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夜華傲嘴角微微勾起,直接換上了這黑衣人的衣服,萬一要是被發現了,也好糊弄過去。他這是在做兩手準備。

2022-04-23By 0 Comments

找准最近的一個黑衣人的位置,用了同樣的方法,更加迅速。

第二個!

感覺到最遠的那個似乎已經快要接近藍曦若所在的位置了,他嘴角再次勾起來,然後給紫月離和橙澤式傳音,讓他們也做好準備。

藍曦若在空間里安全的很,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將他們一網打盡。

這些人,如果真的都是木家派來的,就證明木家開始對藍曦若展開全力的追殺了。但如果不是……就說明藍曦若還有別的敵人。

不管是誰,夜華傲都不允許他們危機藍曦若的安全,絕對不允許!

搜到藍曦若房間的時候,藍曦若忽然玩心大發,她悄悄的繞到了黑衣人的後面,然後裝出鬼的叫聲,將頭髮散下來,披頭散髮的。再加上她穿了白裙子,就尤為嚇人了。

黑衣人被冷不丁的一嚇,差點沒嚇出心臟病來。

這本來就是在做虧心事,那能不害怕?

「啊,鬼啊!」黑衣人忽然大叫起來,迅速跑出去,差點撞到另外一個黑衣人。

另外一個皺皺眉:「多大人了,還怕鬼,哪有什麼鬼。我可警告你,如果因為你驚動了他們,讓我們空手而歸,後果你自己承擔!」

他們就是為了不驚動藍曦若,這個人可倒好,直接一嗓子,什麼都完蛋了。

「啊,鬼?哪裡有鬼?」紫月離那邊忽然開燈。

黑衣人捂臉:真完蛋了,看來只能明著殺了。

怨恨的看了幾眼這個大喊「有鬼」的人,其餘的黑衣人直接就殺到了紫月離他們的那邊。

夜華傲穿著一身黑,也混到了裡面,嘴裡和他們一樣喊著「殺啊」,但就是砍不到實在的地方。

「兄弟,你這是咋回事?」有個黑衣人看出夜華傲不對勁了。

夜華傲裝作很憨厚的「嘿嘿」笑了兩聲:「見諒見諒,我眼神有些不太好使,這大晚上的啊,就更不好使了。要是砍錯了人,不要怪罪啊。」

黑衣人皺皺眉,沒說話。

他怎麼覺得……不太對勁呢?

不過,已經來不及細想了,因為屋裡已經打起來了。

紫月離和橙澤式早就做好了準備,黑衣人們一進門,就被他們打了個措手不及。冰茉微和赤玄也加入進來,在一時間,竟然分不出勝負。

沉月也沒有去閉關,偷偷的溜進來,幫他們一起抗敵。

藍曦若躲在空間里,也是玩的不亦樂乎。她知道自己不能出面,不然全部的攻擊力量都會集中到她一個人身上。她的傷本來就沒好,再傷上加傷的話,估計她就不用活了。

有空間這麼個好東西,藍曦若忽然冒出來打別人兩下,然後再回去,這反覆出現,簡直是要把人搞崩潰了:這尼瑪,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打我幹嘛?」

「誰打你了。」

「哎喲,你怎麼又打我!」

「卧槽,我沒打你啊!」

「尼瑪,那就是你乾的!」

「不是我!」

八個人吵成一團,夜華傲算是第九個,他眨眨眼,裝模做樣的也跟著吵起來。

至於他們為什麼沒發現少了一個人,自然是因為被纏的太厲害了,根本顧及不到這個。

夜華傲仗著自己「眼神不好」這個借口,也是到處亂砍,差點就傷到人了。

「哎哎哎,你這人怎麼回事?」

「你差點砍到勞資的手!」

「你幹嘛啊,幹嘛啊?」

幾個人簡直憤怒到了極點。

這簡直是太氣人了,你眼神不好就眼神不好吧,這還打上人了。你要是打敵人就罷了,這打自己人算是個什麼事?

不僅是打自己人,而且還嚴重阻礙了他們的進攻了。搞得他們不僅沒有打到敵人,還被敵人打的半死。

他們堂堂武王級別的人,這尼瑪也太丟人了吧?

被人耍的團團轉?

武王巔峰,這是他們的級別。稍微再修鍊一下就能進入武皇了!

這怎麼就被一個自己人給坑了?

「你給勞資滾出去。」終於有個人受不了了,直接把夜華傲揪了出去。

這個動作,看的藍曦若都心驚肉跳的。她敬這個人是條漢子!

卧槽,自己和這男人都這麼熟了,都不敢揪他,這黑衣人是真厲害,直接上手了?藍曦若嚴重懷疑這人的手不想要了。

夜華傲沒有立刻就動怒,但是藍曦若很清楚的看到了他眼中一閃而過的寒意,以及……可怕的暴風雨要到來的預兆。

等他們都繼續投入打鬥中的時候,夜華傲的嘴角忽然帶了幾分笑意,然後直接提著劍殺進來:「啊啊啊,我不要滾出去,你讓我來幫忙,啊啊啊,我要殺了他們!」

一邊說著,夜華傲一邊殺入人群,劍一直在揮舞,把這八個人全部誤傷了。只不過,有的輕一點,有的重一點。

最嚴重的一個,直接砍斷了一隻手。

藍曦若看得出來,這個人就是剛剛揪夜華傲的那個人。

嘖嘖嘖,這男人果然不能惹啊,碰了會斷手斷腳啊。

藍曦若忽然很慶幸這個男人從來都沒有對自己露出過無情的一面,心裡有些暖意。再想到前一世那個渣男的無情,她忽然就開始感慨世事難料了。

夜華傲這個樣子,黑衣人們自然不願意讓他再繼續參戰了,然而,每一個上去阻攔的人,都直接被砍了,受傷還挺嚴重。

這……

眾人都咬咬牙,不再管夜華傲,這前後受敵,估計也是黑衣人們做夢都想不到的。不過,估計他們更想不到的是,夜華傲根本就不是他們這伙的。

沒有了人們的阻攔,夜華傲就更加放肆的開始揮舞寶劍了,那模樣,還真像是一個眼神不好的人。

然而就是這樣,有個人直接慘死在了他的瘋狂砍殺之下。

他才不會說自己是故意的。

夜華傲繼續揮舞著寶劍,哇哇的叫著開始要衝上去。

至於為什麼沒有人聽出聲音的不對勁,那是因為,這十個人誰都不認識誰,就算是說過幾句話,誰還刻意的去記聲音啊?

這七個黑衣人也真是倒霉催的了。前面有冰茉微和赤玄這兩個強大的人,後面還有一個偽裝的超級像的夜華傲,這奶奶的,簡直就沒有他們過的了。

那個硬生生被砍死的人,沒有人注意到。

夜華傲揮舞著寶劍那叫一個起勁,他也不怎麼催動靈力,只是單純的揮劍,再揮劍,七個人全部都受了傷。

終於有個人受不了了:「你他娘的是不是叛徒啊,怎麼凈是搗亂?!」

夜華傲笑呵呵的看著這個人:「叛徒是什麼啊?我沒搗亂啊,我在殺敵啊。」這倒是說的真話,這幾個黑衣人,就是敵人。

然而黑衣人炸毛了:「你那娘的看清楚,敵人在那邊。」

夜華傲靠近他:「我看不清楚,哪邊?」

黑衣人離他近了一些,指指紫月離他們:「就是那邊啊。」

「那邊?」

「對對對,就是那邊。」黑衣人心情終於算是好了一些,和他的距離也已經是很靠近了。

夜華傲忽然躍起,一劍結果了這個黑衣人,嘴角帶了笑意:「勞資告訴你,你才是敵人。」乾脆利落,只有鮮血在噴涌。

這下,眾人開始凌亂了。

「你到底是誰?」

「還有叛徒?」

夜華傲哪裡管他們在想些什麼?只是揮舞寶劍,直接催動了靈力,開始了真正的斬殺。

夜華傲一認真起來,這些人才真的頭疼了。

這你妹的,他們到底是造了什麼孽?

夜華傲先是砍了一個人,沒砍死,然後迅速躲到了另一個黑衣人的後面。被砍的黑衣人自然惱火,一劍刺過來,不偏不倚的,刺到了黑衣人。

於是,一場夜華傲導演的年度大戲就華麗麗的開場了,片名叫做:自相殘殺。

夜華傲的速度很快,直接就攪和的幾個黑衣人自相殘殺起來,你給我一劍,我還你一刀,都不用冰茉微他們動手,自己人就打的差不多了。

一炷香的時間之後,他們該死的也死了,沒死的也就剩一口氣了。

夜華傲撇撇嘴,抓了一個留活夠,另外幾個直接殺了。

總是要審問一下的,最好是能審出點什麼。

。 「我去你家看看好不好?」張凡問道。

「有什麼不好的?走吧。」

中年男人很痛快,直接站起來,帶著張凡和周韻竹,一路來到他家裡。

「你看,就是這裡——」

他手指一隻大水缸。

果然,在大水缸的底下有一塊石板。

張凡伸出雙手,輕輕的把大水缸給搬到一邊去。

這一個神力的小秀,嚇得那個中年男人直吐舌頭。

掀開石板之後,地上有一個圓形。

圓形周圍都是堅硬的土,只有圓形之內是后填的土,一看就知道這裡曾經有一個洞口。

張凡拍了兩張照片之後,便和周韻竹離開他家。

兩人一邊散步,一邊討論這件事情。

正如中年男人所說的,在他們這樣的小山村,詭異的事情很多。

其實張凡從農村長大,對這些事情也是深有體會。

只不過,各種傳說,大多都沒有真憑實據,有一些只是段子。

而眼下這樁案子,可以算作是證據確鑿了。

中年男人不可能吃飽了撐的編出這個故事來,更不可能在那裡挖一個洞。

兩個人討論來討論去,張凡突發奇想:彭家莊的事情,眼下的事情,都跟自己有很大關係,這兩個看似獨立的事情里,是不是有共同的東西?

想到這裡,便給彭家莊那邊警方打電話。

詢問案情的調查情況。

那邊介紹了一下,說彭家莊山體滑坡事故正在處理,現場清淤工作進行了一半,大部分遇難者的屍體還沒有發掘出來。

張凡想了想,謹慎地問道:「清淤過程中,有沒有發生什麼異常的現象?」

因為這位縣局也得到上級指示,讓他們配合張凡工作,他也不清楚張凡是什麼來頭,只是感覺到此人不一般,便實話實說了:

「要說異常,還真有這麼回事。滑坡之後過了幾天,太陽一曬,泥土幹了,現場相當的板結。我們的堪察人員,曾經發現了一個洞。」

「洞?多大直徑?」

「有二、三十厘米的樣子,呵呵,他們說,有尿壺大小。」

「多深?」

「深不見底。」

「你們估計是怎麼形成的?」

「有專家認為是土中的水分蒸發之後內部空虛塌方所致,不過,從洞口的形狀看,非常規則,不像是內部塌方;有專家認為是有蟒蛇之類的從裡面鑽出來了……總之,大家莫衷一是。這件事,我們沒有聲張,只有相關人員知道。」

張凡心中已經狂跳起來!

他一直以來,隱隱感覺到,自己遇到的很多大事,一直彷彿有一個巨大的無形的網在籠罩著,似乎自己的呼吸、行動,都被對方記錄著,每一件看似零散的獨立事件,背後卻有著驚人的相似。

好像,有一隻手,一個大數據,在安排著一切。

那無形的網,如影隨形,張凡走到哪裡,它就跟到哪裡,令人心神不寧。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