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她問得光明磊落,很多愛慕司厲霆的人沒有一個能靠近他,唯獨米若還能夠像是朋友一樣和他相處。

2020-11-02By 0 Comments

很大一個原因是因為米若的性格,她很直接,不會背地裡搞一些手段。

哪怕是被司厲霆拒絕,她也是坦坦蕩蕩,不甘心也寫在臉上。

司厲霆想著顧錦的話,她不在身邊的時候要好好照顧自己,剛剛喝了那麼大一杯咖啡,就喝點粥養養胃吧。

他吃了幾口粥這才淡淡回答:「因為我喜歡她啊。」

回答的很自然。

顧錦越來越愛這個司三歲了,簡直太可愛了嘛。

他的眼裡只有粥,卻還要敷衍旁邊的米若回答問題。

米若顯然沒有發現這一點,只一心想問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可以告訴我為什麼會喜歡她嗎?」

司厲霆咬著勺子認真的想,為什麼呢?

顧錦也在等待著這個答案,是因為長相嗎?那麼顧安南和自己長得一樣,他會心動嗎?

「因為是她,所以喜歡。」

很簡單的回答,但裡面包含的寓意卻是很重。

不是因為她的長相,不是因為她的背景,只因為是她顧錦,全世界獨一無二的顧錦。

哪怕有顧安南和她長得一模一樣,也不能替代顧錦在他心中的地位。

這八個字給了顧錦無上的肯定,給旁人零的機會。

米若眼神變得有些晦暗,司厲霆看了一眼她的臉色和她盤裡的食物。

「早上多吃點養胃的東西吧,一個女人那麼拼,將來會讓你另一半心疼的。」司厲霆難得溫情了一句。

米若眼中多了些亮光,他還是會有一點點關心自己的吧。

「我記得你以前早餐從來不吃這些,咖啡才是你的最愛。」

司厲霆繼續道:「以前我和你一樣,覺得工作就是一切,拿著自己身體去博,直到後來遇到她。

你的身體糟糕也許你自己不覺得有什麼,她卻會很在乎你,緊張你。

看到她擔心的樣子你就不想讓她擔心,不想讓她的眉間有一點陰雲。」

他說這話的時候眼神帶著溫柔看著虛空,彷彿顧錦就在他的眼前。

米若終於知道在他心裡顧錦究竟有著怎樣的地位。

他可以不在乎自己的身體,但卻因為不想要她擔心,他願意為她改變。

對她的在意遠遠超出了一切,這一點是米若沒有想過的。

合作那段時間,他每天為了趕進度東奔西走,何曾在乎過自己的身體?

面前的人是司厲霆,也不是他了,準確的說那個女人徹底將他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對他來說帝凰總裁,史密斯繼承人,也許這些稱謂都抵不過顧錦丈夫這一個稱號。

米若知道自己輸了,輸的很徹底。

她本以為顧錦只是仗著一張好看的臉,還有小女人的撒嬌一類的手段將司厲霆留下來。

總有一天司厲霆會看明白顧錦是怎樣的一個女人,對她厭倦。

現在米若才知道自己錯得有多離譜,司厲霆從來沒有因為自己改變過,他卻因為那個女人徹徹底底變了,這就是愛情的力量。

「為了她變成另外一個人,你幸福嗎?」明知道答案,她仍舊想要問上一句。

司厲霆勾唇一笑:「你覺得我像是不幸福的樣子嗎?」

「不像,倒像是一個全身上下每個細胞都在叫囂著結婚真好的人。」

「結婚好不好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選對了人每天都像是在過情人節。

米若,終有一天你會明白我的這種感覺,等你遇到了那個他,你就會知道。」

「我能遇到么?」

惡魔總裁的天使新娘 「一定可以的。」

司厲霆用紙巾擦拭乾凈唇,放下筷子,還特地拍了一張照片。

米若對於現在的司厲霆頗有些嫌棄,「你拍這個幹什麼?」

「給我老婆發過去,證明我有乖乖吃飯,讓她不要擔心。」

這樣細膩的司厲霆,米若對顧錦是深深的敬佩,能夠將司厲霆變成這個樣子,需要多深的愛才能做到。

她調侃道:「要是當年遇到的你是這個樣子,我一定不會喜歡上你,還執迷不悟的喜歡了這麼多年。」

「現在出坑還不晚,男人婚前婚後當然不一樣。」司厲霆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你啊……」米若無奈的笑了笑,也好,司厲霆過得這麼幸福她也為他感到開心。

哪怕自己心中有一點小小的失落,但她相信很快這種失落就會被祝福所代替。

就算當年司厲霆和她在一起,他也仍舊只會是一個工作狂,兩個工作狂在一起又能擦出怎樣的火花?

當初覺得顧錦配不上司厲霆,如今看來,兩人亦剛亦柔,完全就是天生一對。

沒有顧錦就沒有今天的司厲霆,沒有司厲霆也就不會有今天的顧錦。

愛情不是委曲求全,也不是迫使自己變成對方想要的樣子,而是因為對方讓自己變得更好。

也許一路上磕磕碰碰,到頭來兩人仍舊能夠十指相扣,相視一笑。

顧錦的手機傳來一張圖片,那是一個空碗,下面還配了一排字。

「老婆,今天我有聽話好好吃飯,你放心,我胃一點都不疼。」

孩子氣的話卻會給人很強的安全感,顧錦低下頭敲擊手機鍵盤迴復。

「司三歲,能夠嫁給你,我三生有幸。」

兩人看著屏幕,不約而同勾起一笑。愛情從來就沒有那麼複雜。 告別了米若,司厲霆也覺得輕鬆了許多。

醜女爲後 他的朋友不算多,米若算是其中一個,當初工作才起步的時候米若幫了他不少忙。

在顧錦還沒有出現的時候他對米若就沒有除了朋友之外的其它感情。

那時候米若有借著喝醉酒讓司厲霆送她回房間,然後期待著發生點什麼。

曖昧朦朧的夜晚……

最後的結果是他將她扶上床就走了,走得瀟洒自如,連頭都沒有回。

再回來他的身邊便有了顧錦,從頭到尾也沒有自己的位置。

直到今天米若才算是真正的放下了司厲霆,在他身上她看到了愛情最美好的樣子。

同時她也在期待著有一天自己也能遇上自己的那個真命天子。

米若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她默默收回了視線。

厲霆,你一定要幸福。

司厲霆到了唐茗房間門前敲了敲門。

門很快就開了,唐茗頂著一頭猶如鳥窩般的亂髮站在門口。

「三叔。」

司厲霆看他猶如乞丐一般的造型,睡衣鬆鬆垮垮耷拉在身上。

這樣的表情,這樣的衣服,這還是那個優雅的貴公子唐茗?

「你去要飯了?」司厲霆開口就很毒舌。

「被她抓的。」唐茗無奈一笑,睡著是只小貓兒,醒來就變成大老虎了。

大老虎剛剛肇事後逃逸,房間里亂糟糟,兩人像是大戰一場。

司厲霆挑眉道:「這麼激烈?」

床上床下都是亂七八糟的,讓人很難不往那方面去想。

唐茗抓了抓頭髮,「一言難盡。」

「你失敗了?」司厲霆從他表情看出了些端倪。

「三叔,我……不想那樣對她。」唐茗想著她依偎在自己懷裡的時候是那麼可愛,不忍做出那樣禽獸不如的事情。

司厲霆看著唐茗難以言說的表情,「得,你有自己的想法我不強求,這房間這麼亂,我還是換個房間好了。」

估計唐茗是做不出來那種事情,司厲霆也不想強求什麼。

住在這裡說不定還會被顧安南騷擾,司厲霆也沒那麼多精神去應付她。

今晚會有一個晚宴,過完今天,明天他就可以回家見老婆了。

想到這裡司厲霆腳步都輕快了許多。

「太太,先生換到了你隔壁。」黑契第一時間給顧錦彙報戰況。

「他知道我在?」

「恐怕是不知道的,不然他就不用換房直接找你了,應該是為了躲那位顧小姐。

昨晚先生特地和唐茗換了房間,讓唐茗睡了他的房間,就是為了對付顧小姐。」

這樣的主意也就司厲霆能想出來,顧錦笑了笑,冥冥之中也都註定好了她和司厲霆的緣分。

司厲霆在不知道顧錦的情況下還換到了她的隔壁,這不就是緣分么?

「顧安南的身份還沒有查到?」

「暫時沒有。」

顧錦嘆了口氣,「看來只有使用第二方案了。」

「什麼方案?」

「瓮中捉鱉。」顧錦捻碎手中的一片花瓣,「不要忘記了現在我們在暗她在明。」

迷霧圍城(上) 要是不好好利用這次的資源豈不是浪費了?

夜幕降臨,大家穿著各色禮服,女人們精美絕倫的耳墜、項鏈在燈光下熠熠生輝。

顧錦隱藏在暗中,臉上戴著半截面具,遠遠看著司厲霆。

司厲霆身邊的人就沒有空閑過,很多人來來去去和他攀談。

這就是她的男人,一顆耀眼的明星。

以前都在他身邊靜靜的看著他還沒有覺得這樣,現在遠遠的看著他,更覺得他俊雅非凡。

看著他身上穿著自己給他熨燙整齊的衣服,顧錦心裡有些小小的自豪。

視線轉移到唐茗身上,這樣的機會不就是來結識各大總裁,看看以後有沒有合作機會。

然而唐茗似乎有些興緻缺缺,似乎在等誰出來的樣子。

聽黑契說司厲霆有意將顧安南和唐茗湊一對,唐茗並不是一個浪蕩的男人。

當年被白小雨和蘇夢算計,和那兩個女人劃分界限以後他身邊一直都很乾凈,再沒有其她女人的出現。

可見司厲霆也並沒有做錯,如果顧安南和自己之間的誤會解決,促成她和唐茗的感情也算是不錯。

仔細想來唐茗的情路也很坎坷,從頭到尾都被女人算計。

以至於他現在對感情都有一種謹慎小心,不願意接觸其她女性。

別說是結婚了,連解決生理需求的女人都沒有。

我的妹妹是idol 這一年來唐媽媽給自己吐槽了好多次,就怕她這個兒子孤獨終老。

顧安南的出現讓顧錦看到了希望,從司厲霆沒有對她下死手,任由她繼續蹦噠來看就知道也許顧安南並不是那麼壞。

顧錦襯著頭靜靜等著那丫頭的出現。

還沒有等來顧安冉,先等來的是另外一個女人。

一個消失了三年的女人,哪怕顧錦和她只匆忙見過幾面,那個女人也深刻印入她的腦海。

嫣然。

當初自己才認識司厲霆,他身邊唯一跟著的一個女性。

她和司厲霆正式交往以後也特地問過司厲霆嫣然和他的關係,幾年前嫣然無意中救過他一次。

因此司厲霆將她當成妹妹一樣對待,她要什麼他都會給她買。

正好自己和他在一起之前嫣然被家裡的人抓出國,嫣然姓齊。

齊家也算是不大不小的一個家族,見嫣然每天只知道玩樂,齊老爺子發了死命令。

拿不到畢業證不許回國,於是嫣然就被流放到歐洲去了。

她被抓走的那天司厲霆還特地去送了她,讓她好好休息。

如今等她再回來早就物是人非,司厲霆已不是當初的禁慾男人,而是孩子他爸。

嫣然比起當初也有一些變化,那時候的嫣然明明很小,卻故意打扮得很成熟。

小小年紀化著濃妝,穿著黑色蕾絲裙,腳下踩著高跟鞋。

她在司厲霆身邊的時候替司厲霆擋走了不少女人,她對司厲霆的心思大家都清楚。

司厲霆只是將她當成一個小妹妹而已,也沒有想過和她有其它發展。

三年多的時間,嫣然比起當初成熟了很多。

她穿著一條白色的露肩拖地長裙,精緻的髮絲挽好,耳朵和脖子上掛著的項鏈閃閃發光。

只見她一步步朝著司厲霆的方向走去,顧錦握著杯子的手一緊。

倒不是說不相信司厲霆,只是嫣然是他的救命恩人,曾經被他特別對待的小丫頭。

那時候在酒吧門口,顧錦親眼看到嫣然挽著司厲霆的胳膊。

就算是為了做戲給自己看,她也是除了自己之外唯一一個靠近司厲霆的女人。

顧錦心情有點煩躁,為什麼一趟日本行,該來的不該來的全都來了。

先是一個顧安南,接著是米若,好不容易等這兩人都解除了威脅,現在又出現了一個危險係數最高的女人!

要是自己不用隱藏身份,現在站在司厲霆身邊就好了,也好過在這干著急。

顧錦悶悶不樂的喝了一口紅酒,她的醋意已經這麼大了么?

司厲霆剛剛送走身邊的幾個總裁準備找個地方休息,耳邊傳來一道聲音:「厲霆哥哥,好久不見。」

他轉身,看到笑顏如花的嫣然站在他身邊。

比起那時候不懂事,老是打扮得奇奇怪怪的嫣然,如今她就像是突然變成女神一般。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