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可以給天蠶草的泥土裡,加了不少料,貝婉星以後能不能研究出來,她不知道,但是知道,她恐怕要糟蹋許多珍貴藥材了。

  • on 2022 年 9 月 4 日
  • 37 Views

貝瑤似笑非笑的對著電話那邊問道。

「快速生長的方式?難不成……是貝婉星?」

「你怎麼……」知道?

他後面的話差點脫口而出,貝擎霖及時住嘴,「是誰能研究出來,怎麼研究出來,和你沒有關係,你只需要知道,我並非必須要你手上的方法,就行了,你現在就算是將放大拱手送到我面前,我都不會要。」

還真的是好大的口氣。

「你放心,且不說我根本就沒有這種方法,若是我有,我就算是免費送給別人,也不會告訴你。」

「你!我是你爸爸!」

爸爸?貝擎霖配嗎?

貝瑤不緊不慢的對著電話那邊說道。

「謝謝提醒,若不是你提醒,我恐怕還以為我是一個孤兒呢。」

她一句話,將貝擎霖氣的臉色通紅,孽女!孽女!

當初就不應該讓她回來,嫁給了易瑾爵,助長了她囂張的氣焰!

突然,他想起,自己最近聽到的一些消息,似乎易瑾爵得了什麼病,已經病入膏肓,活不了多久。

正所謂無風不起浪,即使是沒有證據,貝擎霖還是迫切的希望,這都是真的。

他那張依稀還能看出幾分年輕時,容貌的臉,嘴角掛著一抹猙獰的笑容。

「貝瑤,別以為你嫁給了易瑾爵,就可以高枕無憂,若是以後,後悔了,求都我頭上,可別想讓我顧及父女之情。」

「你放心,不會有這天的。」

她篤定的語氣,又讓貝擎霖產生懷疑,難不成易瑾爵時日不多的消息,真的是假的不成?

「我只期待著,貝婉星能夠成功研製出,讓藥材快速生長的方法,畢竟這可是能造福全人類的事情。」她聲音裡帶著不加掩飾的嘲諷,毫不擔憂會將貝擎霖氣成什麼樣。

即使自己沒有加那些東西。

貝婉星想要研究出來,也是痴人說夢,若是如此簡單就能夠研究出來平替的話,這種秘術,也不會一直以來都是傳說。

她還是這樣,對自己迷之自信,以及急不可耐。

不過也算是自己的意料之中。

「你什麼語氣?」

貝瑤佯裝不解。

「說好話,也有錯了?」

她一句話,將貝擎霖的怒火堵在胸腔中,發也不是,不發也不是,他對著話筒,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

貝瑤抬起手,左手對著水晶吊燈,燈光透過指縫,打在她的臉上,耳邊男人壓抑著怒火的喘息聲,讓她的心情越發的愉快。

貝擎霖這只是一個開始。

她腦海里突然湧出一個念頭。

她眼底閃過一抹狡黠。

「畢竟,貝婉星可是我的好姐姐,我以前是希望她成功了,您說是不是,我的好父親。」

她加重了父親二字,讓貝擎霖莫名的背後一涼。

貝擎霖抿了抿唇,索性不去再提這個話題,他話鋒一轉,這才說出今天的主要目的,他嚴厲的對著電話這邊命令到,「明天,我將你母親接回家來住,你也不用給你母親治療了,治療了這麼長時間,一點成效也沒有,錯過了你母親雙腿治療的最佳時間,這個責任你承擔的起嗎!」

原來打著這個目的。

想必應該是,剛剛雲霜給貝婉星打過電話了,貝瑤向著樓上看了一眼,腦海中迅速縷清思緒。

必然是雲霜拒絕了貝擎霖。

他才找到自己的。

貝瑤冷硬的開口拒絕貝擎霖。

「不行,在將她接過來的時候,我們已經約法三章,你只有來探望的權利,並沒有將她接走的權利,這一切都是,你們當初答應的。」

貝擎霖猛地拍了一下桌子。

這哪裡是他們當初答應的!

明明是拗不過雲霜,被逼無奈。

她治療了這麼長時間還沒有一點效果,甚至還將病情治療的越發嚴重,怎麼敢再將妻子留下來照顧。

「這麼長時間,你的治療一直沒有進展,你母親覺得愧對於你,不願意離開,若是你還有那麼一點點的良知,就讓你母親回家治療,你也不希望你母親以後成為一個只能坐在輪椅上出行的人吧。」

愧對於我?

呵呵,雲霜遲來的母愛,只讓貝瑤覺得噁心,貝小傻已經不在了,這些自以為是的母愛,只不過是她讓自己心安的一種方式罷了。

也只有貝小傻,在心裏面還真的挂念著這位,將她扔在那個無盡黑暗,不見光明的地方十年之久的母親。

「你怎麼知道,沒有一點效果,現在只不過是初期,所以成果比較緩慢一點,過一段時間,會有所好轉。」

貝瑤是實話實說。

過一段時間,雲霜完全好了,就不用繼續欺騙貝家的人,她有些期待貝婉星那個時候的表情,可聽到貝擎霖的耳朵里,這完全就是她不負責任的推辭。

他等不了這麼久,也不能等。

。本來聽見「還有我」幾個字,邢炙的心就不受控制的跳了一下。

下一瞬,邢炙就按住了自己悸動的心,別跳了,不值得。

「走吧,沒什麼好看的了。」邢炙心裏頭雖然失落,可抓着景琦瑜的手卻也沒有鬆開,就這樣直接抓着她一路回了景氏炸雞鋪子前面,才被景琦瑜給甩開。

而此時,縣衙裏頭,白書喜大人的書童金六已經將替考之人擒拿歸案。邢盛到了大堂,看見跪在那裏的男人之後,膝蓋直接就是一軟。

完了,徹底完了!

作為邢家在縣衙裏頭的親戚,徐縣丞在被軟禁了整整半個月之後,也

《暴富秘籍:我養的男主開掛了》第七十五章邢盛被抓 「你!」

那人沒想到子舟竟然敢這樣和自己說話,當即氣得臉色鐵青。要不是僅存的理智告訴他這裏是王宮大殿,不是他可以撒野的地方的話,只怕他早就已經衝上去和子舟決鬥了。

「再說了,就算風暴少見又如何,難道這樣咱們就可以無視風暴的存在了嗎?」

子舟得理不饒人,繼續說道:

「北伐中原又豈是一朝一夕所能實現的?當初滅商之前,姬周不也是先剪除了先商在西邊的諸侯嗎?咱們將來要想北伐,少不了要學姬周的樣子先將周圍的國家攻滅。在這種情況下,咱們的大軍是必然會北上好幾次的。這海路走的次數多了,遇到風暴的概率不也就高了嗎?只要不幸遇到一次風暴,咱們宜國就有可能會因此而一蹶不振。為了些許的便利而將國人置於如此危險境地之中,這就是你的治國之道嗎!?」

「你!你!!!」

聽到這話,那人終於承受不住了,當即「哇」地叫了一聲,而後直接昏迷了過去。

周圍之人似乎早有準備,在那人倒下的一瞬間便將其扶住。在用手按了按那人的脈搏之後,周圍的人對着商離說道:

「啟稟王上,他怒火攻心,昏過去了。」

「扶他下去休息吧。」

商離淡淡地說道。

「喏。」

對方點了點頭,而後便抬着那人退下了。

「如此,諸位可還有人想要讓大軍走海路北伐的啊?」

在那人被人抬下去之後,商離轉頭對着眾臣問道。

聽到這話,諸位官員相互對視一眼,而後齊聲說道:

「臣不敢。」

「不敢啊?我還以為你們是不想呢。」

商離笑了笑:

「看樣子,你們依舊希望大軍可以走海路北伐,是嗎?」

「回王上,走海路既可以避免遭到陸地上的土著部落的偷襲,又能減少戰士們在路上消耗的體力,可以說是一舉兩得。」

這時候,羿站出來了:

「而且根據子舟之前所言,走海路所消耗的時間似乎也比走陸路要更短一些。綜合下來,走海路確實是比走陸路要更好一些。若是有可能,臣依舊建議將來咱們大軍走海路北伐。只是如今的情況是咱們依舊並不具備可以抵禦風暴的船隻,因此……」

羿的話沒有說完,但是在場眾人卻都明白了他的意思。那就是如果宜國的造船技術過關的話,他依舊支持走海路北伐。如今之所以不支持走海路,那純粹是無奈之舉罷了。

「你們呢?也是這個意思嗎?」

商離並未直接回答羿的話,而是轉頭對着其他人問道。

「臣等附議!」

眾臣齊聲答道。

「很好。」

見狀,商離的嘴角不由高高翹起:

「遇到困難之後的第一反應並不是退縮,而是想辦法解決困難,你們的態度令予一人非常高興。眾卿家聽命!」

「臣在!」

眾人齊聲高呼。

「為了將來北伐時我宜國可以減少在路途上的損耗,因此予一人決定,特意組建一個造船司,以此來研發可以安全在海上航行的海船。」

商離環視了眾人一眼,而後對着子舟說道:

「子舟。」

「臣在。」

子舟上前一步。

「你畢竟有過出海經驗,因此予一人暫時決定由你來擔任造船司的主官。」

商離看着子舟道:

「稍後你可以去王叔那裏,向他討要擅長造船的留國奴隸,以此來協助你製造海船。」

「臣領旨!」

子舟叩拜謝道。

「先別忙着謝恩。」

商離搖了搖頭:

「造船之事畢竟關係到我宜國將來的戰略抉擇,因此絕對不容有失。那些留國奴隸雖然擅長造船,但是他們會的也只是祖輩流傳下來的造船法罷了。光靠那些知識,是造不出新式海船來的。因此造船之事你可以依靠他們,卻又不能過度依靠他們。」

「那請問王上,不依靠他們的話,臣又應當依靠誰呢?」

子舟恭聲問道。

「靠自己。」

商離嚴肅道。

「靠自己?」

子舟一愣:

「可是臣並不會造船啊。」

「你確實不會,但是你畢竟出過海,並且還遭受過風暴,因此你對海船需要什麼樣的性能非常了解。」

商離沉聲道:

「有這些經驗在,你就知道自己需要什麼樣的海船,不至於造出中看不中用的海船。至於不會造船這個問題,其實也很好解決。只要你肯到王宮門前來參加學習,再加上那些奴隸的經驗支持,想來你應當可以很快就入門海船製造技術才是。」

造船無非就是兩點,一是理論支撐,二是經驗支持。經驗這方面有留國奴隸以及子舟自己的經歷在,想來應當是不太缺的。至於理論啥的……商離表示,雖然自己無法教會子舟如何造船,但是讓他掌握數學這個征服自然的神器還是沒問題的。而只要掌握了數學,再加上留國奴隸提供的經驗,就運算元舟造不出後世那種可以遠洋航行的船隻,但是造出可以安全航行於長江入海口與淮河入海口之間的船隻應當還是不難的,

而有了那樣的海船之後,商離就能將開鑿邗溝的計劃無限延後了。畢竟歷史上之所以開考邗溝,純粹只是因為以但是吳國的技術無法造出可以航行於長江入海口與淮河入海口之間的船隻罷了,否則吳國吃飽了撐的,才會去花那麼大的力氣挖運河。

「吳國的技術水平應當是要超遠目前的宜國的,不過這並不意味着他們做不出的事情我宜國就也做不出了。畢竟他們造船那是純粹的經驗積累,通過不斷的試錯來獲得些許的提升。而我宜國不同,在數學的計算之下,很多不必要的試錯就都可以直接免去,進而節省在技術提升上的消耗,縮短造出合格海船的時間。」

在子舟領旨謝恩,且隨着其他人一起退下之後,商離摸著自己的下巴想道:

「不急,如今距離北伐還有十幾年的時間。只要中途別發生意外,國家應當是可以在十幾年內造出合格的海船才對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