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天鳴閣的蠢材,睜大你的眼睛看好,老子一個人搞定你們一羣人搞不定的玩意兒!”

2020-11-05By 0 Comments

緊接着,惱火的雲泉從背上抽出雙魂棍大步往裏走去。

看着小輩之間的爭鬥,方老眉宇間閃過一絲怒意,但是這神色稍縱即逝。

這邊,毅瀟臣很好奇這羣感受不到生之氣息的人到底如何制服殭屍,看到無人發話,他遲疑一下,也跟了上去。

不遠處,一隻長滿綠毛的傢伙被困在數平米的範圍內,在它四周,十幾只用桃木做的符印樁立在土裏。

“嗷…”

一聲低吼,綠毛僵血糊糊的眼眶因暴怒賤出濃濃的鮮血,滿嘴獠牙往外翻扯,上面還掛着些碎渣爛肉。

шшш.ttкan.¢O

面對醜陋骯髒的玩意兒,雲泉大步上前,銅製雙魂棍一左一右執與手中,看似雜亂無章的步伐卻透漏出一定的套路。

這隻綠毛僵本不是真正的殭屍,只是屍變後吸食大量人血纔有此境地,毅瀟臣釋放出魂力,果然感受到同樣的味道,這隻殭屍應該就是墓穴側方甬道內跑出來,是一重墓裏的玩意。

結果,一陣異樣的感覺從背後襲來。

回身看去,方老和煌倪盯着毅瀟臣,讓他很不自在。

“師傅,他…”

煌倪察覺到什麼,想要開口,但是方老制止了他。

茅山遺孤 綠毛僵面對人氣十足的麒麟,加之桃木陣的限制,即便銅皮鐵骨也不好受,同時麒麟身形靈敏,綠毛僵笨拙死板的攻擊根本就傷不到他分毫。

“畜生,受死!”

麒麟怒喝一聲,他奮力躍起,手中雙棍直直砸在綠毛僵的腦袋上,看似平常無樣的棍子,竟然將綠毛僵的腦袋打出兩個凹坑,緊接着,麒麟輕點牆壁,凌空飛雁似的將雙棍合一,他一手執棍,一手屈指握十,嘴中快速念着咒語,而後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噴在棍之上。

眨眼間,棍子散發着黃色靈暈從綠毛僵的脖頸處捅入,隨着他一發力,綠毛僵的腦袋與身子分離,失去腦袋的身子混亂跑在,腥臭的血液從傷口處往外噴涌。

落地收身的麒麟隨手掏出兩道符紙,擲向綠毛僵的腦袋和屍身,這個本不該存在的玩意便消失在烈焰中,化爲灰燼。

拐婚36計1 處理完綠毛僵,麒麟傲然回首,直視冰虎,那意思不外說:“你個廢物!”

這邊,毅瀟臣看着方老和煌倪,心下不安,從他們的眼神裏,毅瀟臣感受了威脅。

一旁的孤狼也注意到毅瀟臣與方老的之間的怪異,心下思量,上前開口:“方老,綠毛僵已經解決,您位居地玄閣三首尊之一,現如今態勢不明,總部聯繫不上,您吩咐我們該如何做吧?”

聽此,方老從毅瀟臣身上收回思緒,開口:“這倒不必,各有統屬,還是分明白的好,孤狼,你們之前有何任務,繼續即可,綠毛僵處理了,我去看看那所謂的三重墓,至於你們放跑的那個,我讓煌倪和你們一起。”

“師傅,那我呢…”

麒麟趕忙問道。

“你跟我一起!”

衆人分開後,孤狼和冰虎稍稍合計一下。

往常,天鳴閣出任務,都是獨自完成,這次竟然讓地玄閣摻和進來,雖然方老嘴上說着各行其是,可到底還是派了他的徒弟跟自己行動,那感覺就像有雙眼睛看着你一樣。

“孤狼組長,我是女流之輩,初次外出行動,有不到之處,請多指教!”

說話間,煌倪的眼神都沒離開毅瀟臣半點,這讓毅瀟臣心底一陣懊惱。

“不敢,煌倪,鳯兮之女,你的威名在我之上。”孤狼恭敬的回了一句,便不再言語。

幾人稍作休息,冰虎疑聲道:“東山洞道通往城市的下水管道,白狐他們都是在裏面失去聯繫的,但是東山洞道的路已經因爲那個雜種殭屍堵塞了,我們只能從別的路進去!”

“那隻清屍怎麼辦?”毅瀟臣開口。

孤狼稍作思索。

“要麼一起去把清屍幹掉,再去找白狐,要麼先去找白狐,在去解決清屍!”

對此,煌倪提出自己的想法。

“孤狼,如果可以,我和他一起去解決清屍,而你們去找白狐,如何?”

一聽這話,孤狼看着煌倪,陰晴不定,從根本講,他堅決反對這個地玄閣的人與剛剛加入天鳴閣的毅瀟臣單獨接觸,鬼知道這些人抱有什麼想法。 但是目前看來,也只有煌倪有確切的把握除掉清屍,而毅瀟臣正好能夠感知清屍體內的死氣,找到它。

只是狀況所逼,孤狼只能暫且同意這個提議。

再次回到nc市,一路上,毅瀟臣與煌倪並肩而行,對於這個女子,毅瀟臣發自內心的恐慌,因爲她似乎能看穿自己。

在一處墓地,兩個身影圍坐在墳頭後,走近一看,竟然是失蹤數日的毛天和周海。

此時,二人臉色煞白,嘴角沾滿血跡,在他倆身旁,幾隻流浪狗被吸乾血扔到一旁。

“海哥,我會不會真的變殭屍吧,我不想變殭屍…”

小毛看着越發烏黑的手指頭,內心的懼意就越濃重,連聲音都打着顫。

周海將難以下嚥的生狗腿扔到旁邊,掏出手機照了照自己的模樣,一股怒氣彪出,隨手一拳,打在墓碑上。

“哭什麼哭,媽的,閉嘴!”

一聲怒喝,小毛止住哭聲。

那晚,被殭屍吸乾血的的周海和毛天本該步入死亡,可是清屍身上的傷口流出滿是屍毒的污血滴到二人身上,結果,二人受屍血侵蝕,變成這非人非屍的玩意兒。

看着逐漸發亮的天空,周海心情極差,反手一巴掌打在小毛頭上。

“別哭了,快找地方躲起來,不然被太陽照到,咱倆連灰都剩不下!”

昏暗無光的下水管道內,幾隻肥大的老鼠在污水溝裏找食物。

這時,一道身影快速閃過,幾隻躲閃不及的老鼠被踩死在污水中。

身影在腐臭骯髒的同道內快速奔跑,片刻後停在地下循環中轉處的小鐵門前,她四處察看一番,確定沒有任何會動的東西跟隨,便進入鐵門內。

在不足一人高的狹道里七轉八拐,一片不大的空地出現在眼前。

持槍警戒着人看到來人,趕忙迎上去。

“組長,你回來了!”

白狐點點頭,對靠在牆邊的幾人開口。

“不行,出不去,有人刻意設下這個套子,把我們困在這,所有出口都有大量的腐蟲,衝不出去!”

聽到這話,一名漢子直起身子,晃動着僵硬的身子,憨聲回道。

“我就知道這有問題,隨便動腦子想想,一條東山洞道怎麼就能夠通到城市下水排污管道,媽的,犀牛,你說你當初怎麼想的,死命鑽這裏,不是你,老子也不會被困在這!”

對於抱怨,在牆角處,身高近兩米的大壯漢悶聲不語,顯然他也後悔開始的貿然突進,倒是白狐噎了他一句。

“戰鷹,夠了,這次我們天鳴閣損失不少人,現在沒工夫鬥嘴,必須把消息送出去不然後果無法估測!”

“怎麼送?說的容易,你去,咱這幾個人,只有你速度最快,你都不行,老子怎麼知道怎麼送?我他媽就會面對面硬鋼!”

戰鷹暴躁着重新坐下。

這時,一直把玩着手裏羅盤的獵刀開口了。

“你們說這裏爲什麼有那麼多腐蟲?”

“什麼意思?說人話!”

戰鷹嗆了一句。

對此,獵刀也不惱怒,繼續道:“城市是人口聚集地,陽氣十分旺盛,這腐蟲是陰寒之物,以吸食人氣爲生,我估計nc市少說也得幾十萬人,散發出的人氣足夠餵養整個下水通道內的腐蟲,到一定時候,如果有人將腐蟲從地下通道順着東山洞道運出去,送入墓穴,煉化殭屍,這殭屍至少是不化骨級別,只是天意不走運,墓穴被人發現,一經挖掘,連帶洞道也被發現,落到現在這局面,只能是自己命不好,壞了別人的大事!”

說完,獵刀不由的低笑着。

白狐盯着獵刀,心裏生出一絲陰雲,她琢磨好一會兒,走到獵刀跟前,踢了他一腳。

“你,跟我過來!”

來到nc市工程學院,毅瀟臣看着大門上醒目的標牌,心底生出羨慕之情。

旁邊,煌倪身着運動裝,看起來就像這所大學的學生,以至於旁邊路過的男士們不由得側目相望,多瞄幾眼。

“怎麼,你很想上大學?”

冷不丁的聽到這話,毅瀟臣一愣。

“沒…沒有…”

嘴上這麼說,可是在他心底卻是另一種想法,如果考上好大學,去大城市工作,或者出國,那時會不會碰不到那個老頭,也就不會走上這條詭異的道路呢?

“那就趕快走!”

一聲令下,煌倪大步走去,毅瀟臣只得跟上。

神祕老公,我還要 二人來的學校後門,小路穿過竹林到后街馬路。

“有陰氣!”

剛一到此處,煌倪瞬間警覺起來,她蹲下身子,從腰包裏掏出一隻羅盤,纖細滑嫩的雙手交結印,形成十字狀,隨後,她指尖微錯,按於羅盤兩側的八卦金定上。

至此,羅盤的旋針開始劇烈旋轉,方向完全無法確定。

“該死,怎麼會這樣?”

聽着她的咒罵,毅瀟臣皺了皺眉。

雖然煌倪幹什麼他不懂,但是放眼望去,整片竹林都籠罩在一層霧霾中,可是現在是大中午,哪來霧霾?所以,只有一種說法,那就是這裏屍氣逼人,連太陽光都照射不透。

收起羅盤,煌倪看着毅瀟臣,明亮的眼眸閃出一絲深邃。

“毅瀟臣,都說鑄命師是天棄之徒,生死之神,這麼狂妄的名號可不是白來的,這裏陰氣厚重,那隻清屍必定隱藏在這,亮出本事,讓我長長見識!”

不知爲何,這番話聽着毅瀟臣耳裏就像變了味道的嘲諷,讓他憋屈不已,但有無法反駁。

“哼!”

一聲冷呵算是迴應,緊接着,毅瀟臣凝神聚思,釋放魂力,烏黑的牟子在瞬間變得血紅。

就在這須臾間,另一番景象出現。

放眼看去,竹林內到處都是飄蕩的黑靈,這些殘魂意念猛然感受到死氣的味道,便成羣的向毅瀟臣飛來。

見此,毅瀟臣嘴角微揚,深呼氣息,看着殘存於世的東西,他雙臂大展,胸擴延伸,就在黑靈飛到神前數步之處,毅瀟臣宛若雙翅的手臂向前揮動,瞬間,一股炙熱的烈焰從前揮的兩臂中飛出。

眨眼間,這些貪圖死氣的黑靈便消失在烈焰之中。

看到這,一旁的煌倪眉頭緊皺,心底生出不爲人知的念想。

“或許他可以幫助自己…”

將竹林外側的黑氣清除掉,毅瀟臣看到,在林中東北方向處,仍有黑氣聚集,向外擴散,隨後他散去魂力,看着煌倪開口。

“走吧,東北方向,就那個山坡後,應該就是屍氣的源頭!” 穿過竹林,來到東北坡上,荒草地中,十幾個小土墳零散分佈,掩埋在雜草之下。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毅瀟臣釋放魂力,儘可能去感受清屍體內熟悉的死氣,好一會兒,他對煌倪說:“那邊!”

在一座小墳包前,二人停下腳步,四處察看一番後,煌倪總感覺這座墳包有古怪。

別的墳包看起就像好多年未打理過,土粒僵化成塊,雜草叢生,可是這座墳包明明就是新起的,上面連雜草都不長一根。

“挖開它!”

聽到這話,毅瀟臣斜眼看着他,言語間夾着主觀意願上的不滿。

“挖開?別逗了,死者爲大!要挖你自己挖。”

說完,毅瀟臣後退一步,雙手叉腰,毫無動手意思。

結果,煌倪還未開口,一大片陰氣從遠處聚來,將竹林遮蓋。

看到這,煌倪手腕上的銅鈴不斷髮出響聲。

“怎麼回事?”

莫名的情況讓二人放下挖墳爭端,毅瀟臣定睛開去,整個人陷入警惕中。

“有東西要過來!小心!”

煌倪低聲警醒。

話落,竹林裏刮出一陣冷風吹來,蕩起陣陣塵土。只見煌倪快速取下掛包,拿出一根銀白鏈子纏於臂上。

就在二人以爲林中有東西出來時,意外卻在背後發生了。

那座有問題的墳包沒有徵兆的深陷下去,隨即從陷坑裏竄出數只約有一米長的東西。

“小心!”

煌倪急喊一聲,憑藉敏銳的反應,她反身擲出一隻銀色飛鏢,打落偷襲自己的玩意兒,緊接着,煌倪腳踏五行步,一條銀鏈宛若白龍飛舞,將偷襲的數只邪物擊飛。

“操!”

面對突然變故,毅瀟臣低罵一聲,向前撲倒,躲過煌倪滿是倒刺的銀鏈。

看着地上蠕動的玩意兒,煌倪眉頭緊鎖,愁雲四起。

“腐蟲!有人在養化煉屍的東西?”

從地上爬起來,毅瀟臣使勁唾了一口。

低頭看去,在他腳下一步之外,還未死亡的腐蟲依然在翻滾着,它那密密麻麻的竹節狀腹足盡力動彈,試圖托起滿是粘液的身軀。

“這什麼玩意兒?”

“腐蟲,以人的生氣爲食!是煉屍的邪物!”

此時,墳包已經完全塌陷,一口約半米寬的陷洞呈六十度傾斜角,裏面黑漆漆的,完全看不到底!

煌倪伏在洞口,掏出一顆爍光彈扔進去,散發光亮的爍光彈快速往裏滾去,約有數秒功夫才傳來落底的聲音。

“喂,你感覺一下,那些屍氣是不是從這傳出來的!”

毅瀟臣繞過那些腐蟲,趴在洞口看了看,感覺好一會兒纔回話。

“沒錯,裏面應該是源頭,只是這裏面的氣息很雜亂,除了屍氣,貌似還有陌生的玩意兒!”

聽到這,煌倪不再言語,推開毅瀟臣,就要進去。

見此,毅瀟臣滿是不解,要知道,人天生就有對未知黑暗地方的恐懼感,爲何這姑娘怎麼這麼幹脆莽撞?

“你幹什麼?你不會要進去吧?”

面對毅瀟臣的阻攔,煌倪推開他的手。

“屍氣濃重,腐蟲之處,必定有清屍,要想除掉它,必須進去,怎麼?你不下去?”

“我…”

看着黑漆漆的洞口,毅瀟臣真不想下,可是這煌倪不知是不是一根筋,見自己不回答,她還愣着腦袋下去了。

“媽的!”

毅瀟臣低罵一聲,心下全是火氣,一把將她拽出來推到身後。

“我先!”

等到二人鑽進陷洞一查究竟時,竹林裏的陰氣散盡,隨後走出兩人。

他們身着紫衣長袍,寬大的袍子把自己裹得十分嚴實,無法看清容貌。

霸寵萌妻:男神老公太纏人 對於陷落出洞道的墳包,其中一人上前蹲下,粗壯刻滿奇怪紋落的大手按在泥土裏,瞬間,微黃色的光暈順着手掌擴散到土裏,而後,成片的土塊就像有生命般扭曲着,也就一眨眼間,墳包陷落的洞口被土塊重新遮蓋,一痕跡都不留。

毅瀟臣將強光手電別再肩頭,他弓着身子,一手扶着潮溼的洞壁,一手握着匕首,一步一步往前挪動。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