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在心中暗暗地yy著,腰部不易查覺的聳動兩下,維爾斯以手撫胸:「今日得見兩位無比榮幸,相談甚歡,我的名字叫做維爾斯。改日再見!」

2021-02-03By 0 Comments

就在維爾斯想要離開的時候,又奔來數名騎士,其中之一高聲感著:「原來聖女和米納在這裡,我們一起繼續打獵吧!」

那名騎士衣著華貴,一看也知道地位不一般。他看著柏麗,一陣失神,突然叫道:「原來是……」

這時他看見柏麗的眼中冷光閃現,馬上就住嘴不說,只是偷偷的打量了幾眼柏麗。看了看柏麗依偎著的維爾斯,沒有說話。眼中的神色很是複雜!

這名騎士接著說:「我叫做畢夏普,請你們二位隨著我們一起去打獵吧!」

維爾斯心中意然有些意動,柏麗的眼中也散出興奮的光,兩人都欣然同意了,打獵是很好玩的!貴族們都喜歡!


說完他又看了看柏麗一眼,眼光甚是敬畏。維爾斯很奇怪,但是他沒有多問什麼。後面還有七八個騎士,竟然艾莉斯也在其中。

此刻的艾莉斯意氣風,再也不復當年那個驚惶的少女模樣,竟然也有幾分貴族的氣派。維爾斯不禁奇怪,她是怎麼混這些人當中的?

維爾斯倒是收起了對艾莉斯的感覺,對艾莉斯的報復計劃已提上日程。維爾斯是一個有骨氣的人:」你都率先把我甩了,我還對你依依不捨,那不是賤嗎?我呸!呸!」

維爾斯確實是賤!

那個畢夏普也有些身份,此時他邀請維爾斯二人一起打獵,其他幾人也沒有反對。聖女點了點頭,也算同意了,她不自然的看了維爾斯一眼,心裡有些噁心的感覺!

隨行的人竟然很多都是地位不低的貴族子弟,大都是亞迪斯的年輕學員,米納顯然是其中的佼佼者,一群衣著艷麗的貴族少女圍在他的身邊,正在聽著米納講述自己在皇家獵場獵殺一隻獨狼的故事。

「那是我見過的最大的狼!身子足足有三米多長,夏洛特?你跟大家說說是什麼樣的場景!」米納跟旁邊的英俊騎士說了一句。

「是啊!那頭狼眼睛里閃爍的綠光啊……」夏洛特的口才很好,其實一頭狼而已,又不是什麼魔獸,哪裡能有什麼驚險之處?

維爾斯心裡冷笑:「這大概就是貴族子弟們的冒險了,隨便挑出來一個傭兵大戰暴風魔狼的故事,就比他的驚險十倍!」他心裡也明白,所謂皇家獵場的獵物,都是在皇家養大供貴族們消遣的,哪裡有野生的那種兇猛的習性?恐怕和這些貴族一樣,都是沒有爪牙的可憐蟲罷了。

忠實的皇家侍衛們都會小心的把野獸的牙齒拔掉,爪子去掉然後放進獵場。而且大型野獸根本就進不到獵場的範圍內!一個貴族在打獵時被獵物吃了,那不是天大的笑話?

退一萬步來講,這些貴族子弟都是家裡的寵兒,身邊的護衛肯定不少,身手也好。就算有什麼大型的野獸也生不了什麼風險!唯一要擔心的就是不要騎馬的時候扭傷了腰!

維爾斯不自自覺的從這些貴族子弟已經被酒色掏空了的臉龐掃過,不屑的神色一露即逝。

他打量了一眼伊莎貝爾,只見伊莎貝爾並沒有與這些人為舞,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這個伊莎貝爾不是一個簡單的女孩!

夏洛特講述的故事驚險萬分,當他說到那頭狼兇惡的樣子時,少女們立刻一陣驚呼。攥緊了小拳頭捂住胸口,彷彿那頭狼正在兇惡的撲向自己。當他說到米納百步穿楊,一簡射入狼眼時,少女們一陣歡呼,望向米納的眼神充滿了愛慕之情。

米納聽到精彩之處不禁有些得意,他看了看伊莎貝爾。卻見伊莎貝爾的目光牢牢望著維爾斯,眼中的眼神很是奇怪。她竟然對維爾斯關注得很!

他有些不滿的又偷偷打量了一眼柏麗,柏麗卻好像根本沒有聽這個故事,只是與維爾斯並騎在一起,兩手相牽,滿眼柔色的看著維爾斯,眼中的柔情是個人都可以看見。

又看了看兩人目光中的維爾斯,這個討厭有混蛋好像有些心不在焉,一會兒摸摸柏麗的手,一會沖著伊莎貝爾會兒呆,一會又望著正在聽故事的艾莉斯。

拍了拍手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過來,米納朗場說道:「我來介紹大家認識,這位美女的名字叫做柏麗,是我們亞迪斯學院的一年級火系學員,她旁邊的這位是維爾斯。嗯!維爾斯,我還不知道你是哪裡人呢!你就來跟大家說一下。」


說完米納一臉興災樂禍的樣子,柏麗雖然衣著普通,但是人的氣質是與生俱來的。她肯定不是什麼普通人!至於維爾斯嘛……看他粗俗的樣子,剛才的貴族禮儀不定是哪裡偷學的。 不死鳥的傳說之一宿命

看著眾位貴族貴族望向自己的鄙視眼神,維爾斯暗暗的詛咒,最好等會打獵時出來一頭暴風魔狼什麼的,把你們都吃了。再把伊莎貝爾的衣服撕碎!


維爾斯剛想說什麼,柏麗已經先把話說出來了,「他叫維爾斯,與我是一個班級的,他是我的……我的……」此時的柏麗眼神如水,不時的瞟向維爾斯,那柔情讓貴族們的心都要溶化了。

柏麗說到最後,聲音漸漸低了下去,粉面通紅,只是偷偷把眼睛望向維爾斯。那羞不可抑的樣子讓貴族們都明白了柏麗最後想說的是什麼。

維爾斯暗暗的感激,要是讓自己說自己是一個平民,肯定要承受貴族們的白眼。說自己是王子吧!又不太符合自己扮豬吃考虎的初衷。柏麗似乎看出他的心中所想,竟然先替自己解了圍,自己晚上一定要好好的報答她的。

在柏麗在身邊,似乎看到艾莉斯也可以保持自然了。

艾莉斯卻不是很自然,剛才米納把話題引到了維爾斯的身上之後,她就開始打量維爾斯。

並不像平常貴族的那種細皮嫩肉的模樣,維爾斯的面色有些黑,眼睛很有神,挺高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帶著一種桀驁不馴的氣質,這種氣質似曾相識。

艾莉斯縱馬上前,她疑問的看著維爾斯:「我們認識嗎?為什麼我感覺你好像有些熟悉?」

面對著艾莉斯的問詢,維爾斯身子微不可覺的輕顫一下,不過握了握柏麗的雙手。

維爾斯在馬上撫胸施了一禮,「我想有一種感覺叫做似曾相識,我也有這種感覺。就好像我們認識了許久一般,但是我確實沒見過你。美麗的女士,我想請問你的名字。」

看著維爾斯的這種儒雅的氣質,艾莉斯搖了搖頭,確實不認識。也許是這段時間精神恍惚了!她展顏一笑,一如曾經的美麗:「我叫做艾莉斯,來自於納米亞王國。」 「哦!我也來自於納米亞,嗯!我想這就是所說的緣份吧!」維爾斯氣質無比從容,只是眼神中的一絲恍惚卻逃不過有心人的關注。

伊莎貝爾一直在看著維爾斯,這讓米納妒火衝天,卻也無可奈何。伊莎貝爾的身份是他不能得罪的,不但不能得罪,甚至還要巴結。

伊莎貝爾看著維爾斯的樣子,眼中若有所思。

米納打斷了眾人的話:「嗯……對,我們說過的,既然有緣份,我們就一起去打打獵吧!駕!」

米納一馬當先沖了出去,他的心情極度不爽,迫切要找一頭野獸泄一下,這個討厭的小子!

柏麗靈巧的一縱身,與維爾斯坐在同一匹馬上,大聲說:「我要與你一匹馬。」她把身體靠在維爾斯的身上,同時壓低了聲音:「快點把你的賊眼收回來,老娘要生氣了!」

說著柏麗奪過了維爾斯手中的韁聲,「駕!」的一聲嬌喝。

咦?柏麗的言語很粗魯啊,但是很有風情!雖然沒有看到柏麗輕嗔薄怒的樣子,但是維爾斯想像那一定精彩無比,可是自己坐在柏麗的後面,只能看到柏麗後腦紛亂的鬢。

那匹馬猛的竄了出去,維爾斯急忙抱住了柏麗,馬術是貴族們的東西,他也只是這一年來偶而騎一下,馬術並不精通!

柏麗的騎術竟然十分精絕,毫無小女兒之態,這一刻她不再是那種風情萬種的女孩,而是化身為一個英姿颯爽的婦騎手。真是一個百變的女人,維爾斯抱住了她,在她的耳邊輕輕吻了一下。

柏麗身子一顫,冰冷的聲音傳了過來:「不要做什麼小動作,小心跌下去。」

嗯?柏麗的心情似乎不太好,她生氣了?

維爾斯不敢說話,只是輕輕的抱住柏麗,什麼動作也不敢做了。如果他可以看到柏麗的臉的話,會看到柏麗面紅耳赤,嬌媚無比的樣子了。

維爾斯忘記了,女人也是口是心非的動物!要是他知道柏麗的想法,一定會後悔的!

「這個笨蛋,怎麼如此聽話?讓她不碰就不碰,那天讓他不摸,他反而摸了個遍……」柏麗心中有火,惱怒的想著。

十餘騎縱馬賓士的樣子頗有幾分氣勢,驚得旁邊的飛鳥亂起,小獸四散。心情惡劣的米納只是想找一隻野獸來泄一下,可是這一會兒不知怎麼了,跑了幾十里一隻土狼都沒有看見。

這已經進入末日森林了,是低階魔獸的領地了,幾名貴族有心提醒,卻看見米納陰沉著的臉,都把話憋了回去,只在後面悻悻的跟著。

柏麗飛舞的長撩動著維爾斯的臉,怪痒痒的!他的心也癢了起來,只是柏麗有話在前,他卻不敢再放肆了。



此時的柏麗面沉如水,微咬櫻唇,飛舞的長顯得她飄飄欲仙,說起神聖的模樣並不差伊莎貝爾分毫。

米納的酷愛打獵,他的騎術也很好,此時打馬狂奔。回頭看去,竟然跟得最近的是柏麗,柏麗將一把長弓抄在手裡,絕色的容顏不見一線波動,竟然和伊莎貝爾有幾分神似!

他臉上現出迷醉的色彩。「哼!」柏麗目如冷電,米納打了個寒戰,意然不敢再繼續看下去了。

前面樹枝晃動,米納勒住馬匹,戰馬一聲嘶鳴,人立而起。米納已抽箭在手,搭在弓上,在戰馬上身子穩如磐石,沒有絲毫的晃動。這一手漂亮無比,維爾斯忍不住叫了聲好,叫出口他不禁想打自己一個嘴巴,怎麼為這個廢物去叫好?

聽到維爾斯叫好,米納的臉上不禁露出得意的微笑,這一手他練了無數遍!只為能博得美女歡心,只因為這一手,也確實管用得緊,無數美女傾心,只求一夕之歡。

「嗖」的一聲,那支鐵箭已經射了出去,帶著刺耳的尖嘯聲。已經準確的射入了樹叢中,米納已經準備好獵物的嘶叫摔倒聲了,可是卻一點聲音也沒有。

那不斷晃動的樹葉地停止了晃動,維爾斯感覺有些不對。天色似乎都猛地暗了下來,前方似乎有一個兇猛無比的怪物一般!

隨後跟來的伊莎貝爾等人勒住了馬,靜靜地看著前方。

米納的精良戰馬突然一聲悲嘶,似乎遇見了恐怖無比的物一事一般,掉頭向著迴路狂奔,米納被驚馬甩了出去。只是腳還掛在蹬上,被半拖著而行,十分狼狽。

後面跟上的一名貴族子弟倒也反應靈敏,拔出馬刀,一刀揮出,那馬蹬已被削斷!

米納本來衣著光鮮,此時那猩紅的披風已經不見了,白色的武士袍破破爛爛的,臉上全是灰土,被地下的草葉劃得全是口子,甚是好笑!

米納大罵一聲,「沒用的畜牧!從旁邊的人手中搶過弓箭,一箭射向把他摔下的馬匹。

只見弓張有如滿月,箭去恰似流星,破空之聲勁急,這一箭當真精彩無比!除去偏了準頭,剩下的都可稱完美。米納心情激動之下平時精準的箭術已經拋在腦後,這一箭離那匹馬偏了十萬八千里,射在了一顆巨大的古樹上。

米納還待再射,只是那馬度奇快,拉起一條灰線,此時已經在一箭步以外,再也射不到了!

「好箭法!」維爾斯眉開眼笑,大力的鼓著掌,終於看到米納出糗了,而且是如此的糗!

米納氣得胸膛不住的起伏,旁邊的人拿來嶄新的武士袍叫他換上,另有侍衛們來給他的臉上的傷口上藥。他氣得把這些人一把推開!

站起身來,米納的貴族優雅已經消失殆盡:「你瞎了眼了,沒見到我那一箭偏了?」

「咦?原來偏了!我看米納伯爵的瀟洒,只當您已經百百中了。」 重生17歲:緣來妻到 。在這麼多女人面前丟臉,而且還都是他中意的女人,若不是米納還惜命,早就自殺了。

伊莎貝爾的面容依然靜如水,只是透露出一股凝重之色,她輕聲道:「大家小心,不要騎馬,可能前面有可怕的魔獸!」

「呼嚕!呼嚕」的聲音傳來,這好像是一個巨人在打呼嚕一般,只是這聲音沉悶如雷,震得人耳鼓直鳴。幾個貴族少女已經嚇得不斷的尖叫,包括了艾莉斯在內都已癱倒在地上了。幾個年輕貴族也是抖如篩糠,面如土色。前方的樹葉又晃動了起來,馬匹們都是不住的後退,忍不住要逃跑了。幸虧伊莎貝爾提醒得早,要不然大家都要像米納一樣被摔下馬了。

伊莎貝爾攔住了還想要再射箭的畢夏普,沉聲道:「不要輕舉妄動,箭對它沒有用的。」

樹枝被撥開,裡面的東西終於鑽了出來,這個東西……不知道它是個什麼東西。

臉上只有兩個白色的眼珠,一張猙獰的巨口,歪在了一邊,。上身粗壯,下身卻是兩個好像人類的腿一樣。它的整個身體都像是一堆爛肉一般並不規則!只是大體上是一隻下身正常上身粗壯的怪物。爛肉上面竟然還有蛆蟲蠕蠕而動。嘀達!嘀達的聲音響起,這個怪物的身上在往前流淌著綠色的汗液,隨著汗液落地,哧!哧!的聲音響起。

米納的聲音顫抖:「這……這是什麼怪物?」他的聲音嘶啞難看,還帶著不自覺的顫抖!

「食屍怪!」維爾斯與伊莎貝爾的聲音同時響起,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只覺得心中苦。

食屍怪是末日森林深處的中階魔獸,往常只是在森林深處活動的它們今天怎麼會在這裡見到?

這是一頭成年的食屍怪,食屍怪因通常食用屍體而得名,本身的度倒是很快,至少幾個人不可能逃離了它的追殺範圍。

在末日森林中,傭兵們最不願意見到的便是此物。它們的物理防禦與魔法防禦都是強,都比得上一個高階魔獸了。雖然攻擊不怎麼樣,但是打起來很費勁。而且這個怪物太噁心了,它的身上也沒有值錢的魔核,就算是有,也沒人想把這堆爛肉切開去拿!

戀上惡魔總裁 ,在考驗著大家的靈魂!

維爾斯還好些,只是胃內翻滾,在聞過克拉克幾個月不洗澡的味道后,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什麼能讓他嘔吐的了。有幾個從沒見到這種噁心場景的貴族都吐了出來。柏麗俏臉煞白,維爾斯輕拍了她的脊背,把她藏在身後。柏麗在後邊抱住了維爾斯,還把小腦袋露出來偷偷的看兩眼。

幾個貴族都戰戰兢兢的往後一點一點的挪去,柏麗鄙意的看著那些剛才還在吹牛打獵時如何神勇的少年們幾眼。看了看維爾斯,現維爾斯雖然有些噁心倒也沒什麼丟人的舉動!

「大家不要逃,不能用脊背對著它,否則死的更快!」伊莎貝爾大聲的呼叫著,她舉起了手。

「!·#¥%……」一連串的咒語響起,伊莎貝爾念咒的度奇快無比,在維爾斯驚奇的目光之下,她很快就快把一個威力不小的咒語念到了一半。

只是伊莎貝爾突然看見自己的手,想起了那舔了自己手一口的舌頭,又看了看面前的食屍怪。她也忍不住了,大吐起來。念了一半的咒語嘎然而止!

伊莎貝爾受半途停止咒語的反噬,在吐盡了胃中的食物后,又吐了兩口血。

嘔吐的聲音此起彼伏,讓維爾斯十分的頭疼,這種聲音本身就讓人覺得噁心! 食屍怪只有一些簡單的智慧,在它開始看到這些人時感覺到一絲畏懼,可是緊接著它感覺似乎這些人並不像想象中那麼可怕!

出一聲興奮的咆哮,它先沖向了米納的一句侍衛。米納面色大變,在侍衛們的掩護下急忙的後退!

侍衛們都身手不凡,兩個人護住米納,另兩個拔刀相向,那食屍怪「呼嚕」一聲,沖向兩人。其中之一的侍衛似乎是頭領的模樣,他一刀斬去,刀勢不定,似乎斬向食屍怪的頭顱,又似乎要疾刺小腹。

刀風呼呼作響,上面帶著一絲灰色的鬥氣,原來這人竟然是一個中級劍士。

那食屍怪理也不理這精妙的刀法,只是力前沖,它的右手大如熊掌,伸手便拍。那刀竟然刺入了食屍怪的心臟位置,食屍怪出一聲古怪的聲音,一掌就拍在劍士的肩膀上。

那侍衛一刀刺入食屍怪的身體,才想起食屍怪根本就不懂什麼刀法,暗罵自己糊塗。那刀刺得很深,幾乎直沒入柄,食屍怪只是被鬥氣激得搖晃了幾下,並沒有什麼傷害。

侍衛頭領猛覺得刺入的刀哧哧做響,待得拔出后刀已經溶化到只剩下一個刀柄。這才想起食屍怪的身體遍布毒液,覺得肩膀一陣刺骨的疼痛。

侍衛頭領痛得滾地大叫,那食屍怪彎下腰來,已經把他的胳膊扯下一支,放入口大嚼。侍衛頭領的傷口處冒出一陣青煙,「哧」「哧」的聲音過後已經化做如食屍怪一般的爛肉。

那咯吱咯吱咀嚼的聲音傳入在場眾人的耳朵里,讓人心中一陣毛,似乎那被食屍怪放入口中大嚼的正是自己的臂骨一般。

隨著那隻手臂被食屍怪吃掉后,它出滿足的聲音,身體也是一陣青煙,似乎長大了一些!

「咦?」伊莎貝爾奇怪地道:「這頭食屍怪似乎有古怪,大家小心些!」

那頭食屍怪聽到伊莎貝爾說話,見這個人類細皮嫩肉的,明顯的對她更加的感興趣。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