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嘶嘶嘶嘶……鬼嬰一咧嘴,露出來一口黑牙血舌,怒瞪着眼睛,渾身抖着勁兒。好像要上前拼命的架勢!隨後猛一張手,掌心朝上。掌中正捧着一個血淋淋的肉疙瘩!

2020-11-05By 0 Comments

林九心頭一震,驚道:“這是……胎衣!”

“胎衣?”

衆位道長聽後暗道不妙。相互對望了一眼,心裏都明白這鬼嬰要‘穿衣’。一瞬間。衆人氣急眼紅,一同動手,紛紛把‘黃符桃木劍黑狗血’朝鬼嬰的身上拋擲了過來!

嗖!

鬼嬰身子突然一躥,沒往天上躥,卻是打身旁長春子的胯下穿了過去!隨後向藍心兒直奔了過去……林九正在抹指血畫符,見狀後急叫道:“糟糕!快去攔住它!”

“孽障,我看你還能躲到哪兒去!”長春子暴喝一聲,飛身過來,舞着七星劍迎面便砍!只聽‘鐺’地一聲。七星劍落個空,劈砍在地上,頓時火星迸射!

就在這時!

鬼嬰已經閃在一旁,把掌中的‘肉球’用力一攥,頓時血暴噴射!‘肉球’被擠出了血水,瞬間便成了一張乾癟的‘肉皮’。鬼嬰把‘肉皮’打開後往身上一裹,一雙黑瞳頓時染成了血紅,渾身更像是裹了一層人皮,見者心驚皮麻!

穿越晚清之鐵血咆哮 “糟了!鬼穿衣。殺人騎!”

林九驚叫道:“這下事情變得棘手了!萬萬沒想到,它從丫頭懷中出來時,手裏竟然攥着‘胎衣’……”

“長春子我來助你!”話音未落,忽見長春子身旁閃出一人。這人體態稍胖。身上揹着一個寬肥的紅布袋子,點腳飛身上前和長春子一同朝那鬼嬰撲了過去。

嗖!

就在二人臨近時,鬼嬰身子又是忽地一閃。從二人腋下斜鑽了過去!長春子發足窮追,忽地感覺腳下一絆。連聲一個踉蹌摔倒在地。長春子猛一回頭,瞧着鬼嬰又閃在他身後方。不由得臉色一紅,急罵道:“他.娘,你讓我跌了面子,我要打得你沒命根子……”

長春子慌忙起身,舞着七星劍又朝鬼嬰猛砍過去!

嘶嘶嘶嘶……鬼嬰不慌不忙翻身避過,張開兩手抓着長春子的後襟緊緊不放,動作敏捷,左右閃躲,速度也是快的驚人。長春子一時間掙脫不得,拖着長劍向身後猛砍,卻是劍劍落空!

這時,有人在身旁提醒道:“你的劍太長,徒手去抓它!”

長春子頓悟,把七星劍猛插在地上,反手朝身後去抓……手到之處,卻像是在抓泥鰍,滑的要命,怎麼也抓不到。長春子心中焦急道:“若是連這個小鬼都抓不到,豈不是損了我們全真道派的面子?”想到這裏,長春子狠咬牙根,手勁也變得越來越猛!

一下比一下狠!

嗖嗖嗖嗖!

鬼嬰像是黏在長春子身上似的,甩都甩不開。長春子向左抓,它就往右閃,長春子向右抓,它便往左閃,幾番下來,累的長春子已是滿頭大汗,緊咬着牙根,氣的面色漲紅!未過多時,長春子便彎下腰,擺了擺手,口中喘着粗氣直叫道:“容我喘口氣……”

突然!

一隻小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正是鬼嬰的手!

“哈哈!正在等你!”

長春子突然大喝一聲,左手拍在鬼嬰小手上,用力扣死!隨後猛一扭身,右手抄起地上的七星劍,向鬼嬰身上猛刺過去!

這一劍,正刺中鬼嬰的手上!

鬼嬰手掌上頓時被刺穿一個窟窿,一股黑濃的血噴射而出。

嘶嘶嘶嘶……痛的鬼嬰連聲嘶嚎!

“就是現在,看我收了它!”話音落地,那位扯着紅布袋子的道長,已經飛身近前,他將布袋撐開猛地一抖,朝鬼嬰兜頭罩了過去……

嗖!

鬼嬰身形急閃,硬從長春子手上掙脫出來,閃到一旁,將一對血眼瞪的溜圓,面目憎惡,腦門上的青筋鼓起來‘嘣嘣’直跳!

那位道長這一罩撲了個空,頓時怒叫道:“果然有點本事!”說罷,又撲上去,揮着紅布袋子左撲右罩……

卻是同長春子一樣,招招落空,怎麼也逮不着這個鬼嬰!

這時鬼嬰左閃右避,忽閃到藍心兒面前。眼瞧着董子卿和另一位道長正用指血作法,在藍心兒身旁畫了個血圈,裏外盡是黃紙符咒!嘶嘶嘶嘶……鬼嬰眼瞧着鑽不見去,把牙根要的‘咯咯’作響……

“長春子!”

林九見這鬼嬰速度快的驚人,怕是捉不住,便另起了主意,向長春子急喊道:“先別去費力捉它,快點打掉那丫頭身上的胎,斷了它的後路!”

“打胎?……好!”

長春子收劍入背,捋開袖子大叫道:“讓我來掐斷這丫頭的喜脈,毀了這孽障的暖窩!”

“等等!”林九急叫道:“你沒有別的方法嗎?硬來不成!……別傷了丫頭的身子,掐斷脈門,人可就殘了!”

說話間,長春子已經近到藍心兒身旁,他一把抓起藍心兒的手腕,說道:“放心,我斷脈斷的是她的元氣,傷不到她!”

董子卿插話道:“元氣散了,這人不也完了嗎?”

“完不了,我手上有分寸!”長春子說罷,伸出手指扣在藍心兒的手腕上,對藍心兒說道:“丫頭,得罪了!”

嘶嘶嘶嘶……鬼嬰見長春子要打掉自己的‘胎身’,頓時暴怒!身子忽地一閃,閃到長春子身後,張開雙手,直奔長春子的脖子上狠抓了過去!

“小心!”

長春子突感背後灌風,猛一回頭,一雙黑手迎面向自己抓來!只聽‘啪’地一聲,面前符光一閃,一張符紙正打在鬼嬰的手臂上!痛的鬼嬰嘶聲慘叫,咬的牙根冒血,猛一轉身,竟然朝林九抓了過去……

“看我來!”

只見林九身旁忽閃出一人!

這人穿着一件灰衫長褂,頭上垂着一條烏亮的大辮子,濃眉秀目,疾步如飛,腳底帶風幾步便走到鬼嬰面前,嘴角微微一笑,手指用力一勾!

啪!

鬼嬰應聲摔倒在地上。

衆人見後無不驚奇,又朝鬼嬰腳下望去,只見鬼嬰的腳上不知何時被這人綁了一根細細紅繩,纏在足下越動越緊!

再擡頭瞧這人,正是白世寶!

白世寶雙手急舞,轉眼間便把鬼嬰綁個結實,掙扎不脫,走動不得!隨後只聽白世寶笑道:“敢情祖上傳下來的這根‘縛魂紅繩’竟然這麼厲害!”

林九驚道:“白世寶兄弟!你……你回春還陽了?”

未等白世寶開口,胡九方從身後走上前說道:“人秉陰陽之氣以成形,具良知良能以爲性,性無不善,而氣有清濁;人心主事,非本來之天性,修真之道,採天天而補後天,男女二宗,雙.修雙化!”

“雙.修……”

衆人聽後驚呆在地,心中暗暗叫道:“這鬼嬰快的閃眼,怎麼也捉不到……沒料到他這麼一出手便把鬼嬰捆綁個結結實實的,難不成是胡九方用‘雙.修之法’助長了他的道行?”

“林道長!”

末世正能量 白世寶突然向林九笑道:“實不相瞞!我已經通讀了祖師爺傳下來的《無字天書》!”

“陰陽法王的鬼書?”

林九愣道:“是……是什麼時候的事?”

白世寶回道:“若不是你把我三魂七魄注入那本《無字天書》中,我恐怕致死都悟不透那本書上的奧祕!……那書上所記的皆非尋常之術,乃是窺陰陽奪造化,轉璇璣脫生死之術!雖然全書不過百餘字,卻是句句如甘露,字字似珠玉;我能性命不死,大悟修道之路,天機大露,無非陰陽之術!如今我白世寶已是大徹大悟了!”

“大徹大悟……”

林九聽後點了點頭。

這時老狐仙瞧着那位胡九方的表情怪異,突然有股不祥的預感直透入骨頭裏,不覺心寒膽戰,便急問道:“道長,我家大小姐呢?”

胡九方向後一指,呲牙笑道:“別急!她已無大礙,這就過來……”(未完待續。。) 崇禎元年八月一日,京城百姓都擁到了崇文門和左安門之間的大道上,他們都是出門來看熱鬧的。今天是京城馬拉鐵路正式運營的日子,大家都想看看,在兩根鐵棒上面運行的馬車,究竟是個什麼模樣。

雖然今年近畿一帶旱情嚴重,然而因為宮內、朝廷在京城內外大興土木,近畿的百姓反而比起往年感到日子好過了不少。這些工程同往年不同,大多採用的都是雇傭制度,而不是強制性的徭役徵發制度。

這也使得大多數百姓獲得了養活自己的另一條道路,特別是居住在京城內的百姓,進入宮內開辦的各種工坊內工作,已經成為了一種新的追求。

不過宮內新開辦的工坊大多在左安門一帶,那裡原本是外城內的一片田野和樹林,除了幾個小村子和兵營之外,基本沒有什麼人煙。

雖然新工坊同時修建了一些職工宿舍,但是這些工坊招收的大多數是女工,除了上工賺錢之外,還要負責家中的家務。讓她們遠離家中,每十天才能回家一趟,實在是有違大家的常識。

於是這也就造成了,在琉璃廠等臨時工坊處人滿為患,而新工坊工人卻寥寥無幾的現象。剛開始的時候,宮內還可以以提供補貼,威脅解僱不聽從調配女工的方式,迫使一部分女工分流到左安門處的新工坊。

但是隨著新式棉紡織機械和技術的推廣,居住在京城內的勛貴豪族發現,開辦棉紡織廠實在是一件有利可圖的生意。特別是在皇帝盯著各家勛貴手中的土地時,他們不得不把家族的投資,從購買土地轉向另一樁可以長期經營的產業。

採用新式機械和技術的棉紡織廠,資金投入並不算巨大,但是盈利卻非常的豐厚。特別是河北、山東原本就是棉花種植業比較發達的地方,以往因為北方紡織技術不行,導致只能把收穫的棉花轉運到南方發賣。

但是現在解決了棉紡織技術的問題,且採用的新機械大大的提高了棉紡織業的生產效率之後,雖然織出的布匹質量不如南方蘇、松地區。

但是這些被稱為京布的布匹也有兩個優點,一是價格較南方布低廉;二是寬度大了南方布匹的近三分之一。因此京布倒是很受平民及海外客商的歡迎。

且除了一般的布匹之外,還有新近研發出來的枕巾、毛巾、手帕、口罩、襪子等新物件。京城的豪富人家也許並不欣賞京城出產的布匹,但是對於這些新物件卻頗為喜愛。

而宮內開辦的棉紡織工廠,僅僅花了3個多月就收回了成本的消息,很快就在京城的豪門大戶中傳遍了。

當這個消息被證實之後,投資建立棉紡織工廠,倒是成為了京城豪門望族的風潮。短短几個月之間,北京城內的紡織廠就增加了三家,總紗錠增長到了近15萬錠。

這些紗廠的開辦,極大的促進了文思院下屬的紡織機械廠的發展,但是卻遇到了另外一個難題,就是難以招募到紡織女工,還有就是棉花價格的不斷上漲。

在軋花機沒有發明之前,分離棉花和棉籽是一項非常耗費人力的工作,這也使得北方的棉花種植規模,一直保持著緩慢的上升幅度。

但是在文思院研製出軋花機后,最耗費人工的一個環節就已經突破了,而能夠提供給紡織業的皮棉原料,已經不再是一個限制,制約棉紡織業產量的,反而變成了棉花種植的規模和畝產量。

今年棉花價格的不斷上漲,讓不少田主打算把自己的田地改種棉花。但是對於有意投辦棉紡織廠的豪門大族來說,這並不算是什麼燃眉之急。

畢竟他們手中本來就擁有著大量的田地,就算有朝廷頒發的糧田保持令,他們也能想出辦法躲避過去。

但是對於熟悉新式紡織機械和技術的工人,到現在為止,還必須依靠宮內開辦的紡織工廠培訓出來。

於是主持宮內開辦的棉紡織廠的主管太監,很快就發現了一個問題,那些招募來的女工在自己的工廠內培訓完畢,準備分配到新工坊去的時候,往往就辭職不幹了。

他派出人員調查了一番,立刻就知道了原委,新開辦的幾家棉紡廠,正在以高薪挖宮內棉紡廠的牆角。

宮內棉紡廠花費了時間和精力培養出來的女工,這些民辦的棉紡廠只是花費了一點金錢就坐享其成了。

這個事實讓這位主管非常憤怒,一向都是宮內占別人的便宜,什麼時候,輪到宮外占宮內產業的便宜了。

他得知消息的第一時間,就想要找這三家新開辦棉紡廠的麻煩,想讓官府迫使這些棉紡廠關門,把自己的女工還回來。

但是他知會的大興、宛平兩縣,很快就回報他,本朝尚無法律禁止這種挖人的行為,官府也無能為力。

這位主管太監聽到兩縣的回報后,頓時就愣住了。替宮內辦事,什麼時候要談法律了,這些棉紡廠都宮內的產業,也就是天子的私產。

這些紡織廠背後的東家跟天子的產業過不去,當地縣官居然說沒有違法,這實在是有些蹊蹺了。

他於是再次調查了三家紡織廠的背景,才發覺這三家紡織廠果然不是他這個小小的宮內工坊管事太監能撼動的。

這三家紡織廠,一家是周皇后的父親周奎挂名開辦的,另一家是剛剛冊封為禮妃的田氏之父,田弘遇的產業,而最後一家則是聽說有英國公府的背景。

打聽到了這三家紡織廠的背景之後,這位管事太監的怒氣頓時不翼而飛了。但是他也發覺,就算他對此視而不見,也不是什麼好事。

這三家不過京城豪族用來探路的,在他們後面還有一批勛貴豪門準備跟風,據說要在一年內開辦25萬紗錠的工坊,文思院下的紡織機械廠,訂單都已經接到明年九月去了。

棉紡織工坊的管事太監只能把這個問題上交,聽任上官的安排。不過宮內誰也不敢去觸怒皇后和禮妃,單單處置英國公一家,他們也覺得不妥當,因此最後這個問題就放到了皇帝面前。

崇禎倒是並不怎麼介意這些勛臣貴戚去開設工廠,但是對於他們這麼明目張胆的挖自己牆角,倒也有些哭笑不得。

最終他同徐省聲等幾位首領太監商議了之後,宮內便下了幾道命令。一是宮內名下的各工坊全部採用合同制度,凡是接受了培訓的工人,都必須簽訂3-5年的用工合同。

二是對左安門新工坊地區進行土地建設開發,除了之前的工業區之外,還開始進行工廠附屬家屬區的建設,促使一些有家室的工人搬遷到新工坊附近去居住。

三是加強新工坊區域同內城及外城其他區域的交通道路,並擴大了公共馬車的交通出行方式。

但是這些新政策只是緩解了宮內所屬工坊工人的流失問題,並沒有解決新開辦棉紡織工廠的工人招募難題。

對於那些工人來說,宮內所屬工坊的本就超過了那些民辦工坊,既然已經解決了最讓他們頭疼的居住和出行問題,他們又開始向宮內工坊進行迴流了。

這些民辦工坊身後的東家,顯然沒有這個資本,也不願意像宮內那樣耗費大量資金,以建立一個新城鎮的方式,去建立一個工坊聚集區域。

於是他們通過周皇后和田禮妃兩人,向皇帝委婉的請求,直接劃撥一些工人於他們。

這樣的要求自然被崇禎所拒絕了,但是他不願意這些勛戚遇到這些挫折后推出這個行業,也不想讓兩位后妃埋怨自己。

於是朱由檢思考了幾天後,擬定了一個章程,讓人代表宮內召集京城棉紡織廠的東家進行討論。

朱由檢提出的章程其實很簡單,就是建議開辦專門的紡織學校,從京城現在開辦的小學中招收合格的學生,進行進一步的學習,為各紡織工坊儲備幹部人選。

另外成立棉紡織同業公會,禁止同業之間進行不正當的競爭,並共同確定原材料及產品的價格,還有工人基本工資的上、下限等。

除此之外,崇禎還召見了北直隸民主進步會的一些士紳代表,及孫之獬等翰林學士進行了商談。不久之後,北直隸民主進步會及一些北方士林官員,開始鼓吹新生活運動了。

所謂新生活運動:即推動全國國民於食衣住行四項實際的基本生活的標準,廢棄一些迂腐不堪的社會習俗,建立一個文明、進步、發展的社會新風氣,針對全體國民的社會教育運動。

這場運動的重點在於,破除底層民眾的迷信觀念,改變中上層家庭婦女裹小腳,不得接觸社會的習俗,提倡晚婚。並在模稜兩可的言辭中,否定了婦女是男子附屬物品的倫理秩序。

另外鼓勵分家生活,貶斥聚族而居的舊傳統,一切行事應當以朝廷律法為準,而不是以族規家規為先。

越是靠近近畿一帶,百姓越是能夠接受新生活運動。這場運動的本質,就是為京城新建的工坊提供足夠的勞動力。

不管是舊的家族聚住生活,還是家庭對於女子的束縛,都已經開始嚴重阻礙了,新辦工廠招募工人的進程。

即便京城工坊是在崇禎呵護下,提前出現的工業革命的萌芽,這一刻也已經開始出現了自主的需求。對於工業原料、市場、工人和資本的渴求,及對於一切阻礙自身發展的舊生產關係的攻擊性,在崇禎的推動下,促成了這一場新生活運動。 一身之尊,五臟之主,百骸之首,五行五宗,思維八方,羣陽會集,乃頭首也;凡欲相人,先觀其首,頭闊而方,象天之形,清峻圓滿,象地之德;若面薄小,歪斜不正,乃賤劣相,終難人貴,主貧苦命;此名曰:頭骨相。——摘自《無字天書》降陰八卷。

……

沒一會兒,馬昭雪果然從樹林裏走了出來。老狐仙把臉一扭,臉上的皮肉都擠在顴骨上,呲牙直笑……它瞧着馬昭雪的小臉又紅又白,像朵水靈的小粉花似的,媚勁嫩勁鮮勁無不透着一股精神勁,眼睛也眯成了一對桃花瓣兒。

馬昭雪的模樣跟先前不差分毫,只是感覺更美了!

“大小姐!”

老狐仙跑到跟前,不住地打量着馬昭雪。

馬昭雪向周圍掃視了一眼,然後頓了頓向老狐仙說道:“走……我們去看看馬魁元!”

馬魁元?

她剛剛甦醒過來,第一個人要見的竟然是馬魁元?老狐仙兩個眼睛瞪得好像一對玻璃珠子,鋥亮溜圓,立着耳朵像是兩片餃子皮兒,光聽,沒吱聲。老狐仙點了點頭,跟着馬昭雪朝馬魁元身旁走了過去……

就在這時,老狐仙瞥眼瞧見白世寶正站在藍心兒的身旁,盯着長春子爲藍心兒打胎。老狐仙不由得一愣,急忙閃身走上前來,用手揪扯着白世寶的衣服,說道:“白世寶兄弟,借一步說話!”

白世寶一愣道:“怎麼?”

“你先跟我來!”

老狐仙將白世寶引到一邊,臉色有些臊紅,頓了頓後說道:“白世寶兄弟,咱得說好!你要用心對我家大小姐,別那她當玩意兒……她命不好,娘死得早,沒人疼過!”

白世寶疑惑道:“狐兄!你這話是打哪說起的?”

老狐仙回頭瞧了瞧遠處的馬昭雪,眼圈頓時泛起紅暈來,擡手便要抹眼淚!白世寶急問道:“狐兄!你到底是怎麼了?”

“沒什麼!”

老狐仙擺了擺手,沒回答。稍作鎮定,平復了情緒後,突然張開嘴巴,打嘴裏吐出來一顆雞蛋黃大的珠子,轉手遞給白世寶說道:“白世寶兄弟!戲裏不都講‘信物’嗎?這顆夜明珠是我從皇宮裏盜出來的,孝貞顯皇后曾經把玩過的,價值連城……若你日後沒有銀子挑費,把這個夜明珠典當了,夠你幾輩子衣食無憂;當然!你也可以把這個當成傳家寶,好過把夜壺傳下去……”

“信物?傳家寶?”

白世寶直愣道:“狐兄,好端端的你爲何給我這個?”

“甭問!這是你該來的福運,人生哪般滋味都要嚐嚐……你人活三十好幾了,如今財運豔.福一招齊來……”老狐仙把夜明珠硬塞到白世寶的手上,又補充了一句道:“我不求別的,只求你日後能好好待我家大小姐!”

都說無功不受祿!

白世寶聽得發懵,越想越覺得有些不對勁,低頭看了看手上的夜明珠,擡頭又瞧了瞧老狐仙,好像猜到些什麼,便皺着眉毛問道:“怎麼……莫非狐兄這次又要把馬昭雪託付給我?”

“託付?”

老狐仙眼睛轉了轉,一想是這個理兒,點頭稱是!

“這點小事我定會招辦,狐兄不必送我如此大禮……”白世寶話未說完,老狐仙突然打斷道:“小事?白兄弟,你話說偏了!這顆夜明珠在我這裏不當錢看,我送給你不爲求別的,只求你給我一句應承,照顧好我家大小姐!”

我的武魂特別多 白世寶見老狐仙眉毛擰成了繩,兩眉毛頭直抖,眼珠子在眼窩裏忽閃忽閃着,便急忙回道:“成!這話茬我接下了也記住了,你放心就是!”

“好!我信你!”

老狐仙見白世寶開了承諾,便也放心了,隨後朝白世寶呲牙笑了笑,心中暗道:“你這小子得了便宜還不賣乖……我們驅魔龍族家的大小姐能下嫁給你,這可是你祖上修來的福分!”

當然!這話老狐仙沒明說。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