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她低頭瞧了瞧自己,雖說自己這臉還說的過去吧,但是這裝扮…任誰也不能以為她是柏宇女朋友啊…

2020-11-11By 0 Comments

嘖嘖嘖,心疼小護士。

柏阿姨帶著她一路上到柏宇辦公室,倒真是乾淨利落。

半小時后

柏宇一臉疲憊地回了辦公室,看見柏媽媽和兔兔也是小小地驚訝了一下。

兔兔抿抿嘴唇,一聳肩,表示自己很無辜。 …………

「不行了,快點行動吧,如果你再說一會兒,咱們就連動手的能力都沒有了,更別說什麼逃跑了」。

僅僅過去了不到一柱香的時間,在場的幾個人就已經出現了疲態,要知道他們可都是耄耋和杖朝境界的強者,能夠讓他們在這麼短的時間就出現這種疲態的,也就只有這個大陣可以做到了。

「你要快一點……」。

就在幾個人還想要進一步考慮的時候,公子長琴身體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英俊的臉龐變得煞白,如同病入膏肓了一樣。

「你怎麼了?有沒有這麼誇張啊?」任行游大聲的嘲道。

「你的實力應該也不會差到這樣吧?難不成你小子有什麼頑疾嗎?」厄爾也顯得有些詫異,畢竟自己幾個人和公子長琴交過手,對他的實力還是有一些了解的,按道理是不會這麼「虛弱」的,除非他有什麼頑疾。

公子長琴腳下一個踉蹌,在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情況下,他直愣愣的摔倒在了地上。

咚!

接下來讓幾人更沒有想到的是,公子長琴的皮膚開始變得暗淡,沒一會兒的功夫就變得像是老枯的樹皮一樣,只是沒有變皺。這種情況有點像鬼族人的模樣,可公子長琴可不是鬼族,更不可能有靈體,加上公子長琴怎麼也不說自己的身體情況,所以更加的讓人心疑了。

「你到底怎麼了?都快要死了也不說嗎?」任行游看著躺在地上奄奄一息隨時都有可能死亡的公子長琴,十分焦急的問道。但是不管任行游怎麼說,公子長琴都無動於衷,似乎就算是死也不說自己的情況,讓人又氣又恨。

「執行你的計劃吧」厄爾也不想在這裡干著急,即使他並不怎麼贊同趙小小的做法,但是眼下這種還沒開始就已經減員的情況已經讓他顧不了那麼多了,要求趙小小立即開始執行計劃。

「好,你們把精血給我」趙小小拿出了一顆刻滿紋路的金屬圓球,正是神運算元平常拿在手中如若珍寶的圓球。

「輸入到這裡就行嗎?」任行游指著這個圓球,一臉的好奇,他怎麼也想不通這個東西怎麼可能會盛得下他們這幾個人的精血。

「放心吧,你的考慮是多餘的」趙小小將圓球放於胸前,雖然自己騰身而起,而那個圓球就那樣漂浮在原地。

「沒有別的選擇了,只能相信他了」厄爾嘆了一口氣,第一個將手放在圓球上,渾厚的精血灌輸進了圓球之中。剎那間,一道璀璨的恆光穿破天地,刺得幾人難以睜眼。

「這是到底是什麼東西?」半晌后,任行游雙手抱頭,面露難受的神色。

「別管是什麼東西了,已經開始了……」。

只見,趙小小飄身與半空中,圓球散發出的光芒折中他的身體,熠熠生輝,舉手抬足之間都有屢屢流彩劃過,宛如天神下凡一般。

「這回徹底被他給栓牢了……」公子長琴虛弱的抬起頭,看著半空的趙小小,暗自長嘆了一口氣,不過此時的他也明白自己已經沒有什麼可以用得到的地方了,也就聽天由命的橫躺在了地上。

「咔咔」。

天邊如雷入空,轟鳴作響,整片天地都隨之震顫,氣流波動,濃濃地靈氣息撲面而來,一時間使得人神清氣爽,不過這種感覺很快就變成了一種負擔,因為眾人很快就感覺到了一股強壓抵在胸口,讓人難以呼吸。

隨著趙小小身周的強光愈發的刺眼,整座大陣也開始出現了變化,最顯而易見的是周圍升起了一層的水霧,如夢如幻,阻擋人的視野。緊接著能夠感受到周圍的靈氣如同巨龍吞水一般,快速的流逝,趙小小身上的精氣也流失的飛快。其他幾人不敢耽擱,急忙將自己的精血輸入到圓球之中,以壯大趙小小的力量,現在對他們來說已經沒有退路,只能孤注一擲選擇相信趙小小能夠成功。

暮雲春樹陣之所以能夠名震四野,正是因為其牢不可破的防禦能力,想要將其打破無異於是與天作業,難如上天散雲。他們的舉動也驚愕到了在外的始作俑者,雲謀子。這座大陣耗費了他太多的精力和心血,也是他引以為仗的力量,原本他是不想用這大陣的,畢竟這種大陣用過一次就沒有用了。

而之所以一出手就用此大陣,是因為雲謀子清楚現在的局勢,雖說五界互不打擾,表面看起來風平浪靜,實際上背地裡是暗流涌動,大家都虎視眈眈的在等待著其他人出什麼紕漏呢。而這一次趙小小進犯,雲謀子不想讓他這一小股勢力就讓大荒界大動干戈,所以打算速戰速決,最關鍵的是讓其他坐山觀虎鬥的人也見識到自己的力量,從而望而卻步。

原本是一場毫無懸念的對決,但是趙小小几人的反抗力量卻超出了自己的想象,特別是那個不知名圓球祭出來的一瞬間,雲謀子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力量,而這股力量在他的心中應該是絕對不會出現的了,此時再加上幕雲春樹陣發生了悸動,更是讓他心頭生驚,此事已經要超出他的掌控範圍之外了。

「轟」

一聲震鳴,固若金湯的暮雲春樹陣在雲謀子不可思議的神色中破來了一個大洞,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一道強光衝天而出,直通天地。

「給我加上陣法」此時雲謀子也有些慌了,急忙喚起眾人開始加固幕雲春樹陣,隨著他的話音一落,原本空無一人的天空轉眼間隱現出數十名身著藍衣頭戴斗笠的人,根本沒有任何的耽擱,所有人第一時間便垂直手臂每個人的胸口都閃起一道灰光直通暮雲春樹陣的頂端屏障上,當即便將那破來的口子給閉合。

這幫行動有素的人正是雲謀子的暗中力量,一直都不曾示人,如今也是逼不得已雲謀子將他們給派了出來。

「嗡嗡」

正在此時,這邊還未消停,隨著一陣轟鳴聲,天邊傳來了一股極強的力量,雲謀子寒眉冷挑,轉過頭只見漫天神佛的虛影遍布天際。

「阿彌陀佛」。 不過碰上柏宇疑問的眼神,兔兔心裡有點不得勁,難不成自己真打擾他好事了?

「你們怎麼來了,不是去逛街了嗎?」柏宇邊倒水邊問道。

「還不是因為你,也不知道帶兔兔回家,我都多久沒見到兔兔了…」

「我這不是忙嘛…」

「忙忙忙,整天就知道忙,我得什麼時候才能抱上孫子!」

「媽~這事你可不能問我,兔兔還上著學呢。」

旁邊抱著水杯觀戰的兔兔,一下子嗆到了咳出聲。

正不知道回答什麼的時候,辦公室的門響了。

「咚咚咚!」不等柏宇回答,那邊已經自顧自地進來了。

「柏宇,我給你泡了杯咖啡,提提神吧。」只見穿著粉紅護士服,襯衫打開兩個紐扣的護士長走了進來。

在看到她裝束的瞬間,兔兔臉就黑了下來,我*!這丫呼之欲出的山峰是想幹嘛?生怕別人不知道她想勾引柏宇???

護士長抬頭才發現有兩個人在他辦公室,一時間有些尷尬,「柏阿姨,您來了。」

「嗯。」柏媽媽冷著個臉。

「這位是?」

兔兔很生氣一直盯著那個護士長,這難道這是他女朋友?

但是轉念一想,自己是假的啊,那生什麼氣?

不對,明明有女朋友非得讓她假裝幹什麼???

她氣鼓鼓地盯著柏宇,眼神就差把他吃了,好氣哦。

見此景象,柏媽媽立馬向兔兔遞了個眼神,眼裡的鼓勵不言而喻。

兔兔清清嗓子,這可是柏阿姨讓做的哈,不關她的事。

「我是他女朋友。」

「啊?」護士長愣了一下,「哦,你好。」

那眼神明顯就是沒把兔兔放在眼裡。

她略過兔兔,給柏宇遞過去咖啡,「柏宇,你要喝一點嗎,提提神。」

柏宇剛想拒絕,就聽見身後兔兔說,「宇哥哥~我也想喝咖啡。」

聽言,柏宇一挑眉,嘴角瘋狂上揚,「你叫我什麼?」

兔兔從他辦公桌上跳下來,「宇哥哥呀~」

對上柏宇那閃著愛意的桃花眼,兔兔臉微微泛紅。

他從護士長手裡接過咖啡,輕輕地餵給兔兔,「小心點,燙~」

「嗯!」

旁邊柏媽媽一臉姨母笑。

留下護士長一人懵逼在原地。

「宇哥哥,你看看我的眼睛。」她嗲嗲地撒嬌。

「怎麼了?還是和以前一樣漂亮~」柏宇輕輕摸了摸他的臉蛋,眼睛里的甜蜜都要溢出來了。

兔兔心想,真沒看出來,這個臭柏宇居然這麼會演戲。

「人家覺得眼睛疼,是不是長針眼了啊,都怪那個姐姐,我好像看到了什麼不該看的東西。」

柏宇一直笑著,連眼睛都藏不住笑意,他輕輕地在她眼睛上吻了一下。

定定地看著她,朝護士長一指,「你出去。」

「啊?」護士長本來就氣的牙痒痒,現在覺得臉發燙,很是無地自容。

「姐姐你還有事嗎?宇哥哥讓你出去哎…」

護士長露出自以為「得體」的微笑,實際上面目已經有些猙獰,「好,我過會再來。」

「不用來了,我要陪我媳婦去吃飯,以後沒我允許,不準進我辦公室。」

「好的。」她咬咬牙,指甲深深地嵌進肉里,恨恨地走出去了。

「哈哈哈哈~乾的漂亮,我兒媳婦~」柏媽媽豎起大拇指。

兔兔撓撓頭,不好意思地笑笑,真是裝的一手漂亮的小白兔,嘖自己不去當演員真是可惜了。

不過,好像不生氣了…

「行了,我們出去吃飯~」柏媽媽拉著他們兩個,好了,這下抱孫子指日可待了。

柏媽媽挎著兔兔,柏宇就很自然地把手搭在兔兔肩上。

兔兔有些不自然,臉都有些燙,咬著牙小聲地說,「你幹嘛…」

柏宇趴在她的耳邊,像是在說悄悄話,「我媽在旁邊,我們要恩愛點…叫聲宇哥哥聽聽~」

「滾!」她低聲吼道。

柏媽媽在旁邊低頭忍笑,這年輕人啊,就是氣血盛,看他們拌嘴打鬧也覺得恩愛地不行。

三人走過

走廊的小護士們立馬討論起來了。

「我去,我眼睛是不是不行了,我怎麼看見柏醫生樓了一個女的???」

「你不是一個人,我也看見了!」

「切,那肯定是他的妹妹好嘛。」

「你見過有人那麼曖昧地貼著妹妹的耳朵說話的???」

「肯定是女朋友!」

「不過要是女朋友的話,這個會不會太小了點。」

「對吧!我也這麼覺得,哇~覺得那個女生好小啊,不會是未成年吧…」

「真的假的。我也覺得她皮膚好嫩。」

「切,你們就想象吧,肯定不是。」

「還不是呢姐妹兒~人家媽媽都說了是兒媳婦。」

「你怎麼知道?」

「前台小王跟我說的,說是親耳聽到柏醫生他媽說領著兒媳婦上去…」

「噗~我們柏醫生…這麼變態的嗎…」

「居然,口味這麼….」

「家裡有礦啊,居然養得起lo娘。」

說這話的小護士遭到了大家的一致鄙夷,可不就是有礦嗎…

……

過了兩天,到了兔兔從學校回家的日子。

柏宇說是順路,便把她捎回來了。

也不知道一個在市區,一個在郊區,是怎麼順的路。

晚餐,四個人久違地又在一起做飯。

兔兔和柏宇剛進門,薄宸和笙歌已經系好圍裙開始弄菜了。

「來了~」

「姐姐~啊~好想你呀~」兔兔脫了鞋子外套就往屋裡跑。

此時柏宇很順手地接過兔兔脫下的包包和外套掛好。

笙歌一挑眉勾起嘴角,手裡不停地忙活。

「冷不冷,去倒杯水。」

「一點都不冷~」兔兔從背後抱住笙歌,「啊~好累啊…」

然而還沒躺一會就感受到了某人灼灼的視線,兔兔一癟嘴,「知道啦,我不就抱一會嗎…我是女的哎,還是我姐的妹妹。」

名門寵婚之大牌明星 「那也不行。」薄宸十分冷漠地開口。

兔兔嘴角抽搐,「真是小氣。」

「給。」柏宇端過一杯水。

兔兔很自然地接過,柏宇順手碰了碰她的手指。

「手這麼涼,還說不冷。」 復仇將軍霸道妻 柏宇嗔怪道,「去那兒暖和一會,別在這兒。」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