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哪吒嘲笑道:“哈哈哈,你是不敢打嗎這麼怕死,弟弟行爲。”

2021-01-29By 0 Comments

拖着天塔的李靖看到天雷不斷攻擊小影,知道現在的小影是最容易受到攻擊的,自己便想要上去攻擊小影。

奈何天雷攻擊這他自己要用七寶玲瓏塔頂着。 敖玉見狀馬上扔出天元筆化作一道屏障擋在小影的面前,自己面對着哪吒的攻擊只能一直躲閃。

李靖的攻擊暫時被天元筆擋下來,不過他也知道這天元筆是抵擋不了多長時間的,何況還有天雷的攻擊。

敖玉知道自己這樣也不是辦法對着哪吒說道:“我還以爲是誰呢原來是一個黃毛小子,哈哈哈來來來哥哥就陪你玩一會。”

說着帶着哪吒就往天上飛。

哪吒生氣道:“黃毛小子?你給我等着,今天小爺我非把你的筋給拔出來做褲腰帶。”

敖玉一邊嘲笑一邊把哪吒往天雷方向引。李靖見到這個場面對哪吒講到:“吒兒不要被他的奸計蠱惑了,快回來。”

可哪吒已經隨着敖玉進入了天雷的攻擊中心範圍附近。一聲聲的天雷炸裂在身邊。哪吒知道上當了不過爲時已晚。 哪吒對敖玉說道:“天雷,哈哈今天就看看是你先死在在我的火尖槍下還是先被這天雷給電死,這天雷炸到身上就算是不死修爲也會盡數被廢。”

敖玉笑道:“哈哈哈沒事的今天說不定就是你死在這也說不定呢。黃毛小子。”

說罷哪吒手持火尖槍衝向了敖玉,敖玉知道現在的自己是絕對打不過他的所以只能拖時間把哪吒困在這天雷中。

敖玉左走右晃躲過哪吒的一波又一波的攻勢。倆人就在這天雷中展開了一波“貓抓老鼠”的遊戲。

而此時的李靖愈發用力想要突破保護罩,這是李靖意識到地底下有異常,一把跳起來,腳底下忽然出現了一直白骨大手,一隻巨大的骷髏從地底爬了出來。

嚇得李靖趕忙回頭看,一羣鬼兵從山坡上手持各式兵器吶喊着衝了下來,而那些天兵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辦。

李靖回頭大喊:“不要慌,擺開戰鬥隊形準備迎敵。”一萬天兵迅速展開隊形長槍朝外後面弓箭齊放,山坡上的鬼兵慘叫而到,但仍有許許多多的鬼兵衝了下來。

啊!啊!啊!殺啊!殺啊!殺啊!隨着叫喊聲兩兵短刃相接。大骷髏一巴掌扇向李靖。李靖巧妙躲避,喚回來七寶玲瓏塔。

開始了和大骷髏的對決。大骷髏雖然大但沒什麼頭腦只知道一個勁向李靖打過來,李靖一邊巧妙躲閃一邊對着其關節等地方發起進攻,只一記就打碎了大骷髏的關節。

大骷髏單膝下跪,張開大嘴咬向李靖李靖念出口訣:“變大!變大!變大”

手掌中的七寶玲瓏塔應聲變大撐碎了大骷髏的腦袋。大骷髏應聲倒地,化作一堆骨頭。李靖收回七寶玲瓏塔。

此時天空中一隻黑色烏鴉看着眼前的一切,對着李靖射出了一根羽毛。

“唰!”李靖扭腰躲過了羽毛,烏鴉見狀俯衝向李靖,李靖又是一躲躲過了烏鴉的衝撞。李靖看着前面的烏鴉問道:“你是何人?”

只見烏鴉化作一個妙齡女子身上還覆蓋了一層羽毛臉上怒道:“你們傷我們鬼王。”

李靖笑道:“哈哈哈,你可知我是誰,你們大王今天就要死,你能攔得住我?你可知我是誰?”

烏鴉精看着李靖上下打量到:“我看你一手拿着手辦,一看就知道是一個天庭的老仙官了。”


聽到這番話,李靖原本平靜的臉龐也逐漸升起慍色,他堂堂託塔李天王,竟然被一個妖精羞辱至此。

七寶玲瓏塔扔向天空,豎起二指默唸口訣。七寶玲瓏塔變大。塔底對着烏鴉精發出一道光芒,烏鴉精被光芒照射到身上宛如刀割一般疼痛還有灼傷效果。

烏鴉精慘叫着,李靖冷笑了一聲。烏鴉精慘叫着彷彿被烈焰灼燒一般就在七寶玲瓏塔馬上就要將烏鴉精收進塔內時,天空中一聲炸雷“轟”遠處戰場的天兵和鬼兵無一不是捂緊耳朵,腦袋一陣耳鳴“嗡嗡嗡”。

李靖大驚:“不好。”

只見遠處的小影身前並無保護罩,他只憑借肉身,硬抗下了這天雷最後的一擊,這一擊不僅是最後一擊也是最強的一擊。

李靖快速收回七寶玲瓏塔,朝小影飛去。而敖玉看着遠處的小影流露出了微笑。此時的哪吒看到小影,驚呼不好,敖玉哪吒倆人在天雷的不不斷攻擊之下雖然躲閃及時不過也有受傷。

敖玉身體多出燒焦的痕跡小腹部也在流血。而哪吒雖有九龍神火罩避體不過這畢竟是渡劫天雷,身上也有負傷。

哪吒不甘道:“你這傢伙,下次見面我一定要把你的筋抽出來做皮筋玩兒。”

說罷飛向小影,敖玉見狀一手捂着傷口也向着小影方向飛去。李靖再次使用七寶玲瓏塔想要收服小影。

而此時的小影睜開雙眼,眼眸中流露出紫色的詭異光芒,眼神中盡是寒冷與死亡的氣息。李靖的七寶玲瓏塔再次放出光芒想要殺死小影,小影站起只是一聲“呵!”

身邊出現一圈紫色的煙霧,煙霧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的向四周擴散。李靖的七寶玲瓏塔的光芒逐漸被覆蓋。

紫煙擴散至天兵和鬼兵的戰場之處,天兵的視野被封什麼也看不見,而鬼兵本就在煙霧之中來去自如而如今這紫煙中含有死亡與哀怨的氣息。

本來就要被天兵盡數絞殺的鬼兵在紫煙的加成之下雙眼變紅露出紅色光芒。原本受傷的鬼兵現在也已經沒事了。

鬼兵士氣大振吶喊着殺向了天兵,天兵們受傷慘重。天兵們哪見過這陣仗,一時不知道怎麼辦李靖大喊道:“不要慌所有人向中心聚集。”

敖玉此時收回了天元筆。而李靖也收回了七寶玲瓏塔,正當他警惕着四周時。

小影一聲吶喊:“啊!”

一道紫光沖天,周圍的紫霧也被驅散。哪吒被這紫光的氣勢嚇到,他從來沒見過如此邪惡詭異 可怕的光芒。

而敖玉也是如此,此時他不禁想要知道自己的隊友到底是一羣什麼人。隨着紫光的逐漸變淡,紫光中心的小影的身形逐漸變得清晰。相比之前現在眼前的小影,氣息更加得寒冷,身形更加豐滿了。

但變化最多的還是小影的眼睛,本來是黑色的眼眸現在確實一種深邃的紫色,這紫色深邃的可怕,深邃得迷人。

哪吒見狀手持火尖槍衝向小影就在槍尖觸碰到小影的那一刻小影化作一團紫霧,融合在了那一團紫霧中。

他看着這一切,一時間手足無措。就在他看着旁邊的一切時,一雙纖細的手悄悄伸向了哪吒的後腰。

“啊!”哪吒一聲慘叫。

是小影,小影一雙手插進哪吒的後腰。哪吒慘叫向天空飛去。

李靖見狀大喊:“休傷吾兒!”

一手拋出七寶玲瓏塔,七寶玲瓏塔渾身散發光芒照透了周圍的紫霧。不過也只是周圍的紫霧罷了。敖玉看到這一切不敢上前。

而遠處的林凡笑道:“鬼王,渡劫成功了!”

他知道就算他不出手,小影也能成功渡劫,即便李靖和哪吒來阻止,開闢鬼朝已經是大勢所趨。

李靖眉頭一皺下令道:“所有人馬上撤退,快快快!!”

小影在紫霧中逐漸化出身形。待所有的天兵撤退了小影收起紫霧。所有鬼兵見到他們的大王跪地行禮說道:“恭喜大王,渡劫成功,踏入鬼王!”

“恭喜大王,渡劫成功,踏入鬼王!”

“恭喜大王,渡劫成功,踏入鬼聖。” 小影深呼一口氣,吐出了紫色的煙霧。

顧不得關注李靖和哪吒以及天兵的退後,敖玉眼中的欣喜顯而易見,他從遠處飛來看着小影,道了一句:

“恭喜。”

林凡也在交流羣中告訴所有書友。

店長大人:所有人,如今小影已經成功渡劫。馬上開始開闢鬼朝儀式。


地藏王:恭喜恭喜。

敖玉:恭喜恭喜。

小影:感謝大家。

山谷內小影接着盤坐在真心閉上雙眼默唸口訣。

這一次因爲小影渡劫成功,成功晉級爲“鬼聖”所以這一次陣法的實施特別成功,也特別迅速。

遠處的山壁上裂縫再次出現而且這一次裂縫的顏色也變爲了紫色。

地府十大閻羅在地藏王的震懾下不敢有所動作。

而奈何橋橋頭也出現了同樣的裂縫。各層地獄的鬼魂再次陷入瘋狂。他們狂叫着,他們嘶吼着,他們在期待着。

凌霄寶殿。

李靖帶着哪吒踏入凌霄寶殿,兩個人的臉色具是陰沉十分,而哪吒的身上已然帶了些傷勢。

他們單膝跪地,低着頭不敢直視上方的玉帝。

“李靖攜幼子哪吒參見玉帝。”

看着二人的樣子,以及哪吒蒼白的臉色。玉帝心中略微思索。

想必下界又是一番大亂。如果又是那個神祕勢力,天庭這一次顯然是又打了敗仗,雖然只是欽點了兩員大將和十萬天兵,遠遠不及前幾次出動刑天。

可即便如此,天庭的臉面還是被丟光了。

思及此,玉帝沉聲問道:“哪吒這是怎麼回事兒。”

跪着的李靖慚愧說道:“陛下我們父子奉命前去查看異象。確實是有一個正在突破修爲,渡劫的人,此次異象確實是由他引起。”

那人似鬼非鬼,恐怖如斯,能抗下天雷劫的人,修爲和韌性顯然都不一般。

玉帝居高臨下的望着李靖和哪吒,眼底已然浮現怒氣,而後嚴肅的說:“那哪吒的傷是怎麼回事?”

他深知,此刻最不能失了臣子的心,要不然他現在就讓人宰了這兩個沒用的廢物。

之前的刑天也是,玄真子更是沒用。

深知玉帝脾性,李靖的臉上也化過一絲埋怨。說這些話,不過是場面話罷了。

玉帝如果真的能關心他們一家,就不會派他的幼子出戰。

“他的傷是在戰鬥中不小心被打傷的,玉帝不必擔憂。”

聞言,玉帝的神情變得十分冷凝,沉默半晌又道:“那你認爲,我們還需要派兵前去剿滅他們嗎?”

“嗯……”李靖沉吟片刻,又答:“小仙不知。”

一直站在殿側的太白金星皺眉啓奏。

“陛下老臣認爲此時定是非同小可。剛纔老臣在看天象之時一到沖天紫光就是從那個山谷衝出來的。這紫光讓老臣感受到了一種十分怪異的感覺就是一種十點分類似於死亡的感覺。老臣早已沒有這種感覺了。”

他雖只是玉帝的傳話仙官,可對於這些天象特麼敏感。他確定他沒有看錯,當時那個天象,絕非一個普通之人晉升而至……

很有可能是一種旁門左道,修行鬼道本就十分不易,可沒想到,百萬年來居然有人能修成,若是此人能爲天庭所用,天庭必定是再添一員猛將。

可玉帝爲人狹隘,對旁門左道更是鄙夷,不僅不考慮事情的輕重緩急,甚至還派人直接捉拿此人。

這樣下去,天庭遲早會垮掉。

想到這裏,太白金星暗自嘆了口氣,卻沒再說話。


他更不知,玉帝這個人到底是不是他的良主。

玉帝向來相信太白金星的話,縱使他剛愎自用,卻對太白金星信任有加,因爲太白金星暗地裏爲他做了不少事情。

他稍加思索後詢問衆神:“各位有何想法,盡情說出來。”

如果在座各位大臣能說出來一番解決對策,他必定重重有賞。可是這羣廢物,整日裏吃喝玩樂,說白了就是他玉帝,花錢養了一堆廢物。

底下的仙官都不言不語,這個時候誰也不想往槍口上撞。

紛紛傳音給對方,交頭接耳起來。

“這種事情,咱們天庭也沒經歷過,玉帝問咱們,咱們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不知如何是好,你就閉嘴,別這個節骨眼叭叭。”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