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喻色惱了。

2022-04-09By 0 Comments

真的惱了。

這男人太無賴了。

每次與他在一起的時候,隨時隨地都有耍流民的可能。

然後,現在居然還厚臉皮的讓她習慣他的行為……

喻色服了。

一張小臉也垮了下來。

小手一伸,就在墨靖堯的手背上狠掐了一下。

這一下,絕對是狠狠的,她氣壞了。

「嘶」,墨靖堯低嘶了一聲,「疼。」

「你會怕疼?」喻色看色狼一樣的看墨靖堯,「還有更疼的。」說遠,喻色又是狠狠的掐了一下墨靖堯。

狠的,掐完之後就覺得自己的手都疼了。

可她還不解恨,抬頭看墨靖堯,「知錯了嗎?」

「沒錯。」

「你……」喻色咬牙切齒了。

眼看著喻色氣恨的小臉忽紅忽白,墨靖堯一隻手直接遞到喻色的面前,「你掐。」

只要喻色能消氣,只要她不生氣,她掐他多少次都可以。

大不了以後每次親親完后,他讓她掐就是了。

反正,掐他可以,不許他親她是絕對不可以有的。

喻色更惱了,伸手就要掐下去。

結果,還沒開掐就看到了墨靖堯手背上的兩處青紫。

他皮膚白,所以,兩處青紫特別的惹眼。

就是看著都很疼的感覺。

喻色怔怔的看著,差點脫口而出『這是我掐的?』。

這一刻,居然沒節操的就心疼了。

但是,她現在手都抬起來了,要是直接放手放過這個男人,那多沒面子。

於是,只遲疑了一下,喻色的手還是落了下去,不過這一次掐下去的狠勁到底是弱了許多。

掐完了,鬆開了手,喻色鄙視自己了。

她怎麼這麼容易就心軟呢。

可明明知道不應該心軟,偏就怎麼都下不了狠手。

喻色生氣了。

不過這一刻生的是自己的氣。

氣呼呼的坐在那裡,手指緊絞著衣角,絞的衣角全都是褶皺。

墨靖堯看著女孩鼓著小腮幫的模樣,雖然是在生氣,可他居然就覺得可愛,「不生氣了,好嗎?」

柔聲哄著,他現在就覺得每天最美好的事情就是逗弄小女人。

她可愛的,傷心的,生氣的,著惱的,咬牙切齒的,每一個小表情落在他的眼裡,現在回味起來都是生動。

男人的聲音低啞磁性,宛若大提琴曲般,娓娓動聽。

可喻色還是生氣,生墨靖堯的,更生自己的。

明明被男人欺負了,可居然不捨得回擊。

「嗯?」墨靖堯牽過喻色一直絞著衣角的手,就覺得她要是再絞下去,薄薄的衣角皺的再難平展了。

他這樣的追問,喻色更惱了,這次不掐了,也生自己氣的她乾脆是捉住墨靖堯的手,就在他的手背上咬了一口。

不算重,可也不輕。

鬆口時,兩道紅鮮鮮的牙印在墨靖堯的手背上特別的惹眼。

直到她鬆口,墨靖堯都沒有掙扎一下。

可他越是好脾氣,喻色越是生氣。

就是怎麼都消解不去心底里的惱意了。

越掐越咬還越是生氣。

然後,看著墨靖堯非常熱鬧的手背,喻色的心又彆扭了。

兩處淤紫兩道牙印,墨靖堯的手背現在真的是要多熱鬧就有多熱鬧。

氣鼓鼓的看著,喻色是真的不知道要拿這個男人怎麼辦了。

似乎,怎麼辦都不對。

忽而,腰上一沉,不等喻色反應不過來,身子一傾,就被男人拉到了懷裡。

然後,不管她怎麼扭動都掙不開男人如同鉗子般禁錮著她身體的兩隻手。

最後,喻色累了。

累的就那麼靠在墨靖堯的身上,她閉上眼睛,嗅著他身上的男性氣息,他就這樣摟著她一動不動。

時間,分分秒秒的走過。

所有的怒氣,就在男人安安靜靜的懷抱中悄然的釋放。

直到車停,喻色猛然間想起一件事情,「墨靖堯,好象忘了通知陳凡我們來見他了。」

說完這一句的時候,她又想起來了什麼,然後小小聲的道:「我們好象都沒問他住在哪裡?」

「這裡。」墨靖堯指向了車外,吸引著喻色轉頭看出去。

眼前是一幢別墅。

古色古香的外裝潢,在T市這樣寸金寸土的地方,這一幢別墅一點都不比蘇老爺子在龍首山風景區里的別墅差了,只會更貴,不會更便宜。

「陳凡住在這裡?」喻色以為陳凡因為Cherry的召喚來這裡劫她,一定是住酒店之類的地方,畢竟,T市於他來說不過就是一個中轉站罷了。

卻沒有想到,陳凡在T市居然還有別墅。

「嗯。」墨靖堯轉身下車,喻色下車等他繞過來,很好奇的問道:「你早知道他住這裡?」

不然,從他們決定來這裡見陳凡,墨靖堯一秒鐘都沒有跟她分開過,所以,墨靖堯是絕對沒有打電話與陳凡預約的。

「知道。」墨靖堯也不掖著藏著,知道就是知道。

「你們……還有聯繫?」也是這個時候,她突然間想起了昨天,只顧著自己逃離險境,她居然都忘記問墨靖堯是怎麼找到她的了。

。請假一天,梳理劇情

《末日之破碎蒼穹》休一天趙和娣搖頭,「不,今天這一趟,我已經放心了,我不出來,就這麼過著吧!」

周想明白她的意思,大堂伯他們找不到二堂哥,她就放心了。

周想不想勉強她,她們這一代的思想還是封建思想,嫁了就不離,男人靠不住,就靠著兒子。

這是活著的時候的想法,死了后呢!最好能葬在村子的祖墳里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373章回老家 後勤部,說好聽點是部長。

說難聽點就是倉庫管理員,亦或者是任務審核員。

負責管理槍械、子彈、炸藥這些物品,新成員到來、老成員接取任務的時候,也是由後勤部負責審核。

醫藥、科研這些部門的人員不像行動部、情報部執行能力高強,大多數都是沒有代號的普通成員。

擁有代號的,也近乎沒有任何行動能力。

無非就是在某一項發明試驗中取得了重大發現,才被賜予代號。

他們原本的身份,也都是各個大學的教授、高材生等,來到組織內工作純粹是被高薪誘惑,又或者是被強迫來的。

況且,南宮清對於科研、藥品這方面的知識十分缺乏。

十竅通了九竅,一竅不通。

對裡面的成員發號施令也就變得不現實了。

但也不重要,他這次來參觀的用意就是過來玩玩的。

新官上任三把火的事情,南宮清可懶得做。

他不會對主線以外的任何事情上心。

「行了,我……卧槽。」

南宮清停下腳步,剛剛想對管理人員說『送我回去吧。』

可就在下一瞬,他內心震動,身形微顫,腦海中的擠壓感再次來臨,腦殼再次被無形的棒槌敲打。

精神力有著如此觸動,只能說明一種情況。

那就是……

主線,竟然在這裡出現了!

南宮清是主動來到這個世界的,其目的就是為了找到一本【書】,再使用自己手中的異能【人間失格】觸碰,這樣南宮清才能返回自己的世界。

而在尋找【書】的過程中,主線就是一根看不見的繩子。

他必須沿著主線一步步摸索,一步步來到終點,才能觸碰到【書】

「還真是說來就來啊。」

南宮清心情振奮無比,臉上表情洋溢萬分。

上一次遇到主線點,就是在BOSS的身上。

得到了主線點的他,也因此獲得了可以讀取記憶的異能力【墮落論】

沒想到這才幾天時間,主線就再次降臨。

真的是,太棒了。

因為這不僅意味著他將獲得一項新的異能,更意味著他離回家的方向更近了一步!

「大人,您剛才說什麼?」

管理人員詢問,南宮清話說一半,他沒能聽明白。

「沒什麼。」

說著,南宮清不顧管理人員,就獨自在地下一層里快步行動,展開搜查。

內心觸動的如此劇烈,不僅意味著主線。

也意味著他要尋找的人就在附近。

整個實驗室內,處處可見詭異殘忍的場景。

青年男子拿著試管,往不知名的液體里傾倒,發出濃烈的白霧。青年女子手裡掐著一隻小白鼠,往嘴裡塞著細小的藥片,中年男子穿著黑衣服,面無表情的在場地內監管。

無一不散發著組織內的壓抑與恐怖。

要知道,這還只是地下一層。

有著人體試驗的地下二層肯定更為恐怖。

南宮清目光環視,仔細觀察著實驗室里的每一個人員。

大腦瘋狂運轉,配合著內心的觸動,分析著他們身上的每一個細節,來判斷他們的身上到底有沒有寄宿主線。

終於,在地下一層的角落處。

南宮清發現了一個穿著白大褂的女人。

或者說女孩更為合適。

他緩緩停下腳步,痴痴地望著。

女孩看起來大概十二三歲,上卷下直的茶色短髮,冷漠精緻的小臉上有著冰藍的的瞳孔,更顯心性上的成熟。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