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在朦朧昏黃的馬燈照耀下,烏仁哈沁甜美的笑容顯得很暖心。

2020-11-06By 0 Comments

只是,“三個”表面上雖然也傻笑的高興,心裏卻是一聲長嘆

“烏仁哈沁姐姐,我喜歡趕爬犁,把爬犁趕的快快的,你喜歡什麼”

見烏仁哈沁沒有回氈房的意思,“三個”便主動聊起天來,因爲老被一個純真的女孩子目光炙炙的看着,總感覺怪怪的,尤其是以他現在的“智商”

許是因爲傻傻的“烏斯哈拉”居然開始主動“聊人生愛好”了,烏仁哈沁笑的更甜了,她看着“三個”道:“我喜歡唱歌。”

“三個”聞言,高興的眼睛都亮了起來,撇着嘴巴道:“太好了,我最喜歡聽歌兒了,你唱”

這種話也能說的這麼自然和理直氣壯,可見智商確實感人,善良的烏仁哈沁又笑了起來。

一雙單眼皮的眼睛眯的彎彎的,卻不羞怯,她點點頭,道:“好,我給你唱一首諾恩吉雅”說着,目光還稍稍閃爍了一下

“額敏河水,長又長,

岸邊的駿馬,拖著繮,

美麗的姑娘,諾恩吉雅,

出嫁到遙遠的地方。

當年在父母的身旁,

綾羅綢緞做新裝,

來到這邊遠的地方,

縫製皮毛做衣裳。

海青河水,起波浪,

思念父母情誼長,

一匹馬兒作彩禮,

女兒遠嫁到他鄉。(ww.uunshu.com)”

ps:西域篇章節就不防盜了,更新時間也都放在白天,大概也就是這個時候。

這一章,將之前的一些原委大概交代了些。尤其是賈環爲何要去戰俘營,而沒有直接去西域採藥。

後面的章節,會把一些細節描寫給省去,儘量都來乾貨。

好好反思一番,爭取寫作水平能夠有所提高,將壞事變成好事。

還要再謝謝大家的支持,目前還能將訂閱維持在一個穩定水平

╯藍

<!–flag_ckxs–> “小吉祥……”

翌日清晨一大早,一宿沒睡着的賈惜春黑着一對眼圈,就蹬蹬瞪的跑到了寧國府,想看看小吉祥昨天被打壞了沒。

只是,待她進了賈環房中後,看着正趴在牀上呼呼大睡的小吉祥,就不知該說什麼纔好了。

她怎麼能睡的那麼香,睡的那麼香,睡的那麼香呢……

賈惜春自忖,若是她和小吉祥換一下,她就算沒被打傷,也要被氣個半死!

並不是她妄自菲薄,屈尊降貴去和一個小婢女相提並論。

而是如今東西兩府,但凡長眼睛有心眼的,誰要是還只拿小吉祥當一個小婢女來看,那她絕對就是缺心眼兒。

這樣的人,自然在府裏待不長……

在賈惜春心中,小吉祥的地位幾乎和她是相等的,所以她纔會經常和小吉祥拌嘴。

這樣高的地位,哪一個不是自尊心滿滿的,強強的?

別的不說,就說林姐姐。

別說被人打了,就是有人敢當着她的面說她一句不是……

天爺啊!

那她的淚還不流上三天三夜?

就算困極累極睡着了,怕也是帶着淚點睡過去的,還一定睡的很輕。

再看看趴在那裏撅着小圓屁股睡的一點形象都沒有,小紅嘴脣還不時禿嚕一下的小吉祥……

賈惜春有些風中凌亂了,她真的就一點都不生氣?

賈惜春卻是想錯了,小吉祥不是不生氣,也不是沒自尊,更不是不記仇。

但她自幼跟着趙姨娘過活,沒多咱功夫又整天跟着賈環混。

趙姨娘就不用說了,當初她隔一段時間就“刺撓”王夫人一下,然後“如願以償”的挨一頓罵,都成慣例了。

長生約 小吉祥從小看到眼裏,從茫然不解,到慢慢習慣。最後待趙姨娘將她當成衣鉢傳人,給她詳解了“趙氏姨娘心經”後,她愈心安理得的接受了這種行爲。

哦~~原來苦肉計是這樣子滴!

再到後來,她跟着賈環的這些年。被賈環成功的灌輸了各種“心靈雞湯”。

這些“心靈雞湯”賈環自己有時都無法打心底相信,但對極其信奉他的小吉祥來說,卻信若天理!

因此,小吉祥打小就被培養出了一顆大心臟。

何謂大心臟呢?

最鮮明的特點,就是說睡就睡。倒頭就睡,還睡的踏實!

就算有心事,心中有仇,只要記住不忘就好,但絕不會翻來覆去的做無謂的咀嚼,於敵無損,於己無利。

這一方面,小吉祥甚至比賈環做的還要好。

昨晚她雖然是哇哇大哭着回來的,還唬了白荷一跳,不過在抽泣着跟白荷告了一狀後。就感覺肚子餓了。

然後便當着聞訊匆匆趕來的尤氏、秦氏婆媳兩人的面,開動腦筋細思着點了幾個好菜,還叫了份涼拌豬頭肉和一碗胭脂米飯,一邊抽泣一邊吃完後,被面色詭異的幾個大人服侍着收拾了下油手油嘴,倒頭就睡着了……

也因此,尤氏纔沒有在驚怒下去鎮國公府送信兒,央求郭氏給宮裏的贏杏兒帶信……

“姑娘。”

小吉祥還在呼呼大睡,但白荷早早的就起了。

她本來正在她的房間的做事,不過聽外面負責清掃的婆子匆匆來報。說是住在西府的四小姐回來了,還直接進了三爺的房。

白荷頓時就提起心來,擔心這一頓小孩兒再鬧起來,便匆匆趕來。

進門後卻現。賈惜春只是怔怔的看着小吉祥睡覺,便輕聲喚了聲。

賈惜春聞言,回過神後,轉頭看着一張容顏天香國色的臉上,嘴角擎着柔和微笑的白荷,不知怎地。小鼻子一酸,淚珠就大滴大滴的從眼眶中落下,滿臉委屈。

白荷見狀一怔,隨即笑的愈柔和了,她輕聲道:“姑娘,這是怎麼了?”

賈惜春聞言,似乎更加傷心委屈了,一雙小手捂住了臉,嗚嗚的哭了起來。

昨夜,她可是擔驚受怕了一宿。

賈迎春怎麼哄都沒哄住呢……

“白荷姐姐莫慌,咱們這個小姑子啊,是在擔心三爺回來後,咱們給三爺吹枕頭風兒,說她的壞話,告她的刁狀呢!哼!知道怕了吧?”

白荷正有些手足無措,不知該怎麼哄這位四小姐,忽然,不知何時,前面牀榻上的小吉祥居然已經醒了,不過她還是沒起來,依舊撅着小圓屁股,臉趴在枕頭上,懶洋洋的說道。8小說

也許她想學一學趙姨娘教過她的嫵媚動人,可學出來的模樣,在一對毛毛蟲眉的加成下,卻喜感倍增……

“小吉祥……”

白荷俏臉微霞的嗔怪了聲後,對賈惜春道:“四姑娘快別哭了,小吉祥是在說笑的。”

賈惜春還是捂着臉,不過終於肯開口出聲了,她一哽一哽的抽泣道:“白荷嫂嫂,昨天不是我讓李嬤嬤打小吉祥的,小吉祥逃跑後,我還和李嬤嬤吵架了呢……”

白荷聞言,眼中閃過一抹慰色,心中也悄悄的鬆了口氣,她拿出帕子來,拉開賈惜春的手,替她擦着臉上的淚水,而後柔聲道:“我當然知道不是姑娘讓李嬤嬤動的手,姑娘放心吧,小吉祥也不會怪你的。”

賈惜春不信的癟嘴搖搖頭,悲傷逆流成河道:“她會給三哥吹枕頭風告狀的。”

“噗嗤!”

白荷還沒笑,小吉祥在後面得意洋洋的笑了起來,賈惜春一夜沒睡的臉色愈難看了。

邪王狂妃:囂張大姐大 白荷嗔了小吉祥一眼後,拉着賈惜春的手,勸慰道:“姑娘放心吧,莫說小吉祥不會告狀,就算說了,三爺難不成還會是非不明,去責備你這個親妹妹?”

賈惜春哀嘆了聲,道:“白荷嫂嫂,你別勸我了,那些婆子們都說了,這世間的男子。都是娶了媳婦忘了娘。

三哥應該不會忘了姨娘,可是怕是會忘了我這個妹妹。

小吉祥再吹吹枕頭風兒……嗚嗚……”

悲傷的孩子又哭了起來。

“哈哈哈……哎喲,笑死我了,咯咯咯……”

小吉祥昨夜哭的一塌糊塗。今兒一大早就歡樂的像只吃了蟲子的小鳥兒。

白荷見狀,心裏放下一塊石頭後,又不得不喝住了她。

小吉祥人小鬼大的對白荷擺擺手,道:“白荷姐姐,你盡去忙你的吧。這裏交給我!”

白荷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道:“看把你能的!”

小吉祥見她不信,小下巴一揚,驕傲道:“你不信就看我的……”說着,對緊繃小臉兒的賈惜春道:“四丫頭啊……”

不過見白荷的眼神真的有些嚴肅起來,小吉祥倒也乖巧,連忙改口道:“咳咳,四妹妹啊!只要你跟小嫂我保證,日後絕不再聽那些臭婆子的話,我就答應你。不跟三爺告狀!”

賈惜春聞言,大眼睛忽閃了幾下,道:“真的?昨天……昨天捱打的狀也不告嗎?”

小吉祥撇撇嘴道:“這不關你的事,我告狀也不會牽連到你身上。”

賈惜春還是不信:“真的?”

小吉祥不愛搭理她了,道:“愛信不信……哎喲,我昨晚睡的可真香啊!這枕頭是三爺的枕頭,三爺說了,這叫原味兒枕頭,就算他走了,我枕着這枕頭睡覺。就像睡他身邊一樣。

三爺的話果然是真的,我昨晚上還夢見三爺了呢!

四姑娘,你夢到了嗎?”

賈惜春大眼睛裏擎滿了委屈的淚花,面色沉重的搖搖頭。道:“我昨夜一宿沒睡。”

白荷聞言驚訝:“這可怎麼行?四姑娘快回去睡覺吧……”

賈惜春面色更加沉重了,搖頭道:“白荷嫂嫂,我睡不着。”

只是,一雙大眼睛卻忽閃忽閃的看向了小吉祥……腦袋下的枕頭。

白荷也是聰明人,她抿嘴一笑,然後看向了小吉祥。

小吉祥見狀一驚。連忙搖頭道:“四丫頭,我勸你趁早死了這條心。如今這個原味枕頭就是我的命,沒了它我連覺都睡不着!”

賈惜春擠出一臉小狐狸似的賠笑笑臉,商量道:“一人一個月,好不好?我先來……”

小吉祥嗤之以鼻,笑道:“少做你的春秋大夢了! 我師傅是林正英 你怎地不說一人一年?”

賈惜春見沒戲,又“傷心難過”起來。

愛情原來那麼傷 小吉祥可以無視,白荷卻不能無視,她看向小吉祥道:“你比四姑娘大,要讓着她……”

小吉祥立場很堅定:“白荷姐姐,三爺說過,原則問題是不能讓步的。”見賈惜春臉色真的難過下去後,她又道:“不過嘛!我有一個非常絕妙的主意。”

“什麼主意?”

本來都不想搭理她了,可賈惜春還是忍不住問道。

她真的太想她的臭三哥了,尤其是經過昨天的事後。

白荷也想看看,小吉祥能有什麼絕妙的餿主意……

小吉祥得意洋洋道:“四姑娘,你不是昨夜沒睡覺嗎?”

賈惜春哼了聲,道:“是又怎樣?”

小吉祥笑道:“那你可以在這睡啊!這裏不僅有三爺原味兒的枕頭,還有原味的被褥!哦對了,你看這是什麼?”

小吉祥忽然眉開眼笑的從被窩裏一溜煙兒的爬着站了起來,得意洋洋的看着賈惜春道。

賈惜春莫名其妙的看着小吉祥腿上套着一條極其寬極不合身的大睡褲,奇怪道:“小吉祥,你穿誰的褲子?”

小吉祥高高揚着小下巴,道:“當然是三爺的!也是原味兒的!還有原味兒上衣,不過被……”

“小吉祥!”

白荷滿臉通紅的瞪着小吉祥,喝了聲,阻斷了她的荒唐話後,而後對眼神怪異的賈惜春道:“四姑娘,不如……你就在這裏歇息吧?”

賈惜春猶豫了下,還是點點頭,慢吞吞的上了牀,在白荷的服侍下脫了鞋襪,鑽進了賈環的原味被窩裏,嗅了口,的確是賈環身上的氣息。

她小臉上滿是思念,而後忽地對正要離去的白荷悄聲道:“白荷嫂嫂,我想穿三哥的原味衣服睡覺,我好想他。”

……

ps:看到大家的關心和支持了,真心感謝大家,也請大家相信我的承受能力。u看書(ww.ukanshu)

前兩天身體出了岔子,持續低燒,還失眠,頭疼的不得了,羣裏的書友可能知道。

結果昨天突然就好了……

心情大悅。

今天的狀態也很好,所以今天三更,先一更,九點半再一更,十點半再一更。

因爲要修改一些疏漏地方。

下一章,將會揭祕準葛爾部爲何在這個時候動戰爭,他們的底氣在哪裏。

最後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下週強推!

嘿~嘿~~

<!–flag_ckxs–> 手機閱讀

就在小吉祥和賈惜春兩個小丫頭在牀榻上爭搶原味枕頭和原味睡衣的時候,邀趕了一夜馬拉爬犁的賈環,也終於停住了。

鄂蘭巴雅爾爲何想要一個武人做趕車的札剌兀?

原因很簡單,看看賈環現在霜白的眉毛、睫毛和露在外面的髮梢就知道了。

換一個人,哪怕是身強體健的壯漢,怕也熬不住這一夜蝕骨寒風的吹襲。

但是武人卻不同,尤其是鍛體後筋骨強硬到一定地步的武人,甚至可以以之淬鍊身體。

這樣一來,鄂蘭巴雅爾就不會因爲札剌兀無用,耽擱了夜裏的行程。

只是,從精美的氈房裏下來的鄂蘭巴雅爾,眼神卻不大好。

而跟在她身後的兩個小合蘭,尤其是胸前比較宏偉的烏仁哈沁,笑的卻格外甜美,甚至還有一些自豪。

這讓鄂蘭巴雅爾看賈環的眼神愈發不善了,她沒有理會對面營地裏趕來的大批人,而是一直看着賈環道:“三個,幾品了?”

賈環聞言,嘿嘿一笑,傻傻的撓了撓後腦勺,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

“我昨夜給你的老參片和雪蓮瓣,還剩多少?”

鄂蘭巴雅爾想了想,這個傻子自然不知道武道品級的劃分,所以換了個角度去問。

賈環聞言,神色有些得意,又有些羞赧,他從懷裏取出來兩個巴掌大的金黃色的荷包,然後搓了搓,道:“都吃完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