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夏初雪趕緊按住即將暴走的沈見肖,傳音入密道。

2020-11-12By 0 Comments

沈見肖握緊了拳頭強行鎮定下來,別看他平時挺狡猾…額…機靈的一個人,但是面對曾經家族的長輩就會有種莫名的害怕,可能是以前在沈家呆的時間太久了,潛移默化間對他們形成了畏懼。

此時的沈見肖只顧著擔心了,根本就沒有想到為什麼夏初雪練氣期的修為能夠輕而易舉的發現築基期修士的存在,而沒有被對方發現。

他們倆躲在草叢中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來,此時沈家老祖帶著的人距離他們越來越近了,恐怕一道有個風吹草動就會引來幾十道精神力的查探,也是剛才發現的有些晚了,還沒有來得及布設陣法,要不然如何都不會被發現的。

然而現在布設已經太晚,陣法的形成,空氣中會有靈力波動,這樣也就暴露了藏身之處。

「老祖,為什麼我們不去追那叛徒,而是來追夏初雪?」三長老不解的問道。

明明有靈液的是那叛徒,而且夏初雪身上有五階妖獸,他們整個就是一送死的。

不止是三長老,在場的幾十位築基期修士也都如此所想。 沈老祖是一個非常精明的人,他自然明白那些家族的人心中所想,只是自己身上有對付妖獸的那種葯是祖先流傳下來的修仙界的違禁品,所以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於是板著個臉對後面的人怒斥道

「老夫又豈是魯莽之人?自有判斷,休得多言!」話中帶著幾分威壓,讓幾個還想要開口的修士閉了嘴。

「奇怪,怎麼這麼長時間都沒有看到他們的人影?」有人嘴中犯著嘀咕。

「哼,那樣豈不是正好?越是距離金海城遠,我們就越好下手。」

他們反而還不一樣此刻和夏初雪他們碰面,萬一被蘇家那些老狐狸聽到風吹草動,恐怕這次圍剿不僅會前功盡棄,反而把自己給栽進去。

不過這種話他們可不敢在老祖面前說起,哪怕是真話,但真要是說出口,不就擺明了承認蘇家實力比沈家高嗎?

眼看著沈家一行幾十人的築基期隊伍慢慢靠近夏初雪沈見肖所在藏身地點,他們握緊了手中的兵器,精神力高度警惕起來。

玫瑰也在夏初雪的丹田內蓄勢待發,只要對方一有動作,它絕對會第一時間竄出來將這些該死的老傢伙們秒殺。

此刻的玫瑰絲毫不知道自己才是最危險的那個。

近了,更近了,夏初雪和沈見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當然,玫瑰出馬一個頂倆,但這是他們的戰爭,盡量的不想讓玫瑰這種逆天的東西參加。

腳步聲越來越近,就在夏初雪準備拔出利劍先發制人的時候,沈老祖突然發話了。

「走快點,那兩個小不點一旦匯合肯定會以最快的速度離開,距離太遠的話就找不到了!」

一行幾十個築基期修士便加快了速度,經過夏初雪他們藏身的草叢時,居然就這樣匆匆而過,絲毫沒有發現草叢中的任何動靜。

嘶!咋回事兒?

待到那些人走遠了,沈見肖才一臉的迷茫看著他們家老大。

後知後覺的發現為啥老大練氣期修為都能發現對方,而對方築基期修為的大修士在他們沒有布設陣法的時候卻絲毫沒有察覺周圍有異樣,著實反常。

「你也看出來了?」夏初雪挑眉。

確實,如果說一開始她能夠察覺到對方而不被發現還挺正常,那麼在那些築基期修士經過這麼近距離的時候還沒有發現他們的存在,那就太不可思議了。

所以只有一種可能性,那就是他們已經發現了自己等人的存在,至於為什麼現在沒有動手,剛才對方也說了,無非就是怕引來蘇家人的注意,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所以我們現在是走,還是留?」沈見肖蹙眉。

「唉,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既然是出來歷練的,那麼就當他們是我們第一場的歷練吧!靈液的事情幾乎是修仙界公認的秘密了,恐怕接下來或多或少會有不同的修真前來打聽或者暗殺我們,做好準備應戰了嗎?」

夏初雪此刻最後悔的恐怕就是初來乍到之時拿出的那滴靈液了吧?

誰讓她當初死也不會想到空間里最多的東西,拿出來居然在修仙界掀起軒然大波。

禍福相依,不過若真的沒有當初的魯莽決定,此刻她又怎麼會得到修仙界唯一一個上古流傳下來的儲物戒指?據說正個修仙界都找不到第二個與她脖子上這枚戒指空間儲存量更大的儲蓄戒指了吧?

自然,儲蓄戒指也不是絕對沒有,但是擁有之人那都是大宗門一些長老之類的大修士,而且空間儲存量和沈見肖這枚也不可同日而語。

想到這裡,她的手無意識地摸了摸掛在脖子處的某物,嘴角微微上揚。

這個東西無論出現在哪裡都是鎮店之寶,也不知道為何夏鶯鶯會做主賣給自己,難道她在天地拍賣行有些身份?越想越狐疑。

「老大,他們都走遠了,我們要不要反其道而行?」

「現在也只能這樣了」

帶著心中的狐疑朝著另外一個方向離去。

殊不知他們剛離開,沈家的那幫人就出現在剛才的那片草叢裡。沈老祖目光炯炯地望著離開的方向若有所思。身後是一干人等皆露出茫然的神色,只有少部分人無條件相信自家老祖。

「跟上去」沈老祖一聲令下,身後的修士則輕聲輕腳地跟著。

「父親,那丫頭邪門的緊,會不會已經發現了我們?」沈傲天仍不放心的傳音入密。結果卻引來沈老祖一陣怒瞪,瞪得他都心虛了。

「沒出息,一個小娃娃而已就讓你嚇破膽了?」

沈傲天無語閉嘴,小娃娃?等您老人家吃到她的苦頭還會不會喊小娃娃了,大言不慚說什麼能對付那五階妖獸,騙誰呢?可別到時候五階妖獸沒有抓到,反而被人家的毒刺給毒死。

沈傲天會這樣想也不足為奇,畢竟五階妖獸啊?整個修仙界都不知道有沒有這樣的存在,再加上他並不知道沈老祖手中有先祖在秘境中偶然得來的一種禁藥。

此刻的夏初雪和沈見肖一副悠閑自在的模樣,這哪裡是在逃命?簡直就是在旅遊好嘛?

「老大,我們難道不趕緊跑路?要不然你先回到蘇家,這樣他們就沒有辦法在蘇家動手了!」

「那你怎麼辦?」目光炯炯的望著他。

沈見肖苦笑一聲「我?反正我就是爛命一條,再說之前他們都沒有抓住我,現在更不會讓抓住!」

「既然是朋友,哪有獨自跑路的?別廢話了,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把他們引到一個隱秘的深山,這樣才好下手。」

好…好下手?

通常被高階修士追殺都是往人多的地方跑,這樣才能有可能被救,然,他家老大就是反其道而行。

沈見肖也不是個笨的,立馬會了意,興奮得手舞足蹈。

「沒錯,就是去深山,到時候讓玫瑰一出來,嗷嗚一口將他們全部吞了做化肥,神不知鬼不覺,簡直太完美了!」

「不,玫瑰要是不能出來!」她神情有些凝重的道。

看到沈見肖不解的目光,夏初雪只好再次傳音入密。 「我感覺有些不同尋常,玫瑰之前進階五階妖獸,聲響之浩大,整個修仙界北地恐怕就沒有不知道的,沈家自然會第一時間得到通知,然他們明知道我身上有五階妖獸的契約獸,為何還要帶上家族所有的精英前來圍剿我們?說不定就有對付植物妖丹辦法!我們不得不防!」

「也對,他們可不是傻子,和玫瑰對抗就是以卵擊石,可我從小在沈家長大,從來都沒有聽說過有什麼厲害的足以和五階妖獸對抗的逆天寶貝」

沈見肖也陷入了深深的回憶當中,左思右想都想不起來會有什麼辦法能夠對抗有如此實力的玫瑰。m.

夏初雪招出飛劍,一腳踏上去,嗖的一聲飛上了半空中,沈見肖也緊隨其後。

「不是我打擊你,就你的修為,恐怕根本接觸不到那些機密。」

他撓了撓頭笑呵呵的,一點也沒有因為這一句玩笑話而不高興。

「切,說得好像你以前修為很好似的!」

很快,他們就這樣說著,有一搭沒一搭的話來到了死亡山脈裡面,由於有玫瑰5階妖獸的震懾力,林子中的一些妖獸們看到也都四下逃竄。

老天爺就像和他們作對似的,雨勢變得更大了,山林間也幽暗的不像話,噼里啪啦,豆大的雨點顆顆砸在人的臉上生疼,伴隨而來的是電閃雷鳴。

「老大,你看那裡有四面環山的凹地,我們要不要就在那個地方埋伏?」

夏初雪順著沈見肖手指的方向看去,嘴唇微微翹起。

這個地方剛剛好。

四面環山,中間是個小盆地,空間夠大,再加上時不時的電閃雷鳴,正好可以掩蓋等會兒的爆破聲。

我在異界是個神 山林間的樹木緊挨著,正是入夜時分,整個空間被黑暗籠罩,夏初雪倆人一頭扎進草叢中,連影子都沒有。

「老祖,你確定他們就在這邊?我怎麼沒有發現人?」

「哼,就你那修為能發現什麼?」

沈老祖站在夏初雪之前站著的地方用精神力掃視著周圍。

入夜已經很久了,大家都眼睛也都適應了黑夜,朦朦朧朧的能看到一些東西,加上修士的眼神都非常好,精神力更是肆無忌憚的穿透黑夜,看見一些想要看到的東西。

「奇怪!」

沈老祖眉頭緊凝,明明精神力就是鎖定他們在這片區域的,怎麼突然就消失了呢?

想到夏初雪是和陣法師,沈老祖不由的更加小心起來。

唉!可惜了,夏初雪要是他們沈家的弟子該有多好?

「大家小心一些,他們有可能就在附近。」

小娃娃就是小娃娃,以為自己仗著有五階妖獸就能無法無天了? 緣嫁首長老公 居然敢跑到死亡山脈的深處來,哼哼!今日插翅也難逃。

一想到馬上就會擁有五階妖獸,沈老祖嚴重的貪婪更甚。

雖說銷售只能與一人契約,就算強行搶走也不可能再次契約,但是他可以花重金讓御獸宗的人訓化,哪怕到時候訓話成一隻溫順沒有脾氣的妖獸,爆發力不強,但好歹也是五階啊,其實力絕對不容小覷。

突然,驚變起

一行幾十人剛進入四面環山的小盆地中,就發現陰風陣陣,一股凝重的窒息感傳來,耳邊似有若無的出現「嘎吱嘎吱」令人牙酸的聲音,就像18層地獄厲鬼在磨牙,身上的寒毛都直立了起來。

「夏初雪,不要在那裡裝神弄鬼,既然你們已經知道測跟蹤了,還不快快出來受死,老夫還能留你一條全屍!」

沈老祖滿臉的水漬,不知是冷汗還是雨水。

只見他們原地轉圈,耳邊不停地響起那些鬼哭狼嚎聲從四面八方傳來。

漆黑如墨的四周,陰風呼呼吹著樹葉,發出沙沙的聲音,令人不寒而慄。

奇怪的是,剛才明明是大雨磅礴,現在卻突然停了,怎麼看都覺得詭異。

「老…老祖,這裡會不會有惡鬼吧?我…我們…」

一行人中就有幾個膽小的中年女子開始害怕起來,女子就是女子,不管什麼時候,不管修為有多高,對於這些東西都有些與生俱來的畏懼。

「慌什麼?」

沈老祖不悅瞪了那個中年女子一眼,后又抬頭看看漆黑的天空,面上不顯,心中卻有些沒底。

現在已經可以判斷他們已經深陷陣法當中了,他還真是小瞧了那個小娃娃。

「小娃娃,有種出來,躲躲藏藏的算什麼本事?」聲音中帶著凌冽的威壓向著四面八方擴散。

突然,樹林的周圍傳來詭異而沙啞的聲音,活脫脫就像十八層地獄的厲鬼。

「老東西,帶著幾十築基期修士圍剿兩個練氣期就是有種了?把你的種拿出來給我看看!」

草叢中的一個隱匿陣法中,沈見肖拿著夏初雪給他的變聲器在那裡裝神弄鬼。

還別說,老大的東西就是管用,這聲音一出來,連他自己都嚇了一大跳,如鬼魅一般幽然。

「老大,其他人還好說,那個沈老頭就是個老狐狸,就這點玩意能虎住他嗎?」

儘管沈見肖沒有和沈家老祖有過任何交集,但從出生以來就是聽他的事迹長大的,什麼越階挑戰,什麼以練氣巔峰修為吊打築基期,什麼獨闖魔宗等等事迹,若沒有點本事,怎麼能夠活到現在?

「別著急啊,好戲還在後頭呢!且等著瞧好戲。」

夏初雪眼眸亮晶晶的,就連黑夜也無法完全遮住它的耀眼。沈見肖一時間看得有些呆愣。

美女他見得多了,但是從來都沒有見過一個女子有這樣的一雙眼眸,靈動明亮的就像…就像天上遙不可及的星辰,讓人想要靠近,卻又擔心褻瀆了這一抹明媚。

「見肖,快點…」

夏初雪看到陣法當中的沈老祖要出手了,打算讓沈見肖助自己一臂之力,結果回頭卻看到那斯居然傻愣愣地看著她走神了,立馬一個爆栗上去。

「哎呦,老大你能不能輕點,彈死我,可就沒有這麼中心的跟班了。」沈見肖立馬回過神來,揉著自己被打的地方一臉哀怨。

她無奈翻了個白眼。

「這個節骨眼上,你還有心情走神?我也是服了你了。」 「呵呵…那什麼,老大您吩咐。r?anwenw?w?w?.?r?a?n?w?e?n?a`c?om?」沈見肖強壓下剛才的念頭頗有些尷尬的說道。

夏初雪無暇他想,看著陣法內築基修士一舉一動說道。

「沈家那幾個老不死和長老們交給我,你用陣法控制住其他築基期一二層的修士,等我把那幾個高層給搞定后再回來對付他們,能不能做到?」

「必須能啊,有老大的陣法在,若這點小事都做不好的話,那我還怎配跟在老大身後?」

沈見肖只要一想到自己以練氣期第三層的修為一力對戰十幾築基,就摩拳擦掌躍躍欲試,心情澎湃的都要溢出來了。

「姐姐,我現在該做什麼?」玫瑰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他們面前。姐姐又要陰人了,怎麼少得了她呢?

夏初雪看到玫瑰出現便知道這愛熱鬧的主肯定在裡面呆不住,自從知道空間並不限制契約妖寵來去自如的時候,她就沒有用意念限制過,給了玫瑰絕對的自由,剛才也是疏忽,明知道對方可能有底牌,扔忘記屏蔽空間。

紅包萬歲 她此刻看見玫瑰一臉激動的樣子,不忍的傳音入密道。

「玫瑰,你怎麼出來了?那沈家老祖既然能夠這麼坦然地出現,就肯定有底牌,而且我估計那底牌是針對你的!」

「針對我?呵呵,他一個小小築基期修士,能有什麼底牌?姐姐你多慮了!」它不以為然

夏初雪表情凝重,正色道「他沒有不代表家族沒有,我思來想去用法術武器什麼的肯定不行,畢竟就算有靈器,就他們這種修為也用不了,法術更不用說,在高階的法術技能面對實力的絕對壓制也是枉然,所以最大可能性就是用毒。」

「用毒?」

夏初雪點點頭「沒錯,只怕這毒還不簡單,我們要小心行事!」

玫瑰一臉的不在意,有些好笑。

「姐姐啊,你會不會想的太多了?別說他們有沒有能力找到比我體內毒素還要毒的東西,就算有,我若是擋不住,那呢你們就更擋不住了,好姐姐,你就給我派個任務讓我幫忙吧?」

玫瑰小蘿莉的身體不停搖晃夏初雪的身體,大有一副你不答應誓不罷休的樣子。

她被晃的頭昏眼花,現在又是關鍵時刻,錯過了,恐怕那些傢伙都要破陣而出,只好答應。

「行行行,不過你要答應我…」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