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唐大山領命而去,很快,幾個團副、營長就全到齊了。

2020-11-04By 0 Comments

待人都到齊了,嶽維漢放下心中電文,語氣凝重地道:“向大家通報一件事,今天早晨南京已經失守了,南京保衛戰也已經結束了,不過我們沒有戰敗,因爲南京城內的七十萬父老鄉親全都安全轉移了。”

劉毅微微色變道:“團座,南京城內的國軍主力呢?”

嶽維漢嘆了口氣,道:“大部壯烈殉國了,只有兩千餘人渡江退守浦口,不過,小鬼子也沒佔到什麼便宜,他們死的人不會比我們少多少。”

“好樣的。”劉毅眼眶裏猛然涌起了淚水,喟然道,“江對岸的國軍兄弟都是好樣的。”

“對,他們都是好樣的,沒有丟咱中國人的臉!”陸秀峯重重拍案,道,“團座,接下來我們寶山團咋個辦?上峯有沒新的指示?”

“有。”嶽維漢再次拿起電文,道,“這就是上峯的最新指示。”

兩個團副和六個營長的目光頓時便齊刷刷地落到了那紙電文上,陸秀峯更是急切地問道:“上峯咋個說?”。

“上峯已經決定,將浦口的兩千多殘部編入我們寶山團。”

嶽維漢說此一頓,兩個團副和六個營長頓時神情振奮,這兩千多人可都是精銳啊不過,幾個團副和營長的興奮還沒過去,嶽維漢語氣一轉又道:“上峯還命令我們,拖住已經渡過長江的日軍第13、第18師團,至少半個月內,不能讓他們越過淮河防線,我還可以告訴你們,在整個淮河以南長江以北,很可能只有我們一支國軍部隊。”

幾個團副和營長的臉色一下就變了,不過沒有人多說什麼。

這次連池成峯都罕見地沒有跳腳罵娘,經歷了江浦之戰,又殲滅了國崎支隊之後,寶山團全體官兵的氣質的確已經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一場足堪載入史冊的勝利對於一支軍隊的影響究竟有多大,沒當過兵的人是沒法想象的。

團副劉毅忽然說道:“大家也用不着擔心,就算長江以北淮河以南只有我們一支國軍部隊,我們也不是孤軍奮戰,我們有皖省的父老鄉親和各縣各鎮民團、保安團的鼎力支持,甚至連土匪武裝也願意跟我們並肩抗戰。”

池成峯心頭一動,道:“團座,你能不能把趙記者留下來。”

曹興龍也附和道:“老池說的對,趙記者非常善於發動羣衆,組織羣衆,她要是能留下來幫我們,那是再好不過了。”

“這事得問人家願不願意,不是我們說了算。”嶽維漢皺眉道。

“他姥姥。” 渡夫成仙:家有總裁初長成 池成峯不以爲然道,“團座,我看那趙記者連看你的眼神都不對,分明是喜歡上你了,這事只要你出面,準成。”

“閉嘴。”嶽維漢冷然道,“這是軍事會議,別扯這些不相干的。”

池成峯撓了撓頭,當下不敢多說什麼了。

嶽維漢又道:“根據軍統局提供的情報,日軍第13師團已經進至揚州,第18師團也已經進至巢湖,小鬼子兩個主力師團將近五萬人,攔我們是絕對攔不住的,而且現在我們彈藥奇缺,根本就沒有本錢打阻擊。”

“既然不能攔,那就只能拖!”

“我們得想個辦法激怒小鬼子,讓小鬼子失去冷靜,調動兵力來圍殲我們,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夠牽着他們的鼻子在皖南折騰,我們不求消滅他們,只求拖上十天半個月,那上峯交給我們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

此時的嶽維漢並不知道,日軍已經決定實施針對寶山團的圍獵計劃了,老對手渡邊茂一的特戰大隊和佐藤大佐的特高課特工很快就會空降到浦口附近,而第13師團和第18師團很快也會從東西兩個方向碾壓過來。

(未完待續) 徐州。第五戰區司令部。

第五戰區總司令長官李宗忍現在可真是度日如年,如坐鍼氈,眼看日軍第、第舊師團已經入席,可他這個主人卻還沒有上菜,這打的什麼仗嘛?更要命的是津浦鐵路南線也是門聲大開,蔣某人就是喜歡瞎指揮!

唯一能讓李宗忍略感欣慰的是,蔣某人終於將唐恩伯兵團暫時調撥給了第五戰區,這可是中央軍精銳中的精銳,下轄三個主力軍,有了這三個主力軍,李宗忍終於感到自己有了跟日軍兩大王牌師團叫板的底氣了。

通訊室裏,電報嘀嘀嘀地響個不停。

作戰室裏,作戰參謀們正忙着將各妾小旗插到摸擬沙盤上。

李宗忍在白崇起的陪伴下走進了作戰室,邊走邊道:“健生哪,你不在我身邊,我總感覺做什麼事情都心裏沒底哪

白崇起苦笑道:“德公,我又何嘗願意留在蔣某人身邊?”

“呵呵,好了,不說這些。

。李宗忍擺了擺手,道。“邸錫候的醜集團軍已經進駐騰縣棗莊沿線,潰敗下來的第2集團軍也已經在濟寧站穩了腳跟,龐炳勳的第3軍團也已經趕到臨沂,遲滯日軍第舊、第師團五到十天應該不難,有這五天時間,參戰各部就能進入指定區域,對日軍形成合圍,關鍵是。

“關鍵是津浦鐵路南段白崇起搖了搖頭,道,“由於蔣某人的瞎指揮,將於學忠的引軍大部。張自忠的凹軍以及第2 集團軍調離了蚌埠淮河防線,以致門戶洞開,眼下整個皖省就只剩下引軍的。4師和寶山團了。”

“我擔心的也正是這咋”李宗忍道,“僅憑 舊師的兩個團以及寶山團,怕是很難擋住日軍北進集團啊,重新調整部署則又需要時間,現在看來,至少也需要五天時間,距離最近的凹軍纔有可能趕到蚌掉。”

白崇起搖頭苦笑道:“德公,你就不用擔心了,最壞的結果也就是徐州會戰打不成,蔣某人早就已經有了新的打算。”

“新的打算?”李宗忍愕然道,“什麼打算?”

李有忍屏退左右,然後湊到李宗忍耳畔輕聲說道:“炸了黃河大堤!”

“你說什麼?”李宗忍頓時臉色大變。白崇起趕緊伸手示意李宗忍噤聲,李宗忍這纔將吐到嘴邊的話硬生生的咽回了肚子裏。

機要參謀忽然手拿文件夾走了進來,道:“總座,寶山團急電!”

南京保衛戰已經結束,南京衛戍戰區也已經不存在了,寶山團所屬的中央軍校教導總隊也已經由南京衛戍戰區轉隸第五戰區,歸屬李宗忍指揮了,只不過,如今的中央軍校教導總隊已經名存實亡,只剩下寶山團一個團了。

白崇起伸手接過其文,一看之下忍不住擊節道:“這倒是個好辦法”。

說着,白崇起又將電文遞給了李宗忍,李宗忍看了後卻皺眉道:“健生,這管用嗎?”

“管他管不管用,就當是死馬當活馬醫了白崇起道,“反正結果也不會比現在更壞

“倒也是。”李宗忍點點頭,道,“我這就去給蔣某人拍電報,讓他出動空軍去拍照。”

江浦,北效。

經過一整夜的忙碌,國崎支隊陣亡官兵的七千多具屍體已經全部被蒐集了起來,並且按照嶽維漢的要求,在鎮北曠野上擺成了日本國旗的圖案,這是一幅用鬼子屍體堆成的太陽旗。整幅國旗還裂成了好幾塊,隱喻日本軍人的“玉碎”。

這幅圖案表面上的意思很好理解,意指所有的侵華日軍都將“五小碎”在中國戰場。

但實際上,這幅屍體圖案卻是對日本國旗的褻瀆,更是對日本國格的挑釁,顯然。嶽維漢試圖以這種方式徹底激怒日軍大本營,乃至他們的天皇,以誘使他們出動江北的兩大主力師團來圍獵寶山團。

團副劉毅忽然說道:“團座,乾脆將這些小鬼子的腦袋都砍了得了,我聽說小鬼子信什麼天照大神,如果腦袋搬家了就無法得到他們那狗屁天照大神的庇護,下輩子就投不了胎做不了人了,這樣豈不是更能激怒小鬼子?”“不行,你這什麼餿主意。”嶽維漢毫不猶豫地否決了這個提議。

將鬼子的屍體擺成玉碎太陽旗,激怒的只是日軍高層,可如果將這些鬼子屍體的腦袋都砍下來了,激怒的只怕就是日軍的普通士兵了,到時候日軍的普通士兵絕對會瘋狂地報復江北的老百姓,最終吃虧的還是中國人。

看看玉碎太陽旗已經擺好,嶽維漢又道:“行了,走吧。”

當嶽維漢返回駐地時,從南京突圍的兩千多人已經趕到江浦了,團副6秀峯已經讓他們集結在鎮外空地,正在登記造冊。

看到嶽維漢,6秀峯趕緊膽。列隊的兩千多官兵也齊刷刷地轉討頭來

嶽維漢一眼望去,不禁鼻際一酸,眼淚險些就要奪眶而出,這是怎樣的一支軍隊啊?一個咋。全都蓬頭垢面,衣衫襤褸,許多官兵身上、臉上都還帶着尚未乾涸的血跡,那一道道魚嘴般綻裂的傷口,一看就是拼刺刀留下的。

還隔着老遠,嶽維漢就聞到了一股燻人的惡臭!

但嶽維漢絕沒有因此而皺一下眉頭,他知道這惡臭是怎麼來的,這些可敬可欽的官兵,不分白天黑夜,無論街頭巷尾,無時無刻隨時隨地都在和小鬼子浴血廝殺,又哪來時間,哪來條件洗澡?幾個月不洗澡,身上能不臭嗎?

這些官兵看着嶽維漢的眼神都很冷漠。但嶽維漢卻毫不在意。

這些,都是從死人堆裏爬出來的老兵。都是九死餘生的鐵血戰士,他們在南京城內跟小鬼子浴血拼殺了半個多月,隨便找出一個,幹掉的小鬼子只怕都要用兩隻手來數,他們是真正的精銳,他們當然有自己的尊嚴,有驕傲的資本!

不過,嶽維漢有信心讓這些老兵融入寶山團的集體!

嶽維漢向這些老兵敬了記標準的軍禮,又向6秀峯道:“6團副,都造冊了?”

“都造冊了,總共兩千六百零九人,其中最大的是個中尉連副,少尉排長九人,其餘的都是普通士兵。”6秀峯說着眼眶也有些紅了,這支軍隊的軍官陣亡率如此之高。足見他們在南京城內打的有多慘烈。

“好樣的,都是好樣的。”嶽維漢聽了也是唏噓不已。

死守南京的將士真是好樣的,他們不見得有多高的覺悟,也不見得有什麼崇高的理想,但是爲了國家。爲了民族,他們就是死也沒有皺一皺眉頭,嶽維漢忍不住轉身回頭,向着那羣英雄的“老兵。再次擡手敬禮。

禮畢,嶽維漢又轉身回頭,吩咐花朝林道:“翰林,讓警衛連的人馬上去燒水,給弟兄們好好泡個澡解解乏,再讓炊事班的人造飯,可勁地造,把上次長官部打賞給我的銀元都拿出來,去老鄉那裏買幾口豬,中午會餐!”

“是。”花翰林答應一聲,興沖沖地去了。操場上隊列的那兩千多老兵終於有反應了,不少人更是開始吞口水了,話說南京巷戰打了半個多月,平時餓了就喝涼水,啃乾糧,壓根就沒有正兒八經吃過一頓熱飯。至於酒肉,他們更是已經記不清多久沒有嘗過了。

上海日租界,日軍華中方面軍司令部。

參謀長冢田攻陰沉着臉走進了鬆井石根的辦公室,收腳立再道:“大將閣下,今天上午航空隊偵察機在江浦附近現了一幅由皇軍陣亡將士遺體堆成的國旗圖案,並且已經拍了照,照片也已經沖洗出來了,請您過目。”

說着,冢田攻就將手裏的兩張照片遞了上來。

鬆井石根伸手接過照片,只看了一眼臉色立刻就陰沉了下來 照片拍攝的視距較遠,而且由於偵察飛機的飛行度太快,所以拍攝效果並不好,但是仍舊可以分辯出,那是一幅四分五裂的日本國旗圖案。

鬆井石根一下就明白了中國人想要表達的意思。

中國人這是在示威,是在裸地向大日本帝國和大日本皇軍示威,這不僅僅只是對日本國旗的褻瀆,更是對日本國國格的褻讀!

冢田攻語氣沉重地道:“大將閣下,握偵察機報告,在江浦上空還現了支那偵察機的行蹤,我懷疑這是支那人的陰謀,支那人很可能要將這幅圖案拍下照片,然後刊登在各大報紙的頭版頭條,可以預見,這幅照片刊登之後,支那人勢必會歡欣鼓舞。”

鬆井石陰沉着臉道:“而皇軍的軍威則將再次受損,士氣也將遭到挫傷

“更讓人擔心的是,大本營和天皇陛下看到這幅照片之後的反應冢田攻不無憂慮地道,“由於南京之戰拖延時日太久且傷亡過大,大本營對我們原本就已經極度不滿,如果再讓他們看到這幅照片,我擔心,”

鬆井石根臉上不由泛起了一絲苦澀。

冢田攻後半句話雖然沒說出來,但鬆井石根卻知道他要說什麼。

事實上,鬆井石根自己也已經隱隱約約地感覺到了,大本營對他已經心生不滿,這次如果還是不能順利解決寶山團,挽回影響,那麼他的軍旅生涯只怕是真的要終結了。

防:兩章保底先奉上,加更的章節我這就去碼,更新可能要稍晚了,不過大夥的火力可不能弱下來啊,保持火力,把屁股後面的大周軍給老子頂回去,我們寶山團絕不是好惹的! 江浦鎮北郊外的松樹林裏,已經擺開了四百多桌豐盛的酒席,桌子和凳子都是從鎮上百姓家裏借的,不過酒肉飯菜卻都是嶽維漢掏錢買的,好在上次擊斃朝香宮鳩彥之後,蔣委員長打賞了兩千光洋,嶽維漢還不至於破產。

從南京突圍的兩千六百多官兵泡過澡,理過,已經入席。

寶山團的五百殘兵和保安團的四百團丁也已經入席,除了負責警戒的警衛連以外,全團三千多官兵這會已經齊聚松樹林裏,準備大快朵熙。

嶽維漢這手收買人心的招數其實很拙劣,但卻很管用。

對於絕大多數將士來說,他們的要求僅僅只是有口飯吃,命可以不要,只求有口飽飯,但既便是如此之低的要求,國民政府也常常無法滿足,各級軍官還經常剋扣官兵們原本就已經相當可憐的軍餉,將士們真可謂是身上流着血,心裏淌着淚。

嶽維漢願意拿出自己的賞錢供大夥吃喝,衝這,官兵們就願意跟他。

跟着寶山團這位“敢打能打”著稱的團長也許會死得很快,但至少還能有口飽飯吃,對於這些從死人堆裏爬出來的鐵血老兵來說,死。他們真的不怕,怕的就是捱餓欠餉。不僅妻兒老小沒了盼頭,到了陰間還要當個餓死鬼啊。

當嶽維漢端着大海碗從席間站起來時,整個松樹林裏很快就安靜了下來。

梟爺霸寵:重生系統女神 嶽維漢將大海碗緩緩舉過頭頂。然後轉身面向南京城的方向,扯開嗓子吼道:“這第一碗酒,遙敬”戰死南京的英靈!”

狼與兄弟 言罷碗傾,淡淡的水酒嘩嘩地流淌到了地上。

從南京突圍的兩幹六百多官兵一下就眼眶溼潤了。透過那淡淡的酒幕。他們彷彿又回到了戰火燃燒的南京城,彷彿又看到了那慘烈至令人窒息的一幕幕白刃戰場面,彷彿又看到了那一個個已經戰死沙場的戰友。好兄弟,好長官,

重新倒滿酒。嶽維漢再次將大海碗高舉過頂:“第這二碗酒。我敬你們!你們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優秀的士兵。最勇敢的士兵,能當上你們的團長,能帶着你們踏上戰場跟小鬼子廝殺,是我這輩子最榮幸的事情!幹!”

說罷,嶽維漢一仰脖子就將一大碗水酒全灌進了肚子裏。

“幹!”三千多官兵同時舉了起面前的大海碗,一通牛飲。

“可勁地吃,敞開了喝!酒管夠,飯管飽,今天你們的任務就是吃。就是喝!”嶽維漢邊說邊繞桌而行,依次拍打官兵們的肩膀,不時還要停下來接受官兵們的敬酒,從南京突圍的兩千六百多老兵一下就接受了他們的這位新團長。

敬了二十幾桌,嶽維漢就已經是爛醉如泥了,最後都不知道怎麼回的團部。

迷迷糊糊中,嶽維漢感到有人將他擡回了團部,又似乎有人往他頭上敷熱毛巾,那應該是咋。女人,身上帶着淡淡的幽香小手也很柔軟,嶽維漢心底的某種情緒很快被撩起了,一個翻身。一下就抱住了那具柔軟的身體。

一夜春夢,等嶽維漢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這一覺他竟然睡了一個下午加一咋,晚上,真是夠沉的,不過話又說回來了,最近這陣子。嶽維漢也真是累壞了,跟國崎支隊對峙這半個多月,他就沒睡過一個囫圇覺。

嶽維漢網睡醒,團副劉毅就神情嚴峻地走了進來。

“團座小鬼子有動靜了,而且還是大動靜,好大的動靜”。

嶽維漢一骨碌翻身坐起,臉色微變道:“快說,啥大動靜?。

劉毅道:“我一下也說不清。還是讓佔魁兄弟來說吧。”

“佔魁?”嶽維漢道,“黑風寨的馬佔魁?”

“對。”劉毅回頭喊道,“佔魁兄弟,你快進來吧。”

話音方落,一條壯彪彪的漢子就昂然走了進來,赫然正是黑風寨二當家馬佔魁。

馬佔魁向嶽維漢抱拳作揖道:“見過嶽團座。”

嶽維漢擺了擺手,道:“佔魁兄弟,小鬼子究竟有啥大動靜?。

“小鬼子的動靜可大了馬佔魁道。“和縣,儀徵,肥東都有小鬼子的大部隊,儀徵的小鬼子現在正向逼近,肥東的小鬼子也正由西向東撲來,我大哥分析,這些小鬼子很可能就是衝着寶山團來的。所以讓我趕緊來報信

嶽維漢心裏頓時一咋。咯頓。這小鬼子來的也太快了點吧?

太陽玉碎圖案雖然擺出來了。嶽維漢也相信此舉能夠激怒日軍的高層,可問題是國民政府這邊都還沒開始造輿論呢,這事在國際上也還沒有形成什麼太大的影響小鬼子這就有了反應了?味道有些不對啊!

劉毅道:“團座,撲向的應該就是第舊師團,而從肥東由西向東講圳”泄廢是第舊師團,看來小鬼子還真上當了,不過現在我們該想想怎麼脫身了,真要被小鬼子兩大主力師團圍住小那可不是鬧着玩的。”

嶽維漢擺了擺手,問馬佔魁道:“佔魁兄弟,這兩路日軍有多少人能確定不?”

“能。”馬佔魁不假思索地道。“不管是儀徵的鬼子,還是肥東的鬼子。人數都在兩三萬人,行軍隊列足有好幾十里長啊,把整條公路都佔滿了!倒是和縣的鬼子人數較少,只有三千多人的樣子,不過卡車不少。足有百餘輛!”“他奶奶個熊,小鬼子還真是瞧得起咱們啊。”劉毅罵道。

“你說啥?”嶽維漢卻頓時心頭一動,一個念頭頓時就從腦海裏跳了出來,道,“和縣的小鬼子只有三千多人,卻有一百多輛卡車?。

“沒錯。”馬佔魁非常肯定地道,“團座你儘管放心,我也不瞞您,黑風寨在這方圓幾百裏內的主要城鎮都安插有眼線,這些線人那都是我馬佔魁親自挑人又親自練的,眼力件和機靈勁都是沒挑的?絕對不會看走眼。”

劉毅猛然回頭,道:“團座,你是不是現什麼了?”

嶽維漢點點頭,道:“劉團副小日本限於國力財力,既便是七咋。老牌師團,配備的卡車也不多。所以,只有他們的擡重聯隊纔會大量配備卡車。”

劉毅頓時兩眼一亮,道:“團座的意思是說,在和縣有小鬼子的擡重隊?。

“很可能就是配屬國崎支隊的卡車大隊!”嶽維漢道,“至於那三千多鬼子兵,則很可能是調撥給國崎支隊的補充聯隊,只可惜呀。沒等這個補充兵聯隊趕到,國崎支隊就已經被我們殲滅了,嘿嘿

“補充兵聯隊?”劉毅道。“跟國崎支隊的老鬼子比咋樣?。

“沒法比。”嶽維漢冷然道,“國崎支隊的老鬼子都是現役適齡軍人,身強體壯,而且練有素小可這些補充兵卻都是重新徵召的在鄉軍人。也就是預備役士兵,這些人以前雖然也服過兵役,不過退役已久,而且年齡也大多過了三十歲,甚至是四十歲,無論是練。還是戰鬥意志,跟現役的適齡軍人完全沒法比。”

“團座,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劉毅道,“他孃的,我們現在正缺彈藥呢小鬼子就又巴巴地送上門來了。”

嶽維漢冷然。這樣的機會要是放過,那他就不是嶽維漢了。

正要召集營以上軍官召開作戰會議時,警衛連連長花翰林和保安營營長劉奉生忽然神情嚴峻地走了進來,花翰林道:“團座,有情況!”

美漫之BOSS入侵 嶽維漢皺眉道:“什麼情況?”

花翰林道:“我也說不清楚,你還是去看看吧。”

嶽維漢頓時目光一凝。 輪回樂園 當下跟着花翰林和劉奉生直奔鎮東頭而來。鎮東五里外的一處低窪地裏,長滿了濃密的蒿草,分開齊胸高的蒿草,五具赤身露體的屍體就呈現在了嶽維漢等人面前。

嶽維漢再定睛一看,頓時心頭一凜!

這五咋,人死法居然如出一轍,都是被人從後面擰斷了脖子,手法極爲狠辣!

花翰林道:“剛纔我帶人巡邏到這裏的時候,就聞出味道不對。分開蒿草一看,就看到了這五具屍體,都死了,被人擰斷脖子死的,中間那大個我認得,保安營的,名字就叫大水牛。昨天中午我還跟他幹了兩大碗酒呢!”

嶽維漢回頭向劉奉生道:“都是保安營的?”

“有兩咋,是。”劉奉生點了點頭,又搖頭道。“不過另外三個我不敢肯定,團座你也是知道的,保安團是半個月前網由附近幾個縣鎮的保安隊合編的,人員很雜,相處的時間又短,我不可能每個都認識

劉毅陰沉着臉道:“誰他孃的竟敢對我們寶山團下黑手,不想活了?”

“除了小鬼子還能有誰?。嶽維漢凜然道“而且這次來的還不是一般的小鬼子。”

“團座,你看!”嶽維漢話音方落,正在蒿草叢中搜索的唐大山忽然大叫起來,衆人急回頭看時小隻見唐大山手裏已經多了一隻鋼盔,這隻鋼盔和普通小鬼子的鋼盔式樣雖然差不多,材質卻明顯不同,放太陽下居然不反光!

險:我汗。加更第一更來了,雖然晚了些。可我碼字慢。又沒存稿了哇。

弟兄們,大周軍已經攆上來了,劍客即將被爆菊了!

救命哇,急需火力支援,急需火力支援啊,我趕緊再碼第二更去,拜託了” “果然如此!”嶽維漢嘴角頓時就綻起了一絲冷笑。

劉奉生道:“團座,真是小鬼子殺了我們保安營的人?”

“豈止是這樣?”嶽維漢冷然道,“小鬼子不僅殺了人,多半還混進了保安營!”

“啥?”劉奉生勃然大怒,當即拔出駁殼槍回頭就走,“我去斃了這些狗日的。”

“回來!”嶽維漢喝道,“你這樣冒冒失失地去,能找出小鬼子嗎?你知道誰是鬼子?”

劉奉生道:“整個營的四百多號人我雖然認不全,可要找出小鬼子還不容易,不會說中國話的就是!”

“沒那麼簡單。”嶽維漢道,“小鬼子既然敢混進保安營,又豈會連中國話都不會講?我告訴你,小鬼子有個特高課,裏面的特務都能說一口流利的中國話,再穿上咱們的衣服,誰也分辯不出他是中國人,還是日本人!”

劉奉生頓時有些傻眼,道:“那咋辦?總不能就這麼算了吧?”

“當然不能就這麼算了!不過這事得讓我想想。”嶽維漢說着便開始踱起步來。

所有人的目光頓時便齊刷刷地聚焦到了嶽維漢身上,又跟着他的步伐來回轉動。

半盞茶的功夫不到,嶽維漢猛然頓步,擊節道:“有了,這次我們就來個將計就計,將小鬼子賠了輜重又折兵。”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