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女子盯着被彈開的鋼條,卻笑了,看向其他兩人道:“果然有古怪,咱們先把電力給斷了,慢慢把門打開,這次我們可真的發財了。”

2020-11-05By 0 Comments

一名男子看着唐術刑道:“他怎麼辦?”

另外一人道:“高壓電全接觸,肯定死了,活不了。”

女子也微微點頭,思考再三,還是指着遠處電力室門口的鐵鏈道:“以防萬一,還是把他雙腳綁起來,人就不要挪動了。”

“明白!”一名男子點頭,上前去拿鐵鏈。 男子拿鐵鏈綁住唐術刑的那一刻,唐術刑已經清醒了,剎那間他意識到有人在綁自己,立即回憶起先前發生了什麼,也推測出這羣人就是先前駕駛輕型山地越野車的那幾個,於是乾脆閉着眼睛,繼續裝暈,豎起耳朵聽他們之間的對話。

“傑森!”女子站在房車門前,“好了沒有!?”

電力室內傳來傑森不大的回答:“好了!但還是小心點!”

女子轉身看着在唐術刑跟前的另外一名脾氣有些暴躁的男子:“艾維!你在那幹什麼?過來幫忙!”

“好的!女王!”艾維看唐術刑一眼,一步三回頭地朝着那個被稱爲女王的人走去。

女王?唐術刑微微擡頭,半眯着眼睛看着遠處那女王,尋思這女的爲什麼綽號或者代號叫這個,是因爲她是他們的頭兒嗎?

一個叫傑森,一個叫艾維,女的代號女王,唐術刑記在心中,但不知道這羣人的來路,不過肯定是某個團體的,也是出來找食物之類準備着過冬的,也不知道是敵是友,先觀察一段時間再說,萬一他們能把門打開更好。

畢竟,腳下那鐵鏈根本困不住唐術刑。

等傑森和艾維走到女子身邊時,女子戴上塑膠手套從旁邊找了一根木棍去撥弄那扇門,撥弄了一會兒確定沒事,這才伸手去抓門把,又觸碰了兩下,再次確定不會有電擊,緊接着才一口氣將門打開。

打開門的瞬間,門口的一串珠簾晃動着,嚇了三人一跳。

三人發現是珠簾,互相對視一眼,都搖頭笑了,就在女子要去撩開那珠簾準備進去的時候,傑森忽然間發現了什麼,叫道“黛西!小心!”緊接着一把將女子從門口推開。隨後珠簾之上爆出陣陣藍色的火光,發出噼裏啪啦的聲音——珠簾上竟然也帶電。

原來那女的叫黛西?唐術刑聽在耳中,發覺那個叫艾維的扭頭來看自己,立即繼續裝暈。

艾維似乎對唐術刑十分敏感,看到黛西沒事,轉身摸出手槍就朝着唐術刑走來,那姿勢和動作明顯是要準備開槍。緊接着艾維真的開了一槍。

子彈擊中在唐術刑雙腿之間的引擎蓋上,唐術刑心裏咒罵着,依然裝死。

“艾維!”黛西喊道,“你瘋了嗎?在這裏開槍,要是引來其他什麼人怎麼辦?”

艾維將槍插回槍套中,看着周圍道:“這是地庫。槍聲傳不出去的,很安全。”

傑森看着艾維,搖頭叮囑道:“我們是出來找過冬的物品,不要節外生枝,那傢伙肯定已經死了。”

極品盜竊系統 艾維搖頭:“如果真的要確定他已經死了,一槍打爆他的頭。”

黛西皺眉:“艾維,我們不是政府軍那羣混蛋。只要他不阻擾我們,沒有必要這樣做,還是先開門吧。”

艾維有些不滿,但沒有反對,只是轉身朝着門走去,看着那珠簾,一把抓了過去,這個動作嚇了黛西和傑森一跳。但艾維一點事兒都沒有,他使勁兒扯了下珠簾道:“應該是蓄電池的電量,在斷電,車門打開之後,做最後一次攻擊。”

“應該是。”黛西點頭,率先拔槍上車,隨後傑森也上車。艾維站在車外警戒着,時不時還是得轉身來看唐術刑一眼。

唐術刑不知道這小子爲什麼這麼敏感自己,也許是他那模樣?艾維看起來文質彬彬的,雖然說刻意留了鬍子。但還是掩飾不住他那張娃娃臉帶來的稚氣,但他眉宇之間的那種神態,讓他可以看出,這傢伙的睡眠不好,容易緊張暴躁。

“艾維,看來得把電源重新打開。”車內傳來傑森的話,艾維應了一聲,看了看唐術刑,與下車來的傑森找了東西將門擋住,將珠簾扯下來,這纔回去將電源重新打開,打開之後,唐術刑聽到車內傳來什麼東西在放氣的聲音,如同是大巴車開門的聲音,隨後傳來了黛西和傑森的歡呼。

看來真的有其他的入口。唐術刑正想起身,發現那艾維又盯着自己,隨後朝着自己走過來,左右查看了下,又回到房車之中。

唐術刑等了幾分鐘,尋思着差不多了,剛準備將身體挪出來,沒想到那艾維再次出來緊盯着自己。

你大爺!沒完沒了啊這是!唐術刑再次閉眼裝死,那艾維皺眉看着自己,隨後又進入房車,透過房車的玻璃看着唐術刑。

完了,這傢伙一直盯着自己,怎麼辦?總不能讓他們把下面的東西都搬走吧?這地方可是他們跟着自己找到的。唐術刑心想着,突然間地庫的備用電力又斷了,就在電力斷了的瞬間,唐術刑趁着艾維的眼睛無法突然適應,立即抽身出來,朝着旁邊一滾,以極快的速度繞了一圈,跑到房車的車頭位置潛伏着。

很快,因爲唐術刑抽身出來發出的聲音,還有艾維的視力也適應了黑暗,馬上發現了唐術刑消失不見,他立即喊道:“女王,傑森,那小子不見了!我就說過,他還活着!”

房車裏面傳來聲音,但很微弱,聽起來兩人進入房車內的通道已經很遠了。

艾維持槍對着門口,唐術刑微微擡頭,從前擋風玻璃外看了一眼,但根本看不到其中是什麼模樣。從之前就可以看出,這小子可以對自己毫不遲疑的開槍,要講道理是不可能的,只能想辦法制住他,再和下面那兩個人解釋。

關鍵的問題是——下面到底是個什麼地方?裏面又有什麼?這個超市的主人爲什麼要設下這種陷阱?

唐術刑正在考慮的時候,聽到裏面傳來聲音,艾維順勢轉身,唐術刑也聽清楚,但那聲音像是從牆壁之中傳來的,他立即貼牆聽着,又仔細看着房車貼牆的那一側,從縫隙中望去,果然發現其中有一部分是與牆體連在一起的,不僅有電線,似乎還有特殊的通道。

車內的艾維應聲後,還是不放心,轉身來看了一眼,隨後這小子竟然做了一個讓唐術刑差點衝出去一拳將其打飛的事情——他放了一個闊劍地雷在汽車門口,緊接着詭異地一笑,轉身進去了。

等艾維走遠,唐術刑站在門外四五米的位置,看着那個闊劍地雷,知道自己要再往前一兩步,這玩意兒就得引爆,雖說自己完全可以引爆這東西並且避開,但是這輛車就完蛋了,萬一爆炸,引起其他的連鎖爆炸,這超市地庫塌陷,下面的三人和自己都得死,就算不死,東西也拿不出來了。

那王八蛋完全是在逼自己。唐術刑蹲下來,仔細看着那闊劍地雷,腦子中回憶着關於田夜寒在阿斯塔亞對自己講解這種地雷時候的話,他仔細看着那地雷的外側,確定不是紅外感應引爆,那麼剩下的只能是遙控和定時兩種。

定時也必須排除,那麼剩下來的只能是遙控,這麼說這小子是在嚇唬我?

唐術刑還是不敢冒險,畢竟艾維那模樣看起來就像是個精神不正常的人,他只得助跑一陣,提前起跳,直接跳到門口上端卡住,再踩着一側沿着前方的儀表臺繞過去。

終於進入了汽車,唐術刑蹲下來準備把這地雷給拆了,但是自己又他麼的不懂這東西的內部原理,看了兩眼,只得趕緊趕下去,告訴那個領頭的黛西,讓她下命令讓艾維將地雷給拆解了。

走到房車裏面的右側,唐術刑左右都沒有看到入口,四下找了找,隨後發現了冰箱,因爲車載的這個冰箱太大,竟然是個雙開門的,而且沒有任何品牌標識,他乾脆一把拉開。

拉開之後,唐術刑便看到一個通道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完全夠一個成年人挺胸擡頭地走進去。

唐術刑站在通道前看着,下意識摸着自己的腰間,但自己的武器裝備都被那三個傢伙拿走了,只得往裏面走,反正不出特殊情況,那三人也不可能是自己的對手。

鑽進通道,前進不到五米,通道變成斜坡,看地上還有軌道,看樣子是有小車可以進入,這麼說下面真的藏有什麼東西。

朝下一直走,唐術刑還看到地上有那三人吃完的巧克力包裝紙。斜下走了大概十來米,通道逐漸變寬,唐術刑摸着牆壁也變得潮溼起來,想着這個方向延伸朝前,大概也是挨着大湖的位置了。

走着走着,前面傳來微弱的光線,唐術刑蹲下來,看向前方大概三十米的方向,看清楚是黛西肩頭綁着一個熒光棒四下走着,像是在一扇門前,而傑森與艾維也舉着熒光棒四下看着。唐術刑從黛西走動的距離和弧度判斷出,那扇門很寬,很大,黛西還用手敲着,聽起來像是很堅固,合金門。

三人在門口四下找着,應該是找不到開關,與唐術刑所料一樣,那個艾維焦躁起來,拔出槍對着門就要開火,被傑森一把奪下來。

傑森罵道:“你瘋了嗎?這是合金門,子彈反彈會害死你的!”

艾維一腳踹在門上:“什麼玩意兒!費盡辛苦到這裏來,卻被一扇門給堵住了!”

黛西嘆氣道:“也不算辛苦,有那小子帶路,我們也算沒費什麼力氣。”

還算有點良心。唐術刑蹲在那看着,此時黛西拉開了燃燒棒,高高舉起,照亮了整扇合金門,此時唐術刑纔看清楚那扇門至少六米寬,三米高,與自己身處的隧道連在一起,正好是個“Y”字形。

斗羅大陸 “要不炸開?”艾維又出了個餿主意。

唐術刑一驚,心想你們千萬不要幹這種傻事,這裏可是緊挨着湖! “絕對不要!”黛西這次回得有些惡狠狠,瞪着艾維道,“聽着,如果你再說一句會害死大家的話,我一定會讓你永遠閉上嘴!永遠!聽明白了嗎?”

艾維看着黛西認真的模樣,又看了一眼冷眼漠視的傑森,點了點頭,立即做了一個拉拉鍊的動作,表示自己會閉嘴了。

“傑森,你覺得這扇門怎麼開?”黛西四下摸着。

傑森搖頭:“電源也接上了,應該沒有問題纔對,肯定是我們沒有找到開關。”

“也許開關是在……”艾維忍不住又接話,黛西看着他,他立即閉嘴。

黛西揚頭道:“你正常說出自己的看法,我不會怪你,說吧。”

“我覺得開關也許是在外面那輛汽車上,否則的話,沒有其他的可能性了。”艾維提出了一個大膽的假設,連唐術刑聽了都覺得合情合理。

“我覺得艾維說得有道理。”傑森看着黛西道。

黛西點頭:“好吧,我們先回去看看再說。”

“我補充一句,咱們得防着那小子。”艾維道,“不過放心,我在門口裝了一枚闊劍地雷!”

這句話一出,黛西直接拔槍對準他:“你真的是瘋子!你知道這樣會害死我們的!”

“不會的!”艾維立即舉手,“那只是個擺設,實際上我沒有啓動,只是爲了嚇他而已,我也不會蠢到自己害死自己。”

黛西沒有收槍,怒視着他,直到傑森上前將黛西的手按下去,黛西這才朝着艾維啐了一口,轉身朝着外面走去。

此時,唐術刑立即往回輕跑了幾步,踏着牆,用壁虎功緊貼在走廊的頂端,讓他們三人走回去。

黛西舉着燃燒棒。燃燒棒舉得稍高,那火焰已經燒炙到了唐術刑的衣服,但也是很快一晃而過,唐術刑的頭髮差點被燒着。

三人走回。唐術刑慢慢滑下,迅速蹲下,留心聽着外面的動靜,同時留心聽着合金門的動靜。

外面的車內傳來三人摸索的聲音,足足過了十來分鐘,終於聽到外面傳來按喇叭的聲音,隨後是黛西的罵聲,以及傑森的責備,一聽就知道這事是艾維那個冒失的傢伙乾的,但沒有想到喇叭按下之後。合金門竟緩緩開啓了。

唐術刑一驚,知道他們肯定會衝過來,立即用最快的速度朝着合金門的方向奔去,但門只是開了一條縫,唐術刑只得一個側身。順利滑了進去,隨後落地一個翻滾,側身閃到一側,聽着外面的動靜,順便看着自己身處的環境。

四周黑漆漆的,但聞到一股潤滑油的氣味,他下意識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環境中摸去。剛摸到一件東西,也看到了站在門口,朝着裏面扔熒光棒的黛西三人。

唐術刑側身又鑽進旁邊的角落,躲在一排架子後面看着外面的三人,三人滿臉都是驚訝,而唐術刑也發現了跟前是槍架——上面整整齊齊地擺着一支支m16步槍。

黛西三人站在門口。黛西下意識熄滅了燃燒棒,擔心在這種地方會引起爆炸,接着傑森在旁邊摸索着,終於打開了電閘,緊接着整個倉庫上面的燈一排排亮起來。黛西一個箭步上前,踩在旁邊一輛運貨的叉車頂端,看着這個巨大的倉庫,滿臉驚訝,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倉庫的燈光雖然不是很強,但足以讓他們看清楚眼前的場景,這個倉庫足足有半個足球場那樣大小,裏面有三分之二都是武器架,上面擺滿了步槍,但基本上都是m16、m4和民用版的akm,還有裝滿子彈的箱子,旁邊還有手雷等其他爆炸物堆積着,更遠的地方則停放着一架卸去武裝的直升機,兩輛輪式裝甲車,以及一輛摘去了標誌的銀色跑車。

傑森也跳上叉車,站在那吹了一聲口哨,黛西低頭看着站在那傻笑着的艾維。

黛西笑道:“兄弟們,咱們這次發財了。”

傑森看向黛西:“女王,你最着急的武器裝備已經解決了。”

傑森朝着前面走着,隨後看到旁邊放着一個又一個的壓縮箱,立即上前將外面的扣鎖打開,瞪大眼睛看着裏面,隨後掏出來一個罐頭扔給黛西:“女王,餓了吧?咱們今天不用吃豆子了。”

黛西接過那個午餐肉罐頭,笑了,傑森跳下去,與艾維一起翻找着,發現其中都是軍用食品,不過這些軍用食品都不算是高規格的,只是普通陸軍使用的,正常來說,從某些渠道都能買到,與海軍陸戰隊所使用的還差兩三個級別。

艾維已經迫不及待地打開一袋牛排,用刀挑出來就咬——雖然那是生的。

唐術刑已經悄悄繞開,在裏面慢慢走着,看着周圍的武器,長短槍械都有,不是軍用就是警用制式武器,包括一些制服,他開始納悶,超市的主人到底是幹什麼的?爲什麼要囤積這些東西?而且修建的時間是在全球出事之前,難道說美國政府內有人提前準備了?還是說有人想組建自己私有的軍隊?

唐術刑走了許久,終於看到地板上有個標誌,那個標誌看起來很眼熟,其中有三分之二被槍架給擋住了,他看着自己的位置,知道這裏不是中心點,也許其他的地方還有類似的標誌,於是開始四下留心尋找。

不久後,唐術刑終於在靠近直升機的位置又一次看到了在地上的標誌,看到標誌的瞬間,他彷彿明白這個地方是屬於誰的了……

倉庫另外一側,黛西三人在那走着,四下翻看着。

傑森拿着一支步槍檢查着槍膛:“女王,這批武器要運走的話太麻煩了。”

黛西點頭:“我現在擔心的不是這個,我擔心的是領我們來的那個傢伙,那個亞洲面孔的人,他明顯是知道這個地方,一路上沒有繞彎子,直接過來的,不過從他開門被電擊沒有發現機關,可以判斷出這小子也是在找這個地庫,他也不知道這下面有這些東西。”

艾維在一側嚼着牛排:“現在那小子不知道去什麼地方了,我那個地雷也不知道能不能嚇唬住他。”

現在黛西對艾維安放沒有啓動的地雷再不責怪,畢竟她也不想唐術刑跟進來,當然她更想不到唐術刑已經進來了。

傑森將槍放回去,四下看着:“你們說,爲什麼在這裏會有這麼大的一個武器庫?”

“看樣子是政府的。”艾維開始推測,“不過也不像,有些裝備其實也過時了,你們看那邊的特警制服,那是洛杉磯特警隊10年前的制服,我曾經在電視上看過介紹。”

黛西也開始留心着,緊接着朝着直升機方向走去,畢竟那是這裏最有價值的東西。

走到直升機跟前,黛西就看到了地上的標誌,隨後蹲下來,目瞪口呆地看着,拼着上面的字母,傑森和艾維也發現了,三人對視一眼,正要開口說話的時候,唐術刑捏着兩枚手雷出現在三人的後方。

唐術刑搶先他們一步道:“對,沙曼動力公司。”

三人大驚,轉身拔槍而對,唐術刑則舉起手中的手雷左右晃了晃。

“三位,不要激動,我不是敵人,請你們放下槍,否則我手要是打滑,手雷掉下去,一旦爆炸,我們都得完蛋。這裏可是軍火庫。”唐術刑一字字道,卻只是看着黛西,因爲她纔是頭兒。

黛西思考了一會兒,將槍放回槍套,同時示意傑森和艾維也收回去,傑森照做,但艾維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唐術刑,隨後被黛西瞪了一眼,只得也收回去。

黛西晃了晃手:“我們最好坐下來心平氣和的談一談。”

唐術刑笑了:“我也想,但好像是你們先盯上我的吧?從什麼時候?哦,我想起來了,也許是在路上發現我,又也許是那夜補給點遇襲。”

黛西點頭:“是的,我們是ghost,在這附近除了黑幫聯合會之外,最有實力的一個民間武裝組織,我看你這樣也不像是政府的人,所以,要不要考慮下我們合作?雖然這裏的東西看起來是你找到的,或者和你有關係,但我們也需要,你一個人也要不了這麼多,不如咱們分了。”

唐術刑正要開口說話,黛西又道:“我們做事,一向都是要先告知對方,當然對付政府軍除外。”

唐術刑這才明白,爲什麼他們刻意要在那輛輕型山地越野車上面掛着牌子,說他們在盯着自己,原來是這樣。

“所以,我們並不算偷襲你,我告知了。”黛西笑道,但笑意中帶着另外一種東西,讓唐術刑認爲不值得去信任,這女人太妖嬈了,大多數男人看了雖然會被吸引,不過對唐術刑這個混跡窮街陋巷的人來說,她在自己眼中,就是個危險。

“這裏的東西要不要對半分,我現在還不知道,我只想告訴你,這是沙曼動力公司的財產,要是動了他們的東西,你知道會有什麼下場嗎??”唐術刑笑眯眯地問道,故意模糊自己的身份。

黛西搖頭:“朋友,現在已經不是過去的世界了,沒有法律了,也沒有屬於我們的政府,會幫助我們的政府。而沙曼動力公司也不在美國,早去了非洲,放棄了在美國的所有產業,所以,現在這批軍火是沒有主人的,誰都可以拿走。”

唐術刑點頭:“你說得也沒錯,但也得看看你們有沒有實力。”

“別他麼的和他廢話了! 侯門嬌,神醫庶妃 幹掉他!”艾維舉起手中的槍瞄準了唐術刑……

Www.TтkΛ n.c ○ 艾維舉槍瞄準唐術刑那一刻,黛西並未阻止,倒是傑森緊張了下,唐術刑知道這是黛西故意在試探自己,她豪賭了一把,自己不會拉開手雷,不過唐術刑也早有準備,在艾維舉槍之後,他一個側身閃過,瞬間便衝到了艾維跟前,並在艾維吃驚他速度的同時,一把將其手中的槍奪了過來。

唐術刑奪過艾維手槍的時候,傑森和黛西的槍口已經對準了他,唐術刑看了看手中槍,遞還給了艾維,看着黛西道:“拔槍的速度挺快的,以前不是軍人也都是警察吧?要不就是民間槍械愛好者。”

“都猜錯了。”黛西此時放下槍,“我以前是聯邦調查局的。”

“FBI?”唐術刑有些詫異,“我聽說FBI改變性質了,但日子都過得不錯。”

“那不是我要的。”黛西示意傑森也都放下槍,“現在,我們可以坐下來好好聊聊了吧?”

“可以,悉聽尊便。”唐術刑說着,拿過還在驚訝中的艾維手中剩下的半袋子牛排,坐到一旁吃着,問,“你們爲什麼要襲擊補給站?你們的組織是做什麼的?”

“你是誰?”黛西坐在一側,傑森緊挨着,警惕地看着唐術刑,“你至少也應該自報家門吧。”

唐術刑見他們並未認出自己來,笑道:“我是黑幫聯合會派出來找過冬食物的尖兵。”

“果然。”黛西點頭,“和我猜測得差不多,紐約州如今剩下比較龐大的組織,除了我們就是他們。”

唐術刑搖頭:“那不一定,他們沒有多少人了,不如你們的多。”

黛西一笑:“別想套我的話,我不會告訴你,我們的人數,但是我可以告訴你。因爲我是FBI,所以我收容的都是亡命之徒,只有這種人在這種形同末日的世界才能活下來。”

黛西說這話的時候傑森和艾維都有意無意地看了她一眼,唐術刑看在眼中,並未說什麼,只是道:“還是說正事吧,大家都表明了身份。那麼接下來說一下關於瓜分的問題。”

說着,唐術刑跳上旁邊的槍架之上,看着四周道:“這裏的武器裝備至少可以裝備幾百人,長短武器至少七八百是有的,我看不如這樣,我拿三分之二。其他的什麼跑車、裝甲車和直升機,還有剩下的槍支彈藥都是你們的。”

“你以前肯定是個做生意的。”黛西冷笑道,“裝甲車、跑車沒什麼用,有車沒有汽油,等於沒有,那就是廢鐵,至於那直升機。更是沒用,會開武裝直升機的人現在還能找到嗎?能,都在政府軍中。”

唐術刑跳下來:“那你的意思是,我要直升機、汽車這些,還有剩下的槍,你們要其他的?”

黛西點頭:“對,你們黑幫聯合會人多勢衆,人才多。不在乎這些吧?”

唐術刑又舉起手中的牛排袋:“那食物呢?這裏的儲備食物也不少。”

“對半分。”黛西皺眉道,“如果你願意,可以多給我們點。”

“我不願意。”唐術刑搖頭,“我們那裏很多婦女兒童,你們那全都是亡命之徒,兩回事。”

黛西站起來道:“我怎麼知道你那全都是婦女兒童。”

“不信,你跟着我回去看呀。”唐術刑笑道。擺出當年那副地痞無賴的模樣。

黛西搖頭:“這買賣看來是談不攏了。”說到這,傑森就下意識摸着槍,但艾維沒有動,他不笨。知道那對唐術刑沒用。

唐術刑吃下最後一塊牛排,左右看着,完全不當黛西的威脅是回事,嚼完嚥下去後,笑道:“我要做掉你們,和殺死三隻小雞一樣,說不定,你們還沒有小雞跑得快。”

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 黛西清楚先前唐術刑瞬間衝到艾維跟前,那不是常人有的速度,她是FBI,很清楚當今世界上能做到這些的,要不是屍化者,要不是沙曼動力的植入者,要不就是異族,還有可能是所謂的異術者,她不知道唐術刑屬於哪一種,所以並未輕易發難。

“這樣吧,直升機、汽車、裝甲車我們不算在裏面,其他的東西對半分。”唐術刑坐在那一本正經道,“不過我帶不走太多,只能在外面弄個房車,能裝多少算多少,而且還得裝上汽油,剩下的東西留在這裏,我相信你們不會食言帶走,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了,你們覺得如何?”

黛西看了看傑森和艾維,兩人沒有任何意見,黛西也最終答應:“好吧,只能這樣了,不過我們也帶不走那麼多東西,和你一樣,我們得選個巴士能裝多少裝多少,得跑至少七八次才行,但汽油估計都不夠。”

唐術刑搖頭:“地庫中還有些汽油,但遠遠不夠,不過你們沒發現嗎?這個地庫肯定有其他的進出口,否則他們怎麼把汽車和裝甲車還有直升機弄進來的?”

“拆成零件弄進來再拼裝好?”傑森猜測道。

唐術刑笑道:“那怎麼弄出去呢?這裏又不是博物館。”

“他說的有道理,咱們四下找找,也許有其他的地方。”黛西上前,向唐術刑伸出手。“我們兩人一組吧,最好不要單獨行動,我叫黛西,請問你叫?”

“叫我T。”唐術刑道,“你好,黛西小姐,或者是女王?”

黛西笑了:“看來你在旁邊偷聽了很久。”

“不算久,但知道了你們的名字,也知道了你們的弱點。”唐術刑說着就往前走,“我也算是個殺手。”

重啟全盛時代 黛西跟在後面,邊尋找邊說:“你不像殺手,殺手比你還會隱藏自己,你要真的是殺手,早就幹掉我們了。”

四人足足在地庫找了一個小時,仍然沒有找到其他的進出口,不過最終還是黛西眼尖,發現了直升機底部的位置那個四方形位置周圍有縫隙。

四人又仔細研究了一會兒,最終黛西確認道:“這是個升降梯,但不知道控制開關在哪兒。”

唐術刑四下看了會兒,目光終於停留在直升機上面:“還記得先前你們是怎麼進那道合金門的嗎?”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