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城頭上兗州軍見之,吶喊助威:「好樣的,劉將軍!」劉岱喊道:「橫兒小心。」劉橫遙望城上劉岱一眼,躍馬揮劍,義無反顧地沖入黃巾賊群中。手起劍落,將賊兵首級一一砍下。

2021-12-30By 0 Comments

張島看他來勢甚凶,心中懼怕,急喊道:「弩機營何在?」身後閃出幾人,手端弩機,箭出如風,快似飛蝗般,源源不絕向劉橫射來。

可憐劉橫!亂箭穿身而死,以劍刺地,至死不倒,雙目圓睜,怒目而視黃巾賊眾!早有賊人湧出,梟其首,掄足氣力,擲於城上。

陡見義子首級,劉岱心痛欲絕,忍受不住,暈了過去。過了良久,方才悠悠醒轉。悲道:「橫兒,你死得好慘,義父定為你手刃仇敵!」不顧眾將勸阻,提槍下城,躍馬出城,揮舞如風,徑取張島而來。

龔都、眭固自左右閃出,劉岱手中鋼槍左扎右刺,鬥了二十餘合,絲毫不落下風。劉岱知眭固善使毒,是以十招中倒有七招都刺在他身上,令他無暇使出毒暗器。那臧霸見龔、眭二人取劉岱不下,揮矛沖了進來。

劉岱以一敵三,愈戰愈勇。那臧霸向龔都使個眼色,揮矛敵住劉岱鋼槍。龔都長刀頓地,陡地上翻,自下而上,將劉岱所乘之馬的馬首斬下,馬蹄一跪,劉岱落地,以槍頓地,穩住身形。

眭固閃於劉岱身前,手中毒砂飛出,灑了他一臉。幸虧他閉了眼,不然非燒瞎雙眼不可。饒是如此,面上肌膚也都起了燎泡,縱然不死,也必被毀容。

劉岱強忍疼痛,喝道:「找死!」手中鋼槍飛出,正中眭固心窩,透胸而出,眼見是不能活了。

便在此時,臧霸的長矛擊中他臂膀,龔都的大刀當頭砍落,也砍在他肩膀上。劉岱喊道:「來世還做漢臣,專斬黃巾賊人!」龔都大怒,拔刀砍下他首級,提於手,沖城上喊道:「劉岱已死,開門納降!」

城上守軍見之大驚,刺史已死,止有一主簿和一都尉在城頭指揮。

那主簿是個文人,何曾見過此陣仗,主張開門投降。那都尉道:「不可!這黃巾惡賊每破一城,不分老幼,屠人為樂,喪盡天良,不若守之。」

兩人正商議間,忽見城下四周喊聲震天,正不知有多少兵馬,將城下的黃巾賊和黑山寇圍了起來。。 人靠衣裝,馬靠鞍。

這句話很對!

但也有條件限制其本身的實質。

一匹病馬,就算再好的鞍架在背上,那還是病馬,病馬也駕馭不了鞍上的貨物啊!

一個身材本來就不好的人,就算再好的衣服穿在她身上她也同樣駕馭不了。

所以這句話雖然很有道理,但是有本質條件的。

張艷看了慧娘把自己的衣服穿出這麼漂亮的感覺出來羨慕嫉妒啊!

羨慕嫉妒又加恨卻又忍不住脫口而出「慧娘……你真漂亮!」。

王子如自從瞟到慧娘酥胸后,心裡邪念越來越強烈,坐在房間里渡著煎熬的步法

牛亮這混蛋,怎麼就會有這麼個母親呢?看上去那麼賢惠,善良,身材又棒,雖然她衣服穿得樸素,但我是誰呢?

王子如,自己對女人的研究可是已經到了火眼金睛的地步了,那個女人漂亮,那個女人不漂亮,自己可以一眼就可以看出來啊!卻從來沒有見過有慧娘這麼有獨特氣質的女人。

慧娘善良,由善良而散發出來的氣質是最讓人難以忘懷的美。

王子如腦袋裡出現慧娘的身影后,內心深處產生了煎熬。

本以為娶到皇城市第一美女張曼茹后,自己會很滿足,可是恰恰相反,張曼茹嫁給自己后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沒有生活情趣,也沒有一點個性,只會幹活,做一個全職太太,張曼茹越是做得好,而王子如越是對張曼茹越反感。

王子如腦袋越想越煩躁,越煩躁慧娘的影子越是在自己的腦袋裡打轉,這世界有如此美好的女人嗎?

王子如實在按耐不住心中的煩躁衝到慧娘洗澡的房間伸手使勁推開門,剛好看到慧娘一轉身微笑一幕,人愣住了……

慧娘在張艷說

「慧娘你真漂亮……!」時心也被張艷誇得心花怒放,一轉身微笑一下看著誇讚自己漂亮的張艷,而此時王子如剛好推開房間門,也正好看見慧娘微笑那一刻……

天上嫦娥玉兔抱

地上慧娘回眸笑

美!

美啊!

王子見到慧娘之美后,全身血脈噴張,愣了幾秒神張開雙臂向慧娘衝過去。

張艷聽到門聲一響,人既刻恢復心神,畢竟女孩子看女人,沒有異性的吸引,能適可而止的收斂。

張艷一見王子如沖向慧娘,急步攔身於慧娘身前道「師兄……你想幹嘛呢?」。

王子如見自己眼前慧娘的影子消失,突然出現張艷的身影,心中頓生怒意「啪」一個耳光閃在張艷臉上怒斥道「你給我滾開……」。

張艷臉被王子如狠狠扇了一耳光后,火辣辣的痛,一咬銀牙,挺起胸膛揚頭道「師兄……你得冷靜啊!」。

王子如聽了張艷的話后,目光卻盯住慧娘道「我冷靜個屁……你給我閃開……」。

王子如說完一隻手拉過張艷,欲想去擁抱慧娘……

張艷誇下海口要保護慧娘,見自己的師兄失去理智想欺負慧娘,雙手一下抱住王子如的腰,使勁拖住王子如道「師兄……你不能這樣……她是牛亮的母親!」。

王子如一聽到「牛亮」二字后,心中更為怒火,想起牛亮給自己戴了一輩子的綠冒子,心中邪念從心底滋生起,眼睛充滿邪念的看著慧娘,眼神里噴出邪火怒道「牛亮是個屁……他敢給我戴綠帽子,我就敢侮辱他母親……你快放手,不然我對你不客氣!」。

慧娘看到這裡后,立即跑去拿過自己換下來的衣服慌亂披在自己身上,攔住了自己的美妙身材后哈哈大笑道「艷艷……你放開他,你別怕……我一看他就知道他不是什麼好人……就連我一個農村婦女都心生邪念……」。

張艷和王子如聽了慧娘的話驚訝了!

張艷很佩服慧娘的膽識,慧娘在此時此刻膽敢出言罵王子如不是好人,可是這會刺激師兄的惡意的。

王子如聽了慧娘的話,見慧娘披上了農村婦女的樸素衣服嘿嘿笑道「好……好啊!你既然還敢罵我……夠有味道……我要定你了!」。

王子如說完話后,雙手一變化,把張艷抱自己腰身的手弄鬆開,使勁一拉一甩,把張艷甩出來一邊去,張艷被師兄一甩開,身體也發生變化,擺出武功架勢,一閃身,腳步一晃動,又攔住了在慧娘身邊冷冷道「師兄……我奉勸你冷靜一點,要不然我會和師傅說的……你知道我把你現在要做的事說出去后,你會被別人看成什麼樣的人……你自己想,你不要逼我和你動武,我不想和你動武……」。

張艷再一再二的挺身而出后,王子如的心中邪念和怒意更旺盛,一股怒氣燃燒於心田怒斥道「我王子如想做的事誰也無法阻攔,你給我閃開,要不然今天我第一個不放過的人就是你……」。

張艷一聽王子如的話,心中懼怕了,剛擺好的微風架勢,不自然的收回來,手腳有些微微的顫抖,王子如說出這樣的話,自己再和他死磕到底,自己不能保證這個可以為所欲為的師兄會對自己做出什麼樣的事。

慧娘見張艷被眼前這個猥瑣可怕的傢伙嚇住了,心裡也挺佩服張艷一再又一再的挺身幫助自己,心裡很感激張艷,但見她現在敗下陣來,自己也得挺胸而上啊!

慧娘心念於此,把身上的衣服一拋哈哈大笑道「來啊……你只要不嫌棄我是殘花敗柳,我是生過很多孩子,我只是一個農村婦女的份上,你來啊!你怕了是吧!來呀!我如你所願,你來呀!老娘我活了這麼一大把年紀,我還會怕你嗎?你怎麼高的身份,欺負一個農村婦女,你不怕傳出去被人笑話嗎?你不怕……來呀!你都不怕我怕什麼呢?……」。

慧娘一邊說著話,一邊做出連自己都不敢想出的袒胸露背動作向王子如靠近……

張艷愣住了!

王子如也愣住了!

慧娘在王子如腦袋裡的美好形象瞬間崩潰而散,心裡突然生出厭惡之心,像這種潑婦自己怎麼會瞎了眼會突然心動呢?

王子如像逃命一樣逃離房間去。

張艷驚住了。

慧娘卻笑了……

。 時光飛逝,冬天悄悄地來臨了。時鐘就是一個不知疲倦的機器,起早貪黑地奔跑着。讓年輕的人們不敢再肆意揮霍屬於自己的青春時光。

一個多月以後,大學覆蓋了整個校園,按照慣例,這種天氣,體育課通常是取消的。作為體育委員的張毅去請示老師是不是在教室上自習。回到教室的張毅帶了了好消息,體育老師提議大家打雪仗去。同學們歡呼著衝出教室,致遠也跟着沖了出去,出去才知道忘了戴手套了,算了吧,保護女神更重要!

果然,心蓮成了眾多男同學襲擊的目標。她左右奔跑,就連停下來捏一個雪球反擊的機會都沒有,雪球一個又一個地砸中她,這時候趙致遠要英雄救美了,他目標明確,任務單一,誰攻擊心蓮,他就攻擊誰。單憑奔跑能力,他不是最強的,可要是比拼投雪球的精準度,他無疑是全班最棒的。小時候就用彈弓打知了和麻雀,還有五年的投石子的功底,就連踢足球都是打中門柱。別的不會,就會瞄準目標。

致遠成了雪球狙擊手,宛如神槍手的正中眉心,他總能將雪球扔到對方臉上,吃了虧的同學,再也不敢攻擊心蓮了

歡樂的時光總是那麼短暫,一陣陣鈴聲打斷了同學們的歡笑,大家戀戀不捨地離開了操場,致遠手裏還有一個雪球沒有出手,拿着它回到教室,慢慢地把它捏成一個厚厚的心形。看着前面女神的背影,致遠只能默默地選擇保護她,卻沒有勇氣將心形的雪送給她,任由這塊冰涼的雪在手中慢慢融化,他的手越來越冷,直到頭皮也跟着發麻。

大難臨頭

那天,張毅和致遠在操場上散步,致遠發現張毅穿着的校服異常的乾淨,像新的一樣。

「張毅,你換校服了啊?怎麼這麼新?」

「沒有啊,跟平時一樣的呀!」

「我不信」,致遠靠近聞了聞校服的味道,有股淡淡的清香,「說吧,怎麼這麼香?」致遠一本正經地看着張毅。

「哎,是曼麗給我洗的衣服,怎麼了?」

致遠一聽,連忙搖頭說道:「完啦完啦,原來是讓人家給拿下了。」

其實,甄曼麗也是在開學不久就關注到了張毅,她對張毅的關注,和致遠對待心蓮是一樣一樣的,只是這位女子更加勇敢,更加直接。

筆友會的美好時光也開始有了改變,寫信交友也沒有同學們想像的那樣完美。原本以為進入了情感的天堂,實則是打開了地獄之門,是萬劫不復的深淵。很多按奈不住內心衝動的人去和對方見面,想像出來的美好形象與現實的巨大差距,讓人無比失意。而自己已經喜歡上了這樣一個擁有着豐富的內心世界和彼此秘密的陌生人,真是滑稽,可笑至極。

明明是和你生活在平行時空,相見不如懷念的朋友。是我們自己非要去打破這種美好,最後,多數都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變成了路人甲和路人乙,形同陌路。只是我們笑過、哭過、得意過、也失意過,也是一種青春的經歷,痛苦了當時,成長了自己。

聽曉薇說,心蓮的筆友也向她表白了,這幾天正等著心蓮的答覆呢。

這一次,張曉薇傳來如此重要的信息,說實話,致遠挺感激這位副班長的,她理智、心細,彷彿擁有洞察一切的能力,又或許在曉薇心裏更願意讓致遠和心蓮在一起,處於這樣的原因,曉薇才願意一次次地幫助致遠。

此時的致遠有一種大禍臨頭的感覺,一時間手足無措了,趕緊找人商量一下對策啊,也只有找張毅了。張毅分析道:「當務之急是先知道男的是誰,『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你能知道那個男的名字嗎?」

致遠說:「我不知道,問過傳信的人,人家守口如瓶。」

張毅說:「你得給他點好處,不然才不會告訴你呢。」

致遠送給傳信人一包雪餅,收到好處之後,他提供信息說:「四班的,個頭比較高。其他信息我不能再說了。」

致遠很是着急:「現在來一包雪餅,怎麼樣?」

送信人說:「別介,你還是打住吧,我已經為了一包雪餅出賣了自己的靈魂,就不能再為了它出賣我的朋友了!」他一邊說着,一邊吃着雪餅。

致遠糾結了好幾天,詢問了好多人,還是沒有鎖定目標。四班很多特長生,體育生就有四個大個子,個頭高的十來個人,怎麼一個一個甄別,這也太難了吧。後來,致遠還是做了一件卑微的事情,一件讓他難以啟齒的事,儘管是為了自己喜歡的人,但畢竟觸及了道德底線。他告誡自己這是僅有的一次,最後的一次。致遠偷偷看了筆友寫給心蓮的信,不是為了看內容,只關注筆跡筆體。等到四班去上體育課的時候,他偷偷溜進四班教室,從最後一排挨個地翻書看筆記,很輕易地找到了心蓮筆友的名字。

等見到筆友本人,致遠內心自卑了起來,自己除了學習比人家出眾,其他沒有一樣能與之抗衡。大個子長得帥氣,家庭條件也好,穿的衣服都是名牌,單單那雙阿迪達斯的白色運動鞋,就把致遠的眼睛晃暈了

致遠匆忙地找到曉薇,問她心蓮的情況,是否答應了她筆友的表白。曉薇說:「我也不清楚,這事人家不主動說,我也不能明著去問吧。對了,心蓮好像知道我在給你傳消息,只是沒有跟我挑明。」

再過幾天就是心蓮的生日了,致遠越想越着急,不能再等了,要主動出擊! 我寬恕不了我自己。

楚塵的聲音在眾人的腦海里回蕩,一個個都傻眼了。

尤其是剛剛還在稱讚楚塵有着大胸懷的人,更是懵住。

直播間瞬間炸裂。

「卧槽,楚師傅這個操作。」

「九城宗師聯盟,八大宗師,這樣的一股力量擺在面前,楚塵竟然也敢得罪。」

「不跪不休。」

宋顏默默地看了楚塵一眼。

她就知道,楚塵不可能就這麼輕易就算了。

正如他剛剛反問衛秋根,假如這個賭局輸的人是他,衛秋根等人,會不會放過他?

其實衛秋根的回答根本不重要。

因為楚塵心中有答案。

對方絕對不可能放過他。

既然如此,他又為何要放過這八大宗師?

蕭朗的面容輕變。

雖說賭約是在眾目睽睽之下籤訂,可只要楚塵不提,沒有人會當真。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