,蕭逸他……。”聽到虎殺的話語玲瓏頓時急道。

擺了擺手手,青龍打斷了玲瓏的話語,隨後有些沉重的說道:“我又何嘗不知道此去的危險,天煞組織的背後是高層的某個領導在支持,這我知道,你們也是明白,上面早有意思除掉這個毒瘤,但兩虎相爭必有一傷,上面也怕會發生大的政治動盪,所以一直沒有采取手段,現在蕭逸的出現正是給了我們一個機會,雖然機會不大,但我們也要把握住,這次就算我們行動組欠他蕭逸的。”

只看青龍說完此話站起身來,有些沉重的走了出去。

而其餘幾人也都無奈的嘆息了一聲,玲瓏現在也只能爲蕭逸默默的祈禱,希望他能全身而退,深深知道天煞的可怕的玲瓏,對於蕭逸能剷除天煞,玲瓏是一點希望都不抱。

看到青龍離去,幾人也沒有心情在此閒聊,隨後幾人也都全部散去。

而此時的蕭逸已經站在大廈的外面,隨手翻開手中的文件,只見上面清晰寫着,安國區,丁香大廈,紅粉佳人酒吧,合上文件,蕭逸縱身朝丁香大廈而去。

丁香大廈總共三十二層,第一層是夜場和酒吧,第二層餐廳,第三層洗浴,……從第十層以後禁止任何閒雜人等入內。

而此時蕭逸已經站在了丁香大廈的門口,手拿青鋒劍的蕭逸看了看進出的男男女女,隨後擡腳朝酒吧內走去。

“你好,歡迎光臨。”門口迎賓小姐微笑的對蕭逸說道。

點了點頭蕭逸就要進入酒吧,而此時一道粗曠的聲音響起“這位先生,營業場所不允許攜帶器械,您這把劍可以先存放起來。”只見一名保安打扮的中年人向蕭逸說道。

“我這把可是古玩,價值可是上百萬,如果丟失你給我負責?”聽到保安的話語,蕭逸隨口說道。

“這……。”聽到蕭逸的話語,保安也有些躊躇起來。

“這東西還是我自己拿着最安全,丟失了也怪不到你們酒吧頭上。”

“額,好吧,先生您請進。”看着蕭逸手中的青鋒劍確實古意盎然,而蕭逸也如此說,保安也沒在堅持。

保安說完此話,只看蕭逸擡腳就走進了酒吧。

一進入其內,只看一羣男男女女在燈光的閃爍下瘋狂的搖擺着,吧檯上更是男女成羣結隊互相喝酒調笑着。

而此時一爲男侍應生來到蕭逸的面前問道:“先生,有什麼需要爲您服務的?”

“呵呵,你忙你的,我等等朋友一會在說。”蕭逸臉上掛着和煦的微笑說道。

“您可以在吧檯喝一杯,邊喝邊等您的朋友到來,有什麼需要請您招呼我們。”侍應生很有禮貌的說道,隨後轉身離去。

看到侍應生離去,蕭逸來到吧檯前找了一個人少的位置坐了下去。

“您好先生,請問您要來點什麼酒?”吧檯調酒師笑着向蕭逸問道。

從來沒有來過這種地方,蕭逸也不懂這些,蕭逸隨口說道:“來瓶最貴最好的。”

打着就是來此惹事的心態蕭逸隨口說道。

“嗯?”等了半天蕭逸也沒看到自己的酒上來,頓時有些奇怪的看向吧檯的調酒師。

只看調酒師用一種怪異的神情看向蕭逸,隨後開口道:“先生請您先付賬,我才能給您提酒。”

調酒師的話落在蕭逸的耳中,頓時讓蕭逸有些錯愕,沒想到還要先付賬。

只看蕭逸眼珠一轉,隨後掏出兜裏的金卡一把拍在桌上,叫囂的說道:“還怕我不給你錢,我要喝他一宿,到時候一起算。”

看了看吧檯上的金卡,調酒師雖然沒見過這種卡,但卡上奢華的設計也充分說明了這卡的不一般,擡頭看了看蕭逸那囂張的面容,調酒師也怕蕭逸是哪家的大公子在得罪對方,隨後趕忙給蕭逸上酒。 一瓶“路易十三”擺在蕭逸的面前,蕭逸仔細看了看這瓶酒,除了外觀顯的有些奢華外,也沒有什麼值得自己注意的,拿起“路易十三”蕭逸倒了半杯就往嘴裏送去。

“噗”只看蕭逸一口酒喝進嘴中,一口又吐了出來,“尼瑪,這是什麼酒?一點酒味都沒有,還不如牛欄山二鍋頭來的有勁。”

酒吧調酒師聽到蕭逸的話語,一排冷汗頓時浮現在額頭之上,這是什麼人吶?真是哪家的公子少爺?怎麼看也不像啊!調酒師不經暗自嘀咕道。

蕭逸撇了撇嘴一把推開這瓶“路易十三”衝調酒師說道:“給我來瓶啤酒。”

迅速的拿來一瓶啤酒放到蕭逸面前,蕭逸頓時大怒,“尼瑪,這是啤酒嗎?這麼小的一瓶?我一口就喝沒了,給我換大瓶的,你們這是什麼酒吧?這麼TM黑?”

聽到蕭逸的話語,調酒師哭喪着臉說道:“爺,我們這賣的都是這種酒,沒有別的了。”

聽到調酒師說完,蕭逸有些不耐煩的擺了擺手說道:“算了,就這麼地吧。”

而就在此時只看一位畫着煙燻妝的女子向蕭逸走來,“帥哥,介意請我喝一杯嗎?”

“額?”蕭逸有些錯愕的擡起頭來,只看眼前的女孩濃妝豔抹,身上穿的更是清涼,一雙有些勾魂的眼睛更是不斷的向蕭逸放電。


“坐坐,美女到來,必須得請。”蕭逸說完此話,隨後管調酒師要來一個杯子親自給這位畫着煙燻妝的美女把酒倒上。

畫着煙燻妝的女子拿起“路易十三”喝了一小口,眼中一下亮了起來,顯然這酒的味道非常讓她滿意。

“帥哥,我還有一些姐妹,不介意讓她們過來吧?”

“好,我這人就喜歡熱鬧,人越多越好。”從心眼裏打着鬧事的想法,蕭逸嘿嘿笑着說道。


聽到蕭逸如此說,煙燻妝女主頓時眉開眼笑了起來,只看畫着煙燻妝的女子對不遠處吧檯幾名女子一招手,幾名女子頓時向蕭逸走了過來。

“喲?我說琳琳哪來的這麼一個大帥哥啊,請你喝這麼貴的酒。”一名穿着暴露的女子看着吧檯上的“路易十三”嬉笑的對化着煙燻妝的女子說道。

叫做琳琳的女子頓時笑道:“一瓶酒對這帥哥來說算的了什麼,對吧帥哥。”

聽到琳琳的話語,蕭逸頓時心中樂了起來,感情是拿自己當凱子了?

“來,坐坐坐,今天全算我的,你們儘管點。”蕭逸很豪氣的說道。

看着幾名女子聽到自己說出此話,頓時眉開眼笑了起來,蕭逸心中不由想道,一會拿不出錢來,不知道這幾名女子會是什麼表情?想到這蕭逸更是笑出聲來。

看了看有些擁擠的吧檯,蕭逸對一名侍應生招了一下手,隨後說道:“給我找個大點的地方,我今天好好招待幾位美女。”

“請您跟我來,正好有一個貴賓臺空了出來,這邊請。”只見侍應生說完此話隨後帶路。

“走吧美女們,今天的帳全算我身上。”蕭逸大手一揮十分瀟灑的說道。

看到蕭逸這麼豪爽,幾個美女更是樂不可支起來,隨後蕭逸帶着幾人跟隨侍應生來到貴賓臺坐下。

“想喝什麼酒隨便點,第一次見面不用跟我客氣。”蕭逸彷彿是一個暴發戶一般對着幾名美女吆喝着。

幾名美女看到蕭逸十足的就是一個大凱子,久經夜場的他們更是不會客氣,“皇家禮炮,人頭馬,XO……。”只看幾個美女頓時點了酒吧裏最名貴的酒水。

侍應生看到點了這麼多酒水,趕忙迅速的用本記了下來,心中更是暗暗咂舌,這得多錢啊?幾十萬上下吧?

“這點酒夠嗎?這幾位小姐點的酒水全給我來雙份的。”蕭逸趾高氣揚的對侍應生說道。

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侍應生也頭一次見到這麼消費的主,隨後恭聲的說道:“請您稍等。”隨後轉身而去。

幾位美女看到蕭逸這麼豪爽,全部貼在蕭逸的身前不斷膩聲的說道:“你是哪家公子啊?真是豪爽啊。”

蕭逸打了個哈哈,隨後淫笑道:“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晚上你們幾個姐妹可都是我的。哈哈”說完蕭逸一把摟住幾名美女上下其手。

“哎呀,你壞死了。”只看幾名美女頓時用能膩死人的話語說道。

在蕭逸心裏可沒有那些僞君子的那一套,用蕭逸自己的話說,幾個美女坐在你身邊,你要沒想法那你還是男人嗎?既然有想法那就要付諸行動,這纔是男人。

和幾個美女不斷嬉笑打鬧更是引來了不少人的目光,不少男性同胞看着蕭逸的眼神裏更是羨慕嫉妒恨。

而此時蕭逸要的酒水也全部的被侍應生送了過來,只看侍應生熟練的把酒全部打開,隨後轉身而去。

蕭逸先給幾位美女把酒倒上,隨後爲自己斟滿了一杯,“來幾位美女,咱們乾一杯。”說完此話,蕭逸當先一口喝乾杯中的酒。

幾位美女常年混跡在夜場,酒量那更是不在話下,隨後也全部幹了下去。

兩個小時過去,只看幾位美女臉上都稍微有些醉意,更有兩個美女雙臂緊緊圍繞在蕭逸的脖子上跟蕭逸喃喃細語,而桌上更是放滿了喝空的酒瓶。


吞吐了一口酒氣,蕭逸推開幾位美女隨後笑道:“今天就到這吧,下次有機會咱們接着喝。”

聽到蕭逸說出此話,那名叫琳琳的美女有些曖昧的對蕭逸說道:“那我們幾個姐妹,今晚你不準備帶我們吃點夜宵什麼的嘛?”

聽到眼前美女那曖昧的話語,蕭逸眼中也有些異動,隨後臉上有些無奈的笑道:“可惜我也想,但是今天我還真有點事。你們先走一步吧。”

蕭逸說出此話,頓時讓幾位美女一愣,平時不管在大的凱子被幾位美女宰,但最後幾位美女也肯定會給對方點好處,畢竟能當凱子的也是家底豐厚,不是幾人能得罪的了的,但幾位美女沒想到蕭逸會直接讓幾人離去。

而那位叫琳琳的美女眼中略帶一絲好奇的看向蕭逸,隨後媚笑着說道:“你這人真有意思,難道你不想嗎?”說完只看琳琳隱晦的捏了下蕭逸的下體。

隨着琳琳這個大膽的動作,蕭逸更是一個激靈,看向琳琳的眼中更是泛起一絲絲浴火。

“咯咯咯。”明顯感覺到蕭逸的身體變化,琳琳更是笑出聲來。

“尼瑪!真丟人。”看到琳琳的笑意,蕭逸趕忙一把推開琳琳,這才感覺沒有那麼尷尬。

“我們姐妹啊,今天算是賴上你了,你去哪我們就跟着你去哪。”琳琳呵呵嬌笑着對蕭逸說道。

“額!那你們可別後悔。”蕭逸平復下心中升起的慾望,而後笑着對琳琳說道。

“哼,我們有什麼好後悔的?今天跟定你了。”

“呵呵,那好吧。”蕭逸露出了有些無辜的笑容。

“買單。”只看蕭逸招呼旁邊的侍應生大聲的說道。

侍應生早就算好了蕭逸要的酒水價錢,聽到蕭逸的召喚,趕忙快步的走了過來,笑着說道:”您好,先生您今晚的消費總共是四十二萬三千八百塊,經理說了零頭給您抹了,您付四十二萬就好。“

“砰。”的一聲,只看蕭逸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面,頓時一聲巨響,響徹在整個酒吧,連酒吧內的震耳欲聾的音樂都壓了下去,“什麼?這些破酒四十二萬?你跟我開TM什麼玩笑?” 蕭逸的話語落入幾位夜店美女的耳中,幾人錯愕的看向蕭逸,心中不由升起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先,先生,您要的酒都是最名貴的,確實是四十二萬。”侍應生有些哭喪着臉說道。

看着侍應生苦着臉跟自己說出此話,蕭逸撇了撇嘴,隨後一副地痞無賴般的表情浮現在面容之上,“四十二萬?我TM一天殺豬才掙一百多快錢,你們搶錢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