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大多數的學生,都要上晚自習,匆匆忙忙的趕出來,又要打飯吃。

2020-11-06By 0 Comments

而朱貴明和張金芳就在前面吆喝了:「明天我們開張哦,歡迎大家過來品嘗,鑫鑫小吃店,絕對會讓你們滿意,開業期間,我們一律優惠。」

反正她們制訂的政策,就是低價競爭。

相信他們價格比別人降低這麼多,肯定這些學生會來吃。

「我還以為你們現在就開張呢,還準備過來打飯吃,結果是明天?」有學生就這麼問著。

張金芳高興的扯著大嗓門:「是的,明天才開張,明天起,大家都能吃到便宜的飯菜了。」 這些學生看了幾眼,繼續拿著飯碗,往這邊「辣妹子」小吃店走。

雖然在鑫鑫小吃店那兒停留的時間,不過半分鐘,但這些學生,還是把剛才張金芳說的話,給記在了心中。

現在這些學生過來打飯吃,就有人直接問出了口:「老闆娘,人家那邊鑫鑫小吃店都優惠,飯菜都比你們的便宜,你們也把飯菜便宜一點啊。」

硃砂不慌不忙的解釋:「我們小吃店的這些飯菜定價,都是我經過成本核算的。我們選擇的食材,都是市場上新鮮上好的食材。畢竟這民以食為天,這食品安全也很重要,我也不希望大家在我們這兒吃了飯菜,拉肚子之類的。大家都是學生,這學習的時間很寶貴,去醫院兩三天,都耽誤大家的時間,這是得不償失。所以,我們的價格,肯定是不會便宜,我只能給大家保證,我一定給大家提供安全、衛生、新鮮的食物。」

她在這兒說了不會降價,這些學生也沒好意思再跟硃砂磨蹭。

重生三國之財色雙收 畢竟硃砂看著的年齡,跟她們差不多大,而且人又長得這麼漂亮。

誰也不好意思跟一個美女為這一毛幾分錢的事,在這兒講價。

而藍燁此刻在屋後面排查了一陣,確定沒人從後面靠近,才從後面繞了過來。

老婆,下手輕點兒 他一出現,比硃砂出現在這兒,還引人轟動。

畢竟硃砂只是長得漂亮,這些男生還是學生,除了看著稍稍有點臉紅,低下頭外,也沒別的動靜。

可藍燁一出現,這情況就不一樣了。

許多人都還記得,當初藍燁在這兒是怎麼出手懲罰那幾個小混混的。

然後,又經過無數人的口頭渲染,藍燁已經成了神一般的存在。

於是,有人就率先喊了起來:「哇,英雄哥又出現了。」

那些男生就圍過來,七嘴八舌的問著藍燁:「大哥,你的那幾手武功,哪兒學的?」

「你要不要考慮收一下徒啊,你看看我怎麼樣?別人都說我骨格清奇,是天生的學武之材。」

「大哥,你還收小弟嗎?」

硃砂在旁邊,無語的扶了扶額。

這究竟是來打飯吃的,還是來開粉絲見面會的?

而那些女同學,看著藍燁,也是兩眼冒了粉紅泡泡。

作為女生,特別是那幾個大膽的女生,膽量怎麼也比男生大。

平時讀書生活,已經夠苦悶了,現在當然是肆無忌憚的,就在那兒討論著:「哇,真的見著本人了,比傳說中的還帥啊。」

「現在知道了吧?當初我說人很帥氣的,你還不相信。」

「真帥,要是天天來吃飯都能看著他,那就太幸福了……」

一時間,「辣妹子」小吃店是打了擁堂。

先進來的那些學生,遲遲不肯打飯離開。

而後面的學生,還在源源不斷的進來。

硃砂當機立斷,立刻拉了藍燁,將他推到打飯的那個位置,讓他頂替著李明蓉的職務,然後將飯勺往藍燁的手中一塞:「來,你負責打飯。」

藍燁怔了一下,看著這滿店的學生,也迅速的進入了打飯角色。 不就是打個飯嗎?又不是什麼高技術的難題。

藍燁就招呼著大家:「大家排好隊,依次來打飯啊。」

東西十二宮 這一說,原本雜亂的小店,這些同學,倒是迅速的排成了隊列。

哪怕隊列歪歪扭扭,也是個隊列。

藍燁就果斷的給別人打飯,而李明蓉就在旁邊的菜盆邊,負責打飯。

原本前面的人打了飯,還想和藍燁多說兩句話,後面的已經在轟他了:「快讓開,大家都還等著排隊打飯,你磨磨蹭蹭的,想餓死大家啊?」

這前面的同學,也就在大家的起鬨聲中,打了飯菜離開了。

這一下,節奏倒是快了起來。

不用硃砂她們出聲做什麼,這些學生都在自覺的維持著秩序。

有個男生打飯,藍燁習慣性的,又給他按了兩飯勺的飯,這個男生連連道:「多了多了,我吃不完這麼多。」

藍燁直接回答:「一個男人,正長身體的時候,就應該多吃一些。」

這麼一說,對方也不好再說什麼,只好又是委屈又是抱怨的,端著飯盒再過來打菜。

輪著一個膽大的女生過來打飯,她趁藍燁打飯的時候,直接問出聲:「你明天還在這兒嗎?」

藍燁怔了一下。

這個他可沒辦法保證。

這個女生又道:「要是你明天還在這兒,我還要過來打飯。」

硃砂在旁邊笑著一口承諾:「不定期的出現,這才是驚喜。」

藍燁回頭瞪了硃砂一眼。

他怎麼感覺,這硃砂將他給賣了的樣子。

「那好,我明天又來打飯吃。」這個女生心滿意足的離開。

哪怕她看出,硃砂和藍燁的關係不一般,可這又怎麼樣?

哪個女生心中沒有一點夢,她又不需要跟這樣的帥哥有什麼交集,就算吃飯的時候能看上兩眼,給這乏味緊張的讀書生涯增加一點調味劑,不行嗎?

經過兩小時的忙碌,晚自習的時間到了,這些學生都離開了小吃店,小吃店才再度慢慢的安靜下來。

李明蓉都沒空收拾,忙著先進裡間,拿了一張乾淨的毛巾出來,遞給藍燁:「來,先擦擦汗吧,今天真不好意思,讓你來打飯。」

藍燁卻是一臉的理所當然。

他在騎鞍村呆了這麼一段時間,可是跟老鄉們都是打成一片的。

接過毛巾擦了一把臉,他跟李明蓉道謝:「謝謝小姑。」

硃砂俏皮的伸著手指,往自己的臉上戳了戳。

藍燁倒是心領神會,伸手在自己的臉上摸了一把,這臉上,還沾著飯粒呢。

去後面洗手洗臉的功夫,藍燁就將之前排查的情況說了一下:「四周都檢查了,沒什麼問題。晚點,我再把那些漏洞給補上,除非有人有前面進入裡間后廚,否則,後面是根本不可能給人機會搞鬼。」

聽他這麼肯定的說著情況,硃砂也點點頭:「沒人有機會搞鬼就好。」

她就擔心,擔心張金芳兩口子明面上競爭不過,背後搞些小動作,這食品安全無小事。

真要出了意外,誰也擔當不起,硃砂也希望朱貴明兩口子,莫蠢得拿人命來當兒戲。 第二天,就是朱貴明小吃店正式開張的日子。

一大早,朱貴明就去菜市採購了許多的食材回來。

他可是預計了今天,一定會大爆的。

這「辣妹子」小吃店天天有多少人吃飯,朱貴明這陣子可是摸得一清二楚。

所以現在,他採購的食材,只有多,沒有少。

他相信,他們搞這個低價競爭,一定會吸引更多的人過來吃飯。

而張金芳就在店裡,將一切料理了又料理,爭取做到萬無一失。

那招牌上「鑫鑫」小吃店,可還是金光閃閃,那麼多的「金」字堆在一起,都快亮瞎人的狗眼了。

恨嫁豪門:撒旦老公戲甜心 張金芳對於這個「鑫鑫」兩字,也是格外的得意。

這個字好啊,她們可是專門找了八字先生給算了一筆的。

這意味著招財進寶,財源廣進啊。

果不然,隨著下課的時間到了,一大群的學生,就一窩峰的從學校中涌了出來。

男神快穿攻略 大家都沖著這新開的「鑫鑫」小吃店去了。

畢竟新開張的小吃店,大家都想去嘗嘗,這口味有什麼不一樣的。

這嘗個新鮮,是大部分人的從眾心理。

何況,這價格,比起學校食堂還有這個「辣妹子」小吃店來,確實要便宜許多。

看著湧進來的這麼多的學生,張金芳笑得嘴都合不攏了。

在她眼中看來,這湧進來的哪是學生啊,這分明是滾滾不斷的財源嘛。

果真這「鑫鑫」兩字取得好啊,這就是財源滾滾來啊。

張金芳就下意識的,要去看招牌一眼。

卻是發現,她這邊的生意挺好,可是,也並沒有把所有學生給攔完啊。

似乎還有學生,是往著那邊「辣妹子」小吃店走。

還繼續去「辣妹子」小吃店的人,有一部分,是那種極為忠實的顧客,他們不光是喜歡「辣妹子」小吃店的味道,也感覺李明蓉這個老闆娘不錯,老實厚道,飯菜份量一直很足,衛生也做得細緻。

這些學生,都是家境比較好的人,也不在乎那麼一點點便宜的錢,當然是繼續支持著「辣妹子」小吃店。

而另一部分人,就是充著藍燁去了。

不是說,會不定期的出現嗎?

反正在哪兒吃飯都是吃,能有機會看看帥哥,當然是好事。

所以,哪怕張金芳這邊,哪怕弄出一個低價競爭的手段出來,也並沒有把學生給完全攔死,還是有人去「辣妹子」小吃店,這就是讓張金芳相當不滿。

這邊店中,硃砂看著時候差不多了,她就要過去「鑫鑫」小吃店,見識見識一下這個小吃店的廚藝了。

一個小吃店,最終拼的,不就是飯菜的口味嗎?

「我陪你過去?」藍燁主動的請纓。

硃砂搖了搖頭:「你就在這兒幫著小姑打飯吧,我自己一個人去就行。」

見藍燁有些擔憂,硃砂倒是笑了起來:「放心吧,我又不是去鬧事,你有什麼不放心的。再說,就算真的鬧事,鬧起來了,也是影響她們家的生意,對我又沒影響。何況,就算真的鬧起來了,就這斜對面,你也一眼能看得到。」 藍燁抬頭望了一眼。

從這個位置望過去,確實也就能看見那邊「鑫鑫」小吃店的一舉一動,硃砂要是在那邊真的有什麼事,吵鬧聲都能傳到這邊來。

「好,那你自己小心一點。」藍燁提醒一句。

硃砂笑笑,向著藍燁比了一個OK的動作,自己才抬步,向著「鑫鑫」小吃店,走了過去。

這一邁步過去,就見得校門口有人出來,定睛一瞧,這不是胡校長嗎?

最初硃砂還沒想著,胡校長會進「鑫鑫」小吃店。

畢竟硃砂的店開在這兒這麼久,胡校長都沒有進來吃過飯,硃砂知道胡校長是瞧不起呢。

所以現在,硃砂也認為,胡校長只是剛好離校而已。

不管當初鬥嘴是怎麼鬥了,可現在,這既然碰上,打個招呼總是有必要的。

自己的店還開在人家的地盤呢,這該有的禮節還是得做到。

硃砂的態度就是這樣,該有姿態的時候,還是有姿態。

但是,要格外怎麼瞧不起她,給她氣受,那對不起,她也不會低聲下氣的忍著。

所以,硃砂就站在那兒,向著胡校長微笑著打個招呼:「你好,胡校長。」

胡校長倒是冷了臉色,說話都有些咬牙切齒了:「硃砂,你還真的敢跑這小吃店來鬧事啊?」

硃砂一臉的莫名其妙。

怎麼一個個都認為她是來鬧事的啊?

她不過就是過來看看張金芳她們經營的菜式如何而已,嘗嘗廚藝有錯嗎?

這張金芳和朱貴明都象間諜一樣,鬼鬼祟祟的偷窺了她的店這麼久,各種刺探情況,她現在不過是反過來,也來看看這邊「鑫鑫」小吃店的情況,這有錯嗎?

何況,別人還是鬼鬼祟祟的模樣,她是光明正大的過來,甚至可以說是照顧張金芳和朱貴明的生意,需要這樣嗎?

於是,硃砂也就試探著問胡校長:「胡校長,你這麼生氣是幹什麼?難道,這個小吃店,你也入了股有份,所以,這是怕我鬧事,說話都這麼咬牙切齒的?」

「胡說。」胡校長更生氣了。

他怎麼可能在這個「鑫鑫」小吃店入股,這多掉份的,瞧瞧,就看著「鑫鑫」兩個字,就全是銅臭味,看著都是一種個體戶的氣息。

胡校長瞧不起「鑫鑫」小吃店這個招牌,同樣,也瞧不起「辣妹子」小吃店這個招牌。

在他看來,都是屬於典型的沒文化的份,以「鑫鑫」小吃店最為突出。

「我跟這個店,沒有什麼瓜葛,你別瞎猜。」胡校長申明著,以免影響了自己的名譽。

他急著撇清關係,硃砂倒不急著撇清關係了。

她微微笑著,甚至壓低聲音,對胡校長道:「實不相瞞,我其實跟這個店,還有些瓜葛。」

「啥?」胡校長有些沒聽清。

「你不知道啊,這開店的朱貴明和張金芳,其實是我的堂叔堂嬸呢,難道你讓他們在這兒開店的時候,就不知道這些關係嗎?」硃砂唇邊帶著笑意。

胡校長可沒料得,她們居然還有這麼一層關係。 胡校長突然有些後悔,自己就不該來摻合著這事,看樣子,似乎有什麼家族糾紛在裡面。

正要撤退,張金芳在裡面倒是看見了胡校長,急著迎了出來:「哎呀,胡校長,你來了?一直在等著你呢……」

她這麼大聲一嚷嚷,這是裡面的學生,都一齊回過頭來,然後,齊唰唰的叫了一聲:「胡校長好。」

這個樣子,是讓胡校長進退不得,再撤退就不合適了。

張金芳一過來,準備迎接胡校長,就看見了跟胡校長並排站在一起的硃砂。

這是什麼情況?

張金芳一愣。

而硃砂就大大方方的叫了她一聲:「嬸子,這小吃店開張了,生意還好吧?」

她這麼叫人,胡校長就確認了,果真她們是一家人啊。

一個硃砂,一個朱小蓮,都是姓朱,果真是跑不了。

張金芳面對著硃砂這麼大方的問候,還真不知道是如何的應對了。

這客客氣氣跟硃砂問答吧,這不是讓胡校長錯覺,感覺自己之前說的話,都是假話,其實她們跟硃砂關係好著呢,根本不存在硃砂威脅她們的事。

可要是黑著臉,不理硃砂的問候吧,這在胡校長的面前,又會印象不好,似乎自己特別不會做人。

張金芳尷尬了一下,就直接跳過硃砂這問題,一個勁的殷切招呼著胡校長:「胡校長,裡面請,裡面請。」

朱貴明在負責打著飯菜,也是看見張金芳迎著胡校長進來,一同進來的,還有硃砂這個死丫頭。

朱貴明都有些著急,怕硃砂這死丫頭又整出什麼幺蛾子的事。

可是,現在這麼多的學生要打飯菜,朱貴明都忙得團團轉,恨不得變身哪吒,長出三頭六臂來,哪還有功夫,騰出空來管這邊張金芳的事啊。

張金芳拿著抹布,將桌子抹了又抹,帶著討好的笑意,對胡校長道:「胡校長,你請坐。」

畢竟新店新開業,不管是桌椅還是抹布,都還是新新嶄嶄,胡校長看了一眼,也沒過多的嫌棄,硬著頭皮坐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