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女子看著天空中彩虹般絢爛無比的光芒,手輕輕撫摸著自己的肚子。

2021-01-30By 0 Comments

「相公,你看見了嗎?我們的女兒以後會是站在這個世界頂端的人。你為她們驕傲嗎?可是,我恨她們,可我無法下手殺了她們,女兒的錯就讓我這個做娘的來承擔吧!」

凄慘的一笑,絕美的臉上露出安詳的笑容。拿起桌上的小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眼神柔和的看著遠方。「相公,你別走遠了,等等我,我來陪你了。」

憐心端葯回來站在石屋門口,手中的葯不自覺的掉落在地上。

眼中晶瑩的淚水不自覺偷偷流了下來。「主子,您怎麼能狠心留我一個人。」

如果說現在最轟動全世界的是什麼,那莫非就是皇后所生的三胞胎,三胞胎本來沒多大稀奇。

最稀奇的就是三胞胎中的四公主是幾百年再次現身的召喚師,這對於其它兩國來說那絕對是莫大的威脅。

這個大陸是以武為尊的大陸。 靈力主要分為風,雷,金、木、水、火、土七種屬性,這些屬性與生俱來,藥物不能改變,無人能夠決定。

在這些先天屬性的靈力基礎上,又分為九個等級的武技級別,分別是靈者,靈師,大靈師,靈王,靈皇,靈宗,靈尊,靈聖,靈帝。每個級別又分九個階段。

天賦決定命運,千百年來,億萬人中,很難有一個人達到靈聖,更別說靈帝了。

幾國本來期盼滿月好一觀容顏,可誰知這一等就是足足一年。

這一年中無論兩國如何的派密探打探,都打探不出任何底細,民間的傳說更是神話了。

說什麼四公主勾勾小指頭就可以召喚所有的珍奇獸,她眨眨眼更是可以毀掉一個任何一個靈力在靈師以上的人。

眾說紛紜的說法讓周歲禮當天,金碧輝煌大氣蓬勃的皇宮內更加的熱鬧非凡。

大殿內每一處都以純金渡邊,每一根柱子上雕刻出翱翔天際金色龍。每一處都極其的精緻奢華無可挑剔。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鳳傲天坐在龍椅上,高高在上俯視眾生。

該在場的三人此刻正在趕來的路上,御花園內風妙妙被人萬千呵護的抱在手裡,鳳阮天也是如此。

只有一個人慢悠悠穩穩的走在路上,旁邊的奴婢也淡定的彷彿待會要進去的是逛菜市場一樣。

皇帝不急,旁邊的奶娘可是快急死了。 重生貴妻:帝少的心尖寵 五公主,您就快點吧!皇上和大臣們都在等著您們呢?」

她的話只換來鳳冷一個慢悠悠的背影,連個眼神都沒給她。

奶娘這下可急死了,這個五公主就是個廢物,竟然還這麼多事。從小就不吃母乳,也不哭不鬧,三個月就會翻身,六個月就學習走路。

八個月已經搖搖晃晃的會走了,現在周歲別說走了,跑都可以了,她肯定是故意的。

「五公主,抱歉了。」在不趕到倒霉的可是她這些做奴婢的了,她蹲下身直接利用大人的優勢把她給夾小雞般夾在胳肢窩內。

鳳冷表情照樣淡然,可急壞了旁邊的憐心。

「大膽,放下五公主。」憐心是典型的娃娃臉,蘿莉音。在兇悍的語氣都沒任何的殺傷力,更何況她也是個靈力不高的奴婢。

如果不是鳳冷非要她,她現在只是個皇宮內刷馬桶的卑賤奴才。

奶娘豈會聽她的話,她好歹是靈力火系中等以上的高手。

憐心眼見公主被一路夾著走,心疼死了。不管不顧的上前直接用手去推她,在她去推奶娘的那一刻。

奶娘起了殺心,本來她服侍一個廢物就夠惱火了,最後又來了一個廢物在她之上,她今天就要殺了她。

暗自運起火系球,憐心只能看見熊熊的火焰朝著自己撲來,毫無任何準備。

這裡的爭吵終於引起了前面兩人的注意,風妙妙和鳳阮天沒多大的情緒。

在她們的世界里,只有強者生存,何況那只是個卑賤的奴婢。她們只是在一旁看著好戲,在大家都沒注意的同時鳳冷悄悄打出一個手勢。 憐心眼神絕望的看著四公主和五公主,自己這次就要死了,就連死了她都沒告訴她們真相,她對不起主子。

悄悄的閉上眼睛,眼角落下絕望的淚水。「主子,我對不起您。」

她只感覺到渾身被一股濃濃的火焰包圍,最後被一股泉水般溫暖的氣息流過,最後什麼都沒了。

並沒有想象中的疼痛,也沒有想象中的死去。只有手臂上淌著的鮮血,告訴剛才發生的一切並不是假的。

見沒有想象中的事情發生,鳳妙妙絕美的臉上出現一絲失望。「好了,趕緊走,父皇應該等急了。」

「是,四公主。」不同於對鳳冷的態度,對於鳳妙妙眾奴婢不敢有絲毫的不敬。

鳳冷對於被人夾著走倒是淡定的很,可腦海中的獸王不淡定了,自己王以前千般呵護萬般寵愛的女人,怎麼能這樣被人糟蹋。

「小女娃,我幫你滅了她。」

鳳冷在心理冷冷的看了眼他。「多話。」

自己的熱情竟然被人如此chiluoluo的嫌棄了,這還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被人嫌棄。

不對,應該說自從遇見她以來,自己就一直被人嫌棄。

「不行,我要幫你殺了她。」

「你認為我想她死,她還能活到現在嗎?弄死她,只是動動手指的問題。等會等著看好戲就夠了。」她成熟的話語跟她的體型完全不符合,一個火系中上的靈力只有靈師才能一根手指頭輕鬆的掐死。

無論怎麼樣, 蜜婚情深:億萬總裁寵上天 ,還是個公認的廢物。

在皇后迫切的驗證了鳳妙妙可能是召喚師后,根本就沒想過去驗證她的能力。

鳳冷也樂得清閑,除了吃飯走路異於常人以外,其餘都顯得笨笨的。也理所應當的變成了大家眼中的廢物,她也懶得解釋。

就這樣一路鳳冷被奶娘夾進了大殿,熱鬧的大殿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詭異的氣氛讓奶娘這才發覺自己不對,急忙把五公主放下來。

在放下來的那一刻,鳳冷突然大叫起來。「疼……父皇,母后,疼……」嘴角緊緊的抿著,眼中打轉轉的淚滴,無不在訴說著她的疼痛。

眾人自然而然的把視線轉到了奶娘的身上,奶娘此刻是嚇的面無人色惶恐的跪倒在地上。

「皇上,皇後娘娘饒命,奴婢不敢。奴婢真沒虐待過五公主。」

鳳冷小小的身體也懂事的跪了下去,柔美的臉上凄凄慘慘,語氣幽怨而恐懼。「父皇,母后。皇兒不疼了,求您們別懲罰奶娘了。」

奶娘鬆了一口氣,殊不知她又接著開口說了。

「父皇,母后,是皇兒不孝。皇兒從出生起就是個廢物,奶娘是個大大的高手。奶娘怎麼打皇兒都是皇兒應該的。」一番條理清晰懂事的話語,配上凄凄慘慘的表情,任誰看都是委屈的一方。

奶娘怎麼知道她會這樣陷害自己,怒了。「你本來就是個廢物,我哪裡說錯了?我什麼時候打過你了,你倒是出下證據。」 「啪。」

「啪」兩聲清脆的巴掌聲,分別是鳳妙妙和鳳阮天打的,兩人小小的身體就有股霸氣。

「我的皇妹,什麼時候輪到你來大聲呵斥了,拖出去斬了。」小小年紀的鳳妙妙話語卻十分的獨裁。

奶娘抬頭看了眼皇后狠心的眼神,知道自己這次完了。「皇後娘娘饒命啊,皇後娘娘饒命。」

皇上看了眼眼前的鬧劇,揮揮手,奶娘就被拖下去只聽見一聲凄慘的叫聲就再也沒出聲過了。

同時皇上和皇后對鳳冷的討厭也升級了。

鳳妙妙走上前扶起自己的皇妹,臉上露出天真的笑容。「冷冷,以後我保護你,誰欺負你,我就滅了她全族。」

鳳阮天邁著小短腿也搖搖晃晃的走上前握住她的另一隻手,語氣真摯純真。「還有我,以後我們保護你。」

鳳冷感受到手中溫熱的溫度,原來被人保護是這樣溫暖的感覺,心理有了一絲絲的感動。

此刻彷彿定格了,這美好的一幕卻成了以後天大的諷刺。

「恭賀陛下喜得三子,三人的感情簡直是感天動地,真是大喜啊!」

「是啊,恭賀皇上,賀喜皇上。」

這一番鬧劇就這樣收場了,皇上皇后的表情也終於緩和了不少。

皇上招招手讓幾人上前,指著眼前擺好的抓周的東西。「妙妙,你看這些你都喜歡什麼隨便拿。」

皇后看了眼自己的兒子鳳阮天,眼神閃過一絲不悅。「皇上,阮天是長,不如換他先來。」


「不就是抓周嗎?有什麼好分的。朕說是誰就是誰抓。」說完直接判了皇后死刑一般難堪。

皇后眼神陰測測的看著她,鳳妙妙看著眼前滿眼好玩的,索性選也不選直接說道:「父皇,這些我全部要了可好。」

天真的話語讓眾人一時屏蔽了呼吸,這還是有史以來第一個娃娃敢說出如此大口氣的話。

倒是皇帝龍顏大悅。「好,好。皇兒果然不同一般人,哈哈哈哈……」

鳳冷狀似不經意看了眼皇后眼中的殺意,冷眼看著鳳妙妙把好玩的搬到鳳阮天身邊,皇后的臉色才好了一點點。

她也很好奇這個鳳妙妙到底遺傳了自己多大的天賦,巫術其實也分天生和後天努力。天生的巫術也有很多種,預知未來,控制他人的思想,探知人的心事,情緒能控制天氣。


然而巫術也有害處,像影響天氣是違反天理,身體多少會遭受懲罰。

預知未來,如果你說了那也是會受到天譴的,她那一世就是多嘴才會遭天譴死了。

控制他人思想,對自己沒有害處,只會對他人有害處。如果用多了那人輕則痴獃,重則變成蠢蛋。

探知人心事這樣的事情,雖然她有,但是已經不稀罕聽了。

現在她只敢確定她只遺傳了自己的心情影響天氣,只要她心情沒有太大的起伏還是沒多大關係,再沒人注意的時候她悄悄的退了下去。

憐心也跟在她的身後悄悄退了出去。「公主,公主,你等等我……」 鳳冷依舊走著,漫不經心的欣賞著眼前的風景。

「公主,謝謝您為奴婢做的這一切。」

「你不是我的奴婢。」雖然她性格冷淡,但是誰真心對自己好她還是知道的。

這句話讓憐心強裝的堅強瞬間倒坍,淚水模糊了視線。

此刻她以顧不上合理不合理了,直接蹲下身抱起她往偏僻的地方走去。「公主,你跟我來,我告訴你真相。」

『真相』這兩個字倒是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憐心抱著公主來到了一個偏僻荒蕪無人的宮殿,謹慎的看著周圍沒人這才進去帶上門。


表情非常的激動。「主子,受憐心一拜。」說完還沒等鳳冷阻攔就已經實實在在的磕了三個響頭。

「主子,您不是皇后親生的,其實她是殺害你全族的仇人。您全家上千條人命都是那個蛇蠍女人派人殺死的。」


美女總裁的極品神豪 ?」

憐心想過小主子千萬種的可能,可是如此冷淡的話語是她沒想過的。

面對她疑惑的眼神,她不想解釋。「你跟我說,沒有用。你知道我只是個廢物,你該去找她。」

「主子……您該為您歐陽家上千條人命報仇,您該為您未見面的父母報仇。主子,您怎麼能說這樣的話呢?如果夫人,老爺聽見會傷心死的。」

憐心怎麼也不會想到她聽到這個消息,不驚訝就算了還如此的冷血。

「主子,您都願意為了我這麼一個奴才,去設計害死奶娘。更何況那些都是您的血親,就算您沒見過她們,您也在夫人的肚子里呆了十月。我至今都還記得那三百個日日夜夜。少爺,夫人是如何喜悅的等待著您們的出生,她多少個日日夜夜面帶幸福笑容,為您們親手做了很多小衣服。」

說起小衣服,她彷彿想起了什麼,抱著她就往門外走。

鳳冷心裡有些動容,難道這就是血親?打斷骨頭還連著筋的感覺嗎?她前世從小是個孤兒,嘗盡人間心酸。

憐心把主子帶進自己的廂房,小心的關上門。悄悄的布置了一個結界,鳳冷看了眼不堪一擊的結界,又悄悄的補上了一層。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