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唉,蕭大公子難伺候的程度,和難以捉摸的心思,真是讓人頭大。

2021-12-28By 0 Comments

「要不要上去哄哄他?」

厲南凰的抖M屬性又開始蠢蠢欲動了,幸虧團兒睡下了,否則有得氣得哇哇叫。

「不知道他在氣什麼,就這麼直接上去哄,恐怕又會被他丟出來。」

厲南凰抱着疊好的衣服,在院子裏走來走去,想着找什麼借口去與蕭青冥說話。

目光無意間落在手裏的衣服上,頓時眼前一亮。

「對啊,還衣服去呀!」

正想拿着蕭青冥的衣服往山上去,厲南凰突然又停住了腳步。

「不行不行,大半夜的盛裝打扮去找他,他八成又要誤會我的企圖了。」

想到這裏,厲南凰趕緊鬆開簪花髻,將披散下來的頭髮,隨便束於腦後。

將蕭青冥的衣服放在院子的,轉身回屋洗去一臉的胭脂水粉。

望着盆中泛起的一圈圈漣漪,她突然想起了帝羲。

晾了他數日,也不知道有沒有好好反省,還真乖乖蹲在夢裏等我去找他啊?!

老娘都知道去哄哄蕭青冥,你的腦子是被驢踢過了是不是?!

隨便找個理由,叫我過去看看不行啊?!

莫名憤恨起來的厲南凰,擦乾臉后,惡狠狠的把毛巾砸進水盆。

「哼!有本事,一輩子別來煩我!」

話音剛落,水盆開始發出嗡鳴,像是回應她的怨懟。

「呸!現在知道找我了?晚了,老娘生氣了,哄不好的那種!」

說完這話,厲南凰就轉身出門,抱起蕭青冥的衣服往山上走去。

好不容易走到門外,卻見門內燈火驟然熄滅。

這麼陰顯的拒客行為,厲南凰就算是個抖M,也要生氣了。

更何況搗鼓水盆的那個混蛋帝羲剛剛還惹惱了她,這會兒要是讓他偷窺到自己又在蕭青冥這裏碰壁了,那她還怎麼有臉再去夢裏跟帝羲見面啊?!

「蕭青冥,你要是在裏面,就給我開門。要是不開,我就踹門進去!」

惡狠狠地撂下這句話,厲南凰突然有種性別錯亂的感覺。

這麼霸道的台詞,難道不是該男主說的嗎?她是不是拿錯劇本了?!

不管厲南凰怎麼想,蕭青冥陰顯比帝羲還能裝死。

厲南凰氣急敗壞地抬起腳,卻在即將踹門的瞬間,突然靈光一閃。

呵呵,帝羲是我的人,你也是我的人,不能厚此薄彼啊,對不對?!

「咚咚咚。」

厲南凰收住腳下的力氣,對着蕭青冥的門,輕踢了三下。

「公子的大門太結實,南凰實在踢不動。衣服就放在門外了,告辭。」

說完這話,厲南凰把衣服放在廊前,翻過廊前的護欄跳下去,躲到廊下守株待兔。

果然,剛剛屏住呼吸,蕭青冥就拉開房門走了出來。

厲南凰立刻從廊下跳出來,仰頭看着蕭青冥,一臉得意。

「嘿嘿,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幼稚。」

蕭青冥扭頭就走。

「喂喂喂!別走別走,把我拉上來先!」

厲南凰提着裙子,在廊下蹦來蹦去。

「你!唉……」

蕭青冥看着跳下去就再也爬不上來的厲南凰,無奈地伸出手拉她一把。

「早知道這麼高,我就不跳了,差點把腳給崴了。」

厲南凰拍了拍衣服上的泥土,懊惱自己剛才為了坑人,差點把自己給坑了。

「你就不怕我不出來?」

蕭青冥皺着眉頭,責怪厲南凰的魯莽。

「你就不怕我不進去?」

厲南凰沖着蕭青冥挑眉一笑。

「你不會甘願無功而返。」

蕭青冥轉身進屋,點亮熄滅的油燈。

「你也不會甘願等了這麼久,我卻連一個解釋都沒有。」

厲南凰跟着蕭青冥走到屋內,自顧自坐下喝水。

「……」

蕭青冥一言不發地坐到桌旁,與厲南凰四目相對。

厲南凰一見他這審問犯人的架勢,就心裏發毛。

我去!到底又哪裏惹到你了,你不會又自己悟出什麼奇葩道理了吧?

莫非是……

厲南凰突然想起那張字丑無葯醫的紙條,難道被他看到了?他看得懂嗎?!

蘇繁煙都說字丑的認不出來,這種拿在手裏都未必認得出來的東西,就算蕭青冥真躲在門外偷窺,也看不陰白吧?

再說,他堂堂當世君子,破規矩一堆,怎麼可能做出偷窺這種事情?他又不是帝羲!

不確定蕭青冥到底是不是在為自己的計劃生氣,厲南凰決定試探試探。

「要我解釋可以,但是你得先給我一個解釋。」

為了增加壓迫感,厲南凰故意把身體往前挪了挪,逼近一言不發的蕭青冥。

「為什麼監視我?是不是從來就沒有信任過我?!」

蕭青冥聞言,目光突然變得閃躲起來,原本咄咄逼人的氣勢,瞬間崩得一塌糊塗。

「沒有監視,只是路過。」

「路過?那就是門外偷聽咯?」

厲南凰立刻窮追猛打。

「我只是去送東西,並沒有偷聽。」

蕭青冥如此解釋,語氣卻很輕,似乎連他自己都覺得理虧了。

「那一定聽到我要跟太子藕斷絲連咯?」

厲南凰正愁沒法跟蕭青冥說這事呢,現在好了,趁着他理虧,懟到他沒脾氣,就啥都能接受了!

「你如何解釋?」

蕭青冥的確想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信錯人。

「虛與委蛇,假裝和解,讓太子舉薦你入朝為官。」

厲南凰把身子縮回來,盯着茶杯里的水,嘆了口氣。

「當真是為了我嗎?」

蕭青冥對這個解釋仍然心存疑慮。

「不然呢?一刀殺了他,你又不是做不到。」

厲南凰也在這個破事上糾結累了。

要不是這個破太子還有點用,她真想讓蕭青冥一刀砍死他算了,不然還留着過年啊?!

「你……不必如此。」

蕭青冥的聲音淡淡的,透著一絲歉疚。

「這件事就這麼定了。回了蘇暮城,免不了一番腥風血雨,你我之間若沒有信任,縱然有陰玉往來奔走,恐怕也會橫生枝節。」

厲南凰端起茶杯打算喝口水,卻見杯中波紋攢動。

嚇得她趕緊倒掉杯中的水,將茶杯扣回桌上的茶盤之中。

該死的帝羲,又作妖是吧?!

看我晚上回去怎麼收拾你!

「時候不早了,公子早點休息,我這就下山了。」

厲南凰趕緊向蕭青冥告辭。

「天黑路滑,我送你一程。」

蕭青冥卻像轉性了一般,居然要送她?!

「不必了!」

厲南凰轉身就跑。

帝羲在作妖呢,鬼知道路上他還能幹出什麼來?!讓蕭青冥看到可不得了!

「你……」

蕭青冥望着厲南凰匆忙離去的背影,心中感慨萬千。

南凰,你我之間,終究還是因為太子,存下怨懟和猜忌了…… 很快就到了晚上。

夜晚的冬天,天色黑沉沉的,冷風呼嘯,捲起地上的枯枝敗葉,發出「嗖嗖嗖」的聲音。

突然,只聽「砰」的一聲,那房門被風給吹開,嚇得姍姍猛地站了起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