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大家雖然已經離開雷族,但是聽到雷族被如此羞辱,雷英子還為此喪命,全都怒氣衝天。

2020-11-06By 0 Comments

一行五人,化成五道流光,快速朝飛禽族而去。 兩人小時之後,五人來到飛禽族上空,望著下面一片遼闊地域。

「冤有頭,債有主,咱們這次來,只找飛鷹跟飛雲算賬,其餘的人,只要不攻擊咱們,咱們就不主動攻擊,但是如果他們攻擊的話,咱們就反擊。」葉雄說道。

「我去叫戰。」雷龍道。

「不用了,我會讓他們出來的。」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落到地上面,身上湧起滔天的青色元氣。

「大地狂嘯。」

元氣瘋狂地湧進土地里,改變土地結構。

頓時整個大地轟鳴起來,就像發生十幾級大地震一樣。

《大地功》之中的大地狂嘯,被稱之毀壞之王,雖然對戰不怎麼樣,但是摧毀力,無以倫比。

進入元嬰期之後,施展這門神通,更是直線提升幾個檔次。

整個大地就像麥浪一樣,摺疊出去,如同波紋一樣,以葉雄為中心,朝四面八方擴散。

整個森林,無論是百米巨樹,還是千米巨樹,還是巨石,在摺疊般的攻擊之下,紛紛塌陷倒塌。

樹木上的房子,就像風中的麻蜂窩,紛紛掉下來。

「天啊,這是怎麼回事,地震了嗎?」

「快跑啊,別被活埋了。」

「見鬼了……」

無數的修士,紛紛飛升到半空,看著被毀壞的家園,個個一臉蒙逼,不知道怎麼回事。

短短几分鐘,十幾公里的家園,被徹底摧掉,森林中間,出現一片廢墟。

四人目光看著被徹底毀掉的飛禽族族址,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這是什麼神通,太厲害了,簡直就是拆毀專家。」雷龍震驚道。

「這應該是五行功法之中的土屬性神通,沒想到他還會如此厲害的神通。」雷洛說道。

雷徹沒有說話,似乎一點都不意外。

「怎麼回事,這到底是他娘的怎麼回事?」飛鷹落地半空之中,大怒道。

正在這時候,葉雄從下面的廢墟之中升空而起,落到半空之中。

「你是誰,下面可是你毀的?」飛鷹怒道。

「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嗎,我來了。」葉雄淡淡地說道。

正在此時,四名手下也過來了,來到葉雄身邊。

「雷龍……雷鵬……」

飛鷹看到葉雄身邊的雷龍,還有雙目欲裂的雷鵬,瞬間就明白了。

眼前這個年輕的男子,應該就是把雷龍帶走了,最近名聲大躁的葉雄。

就當我們從沒認識過 「我一直在找你,沒想到你自己送上門來,這樣正好,我正好跟你算算這筆賬。」飛鷹冷冷地說道。

「誰是飛雲?」葉雄在人群之中掃了一眼,殺氣騰騰:「要當縮頭烏龜,不敢出來了嗎?」

「小爺在這裡。」

一道流光落到飛鷹身邊,一名年輕的男子出現。

「雷鵬,他是飛雲嗎?」葉雄問。

「就是他,我妹妹就是被他害死的。」雷鵬咬牙切齒。

「雷鵬,你別胡說,你妹妹可不是我害死的,大家都看到,她是自殺的,我只不過把她的衣服扒下來而已。女人長得漂亮,遲早被人看的,這有什麼,不就是被幾千人看到身子,至少這麼想不開嗎?」飛雲臉上露出一抹戲笑,狂妄之極。

葉雄長這麼大,從來沒見過這麼狂妄的人。

「飛雲,你這混蛋,老子要挑戰你。」雷洛大吼。

葉雄的身體已經在原地消失,下一刻已經來到飛鷹父子身邊,菩提劍在手,一道滔天劍芒直斬而落,彷彿要將蒼穹都斬成兩半。

「有點本事,如果你以為這樣就可以殺我兒子,是不是太天真的。」

飛鷹冷哼一聲,手裡已經多了一面鏡子,照向那道劍芒。

一束能量光束從那鏡子裡面照射出去,射在半空的劍芒上,直接就將劍芒摧毀。

「葉雄,小心一點,他那是仙器聚光鏡,威力不凡。」雷龍提醒。

法寶分為法器跟仙器,一般下界的神兵,都是法器,仙器葉雄還從來沒見過。

這聚光鏡既然是仙器,威力自然不凡。

「就這點實力,也想跟我斗,還嫩了一點。」飛鷹聲音之中,滿是鄙視。

葉雄身上金光大盛,身體周圍八隻手臂虛影出現。

下一刻,其中幾隻手臂突然撕開面前的虛空。

周圍的人,從來沒見這門神通,一時之間還沒反應過來。

就在這時候,飛鷹突然聽到背後傳來一聲慘叫。

半空之中,突然出現一道裂縫,飛雲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一隻從裂縫伸手的手抓住手腕,用力一扯。

啊!

飛雲失聲慘叫起來,左手被生生扯斷,血噴而出。

他還沒反應過來,又一隻手抓住他的右手。

千均一發之際,飛鷹連忙拿著聚光鏡,照向那道空間裂縫。

佛手閃電縮回,他這才躲過一劫。

葉雄接下來,不斷地從半空攻擊,八隻手臂,分八個方向,朝飛雲攻去。

飛鷹拿著凝光境,在飛雲身邊不停地守護著,這才讓他免去一死。

葉雄收回手臂,八隻手臂虛影消失,右手還拿著飛雲那條斷臂。

「爹你一定要幫我殺了這個混蛋。」飛雲封住手臂上的穴道止血,咬牙切齒地說道。

「我會用聚光鏡,在他身上照出幾百個窟窿。」飛鷹咬牙齒道。

「以為這是結局嗎,你們錯了,這才是開始。」

嗡!

一團火苗竄起來,將那隻手臂燒成灰燼。

飛鷹跟飛雲,一定要死,無論是殺雞儆猴,還為雷英子報仇,他們都要死。

葉雄身上湧起爆炸一般的元氣。

一藍一紅,兩種截然不同的元氣,在他的身上衝天而起,直上萬米,形成兩種涇渭分明的冰火元氣。

兩種元氣快速朝他手掌心凝聚,最後凝聚成一顆雷紋密布的珠子。

葉雄左手握著冰火珠,右手握著菩提神劍,身體化成一支疾射的光箭,朝飛鷹攻去。

「聚光鏡,給我破!」

飛鷹的元氣瘋狂地輸入聚光鏡之中,一束實質化的光束,就像激光一樣,朝葉雄照去。

葉雄身體在半空不斷地以曲線飛快,躲著光束。

終於,他的身體還是被光束照中。

「臭小子,準備受死吧,沒有人能承受聚光鏡的攻擊。」

就在飛鷹以為,葉雄必定會被光束照射成灰燼的時候,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葉雄以菩提劍直指,同時身上金光大盛。

一向無堅不摧的聚光鏡,居然毀不掉一把劍,而且是一把用佛珠隨便凝成的劍。

眨眼之間,葉雄已經攻到飛鷹身邊。

「去死吧!」葉雄左手推出。

冰火爆剛脫手,就在半空炸開。

強大的波盪,化成一朵巨大的蘑菇雲,將飛鷹父子籠罩。

飛鷹連忙使用真元護體,儘管這樣,強大的爆炸威能,還是炸得他氣血翻滾。

「不好,雲兒。」飛鷹反應過來,這才發現身邊的飛雲已經不見了。

他衝出爆炸中心,遠遠看到,葉雄已經將飛雲抓在手裡,嘴角露出詭異的笑。

「爹,救我。」飛雲失聲驚叫起來。 「姓葉的,把我兒子放開,你敢動他,我一定將你碎屍萬段。」飛鷹氣得脖子上的青筋迸起。

「你知道我為什麼救他嗎?」葉雄咧嘴一笑,露出魔鬼的笑容。

剛才他如果不抓住飛雲,憑飛雲的實力,在受傷的情況下,不可能承受住冰火爆,必定被炸成粉碎。

「因為我不想他死得那麼容易。」

話剛說完,葉雄右手一扭,只聽聞一陣骨骼碎裂的聲音傳來,飛雲另一隻手臂也被生生扭斷,扯了下來。

兩隻手臂都被扯斷,飛雲徹徹底底變成一個廢人。

飛雲失聲慘叫,聲音撕心裂肺,可見痛苦到了極點了,那聲音讓人聽了不寒而悚。

「知道痛了,你羞辱雷英子的時候,可有想過他的感受?」葉雄怒吼。

一想到無辜的雷英子,平白無辜被羞辱自殺,他心裡就湧起一鼓滔天的怒氣。

菩提劍一道光芒閃過,飛雲的雙腳被斷,從半空掉下來。

飛雲四肢全毀。

「姓葉的,我詛咒你不得好死。」

飛雲大吼一聲,頭頂一個迷你小人飛快離開,正是飛雲的元嬰。

在自覺必死無疑的情況下,他放棄肉身,準備用元嬰逃跑。

只要元嬰還在,他就可能利用元嬰奪舍重生。

葉雄早就猜到他會這樣做,右手一抓,一個金色大爪虛影在半空將元嬰抓住。

「想逃,沒門。」

大手一捏,飛雲的元嬰直接被捏爆,徹底化為虛無。

周圍的人看向葉雄的目光,全都倒吸一口涼氣,全都被他的兇殘手段給嚇到了。

飛雲在大爆炸的時候就可以死了,他偏偏不讓人家死,還狠狠折磨一番之後再殺,連元嬰都不放過,這不是人嗎,分明就是一個魔鬼。

「姓葉的,我殺了你。」飛鷹大吼一聲,元氣瘋狂地湧進聚光鏡之中,瞬間聚光鏡光芒大盛。

一束束光,如同激光一般掃過,在半空劃過一道道切割線。

一些飛禽族的修士,躲避不急,被光束掃過,瞬間就被切成兩半,死傷無數。

「族長,傷到自己人了。」場下有人大吼。

「快跑啊,族長瘋了。」

所有修士,嚇得有多遠逃多遠。

葉雄衝天而起,直上萬米高空。

飛鷹哪肯放過他,緊緊追上。

剛追到半空,突然發現頭頂之上,出現一個巨大的佛門法相。

法相伸出手,一個覆蓋幾十公里的巨大掌印壓落。

滅魔佛印,在進入元嬰期之後,威力直線上漲,不知道比起以前強多少倍。

「給我破……」

飛鷹大吼,手中聚光鏡朝那佛印切去,直接將佛印切成兩半。

佛印應聲碎裂。

「姓葉的,納命來。」

飛鷹握著聚光鏡,狠狠一掃,直接將半空之中的葉雄切成兩半。

「去死吧!」飛鷹咆號。

場下,傳來一片歡呼!

飛禽族的人,沸騰了。

「族長萬歲。」

「殺了這個混蛋,為少主報仇。」

「飛禽族萬歲。」

聲音如同炸雷一樣,瞬間引爆全場,所有人都激動無比。

「這……怎麼回事?」場下,雷洛直接傻眼。

「他不會就這麼掛了吧?」雷龍咋舌。

「只不過是一個障眼之術,這個傢伙,神通還真是多。」雷徹不由得笑了起來。

就在這時候,突然場外一名修士大叫起來。

「族長,他沒死,他的名字還在飛升榜上。」

此言一出,周圍的人,全都落到下面的飛升榜上去。

說來也怪,葉雄使用大地狂嘯之後,整個飛禽族住址都毀成廢墟,唯有那記著飛升榜名單的石碑,還完好無損地矗在中間,所有人一眼就能看到。

飛鷹原本咆號的嘴巴停住了,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

原本空無一人的半空,突然顯露出一道人影,懸浮著,不是葉雄是誰。

「堂堂飛鷹族族長,就這點手段,太讓人失望了。」

葉雄哼了一聲,握住的菩提神劍突然嗡嗡地抖了起來。

《梵聖功》被催到極致,所有的金元氣,全都湧進菩提神劍之內。

感受到他急促攀升的戰意,菩提神劍嗡嗡地響了起來,金光大盛。

一道毀天滅地的劍芒,衝天而起,自九天而落,狠狠地朝飛鷹斬去。

飛鷹施展聚光鏡相抗。

咣!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