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喵喵的,這個臭孩子現在居然還學會了頂嘴,不對,是居然學會了和他吵架!

2020-11-06By 0 Comments

這是叛逆期來了的體現嗎?

怎麼讓人這麼不省心……

別看舒牧一直說的好聽,其實他根本沒有帶孩子的經驗。此時此刻,他也只能拿自己當初青‘春’期的時候的想法來和從歌對照。

但是,時間過得太久,在他進入系統之前他就已經成年許久了,在進入系統以後,在不同的任務世界度過了這麼多年,他當初的感受實在是已經太模糊了。

根本沒有任何參考意義。

舒牧只好再次勸慰他道:“好吧,是真實。但是你會發現這還只會是一時的情感衝動……”

“我不會。”從歌仰着頭,表情很堅持。

“……”舒牧再次無言以對。

“我不希望你否定我的感情,但是,除此之外……雖然我很喜歡你,但是我會努力不干擾你的,你可以儘量不在意,我們還像以前那樣相處。”從因爲被否定而有些頭腦發熱的狀況中回過神來,從歌的臉又有些燒,他緩聲解釋道。

他喜歡舒牧並不是爲了給他造成困擾的……其實他甚至沒打算說出口的。

——只是實在忍受不了自己的心意被否定。

那並不是小孩子的玩鬧,是一個個世界中積澱下來的存在,是他認真思考和糾結過得。

聞言舒牧更鬱悶了。從歌的提議……其實他本來就是打算這麼做的。但是不說出來還好,說出來怎麼就讓人感覺那麼不是滋味,太薄情太虧待從歌了呢?

還怎麼愉快的相處!

阿七爲了不進小黑屋也是蠻拼的了qaq……

話說,阿七這章本來是想虐一虐耿越的來着,沒想到最後偏到了舒牧和從歌的身上……喂喂喂喂,你這個跑題大王!

總之,舒牧明白了從歌的心意啦~從歌小盆友偷看的黑歷史也被翻出來了誒嘿嘿→ → 面對和從歌尷尬的關係,舒牧最後還是選擇了冷處理。

畢竟……說的現實一點,他們之間很難會有結果的,想必從歌也明白這一點。

他們一個是系統衍生出來的意識,一個是受制於系統的宿主,並不像是凌風起和銀澤那樣自由,他們也沒有凌風起和銀澤那樣超常的能力,他們現在的一切都是來自於系統,甚至於他真正的世界也不是像凌風起和銀澤那樣的“不科學”。

就算真的再不捨……但是終有一天,他還是會脫離系統,離開從歌的。

畢竟現實裏還有那麼多他放不下的事務。

他們是同伴,是朋友,唯獨不可能是戀人。

有些東西即便是在自欺欺人,也是絕對不可以忽略過去的。

更重要的是,舒牧自問自己並沒有做好準備去迎接下一段感情的到來。上段感情中的陰影他並不敢說自己就已經完全抹除了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

他對從歌心動嗎?聯繫之前的曖昧或許有那麼一點點,畢竟氣氛不是一個人可以製造出來的,但是那完全在理智可以控制可以掐滅的範圍。

既然他比從歌的心智要成熟的多,那麼他就必須爲兩個人做出一個正確的方向指引。

在思考的時候,舒牧簡直是以一種殘酷的冷靜在衡量兩個人的未來。

就……好像是回到了某種意義上的真正的自己,揭下了自從進入系統以來玩世不恭嬉笑打鬧的面具,舒牧第一次感受到,原來就跟他所見到的的那些任務目標人物一樣,他在那場失敗的感情中也成長蛻變了那麼多。

舒牧的做法從歌自然非常迅速的就感受到了,但是這次他沒有表現出明顯的失落來,就像是做足了心理準備來迎接這種情況一樣,他在學着像一個真正的大人一樣勇敢的面對這種場面。

既然選擇了喜歡,那就一定要提早預料到被拒絕的這種狀況的發生。

他依舊跟在舒牧身後飄來飄去,但是不會再主動要求順毛摸之類的親暱的動作,很自覺地保持了一個合適的距離,如果沒有事也不會主動去找舒牧撒嬌,但是有重要的事情也不會避而不談,如果舒牧找他有事他也會乖巧懂事一如往常,總而言之,態度拿捏得非常好,讓舒牧這個早已下定決心的人有時候看着都感覺有點小內疚。

但是即便是內疚,舒牧還是決定要照着自己的想法做下去。

而在舒牧和從歌這樣冷凝的氣氛裏,容和安全區和祁天基地的戰爭依舊在繼續。

祁天基地的優勢在於個體作戰能力強大,這也是他們一直以來最引以爲傲的地方,崔連恆許以各種重利和特殊地位拉攏來的異能者們可不是擺設,他們就像是一根根匕首一樣直插敵人的心臟,這算是某種意義上的明星戰術,依靠的是個人的力量。

而容和安全區的優勢在於彼此之間極爲默契,習慣以團體爲單位進行作戰,明明人數衆多行動起來卻格外整齊和諧,配合無間,常常能夠做到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他們依靠的是整體的力量。

但與此同時,容和安全區的異能者們的個人實力也並不弱,雖然黎仁青作爲最高指=揮是不能輕易上戰場的,但是還有劉青和吳此可以各帶領一個精英小隊進行衝鋒,任輝更是早已經以身作則衝上了第一線,而最初探險團體的“老”傢伙們實力尚存的也全都出動了,他們當年就是戰鬥者中的翹楚,現在多年的修煉下來,實力紛紛更上一層樓,而且爲了防止久居高位沒有實戰所以手生,在開戰之前他們還紛紛跑到了喪屍聚集區盡情的練了練手。而除此之外,這些年來因爲容和安全區的名聲和氛圍而趕來投奔依附的強大異能者也不在少數,他們也都可以發揮出自己的作用。

而且在末世一向被人所忽略的普通人在這場戰爭中也能儘自己的一份力,除去少數幾位身體素質異常的好,戰鬥經驗豐富,身手簡直堪比異能者的高手可以上戰場之外,其他的人在劉青妻子的組織下可以形成一個高效的後勤隊伍,既可以輔助治癒系異能者們對於傷員進行救助,也可以統籌調度物資保證供給及時。

但最重要的一點,是他們對於容和安全區是絕對的忠誠,都會在戰爭中不遺餘力,希望己方會贏。

而祁天基地呢?那些被拉攏來的異能者們對於基除了利益上的交換其實毫無感情這是毫無疑問的,除此之外,就算是那些本地的異能者們,他們也不見得對基地有多少真心,以崔連恆的那種領導風格,他們實在是太難在基地得到歸屬感的。

而且……黎仁青從衡啓書那裏瞭解到,與容和安全區全體主動動員起來,甚至有不少人展示自己的能力自告奮勇的情形並不同,祁天基地有很多異能者甚至不願意上戰場。他們大多是一級異能者,異能並不強大,在祁天基地的待遇和那些遭受刁難的普通人也相差不了多少了。

祁天基地對他們來說,並不是一個可以安心停留的遮風擋雨的家,而是一個汲取他們血肉的惡魔,是他們想要割斷聯繫徹底離開的地方。

所以可想而知,讓他們上戰場去充當那最底層的炮灰角色,他們有多麼的牴觸。真的上了戰場,他們究竟是誰的助力還不一定呢。

這個可能性在衡啓書祕密的聯繫了他們其中的一些人以後更是大大增加。

這樣一均衡下來,祁天基地曾經所引以爲傲的種種優勢跟容和安全區比較起來就黯然失色了,相反,因爲一直低調做事而不凸顯戰鬥力的容和安全區真正發揮實力的時候卻足以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祁天基地的反推進並不順利,在戰事逐漸吃緊,人心不齊的壓力下,崔連恆做事也漸漸失去了一貫的從容,心氣頗有些浮躁。

儘管他一直在竭力調節自己的心態,但成效不大。

心情不好之下,他自然對於一些其他的瑣事就更沒有什麼耐心了,根本顧及不上。

從那天他和耿越不歡而散之後已經過了好幾天了,他一直都沒有再去找耿越,偶爾兩個人碰了面也只是不冷不熱的點點頭。與之相反,崔連恆這兩天找了個新寵正打的火熱。

他倒不是迷戀這個新寵什麼的,更不是在打仗的同時還有閒情逸致,主要是這個人年輕長得帥氣,身材壯實又不顯粗壯,在牀==上放得非常開,隨意折騰也不怕弄壞,本身也很有眼色,他那些積壓下來的負面情緒全部可以直接在他那裏發泄出來。

也算是變相的控制住了自己平日裏的情緒波動不要太大,可以以一種較好的狀態來處理公務。

耿越是個矜持非常在意麪子的人他知道,一般不會主動服軟,要是平時閒來無事他還有心去哄哄權當情趣,至於現在麼……呵。

崔連恆露出一個嘲諷的笑。

說句實話,他有點厭煩了。

說是情人絲毫沒有做情人的知情知趣,一邊說兩個人不是戀人一邊卻某種意義上以戀人的要求來約束自己,明明一直端着架子,卻一副我做的很好的樣子……

給誰看呢?

又不欠你的,不過是相互利用的關係罷了,我享用你的身體,你從我的手中得到支持。

比你滋味更好的美人可多得是。

不過是被那個愚蠢的錯把魚目當珍珠的黎仁青給寵壞了,現在人早就走了還沒有適應過來嗎?

他可不是黎仁青那種傢伙。

不管是什麼人,都別想以情人或者戀人的身份試圖操控他的行爲,利用他的資源還讓他當牛做馬。

如果只是想要吊住別人的胃口,好在徹底征服展現順從姿態的時候讓人得到更大的快感,那麼這樣遲遲吊着是怎麼一回事?如果不是……難道是準備把這樣的態度一直維持下去?

算了,無所謂,反正不管是如何,他都不準備再在耿越的身上費心了。看在他實力還不錯的份上,既然還有閒情逸致來跟他耍小脾氣,就讓他在這場戰爭中多儘儘力吧。

崔連恆準備徹底把耿越的事情放到一邊,卻沒想到,有關耿越的事情又自動的找上了他。

來人正是他當初費盡心力招攬的那批異能者之一,名字喚作孫大強。

他不僅名字土,人其實也挺土的。他本身就是一個鄉下混混出身,平日裏做的都是一些偷雞摸狗的事情,唯一值得稱道的就是在末世來臨以後,他不僅沒有死去,反而好運的得到了金屬異能,實力還不弱,從此可以利用能力作威作福。

他本來糾結了一批和他一樣心性不好又有點實力的人晃盪,時不時就充當流=匪打劫路過的逃難者,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無辜人的血。最後還是他們的這個小團體流=竄到祁天基地附近的時候,被崔連恆發現了實力不弱,先是出動隊伍緝拿,又許以重利美人從而花大工夫招攬下來的。

畢竟這個孫大強也沒有什麼高雅的愛好,平生最愛除了金子就是美人,男=女不忌。

而崔連恆對於招攬過來的人的品行一向沒有任何要求,只要實力過關能夠爲他所用就可以。

這個孫大強實力不錯,性格又兇悍,敢於玩命,雖然崔連恆從根本上瞧不上他這個人,但是孫大強作爲他手中最會咬人的那條狗,崔連恆對於這個人還是很滿意的,也一向厚待於他,基本上可以說是有求必應。

不過他確實沒有想到,有一天會從孫大強這個人的口中說出耿越這個名字來。

孫大強是個粗人,說起話來也很是直接,基本上沒什麼彎彎繞繞。稍微總結一下大意就是因爲他最近在戰事中自我感覺自己表現的很賣力,所以作爲獎勵他想要和耿越睡=幾晚。

說這些話的時候,他的表情沒羞沒臊的。

他垂涎耿越許久了,基本上可以說是第一次見便心癢癢了,但是因爲崔連恆和耿越衆所周知的關係,他一直沒有敢下手。不過最近他看到崔連恆和耿越之間的關係居然疏遠了很多,崔連恆更是除了原本的幾個情人以外,又找了個新寵,他心中那蠢蠢欲動的小火苗便又忍不住重新燃燒起來了。

這便忍不住開口討要了。

仗着這些天裏他的表現不錯,可以說是最得力的一個,他想着崔連恆就算不答應也不會多生氣的吧?爲了拉攏自己,一個玩膩了的美人他還會捨不得嗎?

孫大強倒是把耿越的身份定位的極低,完全忘記了耿越本身也是一個異能者,不管是等級還是地位也都不差。因爲在他的認知裏,長相不錯的耿越就是靠賣=屁=股上位的,這種小白臉不就是個玩物嘛。

但他有一點卻想的不差。在現在戰線形勢並不樂觀的情況下,爲了讓他帶着他的那幫手下更加賣命,崔連恆對於他的要求確實不好拒絕,就算他其實非常不爽這個孫大強的膽子這麼肥,連自己的人的主意都敢打。

短暫的沉默以後,崔連恆閉了閉眼睛還是答應了。

一個耿越和帶着幾個強力手下的孫大強在戰況吃緊的狀況下孰輕孰重這是很明顯的。耿越那邊……即便料想到他必定不願,那也必須要做。反正他既然能夠甘心做自己的牀=伴之一來換取一定的資源,那麼想必也不會太介意陪一陪別人吧,只要他許以足夠大的好處就是了。

至於他被別人碰過以後會在自己心裏產生的那種不潔感……那兩個人就散了便是。 妃常機智之王爺難纏 反正自己也已經膩煩了,就算沒有這件事,這也是遲早的。

至於孫大強……崔連橫看着孫大強滿面紅光連連道謝的樣子,心中冷笑連連。居然敢趁着情況危急挾功圖報?現在就讓你先得意一會兒,等到戰事結束以後……沒有了價值的東西,有的是處置你的法子。

晚上的時候,崔連恆就聯繫了耿越讓他過來。

作者有話要說:啦啦啦,更新來一發~

接下來耿越的日子不會好過了2333333~

酷愛猜猜耿越會是什麼反應誒嘿~

話說戰爭什麼的,阿七表示以自己的智商真的有點hold不住qaq,求小天使們不要太在意qaq【我總是在作大死_(:3」∠)_,自己跟自己過不去嚶嚶嚶……

ps:悄悄的紅着臉告個白,洛洛小天使我宣你23333~【捂臉……

因爲之前記得小天使第一次留言就是在十二三號,所以剛纔阿七特意查了下評論記錄,發現洛洛小天使乃給我的第一條留言果然是在7月12號。

到現在有五個月了呢。【雖然蠢阿七居然錯過了紀念日qaq……

從韶華走到這篇文,乃一直都在,一直陪着我。阿七想起來忽然就感覺好感動嚶嚶嚶qaq~

果斷撲上去揉揉親親誒嘿!

請收下我火熱的愛~【大霧! 接到崔連恆的傳訊的時候,耿越的心情很不錯,他並沒耽擱,儘快的就趕了過去。【..】

自從那天不歡而散之後,雖然他拉不下臉來主動去找崔連恆,但是有關崔連恆的一舉一動他都是密切關注着的。畢竟,他以後還有許多要依仗崔連恆的地方,耿越也並不想這麼快就撕破臉。

不過崔連恆的舉動卻頗有些讓他感到寒心。這不過才幾天,他的身邊就又立刻多了一個人。

這讓耿越一邊心中有些動搖,想着是不是也要改變一下自己,去主動一些找崔連恆,一邊心中更加不忿,崔連恆那邊都另有新歡了,他這要是主動上門就跟上趕着一樣廉價。

耿越自己並沒有意識到他的這種心態,一方面他確實並不喜歡崔連恆,覺得自己能夠容許崔連恆三妻四妾很是大度,底線放得很低,但是一方面即便不喜歡崔連恆,他從黎仁青那裏被養成的獨佔欲又時時膈在他的心裏,讓他情不自禁的計較,比紮了刺還要讓他難受,也因此,面對崔連恆的時候,他總感覺崔連恆欠了他的,所以應該對他好些再更好些。

他其實一直在無意識的對崔連恆和黎仁青進行比較,儘管他自己完全不知道。

但是理性上,耿越還是知道不管崔連恆的態度如何,這次他應該主動去尋求和解,畢竟他對崔連恆方面的需求可比崔連恆對他方面的需求大多了。

崔連恆可以沒有耿越,但是耿越暫時不可以沒有崔連恆。

他正努力給自己做心理建設呢,崔連恆的傳訊就到了。這讓耿越心裏舒坦多了,他把這個看作是崔連恆隱晦的主動示軟,是一個方便他下臺的臺階。

精心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狀態,又再三確認了自己的着裝沒有任何不妥之處之後,耿越趕去和崔連恆共進晚餐。

見面以後,他們很有默契的誰都沒有提起之前的事情,相處融洽。

滿足了食慾以後,自然而然的,他們又進行了一些不=和諧的運動。

等到事後兩個人都饜足的躺在牀上,因爲疲累耿越都開始昏昏欲睡的時候,崔連恆語氣淡然的說起了下午孫大強來找他的事情。

他的語調實在是太過平常,聽起來就像是夫妻間的閒話家常討論明天要買什麼菜一樣,其中蘊含的內容卻不亞於一道驚雷,轟然炸響在耿越的耳邊,將他原本滿滿的睡意全部炸飛,表情也遠沒有之前的閒適。耿越猛地坐了起來,身子繃得緊緊的,他啞聲問道:“你說什麼?”

帶着完全難以相信的神情,耿越甚至忍不住伸出手抓向崔連恆的肩膀,好像這樣就能證明之前他說的是假話似的。

看着耿越反應這樣大,崔連恆皺了皺眉頭,他用力將耿越的手從自己的肩頭揮去,又平靜的把剛纔自己說過的話重複了一遍。

耿越連連深吸了好幾口氣,卻依舊難以讓自己平靜下來,他聲嘶力竭的質問崔連恆道:“崔連恆你=他=媽還是不是人,你這是要把我當成好處送人?孫大強那個破落戶吃了雄心豹子膽居然敢開這個口,你居然也敢答應?你把我當成什麼了,你想沒想過我的意願?”

聽到耿越辱罵自己,崔連恆的臉色冷淡下來,他低聲訓斥道:“夠了!不會虧了你的。”

可是耿越心頭的火哪是這麼好熄的,聽到崔連恆這樣說話,他心中更是惱怒。他甚至顧不得羞恥,一把將被子掀開,露出自己還遍佈歡=好痕跡的身體來,再次逼問道:“你居然打的這個齷蹉主意,那剛纔的那些都算什麼?你看看我身上又都是些什麼?!你還要不要點臉面,別人對你的人有企圖,你不但不懲罰,還要雙手奉上?想戴綠帽子想瘋了!”

眼看着耿越越說越難聽,原本因爲剛纔的運動心情還不錯的崔連恆僅有的耐心也已經消磨殆盡了,他冷聲說道:“你很快就不是我的人了,剛纔那場情=事難道不就是告別禮嗎?”他擡了擡下巴,整個人露出幾分不耐煩出來。

告別禮?!

因爲崔連恆話裏的意思,耿越愣了一下,他此刻呆滯的表情和因爲憤怒暈紅的眼眶再配上滿身青青紫紫的痕跡,顯得狼狽不堪極了。

他知道一旦崔連恆下定了決心,那有的是方法逼他就範,憑他一個人是抵抗不了什麼的。不要說什麼他手裏也有這些年發展起來的勢力……那從根基上還是依附於崔連恆的,現階段他還沒能把那些人全部收歸己用,將他們的忠心收攏過來,如今要是他和崔連恆對上,想都不用想,他們究竟會選擇誰。

耿越有些後悔之前的拿喬,但是他又清楚的知道,之前的那一點小摩擦絕對不是造成現在這種狀況的主因,崔連恆這樣從容,顯然是想要和他斷掉關係很久了,絕對不是臨時起意。

“崔連恆你不能這樣……”耿越失神般的喃喃道,“我們……我們……”他忽然就像抓住了什麼似得,聲音又不正常的高亢起來了,“我們不還是合作伙伴嗎?黎仁青還沒有死呢,我們當初的合作還沒有結束呢!你不能這樣對我。”

“呵。”崔連恆不輕不重的應了一聲,“是啊,黎仁青還沒有死呢,我們當時說好的合作按理說是沒有結束。”他調笑着看着耿越因爲他的這句話臉上的表情放鬆了許多,卻馬上又換上了冷峻的語氣接着說道:“可是我的好合作夥伴,你倒是告訴我,你現在對於我的謀劃又還有什麼作用呢?當初我之所以視你爲平等的合作人,一是因爲你是黎仁青身邊的人,對他的情況最是瞭解,二是因爲你是他最信任的人,必要的時候可以利用他對你的這份信任達到目的。但是現在你告訴我,你還剩什麼呢?”

“對於黎仁青的瞭解?不不不,現在你已經不瞭解他了。受到黎仁青的信任?我想他現在是恨不得千刀萬剮了你纔對吧。你於我對付黎仁青的行動又能起多少作用呢?”說到這裏他頓了頓,“對了,你作爲一個異能者上場拼殺倒是可以的,但是你也不是最強大的那個,不能以一敵十,你一個人自然是比不上孫大強他們幾個的,你說我要怎麼選擇呢?你這麼聰明我想你應該懂得的。”

耿越聞言哆嗦了幾下嘴脣,最後嘶聲說道:“那這些年我跟你……你便也不念舊情嗎?”

崔連恆聞言忍不住笑了出來,他用手支着下巴說道:“你忘了?我早就說過我們是一類人,我最欣賞你的也是這一點。你能對黎仁青那樣心狠,我們這樣心意相通,你應該也能想到我對你自然也不例外啊。”

話到這裏,他索性攤開了講道:“雖然是機緣巧合之下和你有了一次,但是後面我之所以選擇和你維持關係你覺得是爲什麼呢?貪戀你的身體?覺得你能力不錯想要拴在身邊?”

“也都有,但是最主要的還是,我那時雖然親眼看到黎仁青走入了那樣一個必死之局,但是我的心裏還是不安穩,感覺總還會再生什麼波瀾。我的直覺一向很準,你知道。既然如此,我自然要把你放在身邊了……說不定什麼時候便能再用上,沒想到我的直覺雖然是真的,我的未雨綢繆卻是做了無用功。”

“至少在有關黎仁青的事情上,你是沒有用了的。”

“那我就要想了,既然這樣,現在你對於我來說還有什麼價值呢?而對於沒有了價值的東西,我又要怎麼處置呢?”

“我本來是想要讓你在戰場上多磨礪磨礪的,至少要把一身本事都發揮出來,卻不巧孫大強先找上了門來。”

“不要擺出這副表情,誰也不欠誰,難道你對我就是真心的嗎?這些年你利用我的資源做了什麼你自己清楚,我也不是毫無察覺。發展自己的勢力,嗯?”

崔連恆湊近了耿越,在他耳邊輕聲說道:“你也放心,我不會虧待你。你這次乖乖聽我的話,你之前做了什麼我都不追究,以後,就算我不再要你,你的地位也不會落下去,相反,我還會給你一點支持讓你繼續往上爬。讓我看看你究竟能夠走到哪一步。”話語間呵出的熱氣纏繞在耿越的皮膚上,讓他不由得打了個機靈。

“至於孫大強……”崔連恆的身上毫不掩飾的釋放出殺意來,“我保證他活不到戰爭徹底結束。”

這是要在戰爭吃緊的階段過去以後直接卸磨殺驢,讓孫大強呆不到以後論功行賞的時候。

崔連恆掃了一眼僵硬的跟個木頭一樣的耿越,畢竟,這個賞他現在可是準備提前給了啊。

你要,我便給,用你的命來換。

更新來了2333333~

先虐耿越,崔連恆稍後,小天使們不要着急哦~

在這裏阿七非常感謝洛洛小天使的手榴彈誒嘿~深深深鞠躬!嚶嚶嚶小天使你不要這麼破費啊qaq……有你陪着阿七就感覺棒棒噠啦~木錯,希望我們一直走下去23333~【喂喂喂!】抱住洛洛小天使親親打一個大大的滾兒誒嘿~

ps:不好意思小天使們的評論阿七下次更新再回qaq,阿七今天頭很暈,明天還要考試,要早睡早起qaq……麼麼噠泥萌!

[系統]請說“我不愛你” 崔連恆話都說到這裏了,耿越就知道這件事現在確實毫無轉圜的餘地了。

他再不甘,崔連恆也是絲毫都不會顧忌他的意願的,與之相反,如果被自己的反抗惹惱了他說不定會採取更‘激’=進的方式來達到目的,而不是現在的威‘逼’利‘誘’。

他很瞭解崔連恆的‘性’格。

只可惜這份瞭解現在只會加重耿越心中的恐懼。

雖然是坐在柔軟的‘牀’上,但是耿越感覺自己就跟三九寒冬待在冰面上一樣寒冷又僵硬,他甚至懷疑身體還是不是自己的,不然爲什麼此時此刻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似的生理‘性’的不斷輕輕顫抖。

他這輩子何曾受到過這樣的侮辱!

耿越從小嬌生慣養長大,就算是在末日以後也因爲獲得了異能活的不差,後來更是遇上了黎仁青,根本沒受過什麼苦。以他的心高氣傲,怎麼能想到自己還有這麼一天。

雖然之前他是以情人的名義和崔連恆在一起,但是說實話,崔連恆長得不差不說,地位又高,又是‘花’叢老手,如果有心的話哄起人來得心應手,雖然他有很多個情人,但是對於耿越來說那種受辱的感覺幾乎沒有。

更主要的是這還是他自己的選擇,沒有人‘逼’迫於他。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