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喬婉覺得這公司蠻古怪的,她連忙走出了這裡,然後打量著打算找一個計程車。

2020-11-12By 0 Comments

後面好像有人在跟著她,她緊張地揮揮手招計程車,可是,這裡的車子數量真的很少!

來不及了,喬婉回過頭去一看,發現從公司門口衝出來了好幾個男人,正往她這邊的方向過來,也來不及考慮其他的了,她隨便拉開其中的一輛車子,然後坐進了副駕駛的位置。

喬婉立刻關上門,看著身邊的男人說道:「能不能,把我送回家,外面好像有人在追我?」

男人的臉側過來之後,喬婉這才看清楚,這個男人,竟然是她大學的學長顧權言。

「顧權言?」喬婉不禁驚呼道。

顧權言看了看外面幾個氣勢洶洶的男人,立馬踩下了油門。

車子開走後,喬婉心有餘悸地看了看還在後面打算追的男人,接著鬆了一口氣,然後看向顧權言,說道:「謝謝你。」

顧權言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說道:「沒事,我們可是舊識,怎麼可能會不幫你呢?」

喬婉聽到舊識這個字,忽然間回憶到,大學時期的尷尬。

憐心盼婚長 當初,顧權言對她一見鍾情,接著對她展開了瘋狂的追求,可是喬婉覺得兩個人不合適,所以就明確拒絕了他。

喬婉尷尬地坐在副駕駛,一動不動,過了一會,見顧權言不打算接著往下說,她才鬆了一口氣。

「喬婉,不如,一會我們去吃個飯吧,也算是給你壓壓驚,怎麼樣?」

喬婉本來想拒絕,但是她的肚子不合時宜的叫了起來,她確實是餓了,出來的時候,她和聰聰一樣,也沒有吃早飯,而看了看錶,現在都快中午了。

她也不好意思一直拒絕了,而且剛才他救了自己,喬婉點點頭,說道:「好啊!」

顧權言的眼睛里彷彿帶著星星一樣,看著她的眼睛很溫暖,但是又不是那種會讓人產生不適的溫暖。

她覺得和顧權言在一起相處確實是一件如沐春風的事情。

車子開地很快,喬婉不時回過頭去看了看。

「你知道那些是什麼人嗎,對了,你怎麼會在那個公司的前面?」

顧權言笑笑說道:「我也是剛好路過而已,所以,你也不用感謝我,可能是我們有緣分吧。」

喬婉沒有接話,她只是覺得,自己肚子確實好餓。

顧權言的車子在一家高級法式餐廳停下來,喬婉和顧權言兩個人走在一起,然後一起進了餐廳。

兩個人坐下來。

「婉婉,聽說你結婚了?」喬婉正在點菜,並不知道怎麼回答,也不敢看顧權言的表情。

「我……」喬婉想不到,自己應該是說結婚了呢還是沒有。

如果提到她和宋晏殊的話,那兩個人應該是沒結婚吧,但是為了讓兩個人的關係更加純潔,所以喬婉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

「結婚了。」

顧權言的目光閃爍過一絲濃烈的失望,他都不知道,自己喜歡了喬婉多少年了,他又怎麼會不知道喬婉結婚沒有呢,只不過是自欺欺人,再問一遍罷了。

「顧權言,不如,吃完飯,我們就快點回去吧,總感覺這裡可能會被後面那些人追上的。」

喬婉確實擔心,這是其一,再就是,她不敢面對曾經追求過自己的人。

「沒關係,這裡他們追不上來的,你不用覺得尷尬。」 喬婉點點頭,點了幾個菜之後,把菜譜推給對方。

顧權言接過來,挑眉說道:「就吃這麼幾個菜?太少了。」』

他接著叫了好幾個菜,都是喬婉喜歡吃的。

放下菜譜之後,顧權言說道:「你好像瘦了不少。」

喬婉搖搖頭,她也知道自己瘦了,但是點幾十道菜,真的未免太過了,她肯定吃不完的。

兩個人就這麼尷尬地對坐著,過了幾分鐘后,兩個人才能開口多說些話,也算是找回來些從前那些情分。

顧權言從身上拿下來了燙金的名片,說道:「如果不嫌棄的話,可以收下,然後到時候如果有什麼事,歡迎任何時候聯繫我。」

喬婉接下了名片,給了一個很甜很好看的微笑。

兩個人吃完飯,顧權言接著把喬婉送回去。

她其實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住在哪裡,也害怕宋晏殊誤會,就只好說道:「把我送到這裡就好了,我已經到家了。」

喬婉下車的地方,是當初薛真真住下的另一套房子,離宋宅十分近。

顧權言看了看,點點頭,很有禮貌地說道:「好,你就先回家去吧,記得,有事情打電話給我。」

喬婉點點頭,緊了緊手中的名片,然後進了別墅中去。

這還是她頭一次來這個地方,當初薛真真搗亂的時候,就住在了這裡。

她呆了一會,突然間覺得,這個地方還是不錯的,畢竟,離宋宅近,也不用怕她和宋晏殊兩個人有什麼隔閡了。

反正宋太奶奶醒了之後肯定會把所有的事情都算在自己的頭上,到時候也是眼不見為清。

喬婉一個人在別墅裡面,找了個還算乾淨的房間,先住下來。

醫院裡。

宋晏殊已經在病房外面守了一天了,確實是很累。

而宋太奶奶終於從裡面出來了,宋晏殊立馬來到醫生面前,問道:「怎麼了?病人怎麼樣了?」

醫生表示很成功,但是不能再收到刺激了。

宋晏殊跟著開到病房裡面,宋太奶奶剛搶救過來,還沒有醒。

病房裡面全都是水果,女傭一起守在一邊,隨時準備宋太奶奶醒了之後伺候。

我拍的片子都很猛 而這個時候,一個人敲了敲門,宋晏殊一看,原來是沈靜怡。

她穿著樸素,臉上那一道淚痕,看上去好像是剛剛哭過的。

「宋少……」沈靜怡傷心的說道。

宋晏殊根本沒有空理她,而沈靜怡還是自顧自地走了進來。

「宋太奶奶……怎麼會這樣。」

沈靜怡帶來了一欄水果,說道:「我也想照顧照顧病人,不然的話,我就這麼走了會覺得於心不安的。」

宋晏殊覺得身邊的這個女人很吵,不耐煩地說道:「你要留就留吧,病人剛剛進來需要休息,你管住你自己那張嘴,不要那麼吵。」

沈靜怡愣了愣,有些傷心地低下頭,然後還是來到了病床旁邊。

管家連忙上前勸道:「既然宋太奶奶已經有人照顧了,那麼您就先去休息吧!真的,您已經一天一夜沒有睡了,我看了都心疼少爺你啊!」

宋晏殊搖了搖頭,然後起身來,走到病房外面,問道:「喬婉怎麼樣了?」

管家連忙說道:「按照你的吩咐,我們讓她出去了,並且,沒有跟隨著。」

宋晏殊點點頭:「應該讓她喘喘氣了,不能太壓抑她。」

他其實心裡知道,宋太奶奶這件事也不能完全怪在喬婉的身上,畢竟,又不是她故意把圖片寄給她的。

宋晏殊突然覺得真的挺累的,說道:「備車,我們先去休息。」

管家連忙去辦了。

沈靜怡呆在宋太奶奶身邊,照顧的還真像那麼回事。

她留意到宋晏殊和管家說的話,心頭不禁一陣絞痛,都這個時候了,宋晏殊應該把喬婉這個罪魁禍首趕出去啊,為什麼不禁不收拾她,還要問她的下落,這也太偏心她了。

沈靜怡看了看宋太奶奶已經好轉一些的臉色,緊緊抿了抿嘴,對身邊的女傭說道:

「給我拿刀來,我要給宋太奶奶準備好水果。」

「是。」

沈靜怡一邊削著蘋果,一邊幻想喬婉,突然手中一個猛力,一下子就划傷了自己的手。

很痛,而且留了很多的血,看上去很血腥。

沈靜怡連忙包紮了一下,接著回來照顧宋太奶奶。

她必須得堅持下去,不然的話,她就沒有什麼獲勝的籌碼了,畢竟,有家裡長輩的支持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宋晏殊駕車回到宋宅,問了一聲說道:「喬婉回來過了嗎?」

門前的人,說道:「去了那個別墅,目前這邊還沒有回來。」

「帶我去。」宋晏殊毫不猶豫地命令道。

管家連忙勸說道:「不行啊少爺,你這身體還沒有休息好呢,怎麼可以再到處走,還是先休息一下吧。」

宋晏殊極其不悅地說道:

「怎麼回事?管家,我發現你最近也管得太多了吧?怎麼連我的事情都管上了?」

管家聽了,立馬就不敢說話了。

宋晏殊到了流水別墅前後,看見門開了,看來喬婉確實是在裡面。

從裡面進去,宋晏殊的手下立刻就找到了喬婉的包包。

當然,還有那那張燙金的名片。

第一公主 宋晏殊拿來看了看,自顧自地念道:「顧……權言?」

是個男人吧?

宋晏殊緊緊攥了攥自己的手心,胸口一陣火氣湧上來。

原來喬婉出去,是見了一個男人?

「查清楚,這個男人是誰,各種資料都給我!」

他接著往卧室那邊走去,他倒要看看,喬婉現在正在什麼好事情。

走了一會,手下打開門,宋晏殊一看就看見了坐在沙發上的喬婉,她正在拿著些雜質看呢。

喬婉面對突如其來的這一刻,突然十分慶幸,還好她沒有選擇在這個時候利用手機。

宋晏殊進入之後,關上了門。

「喬婉,你給我解釋兩個問題。」宋晏殊那張臉一臉黑線,明顯就是非常不快地神色。

而喬婉不禁脫口而出:「什麼問題?」

宋晏殊一把將喬婉鉗制起來,將她按在床上,說道:「為什麼你和趙雲的那種照片,會到了宋太奶奶手上?」

喬婉聽了心口一涼,要是她知道的話,又怎麼會這麼被動呢?反正,這東西不是她發的就行了。

影視世界當神探 宋晏殊一把狠狠攥著喬婉的手骨,攥得喬婉覺得,自己的手快要碎掉了。

「輕點,輕點,太重了,好痛啊!」

喬婉連忙推開宋晏殊,可是她根本沒有辦法和宋晏殊抗衡。

「做什麼,那不是我寄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有那種照片的存在!」喬婉覺得,她馬上要痛死在原地了。

「你不知道?那你手機里的簡訊是什麼?你明明就收到了那些照片,所以你故意找個時間去洗出來,趁著那幾天你逃跑,然後寄出去了?」

這種分析,好像確實在時間點上十分的合理,他一把掐住了喬婉的脖子,狠狠問道:「是不是這樣?」

喬婉喘著粗氣說道:「真的不是這樣的,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只知道,那照片是趙雲拍的,你去好好審問趙雲吧!其他的我真的不知道!」

宋晏殊一把甩開喬婉,說道:「如何被我查出來,你和這件事有什麼關係,呵呵。」

喬婉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上面全是凹凸的痕迹,可見宋晏殊掐地有多狠。

她解釋道:「那要是,你什麼都沒有查到呢?」

宋晏殊挑了挑眉,說道:「那也算在你的頭上。」

他的語氣十分穩住,根本不像是氣話。

而且,按照宋晏殊那腹黑的性格,他確實做的出來。

「你……」喬婉看著宋晏殊離開的背影,內心五味雜陳,宋晏殊這回不會是徹底恨上她了吧?

要是他讓人去查,應該能想辦法查到一些端倪吧。

喬婉從地上站起來,她覺得十分委屈,畢竟,事情又不是她做的,為什麼要把所有事情都算在她的頭上呢?

這不公平。

她起身,想去打個電話跟自己的人說去加快速度查,可是來到電話邊,她看見自己的包包和那張燙金的名片放在一起,那張名片不知道為什麼,已經被攥成了一個廢紙團。

喬婉看了看,這是……宋晏殊弄得?

她放下名片,接著撥打了自己人的電話。

「喂?幫我快點查一下,看看那些東西是誰弄到發出去的。」

電話那邊回復道:「已經在查了。」

喬婉放下電話,宋晏殊這回是真的生氣了,她覺得,自己還是去醫院看看吧,畢竟,事情鬧大了不好。

儘管照片的事情不是事實,但是畢竟,也跟她有關係啊。

喬婉無奈地嘆了口氣,還是應該去看看,買點水果啊,花啊什麼的。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