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外面雷雨交加,殿內陣陣陰風急卷,雨水順着破損的廟頂滴落下來,滴滴答答的,像是拍打着節奏似乎的,這聲調聽着像是有人竊竊私語:

2020-11-04By 0 Comments

“我死的好冤……”

“誰?”

白世寶從夢中驚醒,坐起身來,瞪着眼睛瞧了瞧,破廟殿中依舊空無一人,身旁那半截蠟燭也已經燃燒殆盡,剩下一小截兒蠟芯正冒着白煙,看樣子是剛滅不久。

白世寶撓了撓頭,心想:真是夜廟裏夢鬼,這種地方怎麼也睡不踏實,正要尋摸着一個找個東西來遮擋下風寒,卻突然愣住了!

一道驚雷閃過,對面牆上硃紅的血字,不知何時又多出幾個字來……

神佛不作爲,鬼魂不輪迴,有家不能歸,破廟來安睡。

“奇怪,這是誰寫的?”

白世寶心中暗道奇怪,這麼一會功夫,是誰又在牆上添了一句?用手摸了摸,抽到鼻尖一聞,字跡上有股血腥味,並不是用他那個硃砂筆寫出來的,白世寶一回頭,被嚇得全身汗毛直立,眼睛瞪得溜圓……

啊!

白世寶身後不知何時站着一個女人,這女人看起來年輕貌美,身材婀娜,臉色有些紅潤,是個美人,不像是個陰鬼;但是穿着卻有些怪異,全身披紅,由頭到腳只穿着一件蠟燭紅衣,正面無表情的死死盯着白世寶。

白世寶驚道:“人嚇人,會嚇死人的!”

話音剛落,白世寶見這女人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腳……

“什麼意思?”白世寶也順着她的動作,低頭往她腳面上一瞧,一雙紅布鞋上秀滿了紫紅的大花瓣,小腳輕盈飄飄,白世寶再仔細一瞧,那雙腳離地面竟有半寸的距離,而且……還沒有影子!

“啊……你是鬼?”

白世寶嚇得大驚失色,後背緊緊靠在牆上,雙手下意識地在腰間摸了摸!

糟糕!

皇叔絕寵:特工冷妃 嚇鬼鞭和那些符咒都被白世寶丟在那邊角落裏了,除了眼皮上貼着的兩片桑葉,身上沒有半點傢伙……

“你不要害怕,我不是有意嚇你。”

這女鬼愁眉緊鎖,露出一臉怨苦無助的樣子,聲音也是輕柔沒有半點怒氣。

白世寶哆嗦着手,指了指她的身上,叫道:“不怕纔怪呢!死了穿紅衣,你可是個厲鬼啊!”

女鬼聽白世寶這麼一說,伸出手來瞧了瞧紅紅的袖口,面色哀傷起來,然後用手指了指面前的牆,說道:“我看你回了我的話……”

“我閒來無事提着解悶,你別當真啊!”

白世寶連連叫苦,早知道作詩容易招鬼,何苦閒的在這裏亂抖文墨,裝清高?

女鬼嘆氣道:“以爲你可以替我伸冤,原來卻是消遣……”

白世寶一愣,心想:這麼着?敢情這鬼是有冤難伸啊!莫不如先穩住她,別叫她發怒,聽聽她有何冤屈再說,便追問道:“你有何冤屈,不妨說出來,我幫你想想法子?”

女鬼聽後大喜,端着眼神在白世寶身上打量了一番,說道:“若你肯幫我伸冤,我定有好處給你!”

“好處就算了,你讓我能睡個安穩覺便行!”白世寶只道是囫圇聽完,敷衍了事,哄她先走纔好。

女鬼想了想,將自己的事情,向白世寶慢慢講了出來:

原來這女鬼姓曲,單名一個娥字,家住十里外的天寧鎮中,幼小喪父,與母親相依爲命。

這天寧鎮中百姓多以耕種爲生,一年前,不知爲何突降大旱,天焦汗土,土地顆粒無收,又有百姓接連中了暑氣,懷病在身,百姓們都以爲是天神重怒,災罰鎮中的百姓,只好求神拜祖,以祭天地神靈,祈求恩澤福雨。

後來,聽有人傳聞南山上有位修凡超羣的張道士,能夠除魔降妖,呼風喚雨,鎮中百姓們便捐錢集糧,求這位張道人施展神通,施降甘露,以慰枯田之急;張道士被請來後,在城中搭建法壇,連續施法數日,果然天降雨水下來,百姓們無不稱奇,都跪地焚香拜祭,捐贈錢財,供爲真人……

шшш¸ TтkΛ n¸ ¢Ο

白世寶插話道:“這位張道人的道行竟然如此之高,竟能施法降雨?”

女鬼曲娥搖了搖頭,繼續說道:“當時我中了暑氣,久病臥牀,我母親便借了一些錢財,尋那位張道人爲我看病,張道人來到我家後,便對我母親說,我被鬼魅附體,病氣沖天,要焚火燒盡,才能除掉身上的鬼魅……”

白世寶驚道:“被火燒焚身,豈不是連人也一同燒死了?”

“我母親也是這樣想,哭求着張道士發發慈悲,爲我留條活路;張道士說除非在我體內‘結丹’,再種上‘仙種’才能除病,我母親不懂‘結丹’之意,見張道士如此神通,只求我能夠早日康復,便答應下來……”

白世寶也不懂‘結丹’是何之意,沒有插話。

重生侯門毒妃 又聽曲娥繼續說道:“其實這位張道士見我有幾分姿色,便說些中了妖魔之類的話欺騙我母親,無非是藉故騙色而已,那夜我就被他……”說道這裏,曲娥用袖口擦了擦眼角,哭了出來……

許久,稍作鎮定後,曲娥又繼續說道:“後來我母親知道真僞,便去找那道士拼命,卻被他的徒弟們活活打死,我有苦無處訴,便穿了件紅衣,懸樑自盡……”

白世寶聽到這裏,心中怒罵道:天殺的畜生,竟然借道之名,騙錢騙色!一時怒氣難平,對曲娥問道:“你何爲不去報官?”

曲娥哭的更加甚,說道:“那鎮長和張道士早已合謀,將所騙來的錢財,平分腰包,又將這座古廟拆了,在鎮中南山上重新修了個道觀,供張道士使用,來榨取錢財!”

“你既成厲鬼,有怨氣難消,爲何不去找他報仇?”

“他不知在何處求了一道避鬼符,揣在懷中,早晚攜帶,我不能近他身,只好躲在這廟裏尋人幫助,今夜三更,正好見你給我回了字……”

白世寶心想,難怪她無處去伸冤,在牆上寫了那麼句話,白世寶在她身上瞧了瞧,突然一愣,急問道:“你既然是含冤而死的厲鬼,口中是否有團怨氣?”

曲娥點了點頭。

白世寶大喜,說道:“若是我幫你報了仇,你口中這團怨氣能否給我?”

曲娥一愣,不知白世寶要做什麼,不過既然能幫忙報仇,便也點頭答應了。

白世寶心想,她可算是找對了人,她需要我幫忙報仇,我正好需要她口中的這團怨氣來增陽壽,這不是個好買賣?

白世寶對曲娥追問道:“那個張道士身在何處?”

“那個張道士是個大煙鬼,又是個好,色之徒,他在鎮中的一處酒樓裏包了個姘婦,平時就在她家中,道觀由他徒弟打點着,常年香火不斷,有信男信女來道觀中磕頭求籤,他便信口開河地說些好話,能騙些錢財,供他抽大,煙和養姘婦之需……”

白世寶心說,這道士簡直就是個無賴混子流,氓,咒罵道:“呸,他還好意思姓張?污衊了我師父的好姓!”

“……”

白世寶又問道:“他叫什麼名字?我去找他!”

曲娥搖了搖頭說道:“這個倒是不知,他自稱有雙陰陽眼,可以驅魔打鬼,對外都稱自己是瞎子張道士,別人都叫他張瞎子!”

白世寶驚得下巴都快掉下來了,驚叫道:“張……張瞎子?”

女鬼曲娥瞧着白世寶表情怪異,便問道:“怎麼,你認識他?” 通陰之人,甲馬附身,以祀鬼神,陰陽神行;甲馬者,風火之分,風者:乃爲順甲馬,稱作:牽魂馬,可遊走陰界,追魂捉命;火者:乃爲倒甲馬,稱作:叫魂馬,可驅鬼除祟,噬魂奪命;其風火二者,皆爲符籙紙馬,又稱爲:神行百變,通陰甲馬。——摘自《無字天書》通陰八卷。

……

“這人竟敢冒充我師父的名號,到處招搖撞騙,我絕饒不了他……”白世寶心裏清楚,師父張瞎子早就夭喪歸天,如今這個‘張瞎子’道士肯定是假冒的。

“你師父也叫張瞎子?”

曲娥一臉驚訝地看着白世寶。

白世寶怒道:“我師父真名叫作張一白,練就一雙‘鬼眼瞳’,白日裏嚇人,夜晚裏見鬼,乃是陰陽道派第三十六位執事掌門,拍馬走陰,無所不能,怎麼能和這個假的‘張瞎子’相提比論!”

曲娥身子微微一震,重新打量了白世寶一番,追問道:“你也是道士?”

白世寶走到先前睡覺的地方,彎腰撿起地上那沓溼漉漉的符紙,在曲娥面前擺了擺,說道:“道士不敢說,算是剛剛入了道兒,走陰人白世寶便是我,如假包換,世上尋不到第二個!”

曲娥往後移了半步,對白世寶有了些戒備。

白世寶看曲娥有些心驚,便安慰道:“放心,我最不能容忍欺男霸女,殘害忠良的豬狗,你的事我還真就非管不可!倒也甭謝我,只怪那傢伙挪用了我師父的名號!”

曲娥問道:“那人弟子有幾十人,你如何對付的了?”

“這……”

白世寶心想:若是那假道士單獨一人,自己倒是可以應付,但是這麼多人,也不知道施展‘請神’之法行不行?另外‘請神’這個招術,保不準會請到誰,萬一請來個‘竈神’,豈不是連鍋一起被他們砸了?

白世寶頓了頓,說道:“這也無妨,大不了費些錢財,再請羣陰鬼幫忙!”

曲娥搖了搖頭,說道:“依我看,武鬥不如智取,如果能在午夜時分,將他引到這裏,我便能奪了他的魂!只是他老奸巨猾,恐怕不會輕易上當!”

“智取?”

白世寶低頭想了一陣,突然笑道:“這還不簡單,我自有個法子能將他引,誘到這裏!”

曲娥追問道:“是什麼法子?”

白世寶悄聲低語了一番,聽得曲娥面露喜色,連連點頭稱讚。

“不過這法子恐怕需要些錢財!”白世寶掏了掏衣兜,身上只有秦二爺給他的幾塊大洋,搖着頭說道:“這些還遠遠不夠……”

“錢財我倒是有很多,本想完事後,贈送給你作爲報酬!”

白世寶冷笑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陰間冥錢用不了的!”

“不是冥錢,卻是白花花的銀子!”

“銀子?在哪裏?”白世寶眼睛一亮。

曲娥從懷中掏出一張紙來,用手一揮,紙張飄在白世寶面前,白世寶伸手接過,瞪着眼睛往紙張上瞧了瞧,竟是一張字條,上面只是歪歪扭扭的寫了三個字:

燕子飛!

白世寶不解地問道:“這‘燕子飛’是什麼銀子?”

“這燕子飛是位殺富濟貧的俠盜,原是山東禹成李家莊人,在家排行老三,便都叫他李三,這人從小練就一身輕功,飛檐走壁身輕如燕,號稱:漢口燕子飛,與太湖賊水上飛、女俠草上飛,和梁山葛飛飛,共稱四大飛賊……”

白世寶驚道:“敢情是位練家子,倒是同我走陰人一樣,都是腿上功夫!”

曲娥繼續說道:“這李三算得上是真正的俠士,一共拜了七位奇人兄弟,共同行俠仗義,打着替天行道的旗號,除暴安良,只劫富財再發散給窮人!”

網游之九轉輪回 白世寶暗道:這人倒算得上是位好漢,與我們行道之人雖說路不同,卻也盜亦有道。接着又追問道:“那七位奇人都是哪路高人?”

“這七人是:怪錢馬五爺、安慶鐵算子,九江一盞燈、蕪湖晏子平、常州一股香、蛟龍山袁龍招,還有那位女俠草上飛!”

“袁龍招?”

這名字白世寶並不稀奇,卻是耳熟能詳。

曲娥點了點頭說道:“哦,這位袁龍招是位綠林好漢,學過一些道法,佔山爲王,雖然成了綠林響馬,卻也不打貧苦百姓的主意,搶掠的都是官富之人……”

白世寶端着那張字條,聽得出神,自言自語道:敢情隔行如隔山,道派高人多的記不住名字,敢情綠林好漢也數不勝數,以後要是有機會,一定要逐個見見纔好!

“只是那袁龍招怎麼也在江湖上掛了一號?”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當初白世寶被王響綁上山時,那袁龍招被黃皮子勾得脫了相,怎麼也看不出來,竟然在江湖上有這麼高的名望,只是他人品不敢恭維……

白世寶想罷,向曲娥問道:“你怎麼對他們的事情這麼熟悉?”

變身女記事 “當初燕子飛被官兵追捕,身負重傷,昏倒在河邊上被我救回家中,調養了數日纔好,這些事情都是他講給我聽的,後來他康復臨走時,給我留下了這張紙條,說是日後遇到了什麼難處,可憑藉這張紙條可到關帝廟中尋他!”

“那你爲何沒去尋他幫忙,反而在這裏苦等別人?”

曲娥有些傷感的說道:“那關帝廟中供奉着武公神尊,我哪敢進去……”

白世寶聽得明白了,踱步走到廟門口,看着外面陰雨霾霾,心想:如今世道戰亂,江山風雨飄搖,能人異士都揭竿而起,行有一番作爲,我白世寶卻是爲了陽壽奔走,一事無成……

白世寶心中五感雜陳,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少頃,轉身對曲娥說道:“我拿着這張字條去找燕子飛幫忙,你看如何?”

曲娥頓時跪在地上,向白世寶磕了個頭。

白世寶一驚,叫她快些起來。心中暗忖道:“誰說厲鬼是凶煞之魂,我看卻也未必!”

曲娥站起身後,說道:“恩公早些休息,好養足了精神,我就不在此打攪了!”

“你去哪裏?”

白世寶心想,遠近就這麼一座孤廟,她去哪裏休息?

“前方七裏處有口枯井,陰氣很重,我到藏在那裏休息便好……”

白世寶聽後駭然,點了點頭。

曲娥向白世寶拜了拜,轉身踏着陰風,向廟外一眨眼便飄走了。

白世寶躺在角落裏,用褂子重新裹在身上,翻來覆去卻是怎麼都睡不着,坐起身來,端着那張字條瞧着上面歪歪扭扭的字跡,心想這位俠盜李三,到底是何方高人呢?

……

轉眼次日天明,晨光傾灑,雨水漸漸停息。

白世寶一夜未睡,吊着一雙困眼,打着哈欠伸了伸懶腰,站起身來將褂子穿好,走到那尊橫倒的佛像面前,拜了拜,說道:“託您的福,睡得挺好……”

白世寶轉頭瞧着牆上的那些紅字,心想着曲娥說的冤屈,又憤憤不平起來,滿腔子怒火直冒,震了震精神後,推開廟門大步走了出去。

“糟糕,昨夜忘問關帝廟在哪了?這要去哪裏找?”白世寶足足走了三個時辰,才走到天寧鎮裏,街頭行人攢動,人來人往的不知都在忙活着什麼……

一人從白世寶身旁走過,白世寶攔了下來,拱了拱手,問道:“這位兄弟打擾了,向您問個地兒,這鎮中是否有座關帝廟?”

那人上下打量了白世寶一眼,說道:“你去關帝廟做什麼?”

白世寶笑了笑說道:“當然是去拜神!”

“走反了,往回走兩里路,見到一株歪脖樹,尋着山道去找……”

白世寶聽後連連叫苦,白白走了這麼久,竟是背道而馳!

白世寶向那人拱手謝了謝,連城都沒進,轉身往回走。

折返這一路上,白世寶抱怨着好人難做,又足足走了半個時辰,果然見到路旁有一株歪脖樹,擡頭向四周瞧一瞧,在西南半山腰上,果然有座廟宇,白牆青瓦,朱門巍峨。白世寶大喜,一口氣爬了上去,走到廟門口卻發現廟門緊閉。

啪啪啪……

白世寶拍了拍門,問道:“有人嗎?”

許久也沒有開門的聲音,白世寶心中暗自奇怪,心想難不成這是間空廟?

“算了,我將這字條放在廟門牌匾上,那燕子飛要是過來,肯定能看見!”

白世寶伸手去懷裏掏那張字條,卻突然愣住了……

“糟了!怎麼沒了?莫不是那張字條被我落在夜菩寺了?”

白世寶在身上一通**,卻怎麼也沒有那張字條。

咯吱!

這時,關帝廟的大門被慢慢打開,裏面走出一人。

這人穿着一件灰色馬褂,瘦得像是猴子,乾癟的臉上瘦的成了皮包骨,眨着一雙大眼睛向白世寶看了看,說道:“這間關帝廟早空了,人都去南山道觀拜神了……”

白世寶一愣,用手指着那人,驚叫道:“你……你不是剛纔爲我指路的人?”

這人笑了笑,用手指從懷中夾出那張字條來,然後突然陰沉着臉,厲聲問道:“這張字條是誰給你?”

白世寶大驚道:“你是燕子飛?” 墳墓之地,竈臺之旁,多藏有餓鬼,見食而搶;其家人蒸饅,一籠火上烘,蒸熟揭鍋,即見饅頭自萎,逐漸皺縮;如碗大者,頃刻變小如胡桃,食之,味如麪筋,精華盡去,不解其故;乃不知餓鬼所搶食,在饅上用硃筆點之,便可勝鬼抓饅頭也;此名曰:鬼饅頭。——摘自《無字天書》通陰八卷。

……

老北京有句俗話:寧失一手,不丟一眼。

講的就是賊偷的門道兒,失手被抓不丟(輩)分兒,若果是看走了眼兒,傳出去可就失了面子。可見看人識面的眼力比盜物的手法更重要,所以‘眼尖手快’這詞兒,眼尖排在首位。

敢情白世寶身上這點東西,早被那人看的‘通透’,打了一個照面兒,順手就將那張字條從白世寶懷中拈了去,能有這麼一手‘沾衣順物’的功夫,這人不是燕子飛,還能是誰?

“你怎麼會有這張字條?”

1號鮮妻:宮少,別硬來 燕子飛用兩根手指夾着那張字條,在白世寶面前一抖,像是變了個戲法似的,忽地憑空消失了。

白世寶拱手說道:“在下白世寶,受一女鬼的委託前來尋你相助。”

燕子飛一愣,問道:“女鬼?”

“這女鬼姓曲名娥,是這天寧鎮的人,一年前遭人凌辱,懸樑自盡,死後怨氣吞喉不散,三魂無歸,化成厲鬼躲在夜菩寺中尋人相助……”

燕子飛聽得詫異,連連嘆道:“難怪她家中早已人去人空!”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