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奇怪的是,我居然出神地聽着,感覺像是在欣賞一支曼妙的歌曲,一時忘記了自己身在何處。雙腳也邁不開步伐,只是直愣愣地盯着那隻箱子,鬼使神差地就想走近,甚至伸手往裏面摸。

2020-11-05By 0 Comments

而我確實這麼做了。當時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幹什麼,整個身體已經不受控制了,鬼迷心竅般地失了神,一步步地向箱子走了過去。

“莫魂!”我不確定當時是否聽到弒哲在叫我,我想答應,喉嚨卻像被堵住了一般,“咔咔”地只能發出渾濁的音節,然而腳步卻並沒有停下,離那隻箱子越近,我居然感覺越興奮。因爲我看到箱子裏裝的竟然滿是金燦燦的首飾和金銀,在昏暗中發着耀眼的光芒,五彩繽紛。幾乎是撲了上去,手就往箱子內摸。

在快要觸到其中一條金項鍊的那一瞬間,我突然只感覺後頸被人按了一下,猛地一個激靈,一下子清醒了過來,瞬間看清了箱子內的東西。——那是各種各樣的毒蟲。我差點抓到的,是一條碩大的蜈蚣,正扭動着光滑的身軀,兩隻眼睛竟如人類般炯炯有神。更加詭異的是,每一種毒蟲的背部都長着兩片極小的翅膀,此時正以極快的頻率震動着,“嗡嗡”聲就是從這裏發出的,看久了,我居然又開始昏昏沉沉起來,趕緊站起身,挪開視線,強迫自己鎮定下來。

“這是惑蠱。”弒哲皺了皺眉頭,一把把我拉離了那個箱子:“別看,也別去聽。”

“什麼是惑蠱?”我愣了一下:“我只聽說過蠱惑…..”

“你如果剛纔碰到那條蜈蚣…..”

“就被它咬死了?”我打斷了弒哲的話:“可是….”

“不是被咬死。”弒哲冷冷地看着我:“它會順着你的手掌鑽進你的體內,吸乾你的血和營養。”

“我次奧…..真的假的!”被弒哲這麼一說,我慌忙一把抓住自己的手腕,反覆查看有沒有傷口,皮膚也頓時只感覺一陣毛骨悚然,汗毛倒豎,好像真的有一條長長的蜈蚣在血管裏扭動着,吸允着。

“有人故意而爲。”弒哲看着我的動作,嘴角卻扯起一抹冷笑:“那我就去會會他。”

“故意而爲?”我疑惑地看向弒哲:“爲了害我們?可他怎麼知道我們要來這條船上?何況如果要害我們,直接開槍不就好了,何必找這麼多毒蟲來大費周章。”

“惑蠱不會立刻置你於死地。”弒哲鬼魅般地眼睛盯住我,好似在告誡,又彷彿在威脅:“短時間內,會讓你變成一具任人擺佈的行屍走肉。”

任人擺佈?難道說,對方要操控我們兩個來爲他服務或者做事?是誰會這麼做?凱哥?那個小鎮的老大?哥薩克僱傭軍的幕後組織者?一時間,我想到了好幾個最有可能的人物,而這些人物卻都是無法得罪的。否則後果簡直不堪設想。畢竟無論弒哲身手再好,我們終究寡不敵衆。

“趕緊離開這裏。”弒哲快步朝船長室的門走去:“這是一個圈套。”

儘管心中仍舊充滿困惑,現在卻容不得我細想。看了一眼那個木箱,我迅速地跟上了他。

路過寫字桌時,再次瞥了一眼桌上的航海日誌,我心裏突然一動,伸手就想把日誌帶走。——萬一裏面記錄着關於唐模的信息,豈不是還算一大收穫?

“別動它!”弒哲察覺到了我的動作,伸手想拉住我。但已經來不及了。

手接觸到日誌封面的那一刻,我只感覺一陣鑽心的疼痛和灼燒,從指間一路滑向心底,條件反射地就想趕緊把手抽回來。然而日誌卻好似攀住我的手指開始生長一般,死死地搭在我的指間上,無論如何都甩不掉。我疼得呲牙咧嘴,整個手好像都燙的開始融化起來,意識慢慢地模糊,力氣也越來越小。

失去知覺前的那個瞬間,我透過船長室的窗戶看到,帆船的甲板上正站着一個熟悉的黑色人影,在皎潔的月光下,好像在對我笑。

強烈推薦: 林不凡早就看到了門口的雲夢,上次就是她開車撞的自己,當時還給了名片,只不過被他隨手不知扔哪了。

聽到招呼,只好起身走了出去。

雲夢見有老師幫忙喊了人,就往外側走了一點。讓裡面同學看不到,避免影響了人家上課。

正等著,突然看見林不凡走了出來,她楞了下,驚訝地問:「咦,你是這裡的學生啊,身體沒什麼事吧?」

她沒見過林不凡,只是得知林不凡的信息,立刻就趕過來。還以為林不凡是看見她,主動出來的。

「沒事,你怎麼找到我的?」

「我沒找你,我是找…」雲夢話音沒落,反應過來,驚訝地問:「你就是林不凡?」

「對啊。」

「真的,這也太巧了。」雲夢怎麼都沒想到,自己要找的奇人竟然是上次被她撞的。不過越是這樣,她反而眼中有了一些興趣。

因為上次自己很明顯撞的非常狠,可人家竟然安然無恙。當時若不是急著去看外公,定然會把他送去醫院,並了解一下。

沒想到兜兜轉轉,最終轉了回來。

「聽你這意思,你還有別的原因找來?」林不凡問。

「是的。」雲夢肯定后,立刻問:「你今天上午在醫院救了一個人,對不對?」

「怎麼了?」林不凡暗暗苦笑,看來自己的手段還是驚動了一些人,要不雲夢不會找來。

「想讓你幫個忙。」

「如果你是想讓我幫忙治病的話,抱歉,我不會。」林不凡想到絕世一針一周才能使用一次,別耽擱人家了。

再說了,他不想太張揚。

雲夢呆了一下,她見過不少男子,哪個不是對她無比殷勤。可眼前區區一個學生,看見自己不但沒絲毫異樣,甚至不等她要求,直接拒絕。

「你是不願意幫我嗎?」

「你這麼漂亮,我看著都迷昏了頭,真有能力怎麼會不幫?」林不凡反問。

雲夢莞爾一笑:「我從你的身上,可看不到昏頭的跡象。認真的,只要你肯幫我們,條件隨便你開。」

男神要婚:霸愛小萌妻 「我知道,你是有錢人。在仁安,開著法拉利跑車的人可不多。但我真的無能為力。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去上課了。」林不凡說完轉身就走了。

雲夢呆了一下,這麼不給自己面子。

不對,他既然能救回一個心臟衰竭假死的人,說明醫術很不錯。偏偏對自己,連看都不看就說不會。

這擺明了是推脫。

雲夢情急之下,立刻右手去拉林不凡的手臂。只是沒想到林不凡力道很大,一下子沒拽動,整個人變成直接往前撲向他的身上。

幸好林不凡反應快,趕緊一個轉身,右手扶住了雲夢另外一隻手臂,讓她身子站穩住,淡淡動人幽香撲鼻而來。

尤其或許是剛剛的意外,讓雲夢領口偏大一些,身子又前傾了,他幾乎掃過一道深深的溝。

雖然看不到裡面,但絕對非常壯觀。

雲夢臉色一紅,好一會才鎮定心神。

林不凡這時也是完全發獃,因為腦海中再次出現奇葩任務:「雲夢是個有愛心的美女,請宿主幫助她解決困難,並獲得她一個香吻作為獎勵。切記切記,必須是嘴對嘴,發自內心。時間,八天!」

卧槽,我的系統哥,你還敢弄更奇葩的任務嗎?

再說了,老媽的開店任務,省狀元任務還沒完成呢。

「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要是我巴不得一堆任務。有任務就意味著有豐厚的獎勵,也能讓你更加強大。」仙女姐姐不滿地說

「那也得看什麼任務啊。」

「這任務不好嘛,讓你邊泡妞邊做任務。」

「……」

雲夢鎮定之後,發現林不凡竟然在發獃,發獃就算了,他目光竟然直勾勾地對著自己胸前看。

她一下子氣壞了,順手甩了一耳光出去:「流氓!」

林不凡正跟仙女姐姐聊天,一下子就被人打了一耳光,完全懵逼了。

雲夢打完之後,也是楞了,她剛剛是條件反射一般的動作。而且,以對方的身手根本沒想到自己能打中。

打完之後想到林不凡之前的態度,根本就不是那種人啊,剛剛他肯定是有什麼原因。

想通之後,特別不好意思。

林不凡欲哭無淚,哥到底做什麼了,讓你這麼氣憤。要不是任務逼著自己去幫她,保證立刻轉身回教室。

而且這時下課了,李老頭已經走出來,好幾個同學也跟上,正好看到了門口發生的一幕。

林不凡被美女甩了一耳光,美女還大聲怒斥流氓。

這一下子,立刻讓人不由自主地浮想聯翩。

有些人甚至心中暗暗嘲笑,哼,林不凡,真以為每個美女都跟舒老師和蘇雨菲一樣啊,都喜歡你。

這下碰到硬茬了吧。

「林不凡,我…」雲夢一下子不知怎麼說。

「沒事。」林不凡不敢得罪人家,心中盤算著,怎麼提出嘴對嘴的要求。否則的話,總不能跑去追求人家。

那樣的話,別說能不能追到,等追到的時候任務早過期了。

坑爹的系統弄個八天期限,一周之後就可以用絕世一針,擺明了就是逼自己提出這樣無恥的條件。

系統真無恥,還非得逼他也無恥!

「好吧,打擾你了。」雲夢苦笑一聲,自己剛剛都打人家耳光,肯定沒希望了。

不行就算了,或許他去了也沒用。

林不凡楞了下,想喊住人家,又有些掛不住面子。瑪德,被人家當眾打了,還追著人家多不好。

就這麼一猶豫,雲夢已經走遠了。

算了!

反正還有八天,自己現在也根本無法幫忙,林不凡只能這樣安慰。再看向其他人,看到不少的異樣目光,想解釋都沒法解釋。

晚上回到家,老媽笑得合不攏嘴,父親也是露出難得的笑容。這生意,短短兩天,真的好太多了。

關鍵口碑特別好,不少吃了的都說要帶朋友來。

今天晚上,有時候都要排隊呢。

就連林不凡回去的時候,都還有好幾桌在吃,這可是很少見。畢竟是縣城,他家位置也不是特別好的,一般到快十點基本沒人。 再次睜開疲憊的雙眼,我震驚地發現自己正處於一個極其昏暗的房間內,雜亂無章的貨物散發着黴味,地板上下浮動,隱約聽到嘩啦嘩啦的水聲汩汩傳來,猶如浪濤拍打着礁石。

難道我還在那艘幽靈船裏?看樣子,這應該是船的底艙,只是船怎麼好像在開?是想把我帶去哪裏?

這麼一想,我馬上清醒了過來,往自己身上摸去。除了沒子彈的m1911,合影,筆記和手槍全部被人拿走了。心裏暗叫一聲不好,手槍倒是無所謂,可筆記和合影至關重要,如果搶走的是凱哥或是其他團伙的人,一旦流傳出去,後果不堪設想。

弒哲呢?我並沒有被捆綁,於是趕緊站起身來,四處張望,尋找出口。看來他果然不可靠,我被抓到這裏,他怎麼可能順利脫身?除非身手好到出乎我的意料,或是……把我關在這裏的人就是他?

現在已經無法信任任何人,而弒哲如果做出這種事,其實我也見怪不怪了。 我的二婚時代 只是疑惑的是他在古墓中爲何要救我於水火,又爲何暗中保護了我一路。如果是爲了現在抓我到這裏,豈不是爲時過晚?

正想着,只聽見“啪嗒”一聲突然從身後的雜物堆內傳來,混合着紙箱曳地的動靜,在這個昏暗的房間顯得異常詭異。

我猛地轉身看向那堆雜物,弓起身體屏住了呼吸。身上沒有任何武器,根本無法上前查看,只得輕輕地踮腳朝後退去,直到摸到緊閉的大門。黑暗的房間只剩下從氣窗透出的自然光,打在那些紙箱子,廢棄傢俱上,光影變幻,光怪陸離。

一個人影慢慢地從紙箱內鑽了出來,緩緩地站起身面向我。

人影的輪廓相當的熟悉,這種熟悉是徹骨的,好似我已經認識了他很久,如同親生父母般聞其味,知其形。一些記憶開始在我腦海中拼湊起來,我拼命地想抓住一些什麼,卻一閃而過,不留痕跡。

“跟我來。”轉眼間,人影已經走到了我的身邊,貼着我的耳畔,聲音低沉。我震驚地看向他,卻是冷着臉的弒哲,眼睛淡淡地眯着,彷彿看破一切。

弒哲的手裏依舊握着d9,只是另一隻手不知從哪裏取出了一個回形針。回形針在他手裏瞬間被拉直成細長的鐵絲,靈活的手指夾着鐵絲伸入門鎖,幾秒鐘不到,只聽“咔嚓”一聲,房門立刻挪開了一條縫隙。

這貨是個慣偷麼?我震驚地看着他的動作,猛地想起在吳哥窯的主塔時,屠蘇熟練地進入書房翻箱倒櫃的場景,兩個身影居然開始重疊起來。我趕緊搖搖頭,這不可能,屠蘇已經死了。

“下蠱和抓我們的究竟是什麼人?”我拉住正要走出去的弒哲。

可還沒等他回答,身後的雜物突然又傳出了一陣動靜。熟悉的“嗡嗡”聲開始縈繞在耳邊,如同一羣蒼蠅般陰魂不散。我慌忙轉身,卻看到了極其驚悚的一幕。

與木箱裏極其相似的毒蟲正紛紛從角角落落內鑽出,成羣成片密集地朝我們的方向聚攏。猶如蔓延開來的墨汁,緩緩地四處流散。

弒哲拉了我一把,我沒有防備,一下子被他扯出了門外:“快走。”

說着,用力地關上房門,腳步極輕地朝右側的走廊靠去。

我跟在他身後,警惕地四處張望。如果抓我們的是某個團伙,這樣貿然逃出勢必遭到堵截。對方若是人多勢衆,根本插翅難飛。

這一塊都屬於船底的暗倉,走廊的左側是透明且密封的窗戶,窗外均是湛藍的海水和各種海洋生物。右側都是一間間的儲藏室,房門緊閉,每間門上都有一個極小的圓形窗戶,只是玻璃已經陳舊毛躁,看不到房內的情況。

依稀看到前面就是一段向上的樓梯,通向甲板。我心裏一動,難道就如此輕易地逃脫了?

只是下一秒,弒哲卻忽然停下腳步,轉身一把捂住我的嘴,手肘用力朝右側的一扇房門擊去,瞬間把我帶入了這個狹小的儲藏室。

我還沒來得及發問,弒哲迅速地掩上房門,眼神示意我不要多言。

霎時間,門外突然傳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夾雜着說話和奔跑,還有拉動槍栓的緊張。圓形小窗上閃動起幾個人影,向着之前關押我們的那間而去。

“給我一間間搜!”一個粗獷的男聲在走廊裏大吼了一句,只聽得幾聲畢恭畢敬的應答,腳步再次散亂起來,開始分佈於走廊的各個角落。

這是什麼情況?我看向弒哲,沒想到他卻是一臉淡然,好似一切盡在預料之內。弒哲握住d9貼在房門後,好像在等待着什麼,好像又在猶豫不決。

不出幾秒,我們藏身的房門外很快響起了聲音,聽這架勢至少有三個人,搞不好還都是荷槍實彈的。我立刻後退兩步,把自己的身影融入黑暗,同時試圖尋找出路。

“砰”地一聲,房門被一腳踢開,三個握着步槍的男子衝了進來。然而,還沒等我看清男子的長相,躲在門後的弒哲卻一下子撲了上去,刀鋒一閃,走在最後的男子脖子馬上鮮血飛濺,連叫都沒來得及出聲,就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前面的兩個男人聽出身後有異樣,剛想轉身開槍,可已經來不及了。 億萬妻約,總裁慢點追! d9甩出一道冷酷的弧線,準確地扎到了右側男人的手腕。吃痛之下,男人手裏的步槍立刻脫了手。而就在d9出手的同時,弒哲的左腳已經踢向了左側男子的下巴,兩顆門牙夾雜着濃稠的鮮血從男子大張着的嘴裏噴出,看得我酣暢淋漓地痛快。

右側的男子仍舊痛苦地捂住手腕,瞪大眼睛看着弒哲這電光火石般的動作,一時竟驚嚇地想奪路而逃。然而,弒哲卻沒有給他任何的機會,在男人哆嗦着跑向門口的同時,他助跑兩步,身體猛然一躍,立刻朝牆上蹬了上去。藉助牆壁的反推力,左右腳膝蓋同時彎曲,重重地壓上了男人的肩膀,向右一旋。

骨裂斷裂聲清晰地傳入耳膜,男人的腦袋垂往一側,身體軟軟地滑落下來。

這是——屠蘇的秒殺?!

沒來得及細想,我們這裏的動靜已經驚動了門外的人羣。一時間,腳步聲全部聚集了過來,情勢劍拔弩張。 豪門億萬寵婚 弒哲落地後,迅速撿起地上的步槍,毫不猶豫地朝走廊左側的密閉窗戶掃射了過去。

“噠噠噠….”的槍聲震耳欲聾,“嘩啦”一聲,幾扇窗戶應聲而碎,巨大的壓強使得海水如同猛獸般席捲進來,一秒鐘的功夫就注滿了整條走廊。我只感覺腳下一滑,整個人立刻被強大的水流衝了進去,雙眼條件反射地閉起,伸手在水裏開始亂抓。

恍惚間感覺有人過來抓我。我怕是那羣團伙裏的人,本能地反抗着試圖掙脫。那人卻越抓越緊,把我朝前方帶了過去。令我驚懼的是,那人的方向似乎並不是朝上游向水面,反而是向下潛去,越來越深。

我的胸腔內一陣難受,明顯感覺氣憋不住了,掙扎的力氣也形同虛設。當快要忍不住開始無意識呼吸的那一刻,只感覺好像突然獲得瞭解脫,空氣迅速地盈滿腹腔,一片舒適。

再次睜開雙眸,四周卻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我慌忙站起身,一股奇怪的味道緩緩地刺入鼻腔,令我忍不住開始咳嗽。

“啪”地一聲,我剛彎下腰,一股火苗在我面前猛地竄起,貼着我的臉龐,差一點就燒到了鼻尖。

“你還看不出我是誰麼。”弒哲的臉龐在火苗的照射下異常的冷峻,聲音冰冷如昨。

我震驚地盯着他的臉…..一時間竟開始失神。

弒哲….逝者….屍者……屠?

“屠蘇?”

強烈推薦: 隨著這幾桌客人走了才安靜下來,林不凡試探著問:「爸,媽,你們這生意越來越好了,有沒有打算開個大店啊?」

兩人楞了一下,尤其楊慧瞪著林不凡,沒好氣道:「想什麼呢,有這樣我們已經非常知足了。更何況,我們哪來的錢開大店。」

「那倒也是,不過想想總不會錯嘛,說不定咱們就從此發大財呢。」林不凡說。

「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楊慧現在非常知足,如果生意能一直這麼好,她就可以多攢點錢,以後小凡娶老婆不用愁了。

「這事誰說的准,你看二姨夫,不就一下子當上了辦公室主任,再往後說不定有機會做局長呢。」林不凡說。

「是啊,小凡說的對。咱也要有夢想,萬一哪天真不小心成功了呢。」

「對嘛,老爸夢想這兩個字用的好。」

「什麼夢想,我看你們父子倆是在做夢!」楊慧丟下這麼一句話,立刻就去忙碌了。

生意這麼好,工作量大了不少。不過,她做的舒心啊。

林不凡看著忙碌的老媽,哭笑不得。不過也算是打了一點預防針,等日後讓他們接受會容易些。

我的重返人生 不管如何,開店勢在必行。哪怕強逼著,他也得這麼干啊。否則的話,豈不是直接被系統抹殺了。

進入房間后,林不凡想到今天得到的兩項技能。仙女姐姐沒有說什麼,肯定就是沒問題了,立刻開始學習。

「宿主確定要學習超級駕駛技能嗎?」

「確定!」

很快,林不凡腦海中就多了一些東西。光是想非常的抽象,恐怕等真正摸了車,感覺應該會不一樣。

就像神級廚師技能。

接著林不凡又學習了透視神眼技能,學會後他發現這技能果然牛逼啊,完全可以隨心所欲地控制。

比透視符強多了。

把這兩道技能學會之後,他接著點開了人物。

等級:初級男人

力量:2510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