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喜兒輕拍他腦袋,「你這傢伙,鼻子真靈,那是家裡來客了!」

2020-11-12By 0 Comments

蘇老三本打算收拾兔子,一聽說是田地的消息,就顧不上許多,忙進了屋子,蘇浩昌無奈的搖頭,掂著兔子就走到了水井旁。

「爺爺,你不進去聽聽?」蘇浩昌一邊用小匕首利落的去著兔皮,一邊漫不經心的道:

「種田的事兒,你爹比我在行。再說了,人家既然能趕著上門,就說明這事兒有戲!有你爹看著我操那閑心幹啥! 最美遇見你 倒是你,趕緊把你娘叫回來,今兒個高興,整飭兩個好菜!」

整飭是當地土話,就是複雜的做飯。喜兒俏皮的眨眨眼,「別當我不知道,您是手癢了!」說完就一溜煙兒的跑不見了影!

蘇浩昌停下手裡的動作,無奈的搖搖頭,這小丫頭是越來越沒大沒小了!

田地的事很快就說了下來,那家老太太同意少些銀子,可那15畝地,也得要100兩銀子,蘇老三不自覺的就看向了送水進來的閨女,喜兒朝著他燦爛一笑,輕輕點頭,蘇老三這才高興的應下。

胖臉男子也就是何全,把這一切看在眼中,心裡納悶,這家人真有趣,啥事兒還得聽這個丫頭的!

可想想人家救了自己這個親族弟弟,對這一家子的感激之情,就無以言表。發話道,這次的買賣,他不抽取傭金,也算是對蘇老三一家的感謝。

蘇家人自是相讓,可何全也是個脾氣拗的,下定決心就絕不悔改,還答應要把這事兒給他辦得漂漂亮亮,把白契換成紅契!

一頓飯吃得賓主盡歡,而且何望的身體好了,何全讓他一起去鎮上,也省得他再擔憂!

可何望得罪了付家人,要是出現在鎮上被人發現,那豈不是自投羅網。可何全卻向他保證,那付家人絕對不敢再做什麼,因為那家裡出事了!

「不能吧,前些日子,他們家可歡騰了,這是咋了?」何望心裡既是激動,又是不敢相信,他不去報仇,不是因為膽怯,而是他這無根的人,和人家天壤地別有些話說出去,就怕沒人信!

「那可不咋滴!聽說還是他家那些地惹的禍!」

喜兒在外間偷聽,頻頻咋舌,這付家人還真是作死,如今新朝已是兩代,君主英明,四海之內皆是歡!他們卻敢和那些前朝餘孽勾結,真是不要命了!

「那還不是為了他們過去的田地呀!說起來,那時候人都生活不易,忙活一年,全都是給付家人種的田!雖說他們不至於把人趕盡殺絕,卻也沒做過啥幫扶相鄰的善舉!要不當初也不會沒人幫他們說句話!」

何全畢竟常年在鎮上,一些消息,他可比一般人靈通多了!知道自家堂弟,被人打成重傷,差點兒沒命,他的心裡就恨不能把付家人告上公堂,還好老天有眼,讓他們得到報應!

「那現在呢?」喜兒心裡暗驚,嘴上卻好奇的問道,

何全嘆了聲氣,「聽說是家裡男丁關在縣大牢里了!至於女的,則被關在院子里!」

這樣的幾代大戶,說抄家就抄家,怎能不讓人膽寒!不過這付家人也是咎由自取,如今的天家對黎民百姓,可比過去好多了!最起碼這稅負比過去輕,逢災年還會減免,真不知他們鬧騰什麼!

何望走了,娘幾個又搬回了自家屋子,喜兒躺在床上,卻怎樣也睡不著。這個朝代,和她過去知道的那些,雖不一樣,卻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雖然當初簽訂直播契約時,她只是根據簡單的介紹選擇了人物,世界背景。可如今身在其中,回思過去,也能發現些許端倪!

她明明記得,這個世界是講一名普通女子,一步步攀上權力頂峰,備受男主男配寵愛,一輩子過得幸福無比,可那些女配,則是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而她選擇的袁三姑娘,就是裡面頭號大女配。這個女配對自己的姐夫,那可是痴心一片。為了姐夫,可是做下了不少的狠毒之事,只希望姐夫登上皇位后,封她為貴妃!只可惜,那人得到皇位登基為帝,對她卻沒有絲毫憐惜,甚至,讓她落髮為尼,常伴古佛青燈!

當初選袁三姑娘,就是因為她對自己姐夫的那份愛恨嗔痴。就是那份瘋狂,不顧所有,應該最能打動直播觀眾!可世界卻給她開了一個惡意的玩笑,讓她變成這個一無所有的小丫鬟。

只是今天聽到何全提到付家,讓她聯想到了皇權之爭,聯想到了前朝餘孽,更是聯想到了外族入侵,裡應外合!

越想,心裡就越發涼,她反而慶幸自己穿越成了小人物,沒穿越前,她果真是小看了這個時代的人!活著就是不易呀!她可不會去找死! 復仇,殘虐,享樂,這些也都在追求之中。

若此處建造者生性兇殘,造出這麼個機關只為做刑具,去凌辱虐待別人,亦不是沒有可能。

這也可以稱之為追求,因為真的有人會為滿足自我愉悅,去屠戮殘害別人。

所以夏昭衣說不知道,她猜不出造這個東西的真實目的,此地的極權和對待生命的殘暴,比強盜更狠,比皇權更惡,是她目前在書外所見,所接觸到的,最兇殘陰邪之地。

夏昭衣抬起頭,朝大風和水汽而來的方向眺去。

她同沈冽之前所見,那瀑布里巨大的水車們,宛如吞吐洪荒的巨獸,懸於高空大水中的鐵鏈,則是它們的臂膀,所牽繫出去的不止一個方向。

可如今往這邊來的鐵鏈並沒有完全暴露於深澗上,所以,那是另外開鑿了一條暗道?

這個可能性,又令夏昭衣不解,因為在這樣的岩壁上鑿洞,最大的風險是坍塌,她不認為那些人會捨得去冒這麼大的險,畢竟這兒於他們而言,是塊天大的寶地。

「你們看,那是什麼!」支離忽然說道。

夏昭衣循著他所指抬頭,是之前在棧橋崖邊所見過的,高高懸挂在高空的長排牢籠,黑暗裡隱匿模糊,起大風才能窺見一二。

「怎麼這裡也有,」夏昭衣凝眉,「已不止在一處見到了。」

「對,來時下台階的地方也有,」支離說道,「不知道是不是又是喬家的人。」

「喬家?」夏昭衣朝他看去,「為何有此一說?」

「師父他老人家唄,一路過來盡砸柱子去了,一砸一個準,裡邊都能掉出幾具屍體來,有幾具屍體師父還認識,說是離嶺山腳六容村的腳夫,姓喬,那些屍體也都是喬家的人。」支離說道。

「師父也來了?那師父他現在……」

「還在那邊砸吧,砸的還挺起勁,」支離撇嘴,「專註砸柱一百年。」

沈冽失魂落魄站在一旁,黑眸垂落在「地圖」上,聞言抬起眼睛看向夏昭衣,觸上女童有所感而望來的目光,沈冽沉聲道:「那枯骨生花,柱子里或許也是喬家的人。」

夏昭衣也想到了這個,微微點頭,不知說什麼。

若也是,那為何她會深覺不安,時不時便想起,且每次皆覺毛骨悚然。她和喬家從未有什麼聯繫,頂多不過聞過那花香罷了。

先不想了。

夏昭衣收回思緒,起身說道:「我去那頭看看,二哥,你還記得來時的路嗎?」

夏昭學沒有反應,緩了緩,才意識到是在叫自己,他轉眸朝女童看去,點頭:「……嗯。」

「你保護好支離,你們去找我師父,」夏昭衣望向支離,「找到師父后,讓他先別砸了,先過來一趟。」

「好,」支離連忙爬起,「師父那還有個大鎚子,說不定能派上用場。」

語畢,回身便去拉夏昭學:「走,咱快點!」

夏昭學被拉著,轉眸朝女童望去,至今不知該如何稱呼她。

「等等!」夏昭衣這時又叫道。

支離登時止步,回過身來:「師姐你說!」

夏昭衣看向夏昭學,而後垂頭從腰上小布包又取出一枚小油球燈。

渾圓的掐絲繆琳半透明白色小球,掌心可握,大小如早餐鋪子里油炸的麻球。

夏昭學一愣,便見她將小球內部圓軸內永久固定的燈芯點燃,空氣從掐絲鏤空中通入,供燈芯燃燒,橙光則從鏤空內朝外四散,攜著淡淡幽香。

球燈上懸著的水蒼綬被她取下,取出一塊乾淨綿帕將小球包裹,系一個精緻結扣,再用小匕首在綿帕上扎出幾個整齊平滑的通氣圓孔,伸手遞給夏昭學。

「你身上還淌水,這個能取些暖,放懷裡,手裡,袖子里皆可。」夏昭衣說道。

湖綠色綿帕被燈球映的透明,呈淺橘色,置在女童滿是傷口的掌心上。

長風雄渾奔來,越過冗冗荒淵,融在黑暗裡,化作千萬柄冰寒利刃,女童手裡的小燈球卻似是一顆會發光的十五圓月。

夏昭學垂眸望著燈球,鼻翼漸酸,俊秀爽朗的面龐浮起迷茫,一時分不清今夕何夕。

「誰教你的?」夏昭學喑啞問道。

「你說呢?」夏昭衣說道,不忍見他神情。

夏昭學抬手接來,暖意從綿帕中透出,熨帖在掌心上,握久了會有些燙,但切實很暖。

「多謝了。」夏昭學說道。

「嗯。」夏昭衣應了一聲。

看著他帶支離離開,夏昭衣收回視線,看向身後沈冽。

鑽石男神:逼婚前妻 耳側大風鼓吹,他們此處為風口,少年長身玉立,俊容清絕,縱眼眸泛紅,面龐不改半分倔強孤冷。

刀劍天帝 「我們休息吧,」夏昭衣說道,「等我師父來。」

沈冽靜靜看著她,默了默,看向柔姑:「沈諳燒水之物在何處?」

柔姑神情恍惚獃滯,抬眸回望他,起身說道:「我去取水。」

「不必,」沈冽說道,「我去取,在哪。」

「我這,」一名手下拿著小包袱起身,「我去吧。」

沈冽沒有說話,轉身朝他走去。

夏昭衣望著他的背影,她最不擅長安慰人,不知該說什麼。

目光投向柔姑,夏昭衣說道:「我要去對岸,待沈冽回來,你同他說一聲。」

「對岸?」柔姑一愣,「你如何去?你要游過去?」

「讓他不用擔心我,務必好好休息,在我師父回來前,我會回來的,」夏昭衣說道,頓了下,打量柔姑一身濕漉,又道,「這邊風大,你不妨往廊道移步,在那邊再生火,儘快將衣物烘乾。」

說完,不多作逗留,直接轉身離開。

潭水水位已滿,在出水口附近停下,沒有再漲,離崖岸約有二尺。

夏昭衣沒有下水,沿著岸邊一直去往潭水盡頭,清瘦身影消失在柔姑視線里。

柔姑看著她走遠,良久,回過身來望向身前湖潭。

大風掠襲,水面起波紋,漣漪颯颯,或交織,或暈散,紛亂不休。

這滿湖沉沉,湖底,壓著她的公子。

四周黑暗包攏而來,睜眼如盲,夏昭衣憑感覺緩步而行,並未拿出火摺子去搏幾分光亮,行止潭水邊沿,她才拿出小油球燈,將燈芯點燃。 田地的事情說住,蘇老三就把定錢交了。何全動作也利索,當日就去找了那老太太。按照老太太的要求,這事兒就在牙行辦了!

這次蘇浩昌沒跟去,倒是三郎和喜兒兩條小尾巴般的跟去了。看到那老太太,喜兒心裡還驚嘆,在這鄉村人家,很少見這麼收拾乾淨利落體面的老太太。

就像那老太太一身深藍細布衣裳,袖口有簡單的綉紋,頭髮梳的一絲不苟,一枚有些年頭的銀簪別在髮髻。

老太太五官長得也好,一看年輕時就是個難得的美人兒。雙方寫下了契書,有簽字畫押,收了銀子,那老太太才拿出舊的契書交給了牙行,

「這也就算是銀貨兩清了!」老太太的話語中帶著感慨,可能是沒想到人到晚年,還要流落他鄉。

「我看你們是實在人,也是會善待那土地的。」

何全見蘇老三一臉傻笑,就在旁言:「老太太放心吧,這蘇家兄弟可是個實誠人。種地更是一把好手,你就安心吧!」

那老太太嘆了聲氣,又看了眼蘇家父女,收好銀兩,拿起手邊的一個小包袱,就上了外面的一輛驢車。看著車子遠去,喜兒還心裡納悶,「這老太太看樣子,是不打算回村了?」

何全也嘆了聲氣,「估計是怕有歹人打了銀子的主意,早早上路,也省了那些人算計!」

說著,就從袖口拿出那5兩銀,「老太太是明白人,他這一走那河西村少不得有人鬧,這五兩銀你們留著,去河西村打點關係吧!」

沒想到竟是這樣,喜兒看向蘇老三。蘇老三卻執意不收這銀子,只說這是何老哥的該收的傭金。幾番推辭,何全也看出他們真心實意,只說道,「兄弟既是如此,我也就不再推辭,明兒個中秋節,那就后個,我就去縣城,把這契書換成紅契!」

這邊事了,喜兒興緻勃勃的拉著倆人上街買東西。雖說家裡有菜,可油鹽醬醋還是要買的!更何況,家裡過節哪裡不得買幾斤肉!

恍恍與之去駕鴻凌紫冥 李貴一看到他們來,就忙招呼。他家肉鋪前人太多,就把人讓到了屋裡。

半盞茶的功夫,才進了屋,嘴裡說道:「莫怪,莫怪!明兒個過節,今兒個人太多!」

說著,就拿出家裡的果子點心,放在喜兒和三郎跟前,讓他們自己過來吃。

得知他們是來買肉的,李貴不樂意的瞪了蘇老三一眼,「哥哥說啥話,來我這裡,哪還用得著買!咱可是正兒八經的親戚!」

蘇老三從來不願佔人便宜,忙說不掏錢他可不要。又是一番推搡,還是李貴敗下陣來,只說蘇老三太客氣。

喜兒一直笑眯眯的看著,打量著這個院子。心裡很納悶,李貴媳婦竟然不在。

「這不是,孩子娘帶著她,一起回娘家了!今兒個就我一人!」

說著就利落的切好豬肉用油紙包了,繩子捆了!三郎忙接過,他可知道自家妹妹,那點小潔癖!

結了帳,又買了些常用的調料,三人就坐了回村子的車,晃晃悠悠的回家。

一路上,蘇老三眉頭緊鎖,哪還有剛剛買地的興奮勁。他幾次欲言又止,可看了看車上的人,就咽到肚子里。

看他們買回這麼些肉,有肥有瘦有五花,真真齊全,木氏也樂得開心。直說,明個不但要包餃子,還要做紅燒肉!最高興的當屬扣兒和小五,倆人對於吃的,那是相當執著!

夜深人靜,就聽到了自家爹娘悄聲談話。原來爹爹一路想的卻是給老宅送節禮!

就聽木氏幽幽說道:「是應當送!就算是咱過繼出來,那兩家也是正經的親戚!李家可是送了不少野味過來,還有一罈子酒呢!」

親戚二字,木氏咬得極重。蘇老三沉默片刻,只說讓他準備,不用太貴重,明兒個一早他就送去。還說給李家還禮可不能少了!

直到聽見兩人平穩的呼吸聲,喜兒這才舒了口氣。爹爹果然還是放不下那邊的人!有些事情必須慢慢來,果真急不得!

第二日一早,喜兒醒來的時候。蘇老三已經收拾妥當,木氏切了一條肥五花,又包了四塊月餅。這在鄉村人家也算是厚禮了!

喜兒心裡好奇老宅對自家爹如今的看法,慌忙穿好衣裳,簡單的洗了把臉,收拾妥當,就小跑著朝老宅而去。

蘇浩昌從山上下來,就看到這丫頭跟著他爹,那風風火火的模樣,不由得好笑,果然是那人的子孫後代,都是這幅急性子!

喜兒一路小跑,滿頭是汗,卻還是沒趕上蘇老三的大長腿。跑到蘇家老宅門口時,就已是氣喘吁吁。聽院子里沒有叫罵聲,喜兒還新奇的探頭張望。

院子里一片靜悄悄的,喜兒推門而入,走到上房屋門口,就聽見裡頭老太太低低的抽泣聲,

「我的兒啊,你可是娘懷胎10月生下來的!就這麼給了別人,不能再喊我一聲娘了!」

說的那個孤獨,說的那個可憐,好像自個兒就有那麼一個兒子,自小疼愛的寶,如今硬生生被人挖走,那個傷心難過呀!

喜兒對這個老太太真是佩服不已!她咋就不學學關家老太太,天天笑呵呵的,與人為善,誰見了不誇老人家和善。哪像這個,天天不是罵人,就是咒人的!現在倒是學會,用親情招了!

等了半晌,也不見他爹回話,老太太自己哭的沒力氣了,屋裡的氣氛一時尷尬!

「那啥,大娘。我這邊還有事兒,就先回去了!」

喜兒差點沒笑出聲,她爹的捅刀手段果然高明!這聲大娘,算是表明了他的意見和如今的身份,就是她再哭也改變不了啥!

下一刻,就見他爹掀開門帘兒從屋裡走出。看到自家女兒,無奈的嘆生氣,「還不回去,一會你娘該著急了!」

喜兒笑著,小跑跟上,就聽到上房屋裡傳來老太太,撕心裂肺的,哭喊聲和咒罵聲!搖搖頭,你裝也裝像點呀,好歹等我們走後你再罵,好歹給人留個好念想!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