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塵煙席捲飛揚而起,一瞬之間遮天蔽日。

2020-11-06By 0 Comments

強悍的力量,破開層層攻勢,如同海嘯一般,直衝而起的浪潮衝擊長空而來。

香絕天下:醫品皇妃 “不……不要……”

赤蛇精與竹葉青身軀一顫,只感覺全身汗毛,都像是悚立起來一樣。

這一刻,死亡像是化作巨大的陰影,遮蔽了一切光芒,將他們完全籠罩住。

他們想要逃,但在這一刻,已經晚了。

兩名大妖距離李若水太近,金黃色法印的力量,強大無比,橫掃而來,兩名大妖根本連閃躲的機會都沒有。

“轟”

一瞬之間,天搖地晃。

整片山林,彷彿都被這力量所震得轟鳴作響。

大地,像是要塌陷下去一般。

巨大的威能蕩掃而過,剎那之間,赤蛇精與竹葉青被打成一堆齏粉。

衆目睽睽之下,在場所有的人修煉者,都禁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些人當中,唯獨巫山娘娘,瞳孔驟然一縮,但是臉上也是露出了驚駭的神色。

她知道李若水的真實身份,但即便如此,親眼見到強大的法印掃過,這股氣勢也足以讓她再次震撼。

當初,若不是她委屈求全,下跪求饒,恐怕……早就死在了李若水的手中。

這個人所能帶來的恐怖程度,不亞於至尊……不亞於至尊……

“還愣着做什麼?這麼多人……上去,給我撕了他……”銀虎大妖聖的臉色鐵青,難看無比,似是也不敢相信李若水竟然會擁有五品的實力,禁不住朝着衆多修煉者,發出一聲狂吼。

一時之間,所有的人,面面相覷,似是都有些猶豫。

撕了他?

說得簡單。雖然在場的修煉者,在人數之上佔了優勢,但是想要殺了一名五品實力的修煉者,恐怕也要犧牲不少人。

沒人想衝上去送死。

“巫山娘娘……你上……”

見所有的人,都呆愣在原地,銀虎大妖聖朝着巫山娘娘,發出了一聲咆哮。

“我?”巫山娘娘的臉色一變再變,隨後卻是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說道:“我知道他是誰……我可不跟他打……銀虎大妖聖,要不你先上?”

“你竟敢違抗我的命令?”銀虎大妖聖臉色猙獰,暴怒異常。

“罷了……罷了……我退出……我退出……這一場大戰,我誰也不幫,小命可是重要得很……”

巫山娘娘話一說完,連連後退,“嗖”的一下化作一道寒光,瞬間逃走。

她知道李若水的身份,斷然不可能上去送死。

但是若是再繼續留下來,要她幫助龍虎山對抗謫仙盟,她又不敢。

這兩邊,哪邊都不是軟柿子。

原先龍虎山,可以算得上是“嗷嗷待宰”的小羔羊,可如今李若水來了,這場大戰,勝負尚且難定,巫山娘娘可不想平白無故丟了自己的小命。

“吼……”

銀虎大妖聖朝天長嘯,簡直快要發狂了。 巫山娘娘,竟然跑了?

這個事情,倒是讓謫仙盟這一頭的士氣,瞬間低落了幾分。

所有的人,都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堂堂五品實力的巫山娘娘,竟然會違抗銀虎大妖聖的命令?

李若水淡淡一笑,看向銀虎大妖聖,說道:“看來……你這管事,不好當啊……手下的人,這麼快就離你而去了……”

“你……”銀虎大妖聖氣得一口鮮血都要噴出來了,眸子之中,閃過陣陣殺意,說道:“我今日……要親手殺你……巫山娘娘臨陣脫逃……待我謫仙盟大勝之後,我必定不會放過她。”

“那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機會了。”

李若水眼中殺意一閃,話音落下,猛然一振臂。

一瞬之間,衆人紛紛驚恐地瞪大了眼睛。

只看見山林之中,傳出巨大的吼叫聲,整片大地,如雷作響,一道道光華,閃耀而起,一下子將在場所有的人,都完全封鎖住。

陣法的氣息,陣陣透出,形成強大的殺機,瀰漫在空氣之中。

“陣法……是陣法……”

人羣之中,有人不斷驚呼。

在場修煉者,一個個目瞪口呆,如同做夢一般。

銀虎大妖聖的臉色,也瞬間陰沉下來,暴怒道:“我要殺了你……”

他一步邁出,滔天殺意渾渾而生,一道宏光閃耀而起,爆發出巨大的殺勢,如同猛虎下山一般,勢不可擋。

四周山林震顫,衆人紛紛惶恐不安。

銀虎大妖聖修煉數千年,一身實力強悍無比,完全不比散仙弱,真要動起手來,確實驚人。

“殺……”

天婆門門主發出一聲怒吼。

“殺了他們……不留活口……”

衆神靈發出巨大的咆哮,勇猛無比,化作寒光,殺向在場謫仙盟的人。

衆修煉者紛紛揮舞戰戈狂吼,殺意滔天。

一時之間,整個山林之中,再次亂做一團,鮮血四濺。

李若水的身份,龍虎山這一頭的,幾乎都心知肚明。

有李若水對付銀虎大妖聖,其餘的修煉者,根本不可能是天婆門衆神靈與湛寂聖者的對手。

只看見狂風凜冽刮過,一片塵囂飛揚而起,湛寂聖者攜帶神威殺入人羣之中,猶如闖入無人之境一般,洶涌異常。

“噗……”

一道道神芒穿透了許多修煉者的身軀,一時之間爆炸,血肉橫飛,灑落在大地之上。

天婆門門主此時此刻,也霸氣十足,金色神光不斷從他身上絢爛刺目閃出,神威凜凜,有種俯視八方的英姿,所到之處,漫天殺勢攻來,許多修煉者剎那之間便被擊殺。

陣陣巨吼,震顫整片山林。

整座龍虎山,四面八方,皆在惡戰之中,一片硝煙滾滾,火海重重。

銀虎大妖聖朝着李若水殺來,渾身爆發出炙熱的虹光,只看見冥冥之中,一道雪白的巨虎虛影,呈現在半空之中,以無窮的威勢,瘋狂壓下。

“钁天大斧,斬鬼五形。炎帝烈血,北斗然骨。四明破骸,天猷滅類。神刀一下,萬鬼自潰。急急如律令!”

咒語似是晨鐘暮鼓一般,驟然響起,震得每個人耳邊一片轟鳴。

許多修煉者,實力稍稍低微,都被震得頭昏眼花,直冒金星。

只看見李若水的身前,盪漾起一片絢爛光彩,交織的力量,似是從空氣之中彙集而來,形成刀斧,騰騰的殺意如浪潮一般蔓延而開,迎空劈斬而下,直朝銀虎大妖聖而去。

“轟隆”

一聲巨響。

震盪起來的聲威,不可一世。

刀斧金光騰騰,震動天上地下,一下子撕裂整片虛空,面前白虎虛影在刀斧光華之下,瞬間化作虛無,根本無力抵擋。

磅礴的氣勢,震動山河,眼看就要劈在銀虎大妖聖的面門之上。

這一刻,銀虎大妖聖全身一陣驚顫,冷汗都冒出來,腳下一溜煙,急忙向後退去。

“砰……”

漫天的攻勢,將整片大地,砸出了一個巨大的窟窿,深不見底。

在場所有的修煉者,都禁不住快要窒息,全場寂靜,彷彿此時此刻,畫面凝固下來。

“你……你……你是道門中人?”

銀虎大妖聖一臉驚詫,似是不敢相信,看着李若水。

只見李若水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說道:“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不……”銀虎大妖聖冷汗直流,說道:“道門之中,如今哪裏還有大成的修煉者?你的實力……怎麼可能如此恐怖……”

他不敢相信,眼前的李若水就是道門中人。

如今的道門,已經沒落,自從李長生死後,整個道門更是無一能抵擋謫仙盟的大成修煉者。

可是……李若水所發揮出來的力量,遠遠超出了銀虎大妖聖的想象。

按照李若水現在的實力,道門之中,若真有這等人物,他銀虎大妖聖豈會不知?

“看來你的消息,沒巫山娘娘靈通啊!”李若水的臉上,露出了戲謔的笑意,看着一臉驚慌的銀虎大妖聖。

他一步一步,朝着銀虎大妖聖走去。

銀虎大妖聖整個人微微一怔,似是在思索李若水這句話,不斷向後退去,說道:“不……不可能……你剛纔發揮出來的實力,已經不是五品修煉者的實力了……太強了……太強了……”

他想不出眼前的這個人,到底是誰。

道門之中,還有什麼人,擁有這樣的實力。

“想不明白……那就別想了……”

李若水話音落下,雙手結印打出。

只看見一道青光,從他的身軀之中,直朝蒼穹衝去。

青光在天際之上,綻放出強大的力量,四面八方,不斷有星零的光輝,彙集而來。

短短一瞬之間,一個巨大的金黃色掌印,出現在了高空之上。

“天師大手印,是‘天師大手印’……”銀虎大妖聖面如死灰,看着眼前的李若水,如見鬼魅一般,身子癱軟,差一點就要栽倒在地。

“你……你是……你是……”他瞪大了圓滾滾的眼珠子,指着李若水,一個名字,如鯁在喉,彷彿只要稍一用力,便能呼之欲出。

但那個名字,就是眼前的這個人,卻是讓他不敢相信。 李若水的臉上,掛着淡淡的笑意。

這笑容,卻是如同一層薄薄的輕紗一般,似是將他整個人,都完全籠罩住。

銀虎大妖聖想要看穿,卻是無論如何,也無法將他看穿。

他此時此刻,身子竟然微微顫抖,似是有種想要逃走的衝動。

這一刻,他突然明白,爲什麼巫山娘娘,寧願離開,也不願意聽令於他。

面前的這個人,實在太可怕了!

縱然他不敢相信,這個人,就是那個人,但是……死去的人,就在眼前,換作是誰,恐怕也要嚇一跳。

李若水朝着銀虎大妖聖步步靠近,一股渾然的氣勢,發散出來,瀰漫在周圍的空氣之中。

“不可能……這不可能……”銀虎大妖聖臉色鐵青,連連搖頭,說道:“你明明已經死了……明明已經死了……幾十名散仙的圍殺之下……你不可能存活……不可能……”

李若水淡淡笑着,說道:“但我偏偏活下來了。”

ωwш ▪ttκǎ n ▪¢○

“你……”銀虎大妖聖臉色一暗,猛然之間怒吼一聲,叫道:“你在嚇我……你不是他……不是他……”

話音落下,他攥緊拳頭,一股磅礴的力量,從他的身軀之中狂涌而出。

這一刻,只看見燃燒跳動的火焰,發散出炙熱的焰光,似是將他的身軀完全包裹住一般。

雄厚的力量,越發變得強大。

銀虎大妖聖修煉數千年,擁有強悍的戰力,即便是面對散仙,也擁有一戰之力。

但此刻的他,面對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卻流露出了謹慎的神色。

“殺……”

一聲長嘯,直衝天際而起。

滾滾威能,像是巨浪一般,四面八方鋪灑而開。

強勁的殺意,在虛空之中,猶如化作猛虎之影,剎那之間劃破浩瀚的蒼穹。

“轟隆”一聲巨響。

仿似有千軍萬馬的攻勢,炸裂整片大地。

四周轟鳴不斷,所有的人只感覺身形顫動,似是要隨着搖晃的大地栽倒一般。

一道光影衝刺而來,帶着凌厲的殺機,直衝李若水。

李若水的身形,在這一刻,在化作一腔怒火,熊熊燃燒。

只見他雙手不斷掐動法訣,金黃色的神光,閃耀漫天,一片燦燦,眼前的萬物,似是被塗上一層油亮的光澤。

金光一閃飛出,迸發出的力量,猶如火山噴發一般,雄壯宏偉。

銀虎大妖聖與李若水在高空之中猛烈碰撞,直震得山海似是咆哮連連。

山林之中,衆多的修煉者被這狂浪的氣息所擾,都震驚得連連後退。

“殺……殺了他們……”

天婆門衆神靈狂吼着,攜帶漫天神威殺來。

“噗”

鮮血四濺而出,好幾名修煉者當場被擊穿身軀,倒地而亡。

一股血腥的味道,在整座山林之中,伴隨着清風吹過,飄飄蕩蕩。

銀虎大妖聖白髮倒豎,與此同時,他的身後,竟然幻化出兩隻巨大的翅膀,猶如大鵬的翅膀一般,不斷揮動着。

“飛虎之威?”

在場衆多修煉者見狀,紛紛驚呼出聲,目瞪口呆。

許多人感受到那強大的威勢,都不禁身體發顫,簡直想要下跪頂禮膜拜。

鳳飛庭外 銀虎大妖聖修煉數千年,已經達到了一個可怕的境界。

如今他全力發揮,一身實力暴漲而出,竟然讓所有的人都感覺到恐怖。

走獸能修煉到長出翅膀,就等於擁有了飛昇的能力。

這就如同蛇通過修煉,化爲蟒,蟒通過不斷修煉,能褪去皮囊,化爲蛟,長出腳一般。

這是一種境界上的昇華,對於妖怪來說,不單單體現在實力的晉升上,還在形態之上,會出現驚人的變化。

“飛虎?”李若水見狀,眉頭微微一皺,說道:“你能以白虎之力,幻化出一對翅膀,明顯已經擁有了飛昇的資格……爲什麼不潛心修煉,對抗天劫?如今……竟然來助紂爲虐,妄圖進攻天下道門?”

“你懂什麼?”銀虎大妖聖狂吼連連,似是暴怒異常,說道:“你以爲這天下間,所有人都與你一樣,不求飛昇嗎?可天劫三道之威……豈是常人所能抵擋?千古以來,多少大成修煉者,身死道消在天劫三道之下,一世修行化作灰煙?我何嘗不想渡劫?可我……若沒有謫仙盟的散仙們相助,憑我自己的力量,何以渡劫?”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